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小李子,《荒野猎人》的声音也是超级牛的

2016-03-18 11:03 3093
除了小李子,《荒野猎人》的声音也是超级牛的
弗兰基·蒙塔诺和乔恩·泰勒他们在历史悠久的希区柯克剧场一起为亚历杭德罗·G·伊纳里多制作《鸟人》。蒙塔诺在那里工作了16年,而泰勒则从《21克》开始为伊纳里多担任混音师,并于2013年加入了NBC环球的StudioPost团队。《荒野猎人》的混合团队与声音剪辑总监Randy Thom(熊场景的调音师)和Chris Duesterdiek一起赢得了BAFTA最佳音响效果奖,影院音频协会最佳音响效果奖(与Conrad Hensel, Michael Miller及Geordy Sincavage一同),还有一尊奥斯卡奖提名。

《鸟人》的声音是有控制的:密闭,流动,有着不变的打击节奏,有条不紊地发展以逃脱物理和情感的界限。《荒野猎人》把这种方法逆转得淋漓尽致。这部影片以不同的方式使人沉浸其中,迈入广阔的、极其不可预知的空间,这对于习惯了精力充沛,交响乐式电影声响的现代人来说是非常陌生的。电影摄影是在偏远的荒野实地录制,这对搭档说这加大了声音制作的难度,不过也增加了他们的成就感。
除了小李子,《荒野猎人》的声音也是超级牛的
文章:www.studiodaily.com 翻译:猫滚滚

“有时候,他真的是在指挥我,”泰勒说,伊纳里多会像指挥家一样挥动双手,表明他想在哪里以及如何让自然的声音通过音乐渗入。他是一个感情非常丰富的导演,对于他来说每个场景和声音都必须对观众产生情感影响,有时必须明确清晰,有时需要有肌肉和体重,或者在一定程度上是模糊的。每一个场景,每一卷我们总是会做好几种处理。在亚历杭德罗拍板之前我们不会停止工作,我们会实践一切可用的东西去追寻合适的感觉。我们一直在重塑,寻找新思路和新声音。”

“事情总是有变化,但他总让我们从自己想开始的地方开始,”泰勒说。“比方他进来说,‘好吧,做得挺好的,真挺好的。我们来点改变。这太柔软了——我希望它可以直击我的心脏’”,泰勒这么描述对自己心爱的导演的印象。“或者,‘伙计们,伙计们,伙计们,够了!我们休息一下。但是...我还是想有恐惧存在。”然后他会让我们再次找到出路。只有当我们接近愿景时他才会精确、具体地说明事情,他总是给我们时间,一直和我们同在。”

“想想恐惧,优雅,侵略,”伊纳里多在他们刚开始计划时说。“恐惧意味着当你穿过森林,或在雪地行走时不应该感到安全,”泰勒说。“搞清楚这一点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这里的恐惧跟恐怖片不同——恐怖片里的沉默会让人害怕。但是本片的自然必须是野性的。亚历杭德罗可以极快地找出任何虚伪或者不自然东西的痕迹。”
除了小李子,《荒野猎人》的声音也是超级牛的
《荒野猎人》的原始混音是用8声道7.1环绕做的,力求将自然带进电影之中。“这也让你在剧场里能够听到左,右侧墙环绕声,”蒙塔诺说。“这种格式可以创造身临其境的感觉。但加上亚历杭德罗和卢贝兹基的摄影机工作与所有的运动就确实放大了我们对电影的贡献,我们知道必须保持声音连续移动。从对话到声音效果,一切都在不断运动,声音先入和转换贯穿了整部电影。它让人感觉身在电影中,而不是看电影。”

他们经常要为细致入微的变化混音。“在《鸟人》,我们要不停地随着卢贝兹基的那台摄影机移动声音,”泰勒说。“在这种情况下,很多镜头都是长的单摄影机动作,但随后会遭遇剪切,进入不同的角度。所以在保证摄影机移动声音时剪切依然和谐是我们经常会遇到的挑战。比如说,在移动的镜头中摄影机会拍摄我们身后的河流,然后切到在我们身前的河流。我们必须确定声音在这些剪切中流动。这很难,特别是因为有对话和所有的效果元素。”

泰勒和蒙塔诺将Harrison调音台,AvidPro Tools以及各种摇摄模块和小型调音台组合,做了混合配置。“越松散越好,”蒙塔诺说。“我们把房间布置的和以前不一样。这部片子的规模很大。如果我不得不选择其中最具挑战性的,那可能是格拉斯被犬发现并进入水中,顺着急流而下的场景。所有这一切,尤其是最后过渡到完全平静的下游,按照JT所说,是很难在这些相机移动之下做到的。水下以及激流的剧烈活动,然后是瀑布的长镜头需要大量的声音移动。我们不希望声音有很强的攻击性,但希望最可怕的时刻是动态的。音乐做了很多均衡。既要跟随摄影机的活动又要表现他的情感困境需要大量工作。”
除了小李子,《荒野猎人》的声音也是超级牛的
泰勒说,小酒馆场景很好地体现了伊纳里多的愿景如何决定绝大部分环绕混音,使之踏入前所未有的领域。“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场景,尤其是亚历杭德罗希望有不同的观点,不喜欢只是加入随机的声音,”他说。“这段是亨利上校(多姆纳尔·格利森)和菲茨杰拉德(由汤姆·哈迪饰演)在说话。背景有小提琴的声音。四周都是粗暴之徒,这一幕是身临其境式的,你会听到喊声,对话以及方方面面正在发生的事情。那是一个真实的过程,只是为了突出某些小片段,让你觉得自己和一群喝醉了的猎人呆在房间里。”

他们以完全不同的途径改进了电影开头的大屠杀场景。“我们最初把那个场景做得非常混乱,”泰勒说。“把声音做的有点过。有太多太接近的枪声,声音都挤在一起,一切都太有侵略性,没有突出任何东西。在第一次还是第二次回放后,亚历杭德罗给了我们指示,让我们弄清了整部电影。他解释道,每个进入画面的小事件都应该像是演员在聚光灯之下登入舞台中央。随着聚光灯照到下一个演员或者事件,声音重点也应该有所改变。这种阐释方式非常有趣,也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更加简单。我们不仅仅需要去除干扰,还要赋予画面更多声音感。因此我们会摇摄到环绕声,移到左边或者右边,当画面中出现任何人物或事件时音乐就会清晰很多。”

泰勒说本片有些地方和他做过的项目截然不同。在他为伊纳里多混音的其他电影中,音乐只是旁白。“在这部影片中则完全不同,”他说。“音乐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他们精心策划,让音乐与自然世界一同流动。一般来说这很少被强调。”
除了小李子,《荒野猎人》的声音也是超级牛的
为了知道将来的工作内容,他们在工作前期就提前录制了对话,这也是挺不寻常的。“考虑到口音以及拍摄状况,我们要知道谁的台词听起来简单易懂,又有谁要因为台词说的不够清楚明白而完全以ADR代替,”他说。“除此之外,我知道所有的对话都要随着人物平移。现场收录师的工作非常出色,不过有时两个人物被绑在一起,而他们在摄影机上位于不同的位置。为此我们使用了很多ADR。”

“ADR录制总监丽莎·莱文录制了约1500条 ADR台词,为了把本地方言处理好而录制了很多条。不管你是否了解汤姆·哈迪的角色都没关系。他在现场的表现出色到无需改变,除非想让声音听起来很假。我们都清楚。我们的确在几个地方替换了一点句子,不过决定使用实地录音最好。莱昂纳多的呻吟声和呼噜声也和他的表演密切相关。在那么长时间内要做到这一点很困难,特别是在那些条件之下。你现在听到的大部分声音都来自现场实录,只有几个放缓的呼吸是ADR补录的,这些被我们用于他的伤口开始愈合的场景里。”

替这部电影混音有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工作方式?“这是一个烙印,将伴随我们俩相当长一段时间,”蒙塔诺说。“我们已经开始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声音,在处理手头项目时都加入了《荒野猎人》中对我们影响最大的因素。就算本片是以不同的方式剪辑,或者是像我们制作中、非沉浸式的项目一样,我们的声音依然能使观众身临其境。我们会继续找到贯彻此道的方法,这都是因为《荒野猎人》。在周边的说话者中加入对话多年来一直是个禁忌。但因为亚历杭德罗的电影,以及像Dolby Atmos这样的科技,我认为我们将来会看到电影声音慢慢进化,从《鸟人》和《荒野猎人》这样的片子开始。”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77137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