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战2》炼成记,专访导演陆剑青、梁乐民

2016-07-09 20:34 3975
《寒战2》首日票房破亿,勇夺单日票房冠军,也改写华语警匪片单日票房历史,成为华语影坛第一部首日票房破亿的警匪片,在香港,《寒战2》打破《美人鱼》缔造的票房纪录,以522万荣登史上香港华语片开画票房冠军。在制作上,《寒战2》故事格局更大,摄影、美术、服装、音乐每一个技术环节都更精致,完全超过了拿到9项金像奖的前作。

陆剑青、梁乐民,一个是参与过上百部亚洲电影制作的副导演,一个是在电影圈堪称资深的美术设计,两人都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面对《寒战2》这部片子,他们会怎么处理?在处理《寒战2》的故事节奏上、演员沟通上、以及视觉风格定位,如何选择确定,专访陆剑青、梁乐民两位导演,看他们如何打造《寒战2》
《寒战2》炼成记,专访导演陆剑青、梁乐民

影视工业网:《寒战1》的主题是讲香港的法治精神,《寒战2》是什么?

导演:《寒战1》和《寒战2》的主题没有变化,一直是说法治,其实到最后都是权力的平衡。在香港的体制里面我们说完了警队跟廉政公署(ICAC),其实还有一个单位我们还没有说,在《寒战2》里面说的就是立法会,它也是政府的一个部门,那么发哥的角色就是一个独立的议员,他就是代表立法会。

影视工业网:那电影的人物主线是怎么确定的?

导演:《寒战1》确定下的是李文彬和刘杰辉这两条线,其实《寒战1》结束后“寒战”行动是没有结束的,只是出了一个内部报告,这个行动的冲锋车、枪械还没有找到,戏里的香港市民都非常希望警队会给一个交代。《寒战1》我们有讲到权利的制衡是什么回事,那警方在交了一份报告之后,有谁去说不满意呢?所以我们就设定这个角色的背景是立法会委员,那这个角色就是要跟他们(梁家辉、郭富城)一样有份量的影帝,来制衡他们,所以第三条线就是这样出现的,这就是我们整个故事的脉络。

影视工业网:节奏呢?

导演:这里有经验的慢慢累积,我们有吸收《寒战1》和《赤道》的经验。《寒战1》的时候有些观众觉得节奏太快了,跟不上。我们也是要吸收观众的感受,再去做一个配合,有时候我们写的或者拍的可能太深了,所以我们就从另外一个角度,或者剪辑方面把节奏放慢一点,先让观众接受这些新信息,再去讲另外的事情,这一集我们做了很多功夫在这里,让观众追的上和看的过瘾。

我们的主观想法和观众的接受度还是有分别的,老板也非常好,让我们参与了很多调研场,找观众来看我们的粗剪版,然后给意见,这个给我们从剪辑上、以及说故事方法上也是很有用,现在的电影版本也是经过很多的调研场,最后修改而成的。
《寒战2》炼成记,专访导演陆剑青、梁乐民
影视工业网:电影里出现的人物很多,你们怎么处理的看上去很简洁?

导演:电影里每个人物都有他的字卡,告诉观众他的官阶和名字是什么,这是处理人物最简单的方法,这种手法也有点像纪录片,我们也是希望大家去看电影的时候也觉得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样观众会更加投入。

影视工业网:电影里面的感情戏好像做的都特别收敛?

导演:这是跟剧里角色的设定有关。主角都已经都不是少年了,是属于40多岁管理层这一帮人,他们这一辈的人感情都比较内敛,不像年轻人爆发的这种。我们写故事的时候是先定下角色,再跟着角色写故事。还有就是《寒战》讲述的都是一两天的事情,故事的篇幅很紧,所以在这个节奏里面很难去找一个篇幅去写男女感情的戏。寒战还是主要围绕着冲锋车失踪这件事情上面,一帮不同岗位的专业人士怎么解决问题,这是我们的大方向,照顾女性观众的话只能开发其他项目才可以。

影视工业网:两位导演,在现场怎么合作?

导演:陆剑民导演是副导演出身,负责安排镜头跟摄影沟通,如果演员在剧本上有什么问题,是梁乐民导演去解释。我们是两个人必须都确认可以通过的才可以过。我们永远都说拍摄现场是一个打仗,战场是不允许有一些犹豫的。每天要拍的东西很多,开工之后剧组的人也很多,不能浪费时间去现场进行讨论,所有的讨论时间都应该是在剧本完成之前。所以很多事情所以很多事情在前期,我们跟着要做的,就是每天拍,拍很多部分。前期做的好,后期才不会辛苦。还有我们的工作人员以及演员都是香港不同的过来,所有人的档期都是按天算的,所以卡的很紧很准确,所以预算上也不允许到现场去讨论。
《寒战2》炼成记,专访导演陆剑青、梁乐民
影视工业网:剧本会做到什么程度?有比较过剧本到最后成片的变化吗?

导演: 剧本是要给别人看的,别人看到写的这场戏,应该就跟给他打招呼一样,他需要做什么,什么样的姿势去做都要写进去。要不然的话,美术组不知道怎么去预备这些东西。其实剧本是没有什么文学的,它像是一个说明书多过像一个文学作品。它一发出去的时候,演员知道要做什么,制片要知道做什么,美术知道做什么,就是像是一个无形的说明书,打开了之后,怎么弄剧本都会说的很清楚。美国的剧本我也看过的,他们每一个演员做什么都有写上去。可能是对谈到某一句对白的时候,拿一瓶饮料来喝,喝的时候眼睛就看着哪里,这些剧本都有写的。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最后给到演员的剧本,到拍摄完成之后的,我会去进行比较,看看我写的和拍的相差多少,其实最大的分别就是粤语写出啦和说出来完全是两回事,我尽量在对白用粤语写,其他情节是用普通话写,演员也有他的提议,重音在哪,怎么说对他来说更顺,有时候在现场环境会有一点调动,这也是实战的需要,其实我们的完成度超过90%,当然为了安全性,我们是有多拍一些素材,还是有一些这样的调动在这里面。

影视工业网:《寒战2》后期剪辑进行了多久?

导演:后期剪辑了大概是3—4个月,我们开拍第一个月剪辑师就到位了,就开始做粗剪,这次老板也从美国找来了一个剪辑师,和香港的剪辑师一起剪,第一稿剪辑出来是107分钟,也是很接近定稿了,美国的剪辑师看到粗剪也是蛮惊讶的。通常的粗剪都是讲素材拼接在一起,没有添加任何的效果,只是用来知道拍了什么,但是我们香港的剪辑师知道美国的剪辑师会过来,他做了很多的功课,美国的剪辑师也说做的细节非常好。所以他们两个人会去各自剪辑了一个版本,最后的版本我们是吸收两个人的优点,定下的。

这一次我们就很相信剪辑了,拍好了你先剪,我们不参与意见,等到他告诉我们说好了,我们就从头到尾看一遍。因为我们给他一个自由度了,他就可以非常的舒服的用自己的视角去创作。其实制片也是有创作的,电影开场的第一场戏就是他提议放在警察总部,我觉得非常棒。我写剧本的时候就是在路上而已。但是他告诉我这个不够。因为警察都是生前服务警察总部的,在香港有一个传统,纪律部队如果殉职的话,就要回他生前服务的地方做最后告别的。这个就是制片,用他的创作力。拍电影其实就是每个部门都应该有它的创作在里面,这样作品才会更好。像我们的制片人他有一颗很很火的心,他有这种想法:我的这部电影、这个景,就要人家没有拍过的。还有香港的地方很小了,封条路很麻烦,就会堵车什么的,因为香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所以就有这个问题。那么我们的制片就跟政府去谈,最终就是谈好了。
《寒战2》炼成记,专访导演陆剑青、梁乐民
影视工业网:怎么和摄影师制定视觉风格?

导演:我们和摄影师关智耀其实合作的很好,现在已经是第三次合作了。我们会把我们想要的告诉他,他的眼睛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所以也是要放手给不同的专业去做创作,要放心他们的专业,这样才能组成一个很好的作品,不能一切都等导演说了算。我们会把我们的想法表达出来,然后给他们一些开放的空间,拍戏永远都是戏的开头最难,怎么去开这一场戏,打开之后一切就定下来了,怎么开第一个镜头是最困难的。

拍《寒战1》的时候,的拍完粗剪版,老板看后觉得不够宏大,但是具体哪里他也没说清楚,我就说拍航拍就会很宏大了,老板一下就答应了。我们就搭乘了一台直升机在香港上转了一圈,然后我们在既有的版本上面找一些点,看哪些点应该加入航拍,然后去建立这一场戏的第一个镜头,《寒战1》就是这样出现的。然后,这四年看似很短,可是从科技的角度来说已经很久了,这4年小型的航拍模型机已经发展很好了,平常我们都是站着看眼前的东西,也有站到山上的角度,从来没有像鹰一样的角度去俯视香港,香港有很多的高楼大厦,这些高楼大厦从高空来看是非常简洁、有条理,这个角度会给国内的观众感觉像看好莱坞的片子,在好莱坞的片子里每个城市发生的故事,都是先来一个高空镜头,再告诉故事怎么发展,所以也是非常感谢老板。

影视工业网:你们怎么去现场和演员沟通呢?

导演:跟演员沟通的时候,我们不是开机的时候才沟通。拿了剧本给他们,他们看了之后,等到他们消化了一点,我们就找他们经纪人就剧本进行沟通。演员他也有他的创作力在里面。因为我们写的对白是某个意思,但是,这些都需哟演员讲出来了,他们也有自己的考量。粤语最麻烦的地方是写了之后,再说出来的时候有一点差别。发哥他有三天傍晚都拨我电话,就是跟我谈,他在天台上有一句对白,如何去发音。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80814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