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英雄》执行制片人胡璇:“火锅”这样的好剧本,值得三年

在北京随意找个咖啡馆一坐,不用十分钟就能听到旁边的人在聊电影。大家聊资本,聊估值,聊票房……一片大热景象。《火锅英雄》上映后,很多观众说:嗯,是个好故事,透着重庆的精气神。

影视工业网独家专访《火锅英雄》执行制片人胡璇,从前期筹备,谈到拍摄时的大量置景、专业动作戏、雨戏,还有上映前紧张的7日危机。胡璇说:“做一件事,信念很重要。有了这个你自己就会想,怎样做能更好?“火锅”这样的好剧本,值得为它付出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火锅英雄》执行制片人胡璇:“火锅”这样的好剧本,值得三年

立项一波三折,与杨庆明确分工
“火锅”之前筹备过两次,出于一些原因都停掉了,这次是第三次建组。2013年一二月份我介入这个项目,电影2015年4月25日正式开拍。这是我第一次做制片工作,《夜店》的时候我做外拍导演,《风声》的时候做特效指导,后来还做了《西风烈》。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经历过很多剧组后,有种很直观的感受就是,剧组里需要导演负责的事情太多了。我不是科班出身的,因为喜欢慢慢进入到这个行业,但我对热爱的东西有自己的理解。我觉得导演就应该把时间留给剧本、人物,还有演员的表演,其他一些事情不应该需要导演去操心。

在项目筹备期的时候,我和导演杨庆就做了明确的分工。杨庆很多年没拍戏了,没有成熟的拍摄团队可用,这次的团队主要是我来搭建。大家都是年轻人,没有乱七八糟的事儿,创作氛围特别好。

两千万正适合“火锅”这个剧本
几乎每个剧组都会发生技术部门抱怨剧组没钱的情况,但我不这么认为,钱应该是用合适的方式花在对的地方。比如说我们这个片子,两千万左右的线下制作预算,读完剧本我觉得这个预算正适合这个剧本。它不能多了,也不能少。

我只考虑适合。什么叫适合呢?就是说这个剧本我读完,第一稿预算就应该很准。你知道这个东西呈现出来是一个什么样的品质和效果,就应该能算出来要花多少钱。“火锅”最后的花销和我的预算,出入不超过2%。我还是希望做适合的事儿,你多给我钱,我觉得也没有意义。但是少了,品质也自然会下降。现在看到火锅的成片,剧本的完成度还是挺让人满意的。

​《火锅英雄》执行制片人胡璇:“火锅”这样的好剧本,值得三年
《火锅英雄》片场

大量置景,动作戏,雨戏
《火锅英雄》搭景量算现代戏里面非常大的,动作戏和雨戏也不少。像抢银行,你不可能用实景。而银行是一个大体量的东西,为了保证观众的代入感,所有的道具都得陈设的一模一样,银行该有的东西都得有。还有一个是火锅店,我知道导演想要的是什么样,但重庆的火锅店都很小,实景拍摄的话机位不够,只能搭。刘波家一开始是想找实景,但最后找到的实景都不能满足拍摄需求,灯、机位都不好布置。唯一能省钱的其实是金库,很少人见过金库是什么样,创作的空间就大了些。

摄影、灯光这部分,因为知道影片的调性是怎么样,最大的场面会到什么样,这个场景是日戏还是夜戏,需要拍多少天,那我就能判断对应的器材量。工作人员会就需要的设备给我出个单子,虽然大家关系很好,但还是会有一个博弈的过程,会根据实际需求做个平衡。最后,摄影连人员带器材,占线下制作费的15%~20%左右。美术连人员还有服化道,接近30%。虽然电影的体量不是很大,但我们还是希望能配备一流的工作人员,所以他们的个人费用也就会高一些。但因为他们的工作效率很高,所以从整体层面来考虑,其实是在省钱,还保证了作品质量。

制片要懂创作、懂技术,要走在所有部门前面
筹备的时候,我要求制片组的每个人都去读剧本,然后写一份阐述出来。内容我不限制,对剧本的感受、对人物的理解,或者你认为在这样的一个组里,你的工作有哪些可能性,都可以。每次创作会我也都去参与,这样我能知道每个部门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对拍摄就有个整体的把控。现在有一些情况是,制片根本不看剧本。和摄影师也好,美术也好,导演也好,沟通起来都像谈生意。这样的话,工作人员不可能信任你,你在团队里起不到什么作用,整体创作氛围也不会好。

好的制片要会花钱,而不是省钱。这就要求制片一定要懂创作、懂制作,知道如何转换技术语言和创作语言。你要有丰富的阅片量,接触各种艺术形式,还要掌握电影工业的最新资讯,懂得法律、金融、保险知识。跟不同的人,生意人、艺术家,都要能聊天。你要比其他部门的人读更多遍剧本,甚至要比导演、比别的技术部门了解更多的技术手段,要能不断地提供给他们选择。你可以跟导演说:“导演,你想要的东西,可以用这个设备,可以这样实现”。

​《火锅英雄》执行制片人胡璇:“火锅”这样的好剧本,值得三年
补拍三兄弟跳舞的镜头时,胡璇的高个头和摄影师经历派上了用场

保护演员是制片的责任
“火锅”主要角色的动作戏基本都在陈坤身上,我把动作戏、雨戏和文戏都调配开。一直拍动作戏,两三天人就会受不了,状态自然也不会好。一个电影从剧本诞生到最后的实现,需要演员们去塑造人物,给人物生命。观众看电影都是跟着那些人物的命运走的,所以保护他们的状态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我每天会问一下演员们的状态,再适度地去调整计划。

筹备的时候,四个劫匪演员提前一个多月就进组了,韩国动作导演也同期到了。因为劫匪的动作戏比较多,动作导演制定了很详细的培训计划。当时动作组一直在重庆,四个劫匪还有那些武行,先在训练厅里训练基础动作,然后每天先套完招,再排练,然后去实景拍demo,再剪出来跟导演一块开会来看来审。几个演员一开始觉得挺苦,后来拍完这个戏都跟我说特别感谢动作导演,现在整个身体素质完全不一样。训练是很有必要的,不然根本吃不消那些动作戏,对他们以后的发展也有帮助。

​《火锅英雄》执行制片人胡璇:“火锅”这样的好剧本,值得三年
喻恩泰饰演的“王平川”的造型灵感来源于胡璇,美术指导林木说:“眼镜儿特靠谱,胡璇也是那种贼靠谱的人,我一下就想到了他。”

作品最大
我和杨庆也吵,但都不是因为钱,都因为创作。每个人的审美不同,我觉得穿成这样帅,他觉得镜头那样运动比较酷。我这个人也比较拗,如果真觉得某种效果好,就会想尽办法来说服他。我可能会先去说服摄影师,我说咱们一块把导演说服,或者有的时候通过监制把导演说服。其实,大家全是围绕电影本身去想,没有说一定服从谁,谁最大,谁中心制。你想说服大家,就必须拿出自己的理论和方案。要说的话,作品中心制、工业流程中心制还更准确些,没人能无理取闹。

“火锅”实际拍了67天,我内心的拍摄计划是65天,但给导演看了一个60天的计划。整个拍摄过程没有熬夜,或者连干十几个小时,每天基本上8~12个小时。我不希望大家太累,如果状态不好,我宁愿给大家放假休息。千万不要一直赶,越赶越慢。其实大家都做过类似的工作,更要懂得站在每个工作人员的角度考虑,一定记得他们付出的劳动,他们对作品的贡献。

灵活调动资源,化解“7日危机”
因为一些审查上的关系,上映前的最后一周片子突然需要很多改动。两天的时间里,画面镜头改了90个,配音改了60个。我有自己的特效公司,人不多,10个人左右,这个时候天工也进来帮忙。我赶紧先把镜头捋了一遍,大概几十个镜头。大家就都开始加班加点,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完成了镜头的改动。因为随时要输出,要东西,基本上那几天都是24小时连轴转。特别感谢天工、画林和声林,一个电话他们立刻执行。没办法,这种情况只能调动灵活的资源去配合。

我必须保证4月1号准时上映,这是大事。我们必须要上,宣传做了,牛逼也吹了,三年时间,不能在这咔嚓有问题。

​《火锅英雄》执行制片人胡璇:“火锅”这样的好剧本,值得三年
BUD VISION是胡璇2009年成立的特效公司,兄弟们从《风声》的时候就跟着他,胡璇说:“攒了人,就有责任带着大家往前”。

你不能怕麻烦,你得像百宝箱
大家在这个组里感觉舒服,其实是很多细节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工作过程中多留心,自然会发现很多问题,然后就着手解决这些问题。

拍“火锅”的时候,我会跟每个部门沟通每天的工作内容,包括我需要看到什么样的工作成果,或者我要给导演看到什么样的成果。然后搜集他们的信息,统一制定每个部门的工作计划表。国外的工业化流程更完善,看看他们怎么做的,再结合我们这边的情况想办法做出些东西。其实就是把事情做细了,就跟政府去做街面的一个路标和导向牌,你要考虑各种不同的人,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情。把沟通做到前面日后就能避免很多问题,都是提高了效率。

看景时我告诉外联制片把每个场景做一个登记表,这个场景的照片、地理位置、联系人电话,周边的设施、电力供应,全部要记录清楚。还会让制片做一个所有宾馆和摄影棚的登记表,别人问你的话,你直接把表发给他。上面电话、联系人,每个房间多大,有没有停车场等等都写着。等这个工作结束后,这些信息还可以共享到别的剧组。有些组不会共享,但我觉得共享是好事,能提高整体的工作效率。大家一起来做这个事,行业就能带起来。

一开始我的好多制片也不理解,你为什么要求做这么多无谓的表格、计划。但我跟大家说,这个不是为我做的,这个东西你自己将来会有一个档案,你随时可以调出来去看。你就先做,我相信它会有好处的。结果这个戏拍完,他们再到别的组受到很多表扬,自己也挺自豪。我个人的产量比较小,希望大家都多去干一些好的工作。假如未来有新的项目,我一吆喝,大家还能聚在一块。

“科学、有效、人性”,十五年了,我还是信
开始做这个片子的时候,我有一套要坚定实行的制片理念,说大点就是科学、有效、人性。我觉得在我的坚持下,起码实现了一些,而且影响到一些人,这个让我特高兴。包括工作的流程、方法,还有一些很小的细节。小到制片组给每个工作人员发的短信,我都会去调。制片组首先要以身作则,我不能上来就要求别的部门。现场有什么规矩有什么要求,制片组必须遵守。大家将心比心,自然会受到影响。所以后来大家说,这个剧组是前所未有的,一是团结,二是融洽。

​《火锅英雄》执行制片人胡璇:“火锅”这样的好剧本,值得三年
胡璇与执行导演东方晓(左)

制片是剧组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会和我的制片组一而再再而三地传达这样的态度。我不是科班出身,我凭自己的兴趣爱好去做,必须要有一个信念。你一定得相信,你每做一件小事,为工作人员也好,为电影也好,都会影响到整个作品。你今天对某个人微笑一下,他今天工作心情会好点,他工作的时候多付出一点,你今天的进度可能会往前赶一点,或者他今天做出来的东西会好一点,这些都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不要觉得做制片就影响不到电影的质量。我希望所有的制片组、所有工作人员,不管层次高低都要有这样的信念。只有这样的信念才能让整个行业更往前走,这是真的,我特信。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78346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