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特么壮观!这个场面是我今年看过最震撼的视效之一

今天抽空去看了很多电影,看《深海浩劫》其实有点不小心,可是我真的被震住了,这才是合格灾难片的样子啊!
故事干净利索,声效、摄影、特效好的没话说,特别是后半段跳海的长镜头真心好看!

《深海浩劫》改编自真实事件,讲述一队石油工人在面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人为灾难时,以无上的勇气和坚定的意志,与灾难搏斗奋力自救的12小时的故事(真特么主旋律)。
真特么壮观!这个场面是我今年看过最震撼的视效之一
离岸40英里以外,广阔的墨西哥湾洋面上矗立着世界顶尖的海上钻井平台——“深水地平线”。平台副经理麦克·威廉姆斯(马克·沃尔伯格饰演)带领自己的团队即将完成一次破纪录深度的钻井作业。不料突发井压不稳和压冲导致紧急安全系统失灵,随即引发连环爆炸,深海原油冲破井盖喷涌出来,形成数十米高的油柱,冲天大火随之而来。数百万吨原 油倾泻而出,整个钻井平台及附近的海平面都被遮天浓烟和熊熊大火包围,变成人间炼狱,126名钻井工人被困其中。因火势太大,海上救援队伍无法靠近。麦克带领几名勇敢的同伴,展开自救行动。他们搜救伤者、安排撤离,坚守到最后一刻。钻井平台即将沉没,麦克和他的同伴必须在水深火热之中逃出生天。

今天其实想重点说说这片的特效,恩,没错这片是工业光魔做的,所以这片文章是这片的视效总监Craig Hammack采访,老人家之前做过《明日世界》《超级战舰》,其实更主要的是他说的很实在,并且深入浅出,让人看得懂,还能了解到做法。真的是完完整整的再现了工业光魔如何做特效的流程,也讲了后面跳海的长镜头是如何拍的。废话不多说了,赶紧看吧!

文章地址:artofvfx.com   翻译:Pan Xianwen

关于视觉特效,导演是什么态度,有什么期待?

彼得要的是真实感,过去的经验告诉他,这部电影真实感很重要。他把镜头推到尽可能的远,布景要多大有多大、要多逼真有多逼真,视觉特效要在确保所有人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的庞大复杂,最后,用真人演员表现局面有多危险,所以后期有许多工作要做。

他对视觉特效的期待就是将观众卷进电影情境的混乱中,感同身受地去体会角色是如何抗争、以及如何试图阻止灾难、等到灾难最终发生时,又是如何拯救所有人性命的。他一直跟我说,他知道工业光魔能做得多漂亮,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从曝光到画幅、到人镜头效果,他想要一种“脏脏的”感觉,他希望观众能够感受到热度、气味和烟雾。

与导演彼得•博格合作下来是什么感觉?

精疲力竭。导演是个非常热情的家伙,他想讲好一个紧张到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故事。并且导演希望他的身边都是他可以信任、了解他需要的人,我是一张新面孔,而我坐这个位置(视效总监),需要我们一见面就得信任我。视觉特效是很滑稽,你要花很长时间承诺你能做到多棒,并且要求别人给予你耐心和信心。像这样一部电影,这样的要求不是小事,但是导演在这方面有经验,他了解工业光魔的做事风格。

你在工业光魔是如何组织工作的?

工业光魔是一家全球化公司,我们尽量利用这一优势,将工作派发下去,保持高效率。先是由我们的旧金山工作室打头阵,然后大量极为复杂的工作被交到温哥华和伦敦团队手中。

拍摄与后期制作期间,通常一天是怎么安排的?

或许能想象,本片的拍摄分为两部分:白天的走路和对话镜头,还有夜里的灾难镜头。我们拍了大量的夜间镜头。
我来介绍一下片场夜里的工作情况,我会在天黑前一个小时左右抵达片场,随便吃点东西,跟片场视效组另外两名成员碰头。然后,我要确认晚上会用到的设备全部到位,再然后,我要爬很长一段楼梯到18米高的平台上,等爬到平台上,我会绕着钻井走一圈,跟各部门对一下晚上的分镜头表,确保没有任何棘手的问题。然后,我们会开一个安全会议,就开始工作了。

导演拍得快,大量手持摄影机的使用,意味着我们不必花时间等特效装置搭建和安全检查,我们同样可以加快速度。当你在一个18米高、又以暴风雨和大风著称的地方,那么像搭建绿屏之类的选择就是极为有限的。我知道导演想把电影拍出一种“脏脏的朴实”,所以说,我最不应该做的事,就是出于方便后期工作的考虑,设置各种规则。我的任务是杜绝任何可能破坏视觉特效的事,然后密切关注在拍摄过程中发挥最大作用的部门,这样我就可以建议做一些微调,以简化操作、降低成本,同时也不妨碍其它部门走质朴路线。有时候,我们会一直拍到凌晨,然后要么收工,要么去另一个片场讨论接下来的工作。

你能详细说明《深海浩劫》的创建过程吗?

搞定钻井是一个大难题。问题是我们能了解到的钻井相关资料少得可怜。艺术指导克里斯•席格斯(Chris Seagers)和他手下的研究助理、美术师团队想尽一切办法、利用手头上的一切资源、拼凑出一个方案。《深海浩劫》本来搭了一座非常相近的姐妹钻井,我们原打算爬上去俯拍几个微距镜头,但是,石油行业的业内人士认为这么做会引起争议,于是我们只能作罢,连航拍镜头也没拍。

有了艺术设计部门的资料以及一个很不错的模型作为基础,工业光魔的团队开始有条不紊地创建、上色。我们不确定会用到钻井的哪一部分,于是,他们把整个钻井都做了出来。作为完整的CG资源,由于分量太重,钻井无法做整体处理,于是我们把钻井分为一段一段,称之为“嵌套资源”,分别由软件进行处理。运用这一技术,我们可以轻松控制任何一个部分的细节层次。

《深海浩劫》有不同程度的破坏场面,所以,我们画了非常细致、破坏程度不一的火烧图和泥浆图。导演他希望钻井任何一处的镜头都经得起细看,由于没有真钻井供拍摄,我们只能依赖CG模型来做接图和虚拟地理拍摄。
真特么壮观!这个场面是我今年看过最震撼的视效之一
这座巨大的平台,哪一部分是创建起来最复杂的,为什么?

我认为转臂起重机是最复杂的。它的特点是非常重,而且出镜最多。有干净的、裹满泥浆的、着火的、熔化的、最后四分五裂的……这些状态都会在电影里出现,而且既有特写镜头,又有远景。基本上全都是带一些布景的平面,要逼真,要看起来不像是电脑生成的,像这种简单的平面结构,往往是最难做到的。

艺术设计部门搭建了一部分实景,你是如何将你的模型融入进去的?

事实上,艺术指导搭建的实景是真实大小的85%。主要分为三个景。一个是钻井平台区域,一个是主甲板,还有一个是救生艇甲板和直升机停机坪(下面有一个巨大的水缸)。

由于工作的性质,我们很少能在一次拍摄中同时使用几个景,于是只能用接图。幸好,我们预判到这种情况,早有准备。我们有工业光魔的激光扫描仪,可以在制作过程中仔细扫描布景。再加上艺术设计部门制作了与布景布局极为一致的模型,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参照对象。艺术设计团队另外一个极有价值的东西是一本册子,上面详细记录了搭建过程中使用的每一种颜料和材料。这些都为我们的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有许多水下镜头。你能说一下它们的创作过程吗?

所有的水下镜头,除了马克跳下钻井以后的,全都是CG镜头。大部分水下镜头是在我们的伦敦工作室完成的,视效总监是莫汉•里奥(Mohen Leo)和约翰•加洛韦(John Galloway)。这些镜头对于电影来说至关重要,其中有一点就是要引入防喷器这个概念(Blow Out Preventer,缩写为BOP),这一装置的作用就是防止爆裂或者防止爆裂的时候失控。

故事情节中,麻烦就是因防喷器而起,因此,用镜头语言解释这一装置、制造视觉上的紧张氛围是极为重要的。只有视觉上可信,才会有紧张的感觉。事实上,海底世界是非常精彩的。幸运的是,我们在再现海底世界时找到了许多有价值的参考。每一个CG镜头都要有许多许多层细小的泡泡、淤泥、漂浮的海藻和模拟水流,才能在影像中形成微妙的形变。判断漫散级数和色彩衰减级数是专门的学问,但通常会为了情节的易懂程度和叙事方式进行创造性的微调。一旦故事中的故障出现,我们就模拟海底一次次微小的压力喷发。地面上也要模拟同样的动静,喷出泥土、淤泥、泡泡和小泡泡。
真特么壮观!这个场面是我今年看过最震撼的视效之一
这部电影中有大量的视觉特效模拟。你是怎么处理这些模拟的?

钻井位于墨西哥湾中央有一个好处,你处理的区域是封闭固定的。我只要把《深海浩劫》的剧照打印到海报那么大,用记号笔标出火源的位置。然后,就可以把图片导入Houdini软件,生成源颗粒,导入Plume、我们的专利图形处理器模拟渲染工具。一旦进入数码世界,钻井就不用再动了,等到我们得到满意的火景效果,就把模拟好的东西放入流程向摄制组开放,凡是镜头中有该部分出现,都可以调用模拟效果。当然,镜头总是需要微调,但这套方法还是很管用的。

你是怎样运用Plume、Fracture之类的内部软件的?

Plume用得非常多。只要是跟火有关的,我们都会使用Plume. 这部电影里,我们把Plume用到了极致。幸好,这套软件稳定迅速,允许我们日以继夜处理大量火景镜头。新版Plume最大的改进是增强散射模型应用(不确定,原文为enhanced scatter model implemented)。Plume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可以持续输出低分辨率模拟效果,让灯光技术指导用于互动灯光。

本片中有没有使用微缩模型?

没有用过实体模型,不过整个布景倒是微缩的,但是也很大。

你是如何处理《深海浩劫》中若干大破坏场面的?

我觉得像这样的电影很容易过头。我们要营造混乱,但是在钻井这样一个环境,混乱中会夹杂着烂泥、火焰、碎片,还有一些事件。大多数时候,镜头切换很快,许多破坏、爆炸镜头会跟故事其它段落交切。一旦意识到只是为了爆炸而爆炸,就不会浪费太多精力去表现爆炸的背景、起因或者爆炸造成的破坏。

电影中有许多特技,你是怎么跟特技组合作的?

特技组太棒了,他们的压力非常大,大多数工作其实是为视觉特效收尾,他们要跟特效组密切合作。有一个需要通力合作的特技就是主人公最后从钻井上跳下来。为了让特技演员和摄像师一起跳进水缸里,他们试验了好几遍,吊了无数威亚。所有的水下镜头和水上镜头都是在水缸里拍的,这些镜头要合成在一起,带给观众身临其境的感觉。幸好,第二摄制组导演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是特技出身,他在策划阶段就非常好沟通,他明白后期制作有多重要。

关于迈克•威廉姆斯(Mike Williams)跳下平台的镜头,你能多说一些吗?

电影中有些一开始觉得好玩刺激、后来花了很长时间才完成的镜头,这个镜头正是其中之一。它被设计为一个长镜头,是迈克持续的经历,先是让人恐高症发作,随后又引发深海恐惧症。一名特技演员吊着威亚跳下来,摄影师同样吊着威亚跟特技演员一起跳下来,他们起跳的直升机停机坪下方21米处,是一个水深1.5米的水缸。由于水太浅,我们只能让演员入水几英尺。下落过程很难拍,因为是晚上,又是在晃动的水面上。为了让观众体会到真正的恐高,必须让他们看清楚有多高有多深。但是,黑夜和水抵消了纵深感,于是我们引入碎片和火,解决这一问题。下落过程中穿过好几层碎片和火,然后,水下镜头是用潜水船在试验池中拍的。试验池深5米,刚好够模拟深水运动。然后,演员出水的镜头是在钻井下方1.5米深的水缸中拍摄的。这是电影中最长的一个长镜头,由于要重建、拼接、合成,这个镜头几乎贯穿了整个后期制作的时间。

为了钻井上的最后一跳,我加了好几个夜班。拍摄方法是个问题。由于是一次过,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几乎没办法抓取,所以我们只能自己来做。为了让它看起来天衣无缝,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我相信工业光魔的人有能力把它做得尽善尽美,但是,我还是因此失眠了。
本文为作者 中国电影美术人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84694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