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中韩合拍片,我愿意多看几部!

2016-07-17 09:22 3717
中韩合拍一直没有摆脱烂片的魔咒,《梦想合伙人》、《我的新野蛮女友》、《笔仙撞碟仙》.....一部比一部可怕,不免已经开始有些心寒。

没抱希望的看了《惊天大逆转》,没想到竟然不差!不能说它很优秀,但是真的不差,就这一点,已经摆脱开其他很多电影了。终于看到了一部正常韩国电影工业的水准的电影,片子目前也是上映的几部中评分最高的(片子票房、排片不是很理想,所以,观影人数上会少)。
这样的中韩合拍片,我愿意多看几部!
这部“合拍”比较特殊,是中国导演,到了韩国去拍摄的一部“国产电影”,导演李骏,喜欢看电视剧的观众应该会比较清楚,《落地请开手机》,《北上广不相信眼泪》,《青瓷》都是这位导演。

先说说这部片子的幕后班底:拍摄过《追击者》、《黄海》、《嫌疑者》的摄影指导李晟齐担任摄影指导。灯光指导是用到了为金基德《空房间》做灯光指导的李秉勋,而美术指导为《伟大而隐秘》做美术指导的金志娥。动作指导则是青龙电影节最佳动作指导奖金信雄。能组织这样的幕后班底,也是让人非常惊艳,所以,专访了这位导演,从如何组建班底,到如何沟通协作,以及在片子剧情上的考虑想法,等等。
这样的中韩合拍片,我愿意多看几部!
导演李骏

影视工业网:当初怎么会想起来做《惊天大逆转》这个片子呢?


李骏: 2012年的时候,中影一直在寻求跟我合作的机会,有一次他们给了我一个100分钟的故事大纲。故事大纲里具备有的就一个足球场有炸弹,我对这个原始概念很有兴趣,所以就同意了。然后我就跟编剧小洋见了面,大家沟通的很愉快,于是我们就重新开始构建整个剧本,但是大的概念就是犯罪类型片,这是非常明确的。因为考虑到审查等多方面原因,最终我们决定将故事背景放到韩国。

把故事放到了韩国之后,也才带来了电影现在这样的一个生产模式。当初,也有过考虑过是否带团队去韩国拍,这样的话在沟通上是很容易的。但是带一个完整团队到韩国去拍,其实也蛮麻烦的,后面的一系列都是问题。最终是因为找到了韩国协拍方安东圭监制,他答应在我们预算范围里帮助承制协助。当他提供了可能的团队选择以后,我觉得非常靠谱,不枉尝试一次。如果我带一些别的工作人员过来,再去跟本土(韩国)的其他制作部门一起合作、沟通,其实会更增加工作量,越是多人合作的时候,越会出现矛盾。因为我是导演,当我发出一个指令之后,大家整体来讲,只对我的指令负责,把因为沟通之间的误会,让我一个人来去消化、沟通理解,这样会简单很多,所以我最后决定,全部用韩国的团队。
这样的中韩合拍片,我愿意多看几部!
影视工业网:那你是怎么跟他们沟通的?

李骏:韩国人本身很有礼貌,导演在他们生产序列里或者整体的意识里,他们觉得自己的职责必须要完成导演想要的,这也是他们电影工业体系里非常优秀的一个传统。事实上每个人在礼貌之下肯定会有自己的判断,加上剧本再经过翻译之后,也会出现一些我无法确认或者知道的一些他们具体的看法,以及理解。开始沟通的时候,我们只能通过翻译,但是我清晰的能感受到他们的一些疑惑。可能是跟翻译有关系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这个不要紧,我认为只要到我们开始工作的时候,大家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对他们来讲,像《惊天大逆转》这样的片子,他们一般最低的筹备时间是三个月到四个月,筹备的时候是跟中国不太一样的,它是所有的工作人员进入筹备,摄影师、灯光师都进到制片办公室里。但严格的意义上,《惊天大逆转》在韩国筹备只有一个半月,而这一个半月当中,有一个月我都不在现场,我当时正好有别的一个工作,人必须在欧洲,
5月底我确定了所有主创人员之后,就离开了韩国,所有的沟通都是通过视频会议。后来大家熟络了,美术指导才吐槽说,当时她觉得心里很崩溃,“这位导演当自己是谁,斯皮尔伯格吗?在韩国可能需要3-4个月的筹备期,而我们大概只有1个月,怎么可能来得及?” 还有,他们心里会觉得完全不认识我,不知道我的风格、需求。慢慢通过一些视觉上东西的沟通,慢慢开始有了一些逐步的了解,真正更密切的认知是7月2号到了韩国正式准备开机前,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建立了更多一点的认识。

然后矛盾就来了,我们预算的周期是70个工作日,所有的工作人员看到我发出来的导演工作本和整个的分镜稿的时都傻了,认为这不可能。因为脚本跟原始剧本不一样了,多了很多的场面动作。原始剧本相对来讲,从文字上看是以心理悬疑为主,没有太多的动作场面,到了导演工作本这些都呈现了的时候,他们觉得这不可能。这个时候他们进入了最焦躁的心理状态,不光是制作人员,连演员包括李政宰都进入了焦躁,一开动作会议的时候他们就会告诉我说:导演你要追车是不可能的。摄影指导给我举例说,《嫌疑人》那些追车戏拍了三个星期的工作日,而我们一共所有的工作日只有70个,如果要完成你想要的东西,在韩国必须要100个工作日。等到我们剧组全部杀青以后,李政宰站在棚外面跟我说的也是同样的话,这个片子如果是韩国导演来做,应该是要100个工作日,至少也得是90多个工作日。但我就2500万的制作预算,预算只能允许我在70个工作日内完成,所以我的执行导演他不会做这个计划,这个时候我就教他怎么做,做完了之后,我发现他真的做70个工作日的时候,我跟他说不行,只能做65个,另外5个工作日是作为突发情况的预备,所以这个他们觉得好像不太可能。
这样的中韩合拍片,我愿意多看几部!
影视工业网:怎么让他们接受这个事实的呢?

李骏:关键就在于开拍了以后能否完成计划,我开拍的第二天就安排了一场非常重的戏,球场里开始赌博的一场,整场戏量很大,也非常重。韩国工作时间一般是早上8点左右到晚上10点半,韩国工作人员也不知道这场复杂的戏能否如点结束。当晚上8点钟完成的时候,大家都很震惊,各部门的人都跑过来确认。这一场戏太重了,镜头量也很大,分镜稿上有60个,一共有三场,其他两场小一点,。因为有现场剪接,所以大家也都很有兴趣的来看,然后发现我们其实拍了不止60多个镜头。这个之后,一切都在往好处走,他们的心态静下来了,开始有了信心。一周之后,团队默契已经非常非常高了。

影视工业网:画分镜头的时候,有和摄影指导合作吗?最后和成片差别大吗?

李骏:没有,完全我自己。我画分镜稿的时候,基本上是在欧洲的阶段里,因为量很大,也不可能全部画完,后面是一边拍,一边画后面的分镜头,时间我会控制在提前十天左右出来。完成度非常高,差别还是会有,我个人还是比较有在现场产生出另外想法的,所以镜头量会比原始的分镜要多。
这样的中韩合拍片,我愿意多看几部!
影视工业网:电影的开场方式,什么时候确定的?

李骏:这个其实在最后我剪接的时候确定的,把一场一场的戏抽出来一些概念,完全融合到这个里面。因为我在最终确定剪接之后,对时间进行了大量的压缩,也删减掉了很多戏。我是一个对节奏有着偏好和热爱的导演,我不愿意牺牲掉节奏,所以,也是为了让大家更清晰的接受到片中信息。信息里面最重要知道的,无非是有球赛、绑架、炸弹这几个元素,如果大家基本开始感受到了,对我来说也就可以了。是否那么清晰或者明确并不是最重要的,这是我在最后剪接的时候形成的这样一个决定。

影视工业网:那电影的节奏,你是怎么控制的?

李骏:节奏上的控制,其实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自身节奏的感觉,每一个导演对节奏本身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某种意义上算是一种天赋,节奏是要有快有慢,我相对偏好快一点的,我不喜欢拖泥带水,之所以剪接下手也比较狠,也是这个原因,这个戏来某些徘徊或者意味深长的东西,都是没有太多,这种信息都是扰乱观众观赏的信息,支支愣愣的都被我剪掉了,所以现在整体我自己认为基本上是一口气的感觉,这口气不能断很重要。另一方面是经验,这个跟我拍很多电视剧有关系,获得了很多经验。

足球场那场戏之所以会要有一点慢,因为这是真正赌的开始,进入一个新的环境,在这个段落起的时候,需要稍微先用略慢一点点的状态,让大家进入到赌局游戏里来,因为不可能完全会无休止的一浪超过一浪的,所以这个地方我需要它略微的沉一下,这里面还有一些人物,它需要靠这个段落来展现人物之间关系的转变和变化,所以这个时候不是完全以情节快感为最主要的诉求。

影视工业网:片子后期剪辑花了多长时间?

李骏:剪了两遍,每一遍大概是在4天到5天。现场剪接版已经很丰富了,我也参与了很多,到了剪接的时候,我人回国了,剪接师做他第一次的剪接,但是比我想象的还是要手软了很多。粗剪是两个半小时,剪辑师剪完的时候是125分钟,这一稿我们开始磨了一遍,我开始进入,大概剪辑到了115分钟,然后我们拿回到中影,第一次给大家看,谈谈意见、想法,我也听了别人视角里对整个故事的意见,听完以后,再一次回去之后,就是现在电影的版本。
这样的中韩合拍片,我愿意多看几部!
影视工业网:演员上呢,当时怎么确定选择这些演员的?

李骏:因为整个故事发生地在韩国,自然要选择韩国的演员。有韩国人,这是一个可信的基础。其次选择香港的钟汉良,一方面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形象上看起来非常斯文、好看的男演员,其次是有号召力的问题。还有因为本身是一个华裔,并非是土生土长的大陆人,所以这样也会让接受感上更强一些。而女演员非常确定是一定要从大陆女演员里找,要不然会让各自的身份不那么准确。

影视工业网:女演员不会说韩语呢?

李骏:电影里我们整体使用的语言是中文,中文才会有情感,否则它就变成一部韩国电影了,如果会说韩语的话,她自然本能的会跟大家说韩语,如果她都说韩语的话,这片子等于真的就变成一部韩国片了,我觉得这个会有问题,不光在商业上有风险,在情感上也会有问题。

影视工业网:片子有悬疑的元素,观众在看的时候会对逻辑要求特别高,在做故事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考虑剧情的?

李骏:这个是在做剧本时考虑最多的,这就像过关,我们不断的反问来检测所有逻辑是否有bug,以及观众是否能猜得到,我们尝试过很多可能性,如果完全不让观众猜到,其实观众就不猜了,也就是不跟着玩了。一定要让观众一直觉得自己看懂了,能猜到。前面我是要让观众跟警察一样,甚至比警察还聪明一点点的感觉,发现每一步都在应验,然后发现被罪犯玩了,这个时候大家也都会有一点茫然,究竟是什么呢?

看过很多类型片的观众也会在想,片子肯定是有一些别的诉求的,既然已经出现了赌球集团,那诉求肯定是跟赌球集团有关,但是怎么有关呢?更多的观众,也会猜到既然有兄弟,钟汉良来演,不可能就演那么几个镜头,大家一定会想这个问题,我们最后的测试很少有人会真的想到说,其实没有哥哥只有弟弟。最理想的这个快感是放在片子后边,这就是为什么这个片子需要有场面,如果没有场面让观众被动的接受,那剧作的事态,包括观影的节奏都好像是结束了,这个时候观众会产生离开的想法。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81019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