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它从始至终羞涩又尴尬——《情圣》音乐手记

2017-01-14 14:48
音乐在电影,近年已经开始用到营销了。一部电影如果出了一首洗脑歌,就成功了一半。《情圣》里风格性的插曲《泰国情哥》,有这种味道和感觉。
然而,假使你以为这就是电影作曲和音乐总监干的事儿,那就图样图森破。《情圣》里的几首插曲导演事先已定好。作为作曲,真正的工作要从每场戏的具体配乐开始。
采访到《情圣》的音乐总监王哲,和作曲高晓阳老师。音乐部门在一部商业影片里怎样发挥功能,他们的工作节奏是怎样的,看完这篇访谈你将有一个整体的认识。

要它从始至终羞涩又尴尬——《情圣》音乐手记

影视工业网:音乐会给故事和画面带来情绪,谈一下《情圣》的音乐,你们前期是怎么想的?
高晓阳:《情圣》虽然是喜剧,但它跟一般商业喜剧不太一样。整个片子和主人公有一种特别尴尬的那个劲,肖央的心理变化很频繁。反正我们这回,在主线上面做了好多变化。
比如说影片里实际情感非常纠结,但如果垫比较搞笑的那种音乐,就不行,我们用了好多从音乐上来讲不和谐的东西在里面。你听着就不是那种顺畅、好听的东西。

影视工业网:这种纠结与不和谐会涉及到配乐需要用哪些乐器吗?
高晓阳:会用到一些比较少见的小众乐器,但不是特多,基本上还都是主流的弦乐、钢琴,只是在音色和音符上面做了一些调整。

影视工业网:两位老师在工作上怎么去合作,怎么分工的?
王喆:首先要确定方向,一起来探讨音乐的走向和风格,从无数中选出一种比较合理的东西出来。这是我们一起来做的事情。之后音乐总监把握整体,我来做具体的。他给我意见,我也有我的想法,我们两个一直不停得探讨创作。这就是我们的实际分工。
影视工业网:可以就某一段内容具体说一下吗?
王喆:肖央和克拉拉在水下那段,我们一共有四到五组方案,他的工作来跟导演沟通,我给到新的东西。然后我的理解和他的理解商讨之后,跟导演有一个沟通,就一直在这样的过程中,不停在修改。

影视工业网:《情圣》更多是电影拍完之后,或者已经有了定剪版才去做音乐,还是说一开始要拍,就已经在做这一部分了?
高晓阳:定剪以后。
王喆:因为这次时间比较紧,后期的时间也比较短。我们很紧张得在工作,一直是这样。最困难的是,刚拿到的时候一片空白,相互之间需要大量的交流。确定方案之后,一切就好办了。

影视工业网:可以讲一讲,你们怎么去交流,去定下音乐方向的吗?
王喆:首先导演的意思是:整个片子不要嗨起来!尤其几段梦境的感觉,要有深深的纠结在里面。比如说水下,肖央跟克拉拉接吻的时候,不要太美好,他需要一直有冰冷的东西在内心折磨他。这是一个前提的导向。然后下一步是,我们的音乐需要怎么做,怎么选择音色。

要它从始至终羞涩又尴尬——《情圣》音乐手记

我们想可能不能用太多传统的,比如说弦乐传统的配器方式。这种配器方式,想要表达复杂东西很难。如果时间充足,我可以在配器上,在旋律上,可以在各方面来解决,用传统配器来实现这个想法。可是时间紧急,最好的方式是选择合成器,因为合成器的音色本身带有情感,它有很多东西在里面,配合上一些传统的乐器来实现这个东西。
高晓阳:它比较宽广。
王喆:情绪会比较明确,比较深这种感觉。

影视工业网:已经定剪了故事,大家再去做音乐,这种命题作文的方式对你们来说,会更方便,还是更困难?
王喆:这其实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永远都在做命题作文,作为一个电影音乐的创作者,这个限定对我们来说就是工作的一部分。

影视工业网:那你们做音乐的时候,会考虑这部电影的哪些因素呢?
王喆:首先是整体的,电影想要表达的核心内容。我们不能跟它左着来,比如说肖央这个角色,从始至终贯彻的有一点羞涩、尴尬的感觉。这就导致它有些东西一定不能太好听,不能太顺畅。这个一定要抓住,因为他纠结的是这个电影的精华。我最喜欢的两场戏,姑妈家吃面,还有他跟克拉拉在酒店水床上的尴尬劲。

要它从始至终羞涩又尴尬——《情圣》音乐手记

酒店那场戏彻底没有声音了,就想让他那个尴尬劲一直延续。如果给音乐的话,可能就这么过去了,我们不能让它过去,就一定让他在那干着。所以是无声的设计。

影视工业网:除了电影的主题方向之外,会考虑电影节奏这些东西吗?
高晓阳:当然会,因为整个电影就是靠节奏在说话,我们作曲部门,也是在帮助导演稳住节奏,让节奏更明显。
王喆:我觉得节奏分三种,一个是镜头剪辑的节奏,另外是台词的节奏,另外还有一个是人物内心的节奏。一个电影不可避免的,你得跟着剪辑的节奏来配合音乐的部分。比如说,最后开车上大桥那场戏,从肖央躺在床上睁开眼睛,镜头没什么节奏,基本固定在那。但这个时候,我们安排了低频有节奏的东西在这,我觉得这就是内心的节奏。
节奏这个东西,是需要你来判断的,什么时候跟着镜头,跟着台词走,什么时候不跟它走。《情圣》里大部分地方选择不跟,因为它是这个类型的喜剧片,不能像美国喜剧片那样,镜头卡得那么严。

影视工业网:因为音乐这种东西,他没办法用一个很具体的东西去形容。然后又涉及到很多部门,比如剪辑。那你们怎么去和导演沟通?
高晓阳:《情圣》的导演本身做声音,所以他对音乐的理解比其他导演强一点,沟通起来还好。片子定剪后,我们一起坐在这开了两回会,说《情圣》音乐的整体调性:一定不要美国那种常规性喜剧,跟着镜头走的节奏!一定要表现出主人公肖央心里纠结的感觉!

要它从始至终羞涩又尴尬——《情圣》音乐手记

影视工业网:比如说去表现他的纠结,除了低频,还有没有其他音乐方面的设计?
王喆:各种音色的选择,我们都往这方面靠,包括钢琴音色和吉他,都不是常规的音色,都经过一些调制。
高晓阳:我们选择的钢琴音色,麦克风离钢琴后面那个锤,调琴的那个东西,是最近的。让它细节更明显,显得有点儿冰冷,因为它硬,离钢琴那个锤很近。

影视工业网:这次工作周期大概进行了多久?
高晓阳:一个月。
影视工业网:这种工作周期对你们来说,是正常的周期还是不太正常?
王喆:不太正常。
高晓阳:太不正常了,一般大概都是两到三个月,这个压缩了一半。

影视工业网:回到音乐,命题作文这种方式,对你们来说,整片更好做,还是一场更好做一些?
高晓阳:我觉得各有利弊,命题作文在于它整个电影的统一性,会非常清楚。如果你给我一个画面,每场不同,也可以完成作品,但会显得乱。它没有一个像骨头一样的东西立在那。
王喆:单场好,可能整体就不会更好。
高晓阳:单场你觉得是8分、10分的东西,整个片子拉下来以后,你看这个东西其实是减分的。

影视工业网:做音乐也是需要对电影,对某件东西有一个整体的理解。
王喆:那是一定的。
高晓阳:讲一个完整故事,它有一个骨头般的东西在里面,根据它做出音乐的骨头,就是这么简单。
王喆:这跟写古典音乐一样,一定要有一个动机和核心,一切都从这发展起来。拍电影,写音乐都一样,这叫逻辑性,没有这个的话就不行。

要它从始至终羞涩又尴尬——《情圣》音乐手记

影视工业网:其实更多人理解起来,音乐是更艺术的东西,因为它是那么抽象的事物。
王喆:音乐是这样,当你完全空想的时候,真的没办法交流。你必须要有个东西,哪怕很简单的东西,我们就可以根据它来聊。你给我一堆形容词,没用。
高晓阳:我们俩坐着面对面说一场戏,比如你是导演,然后我告诉你,我要用一个吉他,扫一个C和弦,你完全想象不到那是什么样的。必须我要把它弹出来,你才能判断合不合适。

影视工业网:也就是说沟通需要给导演一些具体的场景化的东西,不是讲感觉。
王喆:他一开始肯定跟我们讲感觉,然后我们实现出来,这是我们第一步工作。有了这个,我们继续再谈就开始有进展了。像我们这样的工作,跟导演第一次谈完之后,都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因为全是形容词。你在脑子里没办法把它规整起来,你只有按照大概意思,弄出一个东西再跟他去交流,慢慢就开始清晰了。往往一个片子快做完的时候,觉得这个片子形成体系了,就可以了。

影视工业网:有很多人,他对音乐的了解没有你们深,如果你认为,这场音乐对电影有提升价值,但是他有可能当时看不出来。这种情况下,你们怎么去沟通?因为有的导演,不一定会很懂音乐。
高晓阳:其实音乐工序也很多。有一张图解说音乐,刚做出来,然后混音,混完音以后master,成品变成MP3,它用女人化妆比喻音乐制作的整个过程。人和人感觉肯定不一样,跟导演沟通也如此,会有他觉得这段音乐和他想象不一样的时候。然后导演会告诉你,觉得在什么情况下,应该怎样具体的感觉再重一点。然后这个再重一点的度,是我们用乐器、用音乐来完成的。

影视工业网:能就你们特别喜欢一场戏的音乐讲解一下吗?
高晓阳:我现在最喜欢最后一场戏,它的张力,一点一点得打开,张到最大突然收。
王喆:就是从他一开始想跳楼,那天晚上那个夜景,他靠在墙上开始。一直到开车到大桥上,最后回到他们单位地库,一长段的过程,这个是有整体设计的。一开始他靠在墙上,包括跳楼下水之前的这一段,实际上跟前面他的洗衣机在办公室转的那块,是一个主题旋律。然后跳到水里以后,进了另外一段,有一些噪音的东西在里面,有一些很细微的东西。
然后等他睁开眼睛,从家出发以后,开始进了弦乐、管乐,一直到他上到大桥上,这段音乐变得特别大。一进地库就弱下来了。
高晓阳:只有一个合成器的声音留到尾巴,一直在他走地库,走到那个玻璃,那个合成器才收。那段当时我们也挺纠结,费了老劲了。

要它从始至终羞涩又尴尬——《情圣》音乐手记

影视工业网:那场戏你说费了劲,大概用了多长时间?
高晓阳:让它一点一点打开,就像咱们看镜头里面那个花一点一点打开那个度,太难拿捏了。
王喆:从哪个镜头开始进下一个乐器,厚到什么程度,再往后发展,最大到什么程度,你中间要选什么音色。还有我刚才说的内在节奏,也是那场戏,从一上来,一睁开眼,就一直有一个在底下沉着的节奏。

影视工业网:之前张镒麟说,当时他做《一步之遥》配乐时,即使演奏同一段旋律,可能导演会觉得不行,某个乐队找不到他要的感觉。你们会碰到这种情况吗。
高晓阳:有遇到过。他们去长隆动物园那场戏,里面用了一个萨克斯和一个小号,当时那个小号乐手老师,怎么也吹不出rigi(音)的感觉出来,它的音出来都是直的,一看就是吹古典的那种军乐团,出来的小号就不会拐弯。所以只能想别的办法,把它弱化。其实那块,应该是小号solo。现在等于加了欧根的键盘,两个一起出来还好一点,能遮一下那么直的音色。
王喆:这样事情遇到很多。有的时候找大乐队,找弦乐队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只要涉及到人,涉及到乐手,一定会有遗憾。

影视工业网:刚刚大家都介绍,做后期的话,都要熬夜,可能导演一直盯着你成宿成宿的干。这次两位的工作状态也是这样的。
高晓阳:我们基本上三班倒。他是上午起床就开始干,一直干到晚上七八点钟,然后我是中午起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四五点钟,基本上是这样。

影视工业网:两位老师除了做电影音乐之外,自己还做乐队方面的创作吗?
王喆:我很少。没有时间做自己的东西,一直在工作。
高晓阳:我一直没断乐队,现在也玩着呢。
本文为作者 王同才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86126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