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感的闪现:序言

2016-01-18 13:42
前言:都说虚拟现实中的导演,剪辑仿佛不将存在,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360全景显示的方式和平面显示的方式产生了——由面-面到立体的改变。而传统的剪辑在虚拟现实中有何逻辑上的关联吗?这将会是这篇文章所探讨的。
灵感的闪现:序言
沃尔特 默奇(Walter Murch)在1995年出版的《眨眼之间:透视电影剪辑》写道:

“一部精心剪辑的好电影看起来是令人兴奋的,并且能够扩展观众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他们会把自己融入到电影中,因为电影已经融入给了他们。”(第72页)
“A good film that is well-edited seems like an exciting extension and elaboration of the audience’s own feelings and thoughts, and they will therefore give themselves to it, as it gives itself to them.” (pg. 72)


让我讲时间带回2015年5月。经过一个采用360全景摄像机拍摄的漫长旅程——这是一个非常早期的尝试——我正打算把素材带回西雅图进行剪辑。我凝视着熟悉而又空白的时间线,但我突然意识到我并不具备经验或是专业知识。在虚拟现实中,还没人能够提供咨询,页并没有在理论上可以指导如何剪辑的书。

像我处理了很多VR虚拟现实的创作,我只想给剪辑插上飞翔的翅膀。
第一组镜头就像所期待的那样。几个相似的部分,类似的视觉剪切。音乐和图层轻轻的引导视觉效果。而构图的声音,宽泛的声音,大特写,闪回。我甚至设法说我我们的工程师去看库尔特 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的作品来带来灵感。我将旁白耐心的做了处理。总体而言,我觉得剪辑得还不错,对自己也比较满意。接着我戴上头戴显示设备看了看。

灵感的闪现:序言
                                   错

我不认为我将有能力去描述显示的剪辑方式有多糟糕,但我已经尽力了。

在时间线上原本依次流淌的素材片段在播放时变得疯狂,不和谐。多轨道的音乐反而会分散注意力。旁白也使我失去了对画面的跟踪,我很难专注超过几秒钟,我变得迷茫,困惑,烦恼......
较早一些的时候有人建议在VR世界中剪辑师不可能实现的,但我不相信这些人是对的。剪辑也并没有失败因为在虚拟现实中剪辑或许并不存在。现在我也不相信这么做是不对的,因为一些令虚拟现实根本运行的东西我可能并没有找到或者混淆了概念。

自从我用传统的剪辑手法来制作视频起,我想或许是一些技术发展错了方向才致使虚拟现实中的剪辑无法正确工作,至少这点我还是十分确定的。
我恭敬地简化了电影剪辑的直观图,它看起来像:

灵感的闪现:序言
                                                                                      帧-帧

它是一个框架,一帧紧接着另一帧,是一个紧凑的构图,等等。
但在VR虚拟现实中,一“帧”所对应的是来自佩戴者窗口视野的体验。这使一切画面都会在个人的体验和视角移动中成为潜在的构图,这导致剪辑和构图在大多数时候可能都是错误的。
如果我持续如此方式剪辑下去,一定会是失望接着失望,剪辑永远都不会成功。

灵感的闪现:序言
            现在我们到达了另外一个领域

但现在我不得不创造一种新的视觉来尝试视频制作。更具沉浸感的媒介,更倾向于给多个(平行)路径同时存在。
沿着这样的逻辑更会像是:

灵感的闪现:序言
                                     世界-世界

对于世界的体验很像在池塘里彼此散开的涟漪,一颗生命树般的树式分布(或是我们不断膨胀的宇宙,如果你想要足够深入)

为了走得更远——如果我能够辨认出每个世界潜在的体验,评价每件事发生的可能性,然后考虑一个体验者将会如何与虚拟现实接触,然后我才能够识别可能体验路径,通过旋转这些世界来观察彼此,这更像是某周复杂的密码,用某些最有潜在经验可能的人来指导体验。

灵感的闪现:序言
英雄的旅途

那么世界本质呢?如果世界的模样会直接影响到导演,剪辑的想法,然后接着我们可以退一步来考虑:剪辑的核心就是通过对这些世界的观察,来创造和提供对世界的见解。

灵感的闪现:序言
“层”的经验
一系列别的可能性也在启发着自己,他们似乎汇聚成和创作者心灵和观众心中之间的唯一链接。这似乎是非常特定于此介质并且(虚拟现实)可能永远并不存在,直到沉浸虚拟现实成为一个因素。(可能指新的媒介的产生,通过脑电波直接传导?编译者猜测~)

但对于虚拟现实VR的独一无二性,我发现最可以描述发生了什么的人是杰出的沃尔特默奇(Walter Murch),他在二十年前雄辩地修饰了剪辑在传统电影中的作用。呵呵,讽刺。


你的工作(作为一个剪辑师)的一部分是预测,一定程度上掌握观众的思维过程。为了给他们想要的和他们需要的(在他们正想问这是什么时)——也为了在不言而喻间给观众大吃一惊。而如果你太落后又或者太超前,你就会制造问题。但如果你制造的恰到好处,根据线索引导,事件的思绪就会在同一时间自然而又令人感到兴奋。
Your job (as an editor) is partly to anticipate, partly to control the thought processes of the audience. To give them what they want and/or what they need just before they have to “ask” for it — to be surprising yet self-evident at the same time. If you are too far behind or ahead of them, you create problems, but if you are right with them, leading them ever so slightly, the flow of events feels natural and exciting at the same time. (pg. 69)


剪辑总会想剪除更多废镜头,不仅仅是把拍的东西凑活到一起。剪辑掌握发现的能力。他是一门承担我们头脑选择的手艺,心理上有趣,复杂而又“正确”;剪辑的路径反映了现实生活中的关注的理解和变化。在此会有很大的潜力——我们还将会再次博客中探究这点。
而对于那些还在想尝试却又担心剪出来一塌糊涂的剪辑师——我很高兴的告诉你,第二次尝试是一件很了不起,并会好很多的一件事。
灵感的闪现:序言

文章来源:https://medium.com/@brillhart/in-the-blink-of-a-mind-prologue-7864c0474a29#.kgkqkcdlk
本文为作者 倪雷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74817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