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2017-11-30 19:25
常征作为出道多年的电影导演,名气不大,甚至不如现在的新导演来的出名。很多不知情的媒体会将他称为青年导演,殊不知他今年已经43岁,但他倒是无所谓,大方称《引爆者》只是他的“中年处女作”。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中年”导演常征

2001年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毕业以后,常征先后拍了一些文艺片,但都石沉大海。时隔8年,2009年,常征又执导了国产爱情喜剧《马文的战争》,电影入围第十三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佳影片的提名,终于在口碑上为常征赢得声响,但电影票房惨淡,最终只有69万。

那时候常征是独立制片,没有大公司的资本支持,这一折腾,几乎倾家荡产,《马文的战争》并未给他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在这之后,常征一直吃不上饭,接不着活儿,只能在家闲呆着,但北电才子的骄傲和不断增长的岁数提醒和敦促着他,时代变了,还想追逐理想,就一定要坚定地在这行活下去,怎么活下去,怎么才能满足观众的需求,从而服务观众。这个当初的文艺青年在经过多年的磨练和洗礼之后,深切地体会到这些。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马文的战争》(2010) 海报

2012年常征和导演曲瓅男一起合拍了一部集穿越、惊悚、奇幻于一体的贺岁片《玩命时光》,这是常征首次尝试类型片,但效果不尽人意,豆瓣评分也是扑妈不认。不过这时候的常征总算是踏进商业电影的第一步,如何做类型片,如何和中国类型电影相结合,是他多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常征在摸一些门道。

而今携着集枪战、爆炸、撞车、动作各种元素而成的犯罪类型片《引爆者》强势归来,这部非常硬汉的工业电影在市场还是蛮少见的,不仅现场真实爆炸,多场面的近身搏斗,照着剧本能做出炸弹来,此外电影的转场和调度也体现了扎实功底,常征似乎做好了进入主流市场的万全准备。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引爆者》(2017) 海报

常征这次找了资本大公司华谊兄弟来保驾护航,更找来“3+1”的影帝和影后的演员阵容(段奕宏+王景春+成泰燊+余男),《引爆者》作为常征“命运三部曲”的第一部,掀起了好的浪头,电影更入围今年第54届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奖。截止目前,《引爆者》已经突破了4500万票房,后续发力坚韧。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引爆者》“三帝一后”组合

《引爆者》里段奕宏饰演的男主角赵旭东在矿工做炮工,但因为一场矿难爆炸无辜被卷入多派势力的利益争夺中,赵旭东亡命天涯跟恶势力做斗争,跟命运做抗争。赵旭东就像是常征的内心外化,体现了孤胆英雄自我救赎的过程,“只要努力可以战胜命运,赵旭东可以,你也可以”。

以下为影视工业网对导演常征的采访,以问答形式呈现:

创作过程:要融入商业元素,又有个人表达

影视工业网:一开始是怎么找到华谊合作的?

常征:我的制片人夏卫国老师跟华谊比较熟,他拿着我写完的剧本去了华谊,华谊对这个剧本挺满意,很顺利就通过了,没有特别多的曲折。

但中间特别有意思,华谊电影的制片人大军哥,一开始特别看不上我。他把我叫去,问我到底想干嘛,他说‘我想知道你想干嘛我才能帮你’。我说心里挺愤怒。他说‘你的愤怒从何而来?’。我说我当年也是才子,从电影学院毕业的这十几年这个行业不是看不起我,是根本看不到我,我当然生气。大军说,OK,我懂了,我帮你完成你的梦想,华谊会支持这部电影。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导演常征

影视工业网:电影里有很多台词和剧情用了黑色幽默的表现方式,为什么一开始不做喜剧反而做了这样的犯罪题材?

常征:幽默那部分是我的性格使然,我觉得自己蛮擅于自嘲。但我不擅长现在市场上流行的那种恶搞喜剧,我还做不来,而且喜剧需要演员,需要强大的资源,对导演的要求更高,我没有天赋,暂时还掌控不了。

做犯罪题材是因为毕业之后这十六年一直在家做饭,心里蛮痛苦的,还是想继续拍电影,想找到属于自己的契合多年心境的一个创作主题——关于命运。而犯罪题材就囊括了这个主题,它的矛盾冲突最大,有生死、爱恨,就想用这个类型来探讨人性。当然我也考虑到市场,所以首先想做的就是面对市场的商业电影,其次在这个商业类型中,有个人的表达。我觉得犯罪题材是一个比较好的载体,能够融进一些对电影的思考。

影视工业网:从毕业之后十几年到创作《引爆者》,这期间经历了哪些心态转变,尤其在面对市场方面?

常征:上学的时候,我是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喜欢安德烈·塔可夫斯基。毕业了几年之后,一直吃不上饭,特别痛苦。这么多年不停地在调整心态,也一直在思考,到底想做什么形态的电影。

这十六年,认真算就拍了两部作品,加《引爆者》就是第二部,平常的时间就一直在家做饭,写剧本、读书。生活是很重要,但你得为理想而活,有了这样的理想之后就必须死磕,但光死磕也会牺牲,还得有智慧。所以,现在我真正有机会进入主流市场,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常征在《引爆者》拍摄现场

现在我还是想以商业片为主。从文艺片到商业片,既然选择了商业电影,就要尊重商业利益,商业电影不是想的那么简单的,因为能把商业电影拍好是件很难的事。但人要坚决一点,我选择做商业电影,那我的努力目标是要做中国最好的商业片导演,拍出最高票房的电影。这是我在毕业之后这么多年终于想通要走的一条路。

影视工业网:这一两年,犯罪类型片发展势头迅猛,有没有对您造成什么压力?

常征:只是时势造英雄大家挤在一起,挤在一起也不怕,一点都不怕。因为我觉得其他大多数的电影,他们的形态是带有商业气息的文艺片,而我们是带有文艺气息的商业片,我觉得我们在市场上是最有竞争力的。从剧作构成,制作工艺,我们是一部很标准的商业片,完成度还比较高。

拍摄过程:感觉像翻山,每天都拍不完

影视工业网:电影里有很多爆破、近身打斗、还有撞车的场面,对您来说难度比较大的是什么?

常征:这些都难,因为之前都没做过。特别是我们学院出身的这帮年轻人,大家都没有动作经验,每天拍摄都觉得拍不了拍不完,像翻山一样,特别特别地难。我会做一点动作分镜,但因为不熟,只能跟动作指导一点一点来弄,要是自己在家根本什么都做不出来,但拍完这部戏之后就有信心多了。

爆破也全都是现场真实的爆破,电影后期总共只有一两百个特效镜头。做爆破之前要做很长的时间的试验,如果做不出来现场很危险会死人,所以是非常难的。电影里那些做炸药的步骤也都有查过专业书,最后根据剧本都可以做出真的炸药。在审查上真的要感谢制片方,感谢华谊兄弟这个平台,帮了我们很多,给了很多意见。因为之前爆破的场面会比现在更壮观,还有剪手指头的画面,以及背上爆炸的特写面积会更大、时间会更长,那样根本过不了审。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段奕宏在电影中做“炸弹”

影视工业网:什么电影音乐上选取了山西民俗乐跟这样的犯罪题材结合?

常征:我们在写剧本的时候就到山西当地做了采访,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边塞苦寒,其实跟陕西的地理差不多,所以他们的唱腔跟秦腔一样都是苍凉高亢,那边的环境恶劣,人们高歌那种苍凉,其实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种旁征博引。在这部电影里加入这种具有特色的民俗乐,也是对主人公赵旭东的人物刻画、表现心理状态的最好的辅助的手段,更接地气地突出他的命运性以及对命运的抗争。

影视工业网:前五分钟里矿坑底下坑道戏的塑造是怎样一个过程?

常征:我觉得拍得挺好,显示了我作为一名导演的底子。坑道戏很难拍,煤矿猴车下倾800米是很难做的,一天只能拍两三个镜头,因为器材都下不去,还有如何解决制动问题,那种角度怎么能拍得到,一般的剧组都无法克服。因为井下作业面大概需要两个小时,而且只能靠人走,到了井下,稍微有一个电火花都会引发瓦斯爆炸,根本不让人下去。

电影里那个坑道完全是我们搭景搭出来的,先打造了一个坑道猴车,然后在猴车接一个座位,把摄影师拿绷带绑上去,因为没有那么长的轮,就得人坐上去抗着机器拍,要不然的他没法抠景拍。所以,摄影师几乎是冒着生命危险。观众看不出来,这些都是细节,它的制作工艺非常地复杂,要付出很多的精力和体力。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引爆者》片场照

影视工业网:除了坑道戏,还有没有其他的难拍的地方?

常征:还有那场悬崖撞车的戏。当时我们在衡山山脉拍,11月份就下雪了,积了大概十几公分厚的雪,剧组开了50多台车,所有的车都上不去,只能带着融雪剂,拿铁锹铲雪。这样早晨四点钟起床,等开上山去已经中午12点了。

除了积雪还有12级大风。举个例子,男孩撒尿,风能吹成一条直线,一点都不夸张。那场戏原本计划是做撞车后的爆破,但要在那种10级风的情况下做爆破,风能把火药吹得漫山遍野,太危险,也就因此放弃了。因为拍摄的时间周期很准,就三天时间,所以每天都克服着巨大的困难。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段奕宏和余男饰演情侣

影视工业网:在指导演员方面是怎样的一个创作状态,比如和段奕宏?

常征:彼此合作都比较愉快,大家交流一场戏会很激烈,他们很真实。比如段奕宏,我们俩每天揪着一场戏,讨论一个小时。他不会按我的意思,我也不会按他的意思,最后都是协商之后按照我们共同的意见来完成。那场悬崖撞车的戏,我们争执地很久,段奕宏有两种表现方式,他个人倾向于激烈的表演,而我倾向于收敛的方式,这两条都拍了,剪的时候都给他看,最后他还是选择收敛的演法。

我在这种事上从来不欺骗他,因为老段是一个伟大的演员,你欺骗他没有意义。包括对演员,对任何一个人,我也都希望更真诚,但是很多时候,做导演要有自己的主意,不能别人说一两句就改变立场了。

常征:用《引爆者》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
常征和段奕宏

影视工业网:对这部电影,有怎样的期望?

常征:我自己觉得还可以,但票房很难预估。我想用这部电影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犯罪动作片导演。爆炸、追杀、枪战、追车,种种元素在这部戏里都有,投资也不小,有七千万,相比起来,我们至少是中国电影工业合格的标准。只有以这个为起点,才能做到像《亡命追踪》《指环王》这样的一流工业电影。
本文为作者 霹雳无敌平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97042

霹雳无敌平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工业网编辑 我是宇宙霹雳无敌总是有99个问题的小小平 邮箱:502217478#qq.com 微信:502217478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