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美剧,如何剪出来?

2016-10-31 11:40 5406
如果你想成为电视剧剪辑师,那么你将会非常嫉妒凯莉•迪克逊(以下简称KD)。迪克逊作为助理剪辑参与过多部电影剪辑,如《落水狗》、《心灵捕手》和《寻人密探组》等,他累积多年经验,终于坐上电视剧《绝命毒师》的剪辑师位置。她也曾经参与剪辑《风骚律师》、《行尸走肉》和迈克尔•曼执导的试映集《马场风云》,包括最近引进的AMC连续剧《传教士》, 目前刚完成亚马逊网《乐在其中》试映集的剪辑工作。

这是非常有料的一期访谈,讲诉了美剧剪辑的工作方式,以及剪辑师的创作想法,不管是影迷还是专业人士,看完都会大有收获。
高分美剧,如何剪出来?

原文:http://www.provideocoa.com/ART+OF+THE+CUT-DIXON
翻译:Shirley

为什么你会对剪辑感兴趣呢?

KD:大学时我读的是新闻专业,其中有门课程是广播课必须进行剪辑,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学剪辑的。之后,我去了好莱坞,当时很希望成为广告撰稿人。在亲戚的介绍下我成为了《三十而立》剧组的制片助理,当时是想在片场工作,但是我的工作职责是在各个部门间传递文件,我发现剪辑师的工作时间表是最长的,工作也最有趣。更重要的是,剪辑工作需要持续几个月,他们必须参与各种会议,和制作人员进行沟通,所以我觉得剪辑师是我最想去的岗位,因为能真正参与塑造电视剧,你也能真正了解编剧、导演和制片人的真实想法,而片场工作则比较枯燥无聊,所以我认为剪辑师的工作更好更酷。在这剧组时,我的一个导师开始让我剪辑场景,他教我如何使用软件,并且赞赏我的剪辑作品,我才发现他原封不动使用了我的作品。

真是了不起!你说“剪辑师工作时间更长”,这听起来并不好,但是你觉得这是件好事?

KD:是的,我并不想陷入每个月都要找工作的状态。如果你是电影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假设电影会拍摄25天,拍摄结束后你又得再找其他工作了。但是剪辑师的后期工作要持续数个月,当电影开拍的时候,剪辑师、剪辑团队、后期制作的工作也开始,然后接下来还要再工作上几个月。

你目前是正在剪辑《传教士》吗?

KD:不,我只是剪辑《传教士》的试映集。去年5月13日的时候开始剪的,花了大约2个月。

我们来谈谈关于剪辑试映集,时间安排是怎样的?有多长的拍摄期?制作导演剪辑版需要多长时间?导演剪辑版有多长?制片人剪辑版呢?什么时候播放?

KD:《传教士》的试映集比较长,这是由罗根和埃文-戈登伯格(Evan Goldberg)执导,可能18个拍摄日左右。剪辑师一般需要四天左右完成电视剪辑,很多时候给的时间并没这么宽裕,但是我需要这么多时间。那些家伙想要早点进来确认,我要求把他们挡在门外。虽然他们表示能理解剪辑尚在进行中,但是这是我首次为这个团队工作,我尝试努力给他们留下好印象。

这是个非常非常复杂的剧本,有大量的大场面,直到最后一刻我还在着手处理这些场景。所以我真的花了很多心思。他们原本只给我三天时间,但是我要求四天来完成,所以他们四天后才进来确认剪辑效果。在我所经手的试映集中,HBO《马场风云》的试映集剪辑则不同于其他试映集,这部是迈克尔•曼执导的,给了我三四天时间完成剪辑。导演随后又花了四天时间制作了导演剪辑版。不过,很多时候这些导演同时也是制片人,所以他们倾向于和制片人一起协作,跟进整个进度。因此我进行剪辑工作的时候,导演也在场。
高分美剧,如何剪出来?
谈谈你剪辑的实际过程吧。你是怎样观看样片的呢?观看的时候寻找些什么?如何进行剪辑?

KD:我是在剪辑室里观看样片,使用多镜头模式(四路-分割)。拍摄时通常是只有两台摄影机:A 和B,但是有时候会多达三到四台。而通过多镜头模式,能在一个小方格里同时播放几个素材内容。现如今拍摄的场景很多,布景也很多,取景等诸如此类时也经常复位,通过单台摄影机镜头模式观看样片会难以进行剪辑,你可能利用四五个小时创造出许多价值,但是这期间我只能盯着样片中的一个场景。

所以,我在剪辑《无耻之徒》的时候我开始采用多镜头观看的模式。这个剧组拍摄了非常多素材,每个单独布景都有很多条镜头,每个单独的布景镜头都是不同的。他们喜欢移动摄影机,使用多台摄影机通过镜头变焦、移动镜头拍摄同一条素材。我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消化那么多素材,所以我开始使用四路-分割模式观看,并且我能这么说,“我眼观四方,当开始着手剪辑的时候,我并没必要记住摄像师何时移动镜头,但是只要记住每条镜头就可以了。我说的有道理吗?”

完全有道理。当然,由于你要分辨表现的差异,所以你采用多镜头观看的模式,对吧?

KD:显然是在寻找多镜头间表现的差异。当我开始这项工作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观看样片也是有技巧的,我确信每个剪辑师观看分析样片的方式都是不同的,但是我发现我在这方面已经进化了,我很自信这是我所探索和追求的。

我经常要求助理尝试每天剪辑一个场景,但是他们有时候会拖延到星期六再一次性剪五个场景,我向他们解释说:我这么要求的目的是希望能培养他们每天观看样片的习惯。这不仅仅是锻炼剪辑技巧:同时也是锻炼吸收能力,以及开始了解个人寻找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寻找,以及你将如何处理场景?

两台摄影机拍摄的四个小时长度的镜头,需要两个小时观看完;而我今天需要处理三个以上的场景。所以如果你看到我正在观看吸收素材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我是边看素材边记住这是推拉镜头,那是什么方式拍摄的镜头等等,思考如何将这些素材剪辑成一个场景。剪辑进入更深层次时,我发现有些镜头更有趣,有些镜头可能揭示了什么,我就开始仔细关注角色表演,注意表演里的暗示,而到这时,我就会大概明白这场景意图表达什么,是哪个角色的主场,场景里的主体和客体分别是什么,我能注意到同一场景的细微差别。

比如《绝命毒师》或者《风骚律师》的导演都喜欢拍摄很多广角镜头,他们很喜欢宏大的广角镜头,从高空50英尺甚至更高处拍摄,而我只能从镜头里看到如蚁般的人群在蠕动。我真的不需要仔细看这个广角镜头下拍摄的全景,因为我可能只会用这个场景一次而已。我也不会仔细听同步对白,因为反正也听不清楚。我关注的是位置,比如太阳在什么位置或者类似的。所以当样片里有类似的广角镜头并且有两个以上时,我觉得我就可以很快浏览过去,没必要花太多时间。
高分美剧,如何剪出来?
今年《风骚律师》第一集有个场景是在酒吧里,吉米和基姆聊天的时候一直被一个讲电话的家伙干扰。这场景的样片长达九个小时,实际上如果把他们在包间谈话的部分也算进去的话,就长达12个小时了,后半部分有三个小时,前半部分是9个小时。我当时就懵了,“这什么鬼?!”我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处理这九个小时。一开始看样片的时候我就看场景安排,场景里是两个人在亲密地聊天:基姆在质问吉米,吉米则表达他对未来的感受。而在吧台的另一边,有个家伙的聊天内容听起来很有趣,但是和他们的聊天内容毫无关系,所以只能将这家伙的画面做些处理,从他人的视角看这家伙,整个画面拆成零碎的几个片段。

你是使用剪辑软件对这些内容和镜头运动做标记的吗?或者你都记在脑袋里,或是在纸上做笔记?

KD:我比较懒,全凭记忆力,我是不怎么做笔记的。有些场景涵盖着很深的意味和潜台词。碰到这种场景的时候,我不会立马进行剪辑。为了观看分析这种场景我可能会坐上一天左右。你知道当你碰到这些片段的时候,你会想通过剪辑把他们进行整合,使这个场景看起来意味深长,使每一丝情感都在镜头里蔓延。

谈谈和制片人合作开发剧中人物关系的例子。

KD:我现在会和导演、制片人和编剧在剪辑室讨论,关于人物的性格特点和人物的目的。有时候听到一些剪辑师、制片人或者导演表示不知道人物为什么有如此行为的时候,我感到很失望。

人物的行为肯定都是有目的的。给电视剧剪辑的时候,肯定也要了解人物和剧情走向,如果不知道剧情走向,就没办法做出明智的决定。当我们在会议室里讨论的时候,谈话内容听起来有点像是编剧和制片人间的插科打诨。但是作为一名剪辑师,我会试图站在编剧和制片人的角度希望能指引做出正确的判断:“比如这个角色不那么富有同情心;或者这个角色在这个场景应该表达出高兴的情绪。”然后我想,“目前这个场景并没有能够表达他开心的镜头,那么我就会在其他场景里做弥补。”

角色在不同镜头里的性情是不一样的。演员每次的表现也是不尽相同,你选择使用哪条镜头同时也是在操纵角色的表演,通过剪辑塑造角色。

KD:了解手头的素材、了解剧本、了解角色、了解整个场景想表达什么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而不仅仅是简单的把几个画面拼凑起来,看起来很酷就完事了。

《乐在其中》我最喜欢的一个场景是20多岁的女主Jules(劳伦•艾波罗丝饰)在上一堂表演课。我们作为观众置身场景中,浑然忘我。我们看到Jules感觉很不舒服,听到有个声音大声发出命令。Jules貌似正在表演淋浴场景,她的老师在全班面前要求她清洗身体的隐私处。他持续地发出命令,女主尴尬万分无所适从,于是他意识到女主还不够开放大胆且较脆弱只能成为一个小演员。

我之所以喜欢这个场景是因为我个人认为在这一整集中只有这一场我们作为观众确实和女主一样在经历这痛苦的一刻。当这场景一开始,我们无从选择,只能跟着女主听着这令人尴尬的命令,畏缩着感受她的脆弱。这一刻,我们不能回避,且无处可逃。

观看样片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个表演课老师(在有他的镜头里他都表演极佳!!)有选择地在一些镜头中表现出他的刻薄和尖锐,并非所有镜头都是这样。并且我也意识到这很容易让我掉入将他剪辑得更为刻薄的陷阱中,从而让人更同情女主。但故事并非如此。那个表演场景是关于让Jules了解她自己,使她意识到表演并不适合她,而老师的所有评价也都是正确的,无论多么刺耳苛刻。因此我刻意另外选取了该角色不那么刻薄的镜头,从而使他的个性更为丰满。这个场景里蕴含着很多潜台词,这是我所经手过的,研究上一天,几天后再着手剪辑的场景之一。

在这场“反派”的对白中你使用了很多面部特写镜头吧?

KD:没错。女主表演得很棒,我就采用了面部特写镜头。但是当镜头在她身上时,我同时接进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柔和的,使老师的评价听起来比较中肯。

你通过弱化他的整个角色的方式使观众对角色有个正确判断?

KD:确实如此。我选取了几个他不那么刻薄的镜头接在她的画面中,使这个场景呈现出女主在了解自己的过程,而不是这个表演老师是一个混蛋。

所以你剪辑的时候需根据场景目的来,而这场是让女主了解自身?

KD:是的,不过有趣的是在样片里并不是很明显,剧本里也没有特别说明。看第一眼时,这场景让我非常不舒服,但是我意识到这场景其实蕴含了很多潜台词。我就觉得该好好研究一番。

观看样片后,你是怎么处理场景的呢?立马投入剪辑吗?

KD:我经常会寻找第二种方式处理同一个场景,因为这能让你对素材保持新鲜感。但当导演进来让你扔掉这个素材,而直接使用他们专门设计的素材时,你可能就不会使用它了。但是我发现如果你持续寻找其他方式保持素材新鲜时,很多时候导演会说“我并不想这么做,不过确实有趣。”我发现我所敬仰的剪辑师会采用有趣和不寻常的方式使用那些看起来常规的镜头。我尝试在自己和他人的作品中发现这些亮点。当审阅助理的作品时,我会寻找是否有让我眼睛一亮之处,是否有出乎我预料之处。

你当然可以保持剪辑手法一成不变,像路人一样平淡无奇。当着手处理我喜欢的事情时,我会觉得“天啊!这太可怕了,这个地方处理得不好,我要做些调整。”所以我经常会尝试其他方式处理同一个场景,培养观察其中的差异。当我观看到样片的二分之一的时候,大概就会形成该如何处理场景的想法,像是“这个镜头怎么处理能烘托这个故事?这个说明了什么?这个宽镜头要表达什么?”剪辑不仅仅是把几个画面简单地拼凑在一起,剪辑是要把整个故事凝聚在一起。

开始投入剪辑的时候,如果发现类似之前我们谈及的餐厅的场景,对我来说要处理的一个大问题是“我要如何在吉米和基姆谈话的时候,将画面切到坐在吧的另一头的那个滔滔不绝的家伙?”这家伙是场景里最大的目标物之一。自如切换这两个画面非常考验我的剪辑技术。
高分美剧,如何剪出来?
你是怎么从助理升为剪辑师的呢?

KD:我为《绝命毒师》做的试映集剪辑,当这部剧被选中之前,我就被提升为剪辑师。之后就为被选中的节目进行剪辑。现在提升助理的速度简直太疯狂了,很多时候我能很清楚地分辨新手和老手之间的差异,通常是从他们处理一部真实的故事的方式来判断,不只是看他们整合的画面,而是看他们直观地讲述故事的方式,是具有深度的,还是华而不实的。

做《绝命毒师》我那时已经时刻准备着提升为剪辑师了。这一刻我已经等太久了!!尽管,我承认我花了好些年时间追逐我的“文艺故事片助理”梦想——当然,基本没有实现,所以我进了电视剧行业。但是提升也是需要正确时机的。这需要你的领导愿意让你参与剪辑工作,不会觉得你会威胁到他的地位,会鼓励你,告诉制片人剪辑作品中也有你的一部分功劳。同时,你也得有时间做剪辑工作,如果你持续不断地有脚本同步(啊!!)、视觉特效、特技效果、音乐、媒体管理、文书,导出等工作,那么即使是在下班时间或周末都很难有空做剪辑。

此外,还得有渠道,像是有其他剪辑师要离开剧组,或者你的领导要离开剧组了,或者在片尾剪辑工作人员名单中也加入你的名字。要从助理升级成剪辑师,做试映集是不错的选择,如果电视剧被选上了,他们就需要招聘员工,通常试映集的助理是很有机会的。

当我还在《三十而立》剧组做公共助理的时候我就开始做剪接场景的工作了,但是如果只是这里剪剪那里剪剪的话对训练度是不够的。我很幸运碰到的剪辑师都相当优秀,他们中大多数人都会给予支持和相信你(非常重要!!),所以我一直都找那些经验丰富且受欢迎的剪辑师(因为他们能获得好的工作机会!),进到让你有机会获得升职机会的剧组。

2005年我的剪辑师朋友胡安•加尔萨(Juan Garza)招我到他手下做NBC网的迷你剧《启示录》,这项目我记得至少有5个剪辑师,三四个助理。我是在那儿认识的琳妮•威林厄姆(Lynne Willingham),她可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她为《X档案》(The X-Files)做了五季的剪辑,她的丈夫克里斯•威林厄姆(Chris Willingham)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也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当时正在为我最喜欢的电视剧《24小时》做剪辑。最后琳妮在为下一部电视剧《寻人密探组》工作的时候提供了个工作给我,我很愉快地接受了,因为我很喜欢和她一起做事。我也得以做很多剪辑方面的工作,所有当过她助理的人也都成为了剪辑师。

这部剧后,我们紧接着做《寻人密探组》第四季和第五季部分内容。一开始我每天剪辑一个场景,然后是每天两个场景,到了第五季的时候我问她我是否可以开始剪辑半部剧,我需要建立个人风格、学习如何安排幕次的节奏和学习如何做场景之间的衔接。2007年2月吉利根致电琳妮邀请她做绝命毒师试映集,所以我也跟着过去了。

我的计划是试映集的时候我能有很多剪辑工作,所以如果剧被选上了我也可以要求成为剪辑师。但是当时有很多声音方面的问题和许多声音特效工作需要做,所以我只能剪两个场景。其中一个场景是Meth Montage,事实证明做这一个场景就足够了。我还和导演吉利根、制片人卡伦•穆尔(Karen Moore)花了很多时间制作导演和制片人剪辑版,因此他们知道我的工作能力,我申请了剪辑师的工作,他们同意了,剩下的就是希望这部剧能被选上,不过我一点也不着急,毕竟这部剧很不错。AMC公司为该剧投入了很多资金,他们的另一部剧是《广告狂人》(Mad Man)仍然在制作中,还没发布,而且也没有其他电视剧参与竞争。我剪的第一集是“And the Bag’s In The River”,沃尔特在杰西的地下室杀了Krazy8,非常复杂难以剪接的一集,但也学到了很多。

我们在多探讨下这个问题,你觉得你在讲故事方面做得如何呢?举例说说你在这方面所展现的能力吧。

KD:我在《绝命毒师》剧组工作时,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能近距离观看剪辑师Jessie和Walt工作,那时所学习到的知识一直运用到现在。我最喜欢的镜头之一是侧面镜头,因为大多数时候侧面镜头并非是任何人的主观视角。侧面镜头意即你就站在某人的旁边,很亲密的位置上。作为一名剪辑师,你使用这个镜头即是把观众放置于一个无人所在的角度,就好像是在分享一个秘密或者好像是和演员在分享亲密的空间。另一个窍门是:《绝命毒师》剧组很鼓励我们进行创意性剪辑,我们也开始任意发挥自己的创意。

在《绝命毒师》剧组时,我曾经有意剪辑出一开始不同步,再慢慢发展成同步的效果。《风骚律师》第二季我也采取了同样的剪辑手法。这是一场基姆打电话招揽生意的场景,而每个客户都回答“不 不 不”。针对这场戏,剧本上很常规地按顺序写着她打电话、和客户沟通、再删掉便利贴上的名字。而我直接把这些通话糅合在一起,各种通话声夹杂。导演很欣赏这个片段,但是我想当编剧看到的时候大概会觉得不满意。编剧会这么写自然会有他们自己的想法,而我也尊重并完全理解,因为我也是个编剧。
高分美剧,如何剪出来?
我从做过的采访中听说,一旦你开始尝试剪辑的时候,如果是他们希望你按照他们的想法而不是按照你的想法剪辑的话,你就会像是成了一条咸鱼了。

KD:是这样。我时常得提醒我自己,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只需要跟着自己的直觉走。这个行当真的很多业务都是基于信任。你必须相信导演和制片人,你必须相信演员,你不会想对他们指手画脚告诉他们该怎么做。看过他们之前的表现和成绩,你会说“我喜欢你之前的作品,我希望你们在我的作品里好好发挥。”他们也对我之前剪辑的作品,比如《绝命毒师》、《无耻之徒》、《马场风云》或者《行尸走肉》等等表示很喜欢,所以他们也不会想指导我该如何剪辑。希望他们能够说“我找到了这个岗位的最佳人选”,于是我来了,而他们也对我的作品表示满意。这样难道不是很好嘛?

如果他们对剪辑结果不满意,还有我这个得力助手在,可以通力合作解决任何问题。一旦你意识到这点,就可以跟着直觉走了。我刚结束和大导演迈克•内威尔(Mike Newell)的合作,我按一贯的方式剪辑,他几乎没对剪辑做任何改动,我俩四天里基本上只是随机播放场景,这太不可思议了,因为这都是些棘手的场景,其中一个场景的样片时长有7个小时,我花了三天时间剪辑。我最不希望的事情是我辛苦的成果被推翻重做,你懂的。我们愉快地结束了合作。这次作为亚马逊网试映集剪辑师和内威尔一起共事是我经历过的最愉快的合作之一。

对即将成为剪辑师的后辈有什么忠告吗?

KD:计划剪辑场景时,剪辑师应该深入了解角色的行为目的。总有那么一小部分素材是不得已要删剪的(演员、摄影机不配合),或者只是你感觉需要这样做。开始着手剪辑前先观看、研究分析样片,主要是为了了解角色、动机,以及每个场景的含义。在研究完场景之后,需要能够回答以上这些问题,否则剪辑的时候自己也只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以。可能你的剪辑思路和编剧、制片人和导演会有所不同,或者他们之间也可能意见相左。

很多时候我发现他们写出来是同一件事,但是开拍之后,内容可能比原来丰富许多,或者完全不一样了,这时候你必须抛开先入为主的观念,在新的语境下重新审视这个素材。大多时候,导演、编剧和制片人都会很不愿意看到这种结果,希望能按照最初的意图进行剪辑。但是我觉得我有责任从素材中发现多种可能性,在这过程中我的处理手法也培养得更全面。另外,时常分析故事场景和角色的动机。总而言之,作为剪辑师,需谨慎选择剪辑方式,剪辑毕竟是为角色、为故事服务的,有时你可以将场景剪得很酷炫,但是大多数时候是为了讲述一个故事。
高分美剧,如何剪出来?
你们选用什么临时音乐呢?剪辑素材时同时编辑音乐吗?你是怎么处理歌曲和配乐的?

KD:制作《绝命毒师》和《风骚律师》剪辑时我们并没有同时处理歌曲,除非我们正在做蒙太奇之类的。导演文斯•吉利根开始执导《X档案》时就发现如果一个场景不加音乐不行,那么加了音乐也不行,他也发现从其他电影中选取音乐作为临时音乐也是纯属浪费时间,我们直到锁定剪辑后,才去处理音乐部分。这个时候,作曲家和制片人探讨了剧情后着手写原创音乐。这两部剧的配乐比我见过的大部分电视剧都少。

而其他我制作过的电视剧,尤其是试映集,则是另一番景象了。几乎每个场景都要加上音乐。我个人并不喜欢一部剧里有太多的配乐,特别是非常戏剧化的片段,感觉加上音乐后场景都被音乐带着走了,失去了本来的分量。一个场景如果没有配乐会显得更真实。但是,在任何项目上,你都必须适应制片人的审美。

另外,我比较质疑的是音乐的合理性,尤其是前景音乐作为配乐的合理性,这种质疑主要是来自吉利根—BB学派。我们试图在场景里添加音乐的时候都非常审慎,包括音乐的来源、如何开启和关闭、播放的音乐是什么、播放周期是否正确等等。

剪接和衔接的时候声音设计有多重要?

KD:声音设计超级重要!我不确定你说的这个部分。我很幸运过去几年身边有个得力助手,克里斯•麦凯莱布。他现在(不幸,因为我)自己在单干,我很为他骄傲。我在制作《马场风云》试映集时遇见他的,最后招聘他一起制作《绝命毒师》最终8集。我们四次得奖,两次获艾美奖提名。他是个非常出色的声音设计师。当我还是助理的时候,我这方面也很出色。作为剪辑师,很重要的一点是要会沟通场景的声音需求,让助理自行发挥创造力,助理则必须敢想敢做。并且你只有一次真正的机会说明你想让场景达到的效果,所以你必须抓住每次机会。

什么影响你的微观节奏感呢(镜头到镜头/ 按场景节奏)?

KD:听起来可能比较奇怪,但是,是……我的心。我是一个凭感觉走的剪辑师。我并不是按照两帧画面或八帧画面的方式剪辑的…我是按照“这里需要一点修整”…“不,要修整多一点”这样来凭感觉剪辑的。我一直很好奇那些剪辑时按照帧数来思考或判断的人。在BB剧组时,吉利根曾跟我说明过他的步骤,他是按照每秒几个片段来思考的,每秒24帧画面,半秒12帧,三分之一秒8帧等等。而我只是按感觉办事,我剪辑的时候喜欢长镜头,让画面一直走直到我觉得足够长,后期处理的时候再适当剪辑。但是我也喜欢强调突然的移动或说话时的突然停顿,使得场景更流畅、自然和有推进力。

你做剪辑有规矩吗?什么时候剪辑呢?

KD:所以现在我是在泄露我的小窍门咯!其实并没有什么规矩,除了避免太枯燥无趣,让人一眼就看穿剧情。如果演员某些行为演绎得较突出,则可利用起来。我喜欢使用宽镜头,喜欢在你们意料不到之处使用。我在BB和BCS里使用超级宽镜头的理念无非是为了表达两个含义,孤独或者力量。无限辽阔的背景下,一个人独自站着——孤独或力量。
我不担心做得太出格了,但是我相信剪辑师应该知道什么时候做,为什么这么做。换句话说,我并不是毫不在乎我剪得太过分,只是认为这技巧很实用,有助于讲述故事。显然,精湛的技术并非一日之功,但是,通过厚积薄发,有时只需一招就能够打破观众的平静,对故事提起兴趣。你需要将素材制作得惊心动魄,引人入胜些。

对白…人物反应…更多对白…更多人物反应…这种剪辑方式(简直是让人昏昏欲睡!!)

我喜欢制作有推进力的剪辑,使场景更富活力。这也是我评估助理剪辑工作的基准。

从一整集或一整部电影的宏观节奏和结构上看,什么争议点会导致场景或部分场景被删减或调整呢?

KD:与其说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不如说所有一切都是为故事这个核心服务的。当一部剧寿命将尽时,你必须考虑造成这后果的原因;是否观众已预见接下来的剧情?剧情是不是太平淡了?是不是内容过于混乱?

你能举例说说你是个会讲故事的剪辑师的事例吗?

KD:当然是使用蒙太奇了。短时间内就能展示很多画面。比起常规剪辑,使用蒙太奇做出创意的机率会比较大。但是,作为剪辑师,你是第一个将电影制作成型的人。你发现电影里的亮点并展示他们,拼接各种镜头、决定每个场景的开幕和闭幕,决定带给观众怎样的观影体验,满意的、恐惧的、不和谐的、感情强烈的等等,将演员的演绎完美剪辑成一部佳作。 你能近距离或远距离地分析人物,研究人物的内心想法,运用各种动作场景演绎内心的情绪,形成多元化的电影风格。

我们从文化或剪辑角度探讨下连续剧见的不同点吧——《传教士》、《风骚律师》、《奔腾年代》和《绝命毒师》

KD:《传教士》是根据漫画书改编的。虽然我之前听说第一季是要拍摄漫画前传,但是我只经手了试映集的剪辑,所以我并没有参加后续的会议。但是在试映集里,由于时间有限,剧情发展得相当迅速。实际上剧本中角色众多,环境丰富多彩,希望能更多地搬到荧屏上。试映集本应该是一个小时之长,所以故事讲述时间仅占43至48分钟左右。我相信试映集长度超过60分钟,导演剪辑版80多分钟。不过,在罗根、戈登伯格和卡特林导演看来我剪的试映集版本显然还是节奏太快了。

BB和BCS则显得节奏慢多了。吉利根导演喜欢观看、感受和沉浸其中,他偏爱宽镜头,不喜欢镜头太短小——除非只是瞬间动作的画面。他喜欢的镜头表现形式电视上一般看不到,特别是电视网。他喜欢宽松的、覆盖面广的镜头,你看不到太多紧凑的特写镜头。

我只在《奔腾年代》剧组制作了第一季,感觉他们当时正在尝试找出本剧的风格。很多导演进组后就各种风格一股脑地乱用。直到第二季时才在叙事上有了较大的转变,开始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导演、剪辑和他们的故事风格才开始搭调。
高分美剧,如何剪出来?
同一部剧与不同的导演合作——显然是流水的导演,铁打的剧情主管啊

KD:BB和BCS则更像“家族式”剧组,BB续季的时候我们大多采用相同的导演。BCS剧组里有几个新面孔,不过我并没有和他们共事过。所有的导演都很高兴能和文斯、彼得 古尔德(Peter Gould)合作。在剧组里基本上不会出现导演自行其是这种事情。每个人都想加入剧组,所以大家基本都循规蹈矩地做事。据我所知,他们召开的会议经常持续6个小时或更久(我从来没去过任何一个!),比所有其他剧组开会时间都长。吉利根和古尔德在保证讲好故事和准确传达意图基础上,还对导演方面的创意非常感兴趣。所以我几乎和这些导演保持了较久的“战友情谊”。我们一起共事过好几次,很幸运的是其中大多数人很尊重我提交的作品,欣赏我对并列场景结构的构思等,即使这有别于他们的想法。虽然他们并不总是使用它,但是看来他们很认可这种思维过程。

当需要和新导演在不同的电视剧或试映集合作时,都会使我忧虑。但是,这也是一种“健康的激励”(忧虑/激励——奇怪的矛盾语?)。我的意思是…因为我经常会担心“这样剪辑是他们所期望的吗”、“他们喜欢一直使用特写镜头吗”、“他们可能喜欢这个角色待在这个实景里的构图尽管另一个背景在我看来更好?”这些想法像幻灯片一样不断地在脑海里回响,导致你效率降低,直到你重拾感觉舒服的最佳状态,让直觉继续引导你做事。事实上,如果他们不喜欢你的剪辑,他们会告诉你。当然,如果你错得离谱,他们可能会直接开了你。不过,如果你一直让那些杂音影响你,你的最终作品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我的审美超越了传统,并且我以此为傲。我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这是很主观的看法。反正太在乎导演和制片人的看法也无济于事,不如从从容容做事——讲好故事。将自己对剧本的理解从角色的演绎中表达出来。

我发现大多数时候,导演希望你按照你的想法做事。如果他们有不同或更好的建议,他们会告诉你并让你重做。好的导演会问你的看法,聆听你的意见,表示支持或反对。他们都是合作伙伴,值得你一直和他们“并肩作战”。

非线性编辑(NLE)偏好——关于你喜欢和不喜欢Avid软件之处和其他选择的想法——我知道你使用过Lightworks辅助剪辑。

KD:除了AVID我几乎不使用其他软件。过去,我开始剪辑的时候确实使用过Lightworks,也花了一年做技术支持,这是个相当好的软件,只是不能赶上研发的进度。而且似乎AVID的优点是可以在Mac平台使用,Lightworks是在DOS系统上使用而不能在微软Windows使用(如果我没说错的话)。我也不清楚……最终,AVID成为了领跑者,而我也不得不学习如何使用AVID,不过,电脑方面我一直在都很在行。但通过使用Lightworks我学了很多,比如如何检查电脑主机盖下面的情况,如何组装电脑等。我仍然是个Windows用户,主要是在苹果电脑上学习使用的这款软件,我当然也研究过苹果电脑硬件。

我从来不使用FCP,因为从来没必要用到。而且我工作量也大,所以也没空学习其他软件。剪辑工作都大同小异,删剪、移动、修剪等等基本都是凭直觉学习操作。助理的工作相对而言反而较繁琐,组织、搜索、导入和导出,管理等等大多是较系统化的。

我同时还听说FCP在修剪功能方面比AVID弱,这功能我挺常用的,所以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几年前FCP还是有一定的使用人群的,但是我猜出了个新版本大家都不喜欢,所以才被淘汰了。再次声明,这只是我听说的一些谣传而已;但是当你听说某部有名的故事片的大剪辑师打广告声称剪辑全程使用的是某软件(不是Avid),大家都知道这个剪辑师是拿了代言费办事的,此时该软件背后的团队也已经准备好应对解决客户投诉软件出现的各种问题了。Avid我一直都用得很顺手,估计很多功能还有待挖掘。

然而有件事我很无语。几年前某次更新出现了个问题,按下停止键的那刻画面并没有停止在当前页面。现在,你按停止或暂停键,系统会继续播放3帧画面后才暂停,以前都是立马暂停的,这简直让人抓狂。
本文为作者 项目案例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84062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