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游》之后的导演刘镇伟

2016-09-15 19:29 15349
《大话西游》之后,你们每个人都把光环放在我头上,你们就是唐三藏,在所有人面前我就是孙悟空,这个紧箍咒是拿不掉的,我是死定了。
《大话西游》之后的导演刘镇伟
导演刘镇伟和主演韩庚在发布会现场

《大话西游3》上映两日,票房约1.3亿,成中秋档最大赢家。

票房飙升,但是《大话西游3》口碑并没有经得起影迷传播。甚至在有些影迷眼里,这是老了之后的刘镇伟,再一次的圈钱。

从2005年的《情癫大圣》开始,根据豆瓣的评分来看,刘镇伟的电影在影迷心里就再没有及格过。随着后来的《机器侠》、《东成西就2011》、《月光宝盒》的上映,刘镇伟也被影迷戴上了消费经典的帽子——“葡萄”最终晚节不保。

其实对许多谙熟港片的影迷来说,刘镇伟并非是靠运气创造了《大话西游》,在他手里还有《超时空要爱》《回魂夜》《92黑玫瑰对黑玫瑰》《赌圣》….这些影片都是经典。面对质疑,我们也找到了刘镇伟,从态度到创作方法,他讲述了他认为的刘镇伟。
《大话西游》之后的导演刘镇伟
导演刘镇伟

我没有什么变化,说变化的话是我选的题材。80年到90这几年,我一直都是拍鬼片,当时也没有什么机会拍其他戏。所有东南亚的片商一提到刘镇伟,就是要让他拍鬼片,因为很赚钱,没办法。可是我不甘心永远拍鬼片,就去拍了赌片,结果赌片更厉害,打破了票房纪录,然后又一直让我拍赌片。所以我开始把名字藏起来,拍《九一神雕峡侣》拍《九二黑玫瑰》,这样反倒我可以拍很多不同的电影。

所谓创作风格改变我没有想过,我是很随性的一个人,想到一些东西,很想拍就拍。之前有一部《完美假妻》,谁都不会想到我会突然拍一个小制作的电影,但是对我来讲是一个很开心的东西,对我来讲,我会做一些我自己喜欢的作品,我很享受过程,所以我不会改变的。
《大话西游》之后的导演刘镇伟
电影《机器侠》海报,评分平均5.3(数据来自豆瓣)

我只是在02年之后,就拍了很多以前很少会碰的故事,但是这些故事里的元素,还是属于刘镇伟的东西。《机器侠》这个题材其实是我的冲动,只是因为我看到刘翔跑跨栏,得了奥运冠军非常激动,刘翔拿这个冠军之前,国家一定投了很多时间、金钱培养,失败的人很多,到刘翔的时候终于他成功了,那就是金牌。后来我看到《变形金刚》,觉得这个太厉害。当时中国还没流行特效,《机器侠》之前的中国电影很少碰特效的,所以我就先做这个做第一部,特效其实是非常重要,我们应该多研究一点,到有一天,因为我们后其特效越来越大,会比美国人更成功,就像刘翔拿金牌一样。
《大话西游》之后的导演刘镇伟
《大话西游:大圣娶亲》剧照

《大话西游》它给我有很多快乐的地方,比如说得到很多人尊重,这是作为一个导演让我很开心的。但是它也给我很大的困扰,是因为所有的观众都把光环放在我头上,我就变成了孙悟空,跑不掉。一个导演二十一年,每天都在回答差不多的问题,你们每个人都把光环放在我头上,你们就是唐三藏,在所有人面前我就是孙悟空,这个紧箍咒是拿不掉的,我死定了。

当然,我刘镇伟能拍第三集,从决定开拍那一秒钟,我就告诉我自己,要把这个包袱放下来,把这个光环抛掉。反而现在我看到观众来看第三集的时候,放不下第一、二集。就像二十年前骂声一片的观众对《大话西游》一样的态度。当时观众就认为从吴承恩写《西游记》这个故事,已经发展接近一千年了,舞台剧、电视剧,所有和《西游记》相关的东西没有一个是这样的,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包袱。突然间有个了刘镇伟,把它《西游记》变了一个角度去讲故事,当时真的是骂声一片,两三年后他们放下包袱,去接受了《大话西游》。现在到了第三集,这个情形又重演了。跟二十年前我做《大话西游》有什么分别?还不是放不下包袱。《大话西游》之后我拍《回魂夜》,当时《回魂夜》里面周星弛扮演的角色就是《大话西游》之后的刘镇伟,被骂的一塌糊涂。当时以为自己写了一个很天才的剧本,但全世界都在骂你,跟《回魂夜》里面面临的问题一模一样,我以为抓鬼就是天才,但是全世界都觉得你是神经病。
《大话西游》之后的导演刘镇伟
《赌圣》剧照

我会在写故事之前,先确立一个故事的重心,就比如说片子是一个寻宝的戏,那重心就是寻宝。如果是一个杀手的戏,那我就会从杀手的角度去想整个的世界观。有了故事的方向,就可以开始去写人物,以及这个人物的社会结构。但是历史性的比如《西游记》,这种就想的太多了,要先有孙悟空这条线路,然后去想其他的辅助人物,比如二当家这些人物,以及什么时候菩提老祖会变成这个菩提老祖。

无厘头其实是非常有逻辑的,绝对不是恶搞。恶搞跟无厘头是两回事,有很多人搞不清楚。周星弛在拍我的电影之前是拍警匪剧的,他在台湾金马奖拿最佳男配角也是警匪剧,不是喜剧。当时没有人看到他是喜剧演员。但我留意到这个人,觉得他是天才,就找他来做《赌圣》,做《赌圣》的时候是周星弛第一次碰到一个导演会告诉他,他很多从来没想过的点。一个导演对于演员最重要是什么?是打开演员的心门,把里边的潜能掏出来。当我能掏这个东西出来的时候,演员演什么都会好。这个东西出来是什么呢?就是自信心,演员有自信心的时候,悲剧也好,喜剧也好,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会知道观众的笑点。当时周星弛碰到我的时候,我打开他的门,把他的自信心拿出来,把刘镇伟构思的东西放进去。比如一个镜头很简单,在《赌圣》有个动作他翻身掉在地上,我要求是他一掉在地上,人离开镜头,立马腿伸上来,就像日本的卡通片一样,当时周星弛觉得我疯了,但是最后结果好笑啊,这就是我所说的无厘头风格。当然了,每个年代都会有不同的东西,可能再过十年我们的要求不一样。比如刚才我举个例子,一翻过来这个腿就会笑,其实不是我发明的,是从小看卡通片,只是有人做了出来,觉得很好玩。
《大话西游》之后的导演刘镇伟

刘镇伟在模仿过去的自己,这个多少都会有的,可是同样我也会想一些以前自己没有做过的东西。但也有可能是我的电影陪着这些小朋友长大,与其说是我模仿,不如说是他们太熟悉我了。

在我的电影里面,他们总是看到是我的影子,这样可能就是太熟了,这是我应该要考虑的问题,他们太熟我的套路也不好。比如说拍的时候《功夫》,周星驰请我去做监制,《功夫》里面本来你们看不到周星弛嘴巴被蛇咬,变成香肠嘴,我提出来时,是周星驰是拒绝做的,然后就过了几天我就问他,到底被什么事情困扰?他终于说出来,说《东成西就》都拍过梁朝伟香肠嘴了,我干吗再来一次?我说周星弛这个是你的心魔,你不要跟刘镇伟比较,你请我来是帮你,你又为什么跟我比较,你心里想的应该是观众,后来他就明白了。
《大话西游》之后的导演刘镇伟
我拍《大话西游3》是想把《大话西游1、2》空白的地方填满,《大话西游》20年来观众有很多的解读和疑问,城头上的拥抱,到底是谁?电影过去有太多空白的地方,没有明确的告诉观众,这次我想讲一个完整的故事,跟上现在观众的节奏,当然故事的精神还是爱情,这个不会变,我用喜剧的手法讲述爱情悲剧。

电影里都是悲剧人物,几个人开始的时候都为情做错了一些决定,但他们都希望回归做一点对的事。白晶晶、紫霞都是在付出自己的真爱,希望对方好。但命运就是已经确定了,天书是这样写的,事情只能这样发生。其实在我的爱情故事里,开始的时候都是男人不懂得怎么去爱,但是他慢慢的经历,逐渐懂得怎么去爱。至尊宝也好,或者其他故事里的主角,都是说男人是经过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经历,慢慢去懂爱情的价值。反而是我的女主角是非常勇敢的,因为我妈妈是影响我很大的,爱情里面我觉得女人是付出很大的,男人就是比较自私一点。

我在拍《九二黑玫瑰》的时候,就想证实有好的剧本、好的导演、找对的演员去演对的角色,不管有没有大咖还是会卖钱,所以《九二黑玫瑰》是到目前为止香港唯一的一部电影连续公映了168天,到目前还没有打破这个纪录。所以我2000年回来之后,我不用大咖演员,但是我的电影还是保持投资方他们赚钱,只是我的票房不是特别好,但是也不能说不好,所以别人怎么说也不太介意,我觉得刘镇伟你做好你自己的电影,享受你这个过程那就OK了。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82942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