《荒野猎人》看点解析,还原第一手的拍摄现场

2015-12-04 10:43 22030
《荒野猎人》看点解析,还原第一手的拍摄现场
《荒野猎人》是由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执导的剧情片,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莱昂纳多为了接演《荒野猎人》还特地推掉了主演《史蒂夫·乔布斯》的机会。该片根据迈克尔-彭克的小说改编,故事讲述1820年代一名皮草猎人被熊所伤并被其他猎人抢走财物抛弃荒野,猎人奇迹存活后开始复仇的故事。因为联系到了这个电影的操机员(就是真正扛着摄影机拍摄的工作人员),聊了聊这个电影是怎么拍出来的,以及设置了什么看点。

文章原文来自:美国摄影师工会,翻译:猫滚滚,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注转载自影视工业网。

2014年4月,制片人James Skotchdopple(昵称为Jimmy)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拍“一部不同寻常的电影”时,我的旅程便开始了。他说这是一部很独特的1820年代背景的片子,时间从秋天一直延续到冬天,而且艾曼努尔·卢贝兹基想叫我加入。我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和卢贝兹基的合作可以追溯到《云中漫步》(1994)和《鸟笼》(1995)。Jimmy和卢贝兹基那时刚跟亚利桑德罗拍完《鸟人》,不过还没上映。我知道亚利桑德罗之前的作品,不过我们从未见过面,能成为他新项目的一员让我很兴奋。本片筹划始于2001年8月,制片人Akiva Goldsman获得了迈克尔-彭克未发表的小说《荒野猎人》的剧本改编权,并由Dave Rabe写作剧本。
《荒野猎人》看点解析,还原第一手的拍摄现场
确立风格

卢贝兹基和亚历山德罗跟我强调,这部片子的风格跟《鸟人》类似,每个镜头都要仔细编排并排练,用最少的剪辑讲述故事。摄影机离对象非常近,经常以短焦距拍摄,以感受每个角色的恐惧和情感。我们只用了一台摄影机——这是亚历山德罗的标志,而且没用任何传统摄影滑轨。自从电影学院毕业后,我还没有拍过任何不用滑轨的片子,这对于体力是很大挑战。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扮演本片主角HughGlass,一位受人尊敬的向导兼毛皮猎人,他带领着一队猎人,包括汤姆·哈代所扮演的角色,进入印第安人保留地进行年度狩猎。那里是美国的边境,环境很艰苦,我们也像片中的猎人一样体验了严酷的天气,因为大部分场景是在加拿大的荒野拍摄的。

严酷,现实的环境

拍摄周期为80天,主要摄影却花了9个月。摄影时间之所以这么长是由于天气寒冷,外景地偏远,导演与摄影师只想用自然光拍摄,以获得尽量真实的效果。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能够拍摄,必须提前小心准备才行。在九月初和初冬时,我们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冒着大风雪开始了排练和测试。排练第一天就得穿着橡胶防水靴,在齐膝深的冰冷河水里跋涉,雪还一直下。这个开场场景里,Glass,他的儿子Hawk,还有猎人Bridger在水里缓慢地行走,因为他们在远处发现了一头麋鹿。Glass只开了一枪就击中了麋鹿。几分钟之内一队印第安人就向下朝着营地走了。这个场景有大概两百个演员扮演印第安人和毛皮猎人,几十匹马,以及大批的弓箭,步枪等等。这些都经过仔细的排练和编排,所以观众们会觉得自己身临其境。
《荒野猎人》看点解析,还原第一手的拍摄现场
广角镜头带出的现实感

《荒野猎人》使用的视觉语言和我习惯的很不同。我们使用的是广角镜头——从12mm到21mm,包括65mm等效。在广角镜头里,动作被夸张了,所以摄影机运动缓慢,优雅而准确。这些缓慢而刻意的行动会从极近特写变为完美编排的广角,美丽的视野,再回到特写。本片的角色被强烈的情感所驱动,所以摄影机也应该是他们的情感延展。

广角镜头可以展示有趣的角度,让你感觉自己是角色的一部分,享受角色的全景个人镜头。我们已经习惯于大量特写和极近特写,但在现实中只会有广角个人镜头。场景的规模和其中的土地以240:1的比例在片中还原。

以故事发生顺序拍摄

本片是以故事发生顺序拍摄,亚历山德罗的导演风格就是要维持自然的故事节奏。于是,角色就会随着故事进展变老,外表发生变化。剧组没有遗漏任何细节,包括拍摄场景所需的最佳自然光时间。我们这么强调合适的时间是因为机会难得,必须在压力之下执行计划。想要重拍也很难,因为每个部门都要承受在准确时间执行任务的压力。这让人害怕,也令人开心,因为要在有限时间内与这么多移动的部分一起拍摄如此难得的场景。

作为故事元素的天气

天气也是片中很重要的叙事元素,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挑战。去年九月份,在卡尔加里拍摄时下过两三场暴风雪;十月份我们去了英属哥伦比亚的斯阔米什,在当年的雨季拍摄——那三周都在冰冷的雨水,飘着筏子和小船的河面上拍摄,常常要花功夫来调试设备;十一月末回到卡尔加里,我们迎接了大雪与低温,对精神和身体都是很大考验。那一天的中心话题是每个人穿了几层衣服,靴子是哪儿弄的?到了2015年初,温度在上升,雪也融化的很快,所以我们必须找别的地方来拍摄最后的冬天场景。按亚历山德罗预想,最后的战斗应该发生在被雪厚厚覆盖的高崖之中的河流现场。勘景人员去了南半球很多次,最终选择了南美洲南端的火地岛。我们在那待了两周,带去了大部分剧组人员,也有补充阿根廷当地人。那可真是世界尽头的宏伟胜地啊。
《荒野猎人》看点解析,还原第一手的拍摄现场
摄影机及设备

我们原计划通过变形镜头拍摄胶片——35mm和65mm——在低光照下则使用Alexa数字摄影机。随着拍摄推进,Alexa ST,Alexa M和Alexa65mm,Zeiss Master Prime定焦头和16mm莱卡镜头变成了我们爱用的装备。到了十二月,我们已经完全抛弃胶片了。数字摄影机为我们提供了优质图像,也能够应对严酷的天气状况。

本片的主要装备有Telescope摇臂,一台斯坦尼康以及一部手持摄影机。我们用Alexa M拍摄手持部分。本片是单摄影机视角,以三种模式(手持,斯坦尼康,摇臂)拍摄的,由此创造了无缝的节奏和语言。能够四处移动摄影机给亚历山德罗提供了很大自由,让他能够拍摄单个的,精心编排的动作,以捕获场景动作。这变成了我们的风格标志。

剧组人员

我们和所有部门进行排练以拍好这些镜头。滑轨领班Ryan Monro在Techno摇臂的前端工作。场务领班Ray Garcia做了非常精细的的编排以使得Techno摇臂出现在最困难的位置。大部分外景地离道路都很远,因此必须把设备背上山,或通过雪橇和雪地摩托运输过去。有一次,他用好几条飞索把Techno摇臂带过茂密的树林,穿过峡谷,运到多石的山坡。Ray也协调Biscuit支架和Edge摇臂的使用。
《荒野猎人》看点解析,还原第一手的拍摄现场
我最爱的镜头

我最爱的镜头之一是Glass发现一个伙伴被枪击中而死。他发现谋杀同时听到身后的山峰传来雷鸣般的巨响。这极具震撼力的一幕没有使用任何CGI。这个镜头要成功可不容易:直升机向山峰空投炸药,触发雪崩时摄影机和莱昂纳多必须几乎同时反应。这对于莱昂纳多是个情感非常丰沛的镜头,也是技术性非常强的镜头,因为时间控制必须非常精确。从炸弹抛下到听到声音,触发雪崩为止有一定延迟。第一副导演Scott Robinson必须完美地提示莱昂纳多,我则必须注意莱昂纳多的动作和时间把握。这个镜头很了不起,令人紧张到头皮发麻——因为我们务必一次顺利通过。结果每个人的工作都很完美。当表演和技术融合到一起,就创造了非常出色的电影。

挑战与合作

亚历山德罗和卢贝兹基共事了很久,经常交换想法。卢贝兹基给亚历山德罗的作品带来了乐趣和驱动力,这让身为操作员的我也很兴奋,我很快就沉迷于这种电影制作风格。亚历山德罗怀着极丰富的感情和极强韧的心性,他会非常细致地向剧组成员描述他的幻想,让我们敢于做到以前我们做不到的事情。我十分尊重他们的天分以及他们对于我的技能的挑战。和卢贝兹基以及亚历山德罗合作是我的职业生涯中最棒的经历之一。

使用设备
Alexa XT,Alexa M,Alexa65mm
Panavision 65mm
镜头
Zeiss Master Primes 12,12,16,18mm
Leica Prime 16mm
Arri 65mm Primes 28mm, 42mm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73045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