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导演一场有情感力量的强奸戏

2017-11-09 16:18 3362
如何导演一场有情感力量的强奸戏
我知道,你看到这个标题,希望看到的是这个,但真的不可能。

好莱坞被性侵事件闹的纷纷扬扬,《复仇天使》的出现,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也不管导演拍片时的初衷是什么,它的出现恰恰契合了今天出现的局面。

《复仇天使》故事讲述了艺术系女生诺丽遭到同学性侵后,决定正面PK性侵者、展开还击计划的故事,这是也是一位女导演拍摄的电影。大家知道,在影视行业女创作者不多,而《复仇天使》恰恰就是讲述了一位从女性角度讲述性侵、报复的故事。除了报复,那戏里的性侵也非常重要,如果这场戏拍不好,最有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是观众看整部电影都没有感觉,因为观众无法和女主感同身受。

所以在拍摄完电影之后,导演娜塔莉·雷特,针对这部电影如何拍摄强奸戏做了非常认真的反思。比如如何从女性的角度来拍这场戏,如何拍出的戏有真实感,而娜塔莉·雷特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导演,在没有权威加身的时候,作为一名年轻导演,如何与演员沟通,和演员达成一致需要的节奏。都是非常有技巧、有深度的反思。


文:娜塔莉·雷特   翻译:雪梨猫

我通常不会回避让我感到不舒服的工作,无论它让我觉得有多么地害怕,我都会努力让自己去做,去挖掘和更好地了解许多人不想谈论的事。但是,当我接到《M.F.A》的剧本时,我知道我将拍的是最恐怖的强奸戏。

这对我和我的女性身份都是一种刺激,想想都让我觉得恶心。这真的很糟糕,也我自己也很痛苦,所以对我来说拍摄难度很大。在电影中,主角Noelle(弗朗西斯卡·伊斯特伍德 饰演)在被艺术学校同学(彼得·瓦克 饰演)强奸,Noelle决定讨回公道,可是制度的限制不允许,然而她发现在她之前还有许多受害者,其中包括一个被轮奸的学生(Jess Nurse),于是她开始了复仇之路。

Noelle被侵犯的那场戏是整个故事的关键地方,这场戏决定了主角的走向以及人物性格,如何把这场戏拍好,让我觉得压力很大。我做了研究,看了大量电影中的强奸戏,尤其是强奸-复仇类的片子,这些片子大多数是由男性执导的。在过去的电影史上,这类场景大部分是大全景,比较关注男性主宰的暴力上,集中在征服女性和男性的性幻想上。

其实我早就厌烦了在日常生活中、在电影行业中被美化的强奸文化,所以我决定从情感角度,将强奸戏拍得真实点,与不同类型的观众对话,包括长年被喂食这类糟粕的女性观众。这意味着要创造一个可以带来令人恐惧的真实气氛。以下是我们如何拍的。

如何导演一场有情感力量的强奸戏

制造信任

如果我期望演员在现场能表现出超级脆弱的样子,并且完全信任我和我的电影,那么我就得也表现出脆弱的样子。我确保花足够的时间和弗朗西斯、彼得以及其他演员沟通,这样我们才能达成共识,互相信任。通常,这从我向他们敞开心扉开始,如果我不表现出脆弱和信任,又如何期望他们给予我相同的回馈?

如果我无法创造让他们感到安全的空间,我也不能期望我的演员会表现得有多好。这就是为什么主创人员和封闭现场如此重要的原因。在拍摄现场,所有的人必须彼此信任,即使只是个摄影助理。

我和摄影指导亚伦(Aaron Kovalchik)是搞定一切的关键。我俩基本学会了心灵感应来沟通,我无需口头表达他就明白我要移动摄影机,很快就能达成共识。有时我只是想了下,但他已经开始动手了。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谬,但事实上就是这样。我们想法很一致,当开拍后根本无需多言,一切全靠直觉。

如何导演一场有情感力量的强奸戏

给你的演员授权


我认为出色的表演来自角色对其经历的相信和在这之间情感的变化。这和本能有关,和预备无关。有些演员能随时迸发出出色的表演,但这通常不会发生在我的拍摄现场。我也不相信排练。但我们会有基本的走位,然后拍摄排练。我认为让事情有自由发展的空间和玩转不同的想法很重要。

由于排练很少,所以许多准备工作都是在沟通时做的,以及引导演员从情感上了解人物。拍摄时,我的工作就是要让演员入戏,尤其是性侵戏,我希望能够拍的比较自然。我们早上8点时拍了轮奸戏,那天早上的情绪很阴郁,所有人都很担忧。但对Mike Mannig,Michael Welch和Kyler Pettis,这是一场狂欢,他们必须乐在其中才能看起来真实,所以我给了他们一些镜头,并放上派对音乐,让他们进入角色。我鼓励他们变得粗暴。很快,他们就结合在一起,兴奋起来。同时,我让Jess Nurse待在另一间房直到我们开始准备拍摄。

当我们拍摄那个场景时,我会在旁边插话,告诉男孩抓住她的胸部,推搡她等等。亚伦围绕在他们周围,假装是其中一员。虽然这真的令人难以置信那些话是出自我的口中,但我们必须保持现场的乐趣,而Jess Nurse必须完全信任我和其他演员。我们事先说过,Jess告诉其他演员她允许和不允许的行为,这些都必须提前说清楚。虽然有提前规定,但我无法想象这情景对她而言多有强烈。正是这种协同作用,让该场景如此令人不安和真实。

同样的,在彼得和弗朗西斯卡的性侵戏中,我们也谈论了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但是,当这一切都说好了,摄影机开拍了,我鼓励做些临场发挥。我知道他们都是出色的演员,我也不打算指挥他们怎么做来干扰他们。我告诉他们我们将会实时拍摄该场景,期间我也不会说任何话直到他们完成了该场景。我希望他们进行尝试,投入其中,忘记房间内还有他人存在。而我要做的就是保持房间的氛围,控制空间,包括拍什么不拍什么。在一些场景,我会插嘴,移动物品。在另一些场景,我会授权给演员,给予他们空间表演和实验,我只需静观其变。

如何导演一场有情感力量的强奸戏

代入角色

在开拍前,我让我的发型设计师给弗朗西斯卡做了和我同款同色的发型,我让服装设计师将弗朗西斯卡饰演的角色按我在艺术学校的样子装扮。我觉得这能让我代入Noelle这个角色,更能体会这个角色的感受。

我认为你不一定得把主人公打扮成自己的样子,这只是好玩而已,我的奇怪实验罢了!但能够以某种方式和主人公联系起来很重要。记住,每个人都是三维的,即使是最糟糕的人。即使是非常邪恶、恐怖的角色都是多层次的。如果你认为你的角色只会做坏的选择就因为他是个坏人,那么你根本就不足够了解他/她……或者,那个角色不够真实。
拍摄《M.F.A.》性侵戏“意味着营造令人恐惧的真实性的气氛,”导演娜塔莉亚·雷特说。360度思考每个角色有助于你感受到投入其中。当我执导的时候我的情感也被现场一切所牵扯,并反应在了我脸上。人们会为此打趣我,但作为导演,你的情感也是一把标尺。如果你的情绪不为所动,那么你的观众也会如此。

清楚你自己在做什么选择以及为什么

在《M.F.A.》影片中,我的主要选择之一是用广角镜头拍Noelle的性侵戏。这有别于影片其他部分,其他部分大部分是紧凑的镜头。亚伦和我聊了很久关于要如何拍这场戏,以及它与影片其他场景的不同之处。近距离拍摄演员面部,有意布置坏光线,实时播放,不打断而只是做一些小的摄影机移动,所有这些元素加起来让这个残酷的场景显得更为真实。

我们还找到了个外景地几乎无需布置的,美术设计Kelly Fallon和我到大学生联谊会会所勘景,找到了最适合两场性侵戏的场所。(Kelly不去动原本放置在房间里的所有物品,这使场所看起来真实。)

如何导演一场有情感力量的强奸戏

你不必准备好

我的意思是,你当然得做准备,但是没必要“完全准备好”去接受它。拍片时,每天早上,亚伦和我都会在一起讨论今天的流程,我会担忧性侵戏能不能拍好,我会因此崩溃,然后试图将它赶出我的脑海,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目前的任务上。拍摄这场戏的当天,我开始胃痛。老实说,我一直没有勇气拍这场戏,只不过自然而然地就到了该拍这场戏的时候而已。当然,我做好准备了,做好充分准备,但无论我做了多少准备,我老觉得准备得不够。

拍摄时,有一刻我完全忘了自己是在导演。有那么一刻我闭上了眼睛,因为我不想观看这一幕。这让我畏缩,也让我知道这场戏演绎得不错。

事后看来,我不情愿的话,会拍得更好。我的能量和现场的抵抗能量是相似的。如果你曾经经历过发生得那么快而无法控制的事情,以至于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就是我们后来的感受。我们都是这样想的,“真的发生了吗?我们刚真的拍了吗?”彼得,弗朗西斯卡,亚伦和我一直在确认。这真是神奇而超现实的经历。最棒的戏往往如此。
本文为作者 卤蛋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96415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