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第一武术指导”:袁和平

“华人第一武术指导”:袁和平2000 年,一部《卧虎藏龙》的出现,让世界知道了何为江湖,奥斯卡 12 项大奖提名,成功在五大洲 44 个国家发行,至今保持着华语电影在北美发行的票房冠军。时隔15 年,《卧虎藏龙2:青冥宝剑》横空出世,由袁和平担任导演。《卧虎藏龙2》在制作上大为不同,主创团队几乎全是好莱坞人马,拍摄地也主要在新西兰,所以这次江湖世界的呈现上不知道又会带来怎样的变化?横跨武术指导、导演两个工种,袁和平怎么处理剧组间合作的工作关系?作为“华人第一武术指导”他又怎么看待动作片的变化?影视工业网独家专访袁和平,一起解开这些话题,由于访谈时间仓促,有些话题没有聊的非常深入,点到为止。

文:向简

时至今日,中国功夫已经闻名天下。真正让功夫片在好莱坞大行其道的是《卧虎藏龙》、《黑客帝国》、《杀死比尔》等系列电影,而这些电影的动作导演就是一代宗师袁和平。虽然对于袁和平掌舵国际功夫片影坛的地位,业界看法不一,但是其票房排行榜的名单却是一目了然的,其著作等身的底气也是不容置疑的。
昆汀.塔伦提诺、沃桌斯基兄弟之所以愿意从众多有名望的华人武术指导中,请袁和平来打理其大制作的动作场景,也是由于袁和平把武术竞击本身做到了完美,其“镜头语言”并不彰显风格,而是忠实的反映人体动作,专注于格斗的“分内之事”,这才能跟其它各种风格与不同题材的电影良好结合。如果需要评价袁和平的动作设计,其实6个字就已经足够:“看得懂,看得爽”。“华人第一武术指导”:袁和平
袁和平原籍北京,生于广州。父亲袁小田本是京剧武丑,精通以长拳和腿功为主的中国北派武术。早在1939年,袁小田就开始担任香港电影的武打和替身演员,出演过近百部黄飞鸿题材的电影,在这一行当德高望重。袁小田育有七个儿女,袁和平排行老二,自幼便与其他几位手足袁祥仁、袁信义、袁日初、袁振威、袁龙驹一起随父习武。20岁时袁和平进入电影圈做武师及龙套演员,也曾与父亲一起参演过多部黄飞鸿电影。袁和平的师承是以北派武术为基础的戏曲套路。南派武术大都以太极、形意等内家功夫为主,以及咏春拳为代表的拳术。大量的实践使他将北派武术与南派武术结合起来,将戏曲的舞台功架运用于真实的打斗中。武师的起步使袁和平对动作设计的领悟一开始就是与镜头表现紧密结合的。

1970年他以武术指导的身份拍摄了第一部影片,而后为多部影片担任武术指导。1978年升为导演,以《醉拳》赢得好评,将功夫与杂耍逗趣糅合在一起,捧红了成龙。此后袁和平与洪金宝时有合作,逐渐形成自己的班底。别的班底的武师是亲如兄弟,袁家班的成员本身就是袁氏亲兄弟,但大都在幕后,偶尔出演配角。上个世纪80年代,袁和平曾不断尝试着创新,将灵幻、霹雳舞、时装等元素融入动作设计,力求变通。当时的袁家班不及洪金宝的洪家班和成龙的成家班那样有比较雄厚的资金基础,也不如他们门生众多,有一批身手与形象俱佳的幕前明星。这种状况到了90年代发生了根本改变,袁和平得以与其它班底分庭抗礼。90年代初期,他执导的功夫片已经臻于完美,动作设计理念和拍摄技法达到成熟。这段时间是袁和平的高产期,有自己的电影公司,不仅担当武术指导,还亲自担任导演。有像甄子丹这样的顶梁柱式的明星,也能驾驭李连杰这样的功夫皇帝,于是集毕生所学,汇整个七八十年代的拍摄经验,拍摄了《太极张三丰》(1993)和《精武英雄》(1994)等堪称功夫片教科书的经典影片。这些作品是他给世界的一张名片,后来邀请他的昆廷.塔伦提诺和沃卓斯基兄弟在那个时期就为他的作品惊叹不已。

90年代中后期,香港功夫片陷入低谷。袁和平转战中国大陆,合作了央视版《水浒传》,武打场面令人耳目一新,创造了不俗的收视成绩。之后袁和平又担任了数部电视剧的武术指导。好莱坞和国际影坛之所以越来越关注和推崇袁和平,是因为在1999至2004年之间出现了几部世界范围内无论在票房上、口碑上还是奖坛上都堪称重量级的电影,这些影片皆由袁和平担当武术指导;于是好莱坞片约不断,大制作纷至沓来,投奔者趋之若鹜,名导演辐辏云集。有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卧虎藏龙》一锤定音,有被誉为科幻片断代史的《黑客帝国》雄踞泰斗,有《杀死比尔》这样的黑马另辟蹊径,再有《霹雳娇娃》和《猛虎出笼》这样的典型商业片拱卫四周,还有《功夫》和《霍元甲》这样的回马枪稳坐亚洲大本营,“华人第一武术指导”的称号就是这样得来的。
“华人第一武术指导”:袁和平
采访人:杜昌博,电影摄影师、制作人,12年媒体与广告从业经验,前影视工业网副总裁。摄影作品有院线电影《最青春》、《诡影危机》、《杜鹃花之恋》、《旧街场》、《空房间》


《卧虎藏龙》已经15年过去了,为什么会选择拍《青冥宝剑》?

袁和平:美国电影公司韦恩斯坦,买了《卧虎藏龙》的版权,他们想拍《卧虎藏龙》一系列的片子,于是就找到了我,刚开始是让我做当武术指导,但是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导演,所以大家决定让我做导演,我也是尝试着做了,这样就把《青冥宝剑》做出来了。

按照您正常的工作流程,拿到剧本之后,您是如何进行动作设计的,来赋予每一部电影不同的气质和风格?

袁和平:第一次拿到剧本以后,因为是老外写的剧本,我觉得不好,动作场面、人物性格、江湖氛围都没有,于是我让他们去改,一直到第四稿的时候,我就开始构想人物性格怎么建立,动作场面怎么设计,其实我设计了很多很好的动作场面,跟第一部的感觉很不一样。但是电影里面的很多场面和我想的差很远,也是由于制作方面以及资金的困难,所以一点一点被消除。

但是我知道,我一定要保的就是冰湖大战跟宝塔大战。这里的武打设计跟轻功的飘逸感很不一样。冰湖,很滑、很危险,用什么功夫去利用这种滑?扎什么样的马步才能稳住?什么样的动作会很潇洒漂亮?所以设计的时候是根据滑的特点把动作设计出来。冰湖很危险,一打这个冰面就会裂开,就需要用武功去避开危险,在冰湖里面打斗,一个人怎么去营救同伴?这样想下来整个冰壶的特色就全用功夫给发挥了出来。然后宝塔大战,是从塔的上面一层一层的打下来,这两场比赛都是比较有特色一点,而且还是比较难拍的。

电影名字叫卧虎藏龙:青冥宝剑》,兵器是江湖上功力和地位的代表,这次青冥宝剑代表了什么?

“剑无正邪,人无善恶”,青冥宝剑是当时江湖上每个人都想得到一件兵器,其实这把剑代表了一种精神,是李慕白的精神。俞秀莲在保护青冥宝剑,其实就是在保护李慕白。李慕白、孟思昭、俞秀莲这三个人的感情非常纠结,所以这把剑聚集了侠义的精神和感情。
“华人第一武术指导”:袁和平
类似像《黑客帝国》里面,子弹时间和鹰翅等经典的造型。我看到您在过去访谈里面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东方的武术和西方的电脑设计结合,产生了非常经典的效果。从制作流程上来讲,是您先提出了鹰刺的造型,还是他们先产生了要做一个类似360度环绕效果,再需要您来对应设计呢?

袁和平:对,出现非常经典的效果。鹰翅对我们来讲,是很普通的动作了。但是配上特效,看起来整个不一样了,看着很新鲜、过瘾,有很超时代的感觉。子弹时间也是一样,所以我觉得科技跟我们的功夫配合起来,是有另外一种新的看法在里面,这个配合是不错的。是他们先有这个想法,我们先是用电脑模拟出来360度旋转的效果,他们做了很多的模拟,但是我都觉得不好,电影里面的这两个我感觉很新鲜,就采用了这两个,是他们用电脑模拟出来给我看的,如果凭空想象是很难的。

事实上,在今天和未来的动作片中,这种真功夫和电脑CG特技相结合状况是越来越多了,传统上拍功夫片和武侠片时代主要是靠威亚来做,今天很多是需要计算机来辅助,作为一个武术指导来讲,过去在拍摄现场处于绝对的专业和不可挑战的位置,但是今天可能会有一个特效指导,在现场来发表他结合后期的一些观点,这种工作方式您觉得对传统武术指导会有挑战吗?

袁和平:其实这个挑战应该是没有的,因为拍之前大家都已经沟通好了。我自己拍动作片,很少用特效来帮助的,除非拍一个玄幻的电影。做《一代宗师》的时候,像八卦、形意这些不同的门派,我都请这些老师来聊,八卦什么特色,步法怎么样,形意是怎么样的,一个武术指导不是什么功夫都通的,好的门派的功夫不能乱来,一定要有根据,八卦掌怎么打,形意怎么打,咏春又是怎么打,每个都融合起来才能拍,拍起来尽量不用特效,因为这是一个真实的功夫电影。我主要是拍每个招式,一招一式每个动作都很漂亮,还要表达它的力量在哪里。所以我抓住这两点来拍。特效我很不赞成,武侠片可以有一点。《卧虎藏龙》那种浪漫、飘逸的感觉一定要借助威亚,特效没有用很多。我借助特效的部分都是,一个人体能做到极限,但是真的做不到,我会用特效的方法让动作动作再上去一点点。
“华人第一武术指导”:袁和平
动作片中动作不仅要打的好看,而且要符合人物的性格和身份、地位,对此您有什么心得?

袁和平:这个很重要,这是人物性格的表现。你看像玉娇龙的人物性格比较反叛,在封建时代父母之命叫她结婚,她没见过男人面,心里没有喜欢的感觉,所以她选择逃走,整个戏的重点是她的性格好看,怎么从一个反叛性格,到后面再回归回来,去跳崖自杀的那种感觉,就是反封建的思想。

银幕上的动作和现实以击倒对方为目的的搏击差异性是很大的,动作指导也是需要对摄的专业知识有所了解的。从习武开始,到后来进入到电影做武指,如何在银幕上表现这些动作,这种知识和能力您是怎么一步一步构建起来的?

袁和平:这个是从经验得来的。从第一部做武术指导,当时觉得这个镜头不好看,但还不懂镜头,所以需要个人努力学,慢慢的去运用,一个镜头的动作想表达什么,一定要用镜头表达出来,并且这个镜头表达出来要好看。这个镜头需要表达出力量感,我可能用特写把这个的力量拍出来,这个镜头需要表达他的脚法好看,我就可能用一点抽格,每个镜头都不一样,用经验来判断动作戏,互相改着。

动作指导在日常工作中除了导演之外,还要和摄影指导密切合作。其实不是所有的摄影师都会擅长动作戏的拍摄,有的动作指导可能直接去掌机拍摄,那您的工作习惯是什么样呢?

袁和平:我不喜欢掌机。我要自己掌机的话,请摄影师干吗?我跟摄影师沟通,这个镜头是什么镜头,镜头位置摆在哪里,大家沟通之后他摆出来,画面就看得出来,大家沟通一看就知道了,摄影师动作片拍多就习惯了。遇到很少拍动作片的摄影师,那就要跟他要多讲几句,讲一些动作运用镜头的方法等等。
“华人第一武术指导”:袁和平
您是资深的动作指导又做导演,我想聊一个关于动作片剧作的问题,很多编剧他可能也不是特别擅长动作戏,类似于《一代宗师》需要邹静之和徐浩峰老师两个人来合作完成剧本。那您认为两个编剧,一个写文戏,一个写武戏,这是一个好的剧本创作方式吗?

袁和平:不好。一个好的动作片编剧,一定要文戏和动作都通,拿《一代宗师》来讲,整个文戏跟动作王家卫控制的很好,把握的很准确。每个人物性格、动作构想他已经知道的,他跟我讲这个人物用什么功夫,那个人物用什么功夫,每一场打戏有什么分别,在动作上他非常了解。所以文戏上怎么聊、怎么演,语言的口气都非常清楚。

除了像徐克导演这些资深拍动作片的前辈,也有许多年轻的导演进入这个行业,他们其实没有动作片的背景,这样年轻的导演您会怎么合作?

袁和平:徐克是个好导演,其实和导演们合作大概都一样,年轻导演因为看过很多武侠片,中国武侠的文化他们全部都很了解了,只是每个人物性格怎么打,动作招式怎么打,不了解而已。动作怎么拍他们全部知道,他们拍动作片一定要跟动作指导合作,互相沟通,把每一个动作的特色表达出来。其实和资深导演的区别是大家沟通的时间比较长一点而已,分别也不大。
“华人第一武术指导”:袁和平
在您从业40多年过程中,也是中国为世界影坛贡献了非常重要的类型,就是我们的动作片。您是影响整个华语动作片,甚至可以说是影响整个世界的动作导演,您觉得对于动作片的未来怎么看?

袁和平:我觉得对动作片来讲,未来发展还是有很大潜力的。我们综合来看,在欧美,好动作片是有好的口碑,好的票房,所以未来动作的前途还是很好。当然美国动作片,都有一定的潮流,所以我这些年到现在,经过很多动作片的潮流,从拍喜剧功夫片开始,到潮流武侠动作片的时代,每个时代差不多有三到五年的时间,动作电影现在还在转变之中。我几年前的电影现在回来看一下,就会发现现在的电影不知不觉的在进步,不论是摄影器材还是拍摄手法都在进步,当年的动作也不会差的太远,但是整个拍摄的技巧都有一定的进步,所以我觉得动作片前景还是有的,只是要看有什么新的东西变化出来。

您和好莱坞导演也合作了很多,包括昆汀他们,和好莱坞的导演在工作合作上,和国内导演的合作上有什么样的不同?

袁和平:有不同,因为他们不懂动作、不懂功夫、不懂镜头怎么摆。要跟他们讲的很清楚,要不然他们真的不懂,我跟中国的导演一讲就明白,但是和国外导演每个镜头拍出来给他们看,他们才明白。这样的工作方式前期工作比较辛苦,但是后期就比较轻松了,所以还是有一些差别的。

有评论说“袁和平的动作设计,是去掉了平淡无奇的打斗后的精彩集锦”,真正精彩的招式只在攻防转换的瞬间,而袁和平把这些精彩瞬间编织在了一起。用生活化的实战招式谱写,用漂亮伸展的戏曲功架表演,用人为的调控使之抑扬顿挫。从而建立起因果,构筑起逻辑,营造出充分的合理性。 建立因果、构筑逻辑、控制张弛、营造合理性的实现手段就是镜头语言。就如同主流商业片一样,每个事件本身都是生活化的元素,都是耳熟能详的真实,但编织在一起,制造巧合,因果循环,每一个情节都蕴含着正面价值和负面价值的交替转换,就成了对人类生活经验的浓缩,成为了生活的比喻,所谓无巧不成书。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75781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