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2017-11-16 01:47
随着第七代以后的青年导演迅速成长,越来越多的青年电影人开始步入电影这行,整个电影市场也开始趋于年轻化。不管是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青葱计划”、“早鸟计划”、金马电影学院还是正在举行的浙江青年电影节,都不断在为这些新导演、青年导演做产业服务和扶持作用。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FIRST青年电影展、“青葱计划”、浙江青年电影节

从今年来看,不论是《战狼2》《羞羞的铁拳》《绣春刀》等这样的票房电影,还是《米花之味》《暴雪将至》《老兽》这样的电影节展映电影,均出自青年电影人之手,这些新生血液同艺术创作所引发的激情碰撞给电影带来无限可能,同时,他们也在不断拓宽类型化的范畴。

但中国的资本大潮并未退场,在市场的簇拥下,青年导演该如何坚守自我本真,如何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如何形成青年电影人的类型化之路,这些都值得探讨和深思。

第四届浙江青年电影节上,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嘉映影业董事长覃宏、万达影视集团高级总裁助理兼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德富、春秋时代影业董事长吕建民、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副总裁刘开珞、东海影业总经理罗拉一起展开了第一轮主论坛,探讨了关于青年导演电影类型化的成长之路。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嘉宾主持尹鸿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现状

类型化单一
针对青年导演电影类型化的现状,于冬一上来就直指了现在青年导演和中国市场的通病——类型化作品的单一化。跟好莱坞完全工业化流程的严格监督制度相比,在中国,电影的创作氛围自由很多,但中国的类型化市场和类型片题材太单一化,而青年导演一开始就受到好莱坞类型片的压力、束缚和局限,这是根深蒂固的影响,新导演们在题材上都不够开放。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于冬

相对于十年前,如今的中国电影离三大国际影展渐行渐远,独立电影匮乏。第六,七代后的导演或青年导演对当代题材的选择和反应有了迷思。今天的中国电影被明星、资本、营销手段裹挟,你追我赶,反映出整个中国电影在内涵和文化诉求上的缺失。于冬虽然是个商人,以实现资本最大化为根本,但他骨子里似乎还是怀念《青红》《小武》《站台》这类电影的时代烙印,于冬表示中国电影需要独立电影的艺术力量。而青年导演应该尽量保持对电影的热爱和初心,挖掘最闪光的地方,先想好想告诉观众什么故事,然后再做商业化搭建。

缺乏经验
覃宏表示认同,类型片不同于艺术片和文艺片,它毕竟是商业电影,而大多数青年导演缺少经验,这种时候应该给他们配一名监制,帮助把关带领他们成长,给青年导演艺术和创作上的帮助。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嘉映影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覃宏

耐得住寂寞,找得对“婆家”
蒋德富从市场形势方面分析,今年的电影市场是好的,但给青年导演的创作空间不容乐观。电影项目有百分之九十亏损,这对于投资人来说会更加慎重,投资人给青年导演投资类型片,会看题材和天花板。有些青年导演很有才华,但在市场上却没有找准方向,遇到不专业的投资人,作品就可能会被扼杀在摇篮里。在他看来这些青年导演就像在跟投资人“谈恋爱”,重要的是要找对婆家。在这之前青年导演要耐得住寂寞,要静下心来,走得扎实一些,不要急于求成。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万达文化集团高级总裁兼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德富

细分类型片
吕建民看到现在的导演都很聪明,春秋影业以前接触青年导演时,很多人抱过来的剧本和选题都是艺术片,但现在的导演拿来的剧本都非常商业化,做得也不错。在商业化的同时,建议青年导演要细分类型片,同样是动作片,可以分武侠动作,魔幻动作……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资深电影人、出品人,春秋时代影业董事长吕建民

类型化和情感诉求并不矛盾
刘开珞则阐述了自己的“一个喜,两个忧”。“喜”于现在青年导演对于类型化电影的制作有自己的自觉性,好的作品包括《战狼》《捉妖记》《羞羞的铁拳》,都在青年导演的范畴里。“忧”的是,有些青年导演太追求商业资本,谈自己的创作初衷和感受,先谈票房预期。另外,青年导演把本真表达和类型化放在对立的位置,其实类型化和我们要表达的情感诉求并不矛盾。比如《天才枪手》就用谍战方式讲述青春类型片,既传递路情感,又用了大众能接受的方式去表达。但现在青年导演对这种方式有所误解,认为这是对商业妥协。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副总裁刘开珞

如何挑选青年导演?

青年导演当然应该扶持,但并不是所有的青年导演都估算了自己的能力,资本也是有限的,如何才能有效地挑选适合的青年导演,正确帮助他们发光发热?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六位业界大咖助阵浙江青年电影节

万达影业的“超车计划”规模空前,除了由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发起并主办的“青葱计划”选拔机制和中国电影基金会着力打造的“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平台外,内部对接青年导演就涵盖四个工作室,今年,万达从“青葱计划”前十名中选了三个项目进行投资,分别是《地球人都不知道》《分割线》《末路狂欢》,这三部作品都陆续完成或是正在进行中,蒋德富满意表示,实现承诺了。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蒋德富和吕建民

春秋时代拍军事题材多,吕建民形容春秋时代更像个项目公司,一年主控也就两三个项目。所以他们接触青年电影人的方式就非常随缘,要么是青年导演送剧本;要么机缘巧合碰到一起。吕建民说现在的青年导演“阅片量非常可观,有时候都能把你聊晕了。”但在创作时思维太发散,并没有什么好处,吕建民就不得不拽他们回来,免得越跑越偏。另外,吕建民也给一些年轻导演们做背书,从而保证项目的执行。

嘉映影业除了跟金牌制作人、电影工作室合作外也会主动出击,看很多青年导演的作品,寻找优秀人才,甚至还会关注地下电影圈,但覃宏的前提是必须要看剧本,看到精华。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于冬和覃宏

作为流媒体阿里旗下的大优酷,对青年导演的扶持化流程已经成熟化和完整化:先从“早鸟计划”(由合一影业和香港国际电影节共同举办的针对新导演的扶持计划)、“阿里计划”(青年导演A+计划)中挑选合适的青年导演,作为平台扶持,从拍短片到拍摄网剧最后到拍电影这样的过程,搭建一个视听创作的成长平台,“筷子兄弟,叫兽易小星都是这样过来的”,刘开珞认为挑选青年导演的重要一点是他们要对拍电影这件通力合作又复杂的事情有清晰的认知、具备判断力和合作性。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蒋德富、吕建民、刘开珞、罗拉

作为本次电影节的主办方,东海电影集团影业公司总经理、制片人罗拉女士则更为详尽地为青年导演这个类群做了全产业链一条龙的服务体系。她解释道,目前要建立青年导演产业转换机制。

从电影集团本身的角度,承制省政府的重点项目,借助浙江青年电影节的平台,让更多青年电影人到系统中来,为此建立了三支基金:电影股权基金,电影项目基金,电影产业基金,并且建立了人才储备机制,与青年电影人深度合作,对电影人才进行全方位服务。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刘开珞和罗拉

东海影业会在上海、北京、香港电影节的创投,青葱计划,零点学院的金字奖,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会平台,股权投资抓取项目,东海大师训练营上寻觅可以合作的年轻导演,每年发现并扶持一到两个青年导演。去年,罗拉从“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发现了一个青年导演,已经在拍摄项目,投资不小,导演的才华不错,但在执行上可能会有一些问题,“我们怎么去做服务,我们请了好莱坞的著名制片人大卫•珀马特(《血战钢锯岭》)和杰伊•施特恩(《尖峰时刻》系列《林中漫步》)做监制,也请了张艺谋、姜文的制片主任二勇和王鸿担任制片人,对他进行技术层面把控,后期运营也跟我们公司结合一起。”

而对于业界“老大哥”于冬来说,选择标准似乎更“严格”一些,“我想看自己创作两年以上的剧本,青年导演要专业一点”,于冬认为真正花在画面里的钱,是算的出来的,所以不要总是纠结资本,要靠胆略、勇气、诚意打动观众,“让观众用买票的行为为打动自己的电影投票。”(“当然找不到我的也可以找尔冬升导演,我们在合作,他也在扶持新导演。”)

青年导演的类型化道路有多难?
尹鸿和于东
本文为作者 霹雳无敌平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96570

霹雳无敌平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工业网编辑 我是宇宙霹雳无敌总是有99个问题的小小平 邮箱:502217478#qq.com 微信:502217478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