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科幻文艺大片《银翼杀手2049》时,导演在想些什么?

2017-10-29 23:14 2118
要为受人喜爱、富有启发性的经典科幻片拍令人满意的续集是一项难以完成的任务,但如果有人能够完成这个任务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丹尼斯·维伦纽瓦。迄今为止,他交出了《降临》、《边境杀手》、《Enemy》和《焦土之城》等出色的作品,他能够打造出身临其境且有形的氛围,是《银翼杀手2049》这样的项目所需求的导演。

拍摄雷德利·斯科特《银翼杀手》(1982)续集,维伦纽瓦此次再度和拍摄了《边境杀手》和《囚徒》的电影摄影师罗杰·迪金斯合作。就如斯科特所说的,他俩打造的洛杉矶2049“延展了第一部所营造的氛围张力”。在这个采访中,维伦纽瓦谈到了他和斯科特以及迪金斯的合作,为什么他想要拍摄《银翼杀手》的续集,如何抓住原作的精神等等。

打造科幻文艺大片《银翼杀手2049》时,导演在想些什么?

是什么给了你信心,拍这部
深受欢迎的科幻片续集?

三样东西。首先,我获得了雷德利·斯科特的祝福,这是我询问的第一件事,我希望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听到他说,“是的,你能做。”第二件是,我觉得剧本的点子不错,并非说剧本很完美,只是我了解了为什么雷德利觉得它有潜力能拍成一部不错的电影。第三是,过去也曾有许多科幻大片找上门来,但我觉得拍这些大片挺危险的,因为要承担很大的压力。我说,如果有天要拍科幻片的话,我希望是真正值得的,且对我来说有意义的。

《银翼杀手》是我最喜欢的影片之一。我对自己说,“他们会做的。无论我们怎么想,工作室会前进,将它拍出来。”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成功,但我知道我会投入我所有的热忱和技能,努力工作,我不希望它落入那些不在乎的人之手。我想,至少我会全心全意投入,确保它尊重前作的精神。我害怕看到《银翼杀手》的续集,但至少如果是我拍的话,我能掌控。至少,那之后我能怪的只有我自己。

打造科幻文艺大片《银翼杀手2049》时,导演在想些什么?

对该片而言,选角似乎很关键。


制作过程最重要的就是选角了,你需要出色的演员。我和雷德利·斯科特是两个不同的导演,但我们有一点相同,那就是致力于选择出色的演员;这个不能妥协。有一点我敢保证的是,该片中演员的表现都很出色。我有机会在世界各地进行一次大规模的选拔,从中选出最好的年轻演员。

我喜欢剧本的一点是,其中有许多出色的女性角色。女性在第二部中非常重要,和第一部一样重要,所以我很高兴能看到在本国知名,但北美却鲜有人知的女演员,比如西尔维娅·侯克斯,安娜·德·阿玛斯,卡拉·朱里,其中还有来自加拿大的麦肯兹·戴维斯。这些年轻的女演员都很出色,他们为该片增色不少。这是个漫长的选角过程。

如果你没有搞定哈里森·福特,电影是不是就拍不成?

正好反过来,哈里森比我先到剧组。这个项目的诞生是这样的,Alcon制片人找到雷德利,说想和他合作,15分钟后,雷德利回复,“现在就飞伦敦。”雷德利所告诉我的是,当他拍《银翼杀手》时,他想追随Deckard和其他不同的故事。这是个开放的宇宙,未来还会出现刑警,这可以不仅是一个故事。只是第一部发生了那么多事,然后就冻结了。

他们找雷德利,找联合编剧汉普顿·范彻。两人都有拍一部令大家激动的续集的想法,于是他们立马给哈里森打电话。在剧本创作的早期阶段,他们询问他,因为没有哈里森就没有这部电影。哈里森答应了,然后他们就开发剧本。哈里森比我早进组,不是我找哈里森,而是我要进组要经过哈里森认可。这是不同的,你知道吗?当我同意拍这个剧本,我必须得让雷德利亲口答应我来做这件事。然后,我得见哈里森,获得他的认可。

打造科幻文艺大片《银翼杀手2049》时,导演在想些什么?

前作《银翼杀手》普及了赛博朋克,它的美学印记如今到处都是。每个人都制作《银翼杀手》式的未来。从审美上,你是如何计划
的?

这是个挑战。这部经典的电影数年来影响了众多科幻影片乃至所有影片,甚至《星球大战》也受其影响,所以你要如何回归这么有原创性且业已成为里程碑的风格?找到关键是个漫长的过程。

关键在剧本里以及汉普顿关于气候演变的想法。气候于我是个关键,因为气候意味着不同的光线。我和DP罗杰·迪金斯探讨了这些想法,回归到某些我们觉得受第一部电影所启发但稍有不同的东西。比方说前作是由在雨天出生的英国导演制作的话,那么第二部则是由雪天里出生的加拿大导演制作的,所以光线是不同的。我们做了大量工作试图将这个宇宙延伸到未来,试图营造一些新鲜的东西。

你提到要保留《银翼杀手》的精神。你希望保留什么?

前作里有一种忧郁感,怀着孤独和实存性怀疑的乡愁。一种关于自己的内心偏执,这是我想保留在第二部片里的。我也想保留黑色电影审美。这很重要,以及我很喜欢第一部影片的节奏。当今的电影仍然遵循着该节奏,但我会尽力保留其中的张力。雷德利告诉我这触动了他,因为我能够延展第一部电影的氛围张力。

打造科幻文艺大片《银翼杀手2049》时,导演在想些什么?

前作有许多切入口,你是从哪个切入口来拍续集的呢?


当时没有网络,没有影评A.O.Scott,我记得当我看到第一部片时,我就深深爱上了它。对我来说,它是现在的经典。我和朋友们都很喜欢这部片。我记得几个月后我读到一篇关于这部片的差评,我很生气,他觉得这部片没有很好地改编菲利普 K.迪克的小说于是就给差评,我觉得这大错特错,我完全不认同。

后来,我发现了雷德利最初的想法,并且我真的喜欢雷德利的版本。事情是,制作这部电影的关键在这两者之间:因为前作讲述的是关于人类爱上复制人的故事,而另一个切入口是复制人不知道自己是复制人,但慢慢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是两个不同的故事。我觉得处理这个的关键在小说里。

小说中,角色怀疑自己的身份;他们不确定自己是否是复制人。有时会用扯谎仪来测试自己,确保自己是人类。我喜欢这个想法。我决定影片也要这样拍,所以影片里Deckard和我们一样不确定他的身份。我喜欢神秘,所以我喜欢这个构思。这对我来说很有趣:不知道他是谁,怀疑自己。哈里森和雷德利仍然会为此争论。如果你把他们放在一个房间里,他们就会开始大声争论,我只能坐在中间,喊“救命”了。

打造科幻文艺大片《银翼杀手2049》时,导演在想些什么?

这部影片的保密性显然比你之前做过的其他项目还要来得强。


这太疯狂了。有次我和剧组的某人谈话,然后我意识到他还没读过剧本。这是一部全面保密的电影,像《星球大战》电影或詹姆士·邦德等等。网络上的压力,有人总会在网络上剧透,就好像他们有剧透的爱好。

你喜欢参与保密性这么强的项目吗?

(大笑)不。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之前拍的所有电影,观众并不怎么在意,没人等《边境杀手》拍摄完,我也没必要每晚要将剧本稿件锁在保险箱里。没人在意,这轻松多了。但是这部,我希望观众对这部电影知道的越少越好。一次我在电影节上担任陪审团,我在不知道剧情甚至不知道来源的情况下观看了所有电影。你就坐在暗室里看电影,就这样,你不知道它是恐怖片还是喜剧片,或它来自哈萨克斯坦或美国。以这样的方式发现一部好电影的影响是很大的。但现在人们已经看了许多影片的图片或预告。两天前,我的剪辑师乔·沃克看到新预告片,他看着预告片,一脸震惊。我就像“好了,乔,没事。”

但这很难。你那么辛苦地做保密工作,制造张力或惊喜,然后市场部门直接展示给大家看了。我希望有天我能够控制这点。我理解市场推广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我希望能在无需展示那么多的情况下推广电影。

打造科幻文艺大片《银翼杀手2049》时,导演在想些什么?

这部片是部大制作,超过你之前所拍的电影,接下来你还要执导《沙丘》。这是你的意向,还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这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但同时,如果是十年前我是不会接像这样的项目的。每部电影都有其挑战性。我认为身为导演都会想要接受更大的冒险。一直以来,我的电影规模一部比一部来得大。我最喜爱的电影之一是《阿拉伯的劳伦斯》,拍这样的电影你需要大量知识和经验的积累。我正慢慢朝着那方向走去。

老实说,如果是十年前,有人跟我说要我导演《银翼杀手》续集,我铁定会哈哈大笑,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但,它自然而然发生了,让我在有生之年拍了这部电影,运用这些资源、有这个机会搭建这些景……

在片场的一些时刻,是我作为导演从未想过能经历到的,从未想过我能有这些道具并使用它们。《星球大战之帝国反击战》的特效比其他都还要来的印象深刻。我不是个什么CG粉,但这是个强大的工具,但我们还能做更多。我们经常尽力使用模型和真实的车辆,拍摄真正的风景,捕捉镜头内鲜活的生命。许多镜头都是用摄影机拍摄的。罗杰·迪金斯是我们的电影摄影师,他非常有才,能够重新定义图像。我并不是说我一生都会这么做,但现在我有足够的精力和欲望使我需要这类资源。

你从现场学到了什么吗?

我偷到了一些东西(大笑)。你知道,我非常尊重科幻片导演。我意识到拍未来场景需要做大量工作,设计服装和所有小设备,令人兴奋且也累人。我拍这部片时对雷德利·斯科特的尊重又上了一层楼,这真的很难。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96042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