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2018-01-21 11:01
《英雄本色》如今有了2018版,没错,就是观众在影院看到的丁晟导演拍的这部。不得不说丁晟的胆子很大,2013年翻拍同样是经典IP的《警察故事》,票房就拿到5亿人民币,这次挑战30年前创当年香港票房记录,风靡全亚洲,影响几代人的香港黑帮片,压力可想而知。

丁晟从广告导演出身进军影视圈,由“硬汉系列”打响名声,而《解救吾先生》则迎来丁晟的事业小高潮。后来的《大兵小将》《警察故事2013》《铁道飞虎》,按丁晟的话说,他一直在求新,尽量不重复自己。

事后30年,丁晟的这版《英雄本色2018》的确也是不一样。曾经的黑帮变成了走私团伙,狄龙、发哥、张国荣则变成了王凯、王大陆、马天宇这样年轻的组合,故事背景变成了大陆和日本。老版的暴力美学也在2018中创造了新语境,实现了“人性”的展现,不再是单纯的警匪枪战片,而是剧情片里加了警匪片的包装。

采访前,电影还未上映,所以不得而知情况。很多观众看完一定会说怎么比得上原版,但我想所有的改编和翻拍,这件事本身很难,一味抄袭,那没有意义,总是要用现代的新语境去做落地。这点,丁晟非常清楚。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

影视工业网:拍这部片的初衷是什么?怎么想到要翻拍86版《英雄本色》?

丁晟:其实不算是翻拍,它算是一部根据《英雄本色1》改编的电影,主要人物关系和大的故事脉络都是根据《英雄本色1》改编的。

有一间公司买了《英雄本色》的翻拍或改编两集的权力,他们认为这部片子值得翻拍,于是在2016年5、6月份找到了我,当时我有很强的欲望和冲动,因为这个系列太经典了,我怕后悔,所以几乎马上就答应了。压力肯定有,这毫无疑问。我只能想我能拍成什么样,有些地方需要向它致敬,但还是要拍出自己的感觉,绝不能照搬。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英雄本色2018》剧照

影视工业网:这部戏的筹备过程是怎样的?

丁晟:在《铁道飞虎》还没上映期间就开始筹备了,《铁道飞虎》上映了之后很快就开机了。筹备时间差不多两个月,其实时间很短。因为涉及走私背景,所以故意将拍摄地设计在海滨城市青岛,青岛也是我的家乡,包括这部,我有三部电影都是在青岛拍。因为熟悉度很多场景也不用去看景,就连摄影师也很了解当地。只要制片直接谈好,我们就能继续拍。青岛当地的政府也比较支持这个项目,所以筹备效率很高。

影视工业网:在定这部戏的几个主演上是什么标准?

丁晟:凭直觉。从人物内心的出发。其实王凯的内心和我的想要的人物设定还是挺像的。他表面比较谦和,内心还是坚硬果断、很有锐度,这是我跟他合作发现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戏好,戏好做人好,这些都是再次合作的前提。

王大陆是上次《铁道飞虎》合作了一次。有很多人说他的台湾口音不像八路军,但我觉得他很聪明,演戏很有灵气。这个小子他平常的状态就很放松,爱开玩笑,带一点小痞气。马柯(王大陆饰)这个角色,就相当于当年发哥的角色,因为想再跟王大陆合作,我基本上就把发哥那个角色按照他的原型写,直接把他那个角色写成了一个台湾人。这样的话至少口音就没问题。

马天宇是确定的最晚的,因为他这个角色在老版里参考的是张国荣,张国荣的那种个人光环太强了,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一开始特别拿不准。洽谈过的有些演员又想演,又不敢演,后来我想,就看谁有缘分吧。见了天宇以后,我才最后才确定了他,一方面他是电影学院表演系专业科班出身,另一方面,我觉得他跟王凯还真的挺像两兄弟的。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英雄本色2018》剧照

影视工业网:拍摄过程中跟演员是怎么合作的?

丁晟:我首先要观察他们身上有没有与剧本设定人物对比需要微调的地方。因为剧本人物是一个预设,是供参考的一个标准,它是需要调整的,我尽量让剧本人物往他们本人身上再靠一靠,不要让他们之间的跨度太大,这是我作为编剧身份首先要做的。所以我让王凯剃了寸头,他的气质立刻发生了改变,在别人眼里他就变得更强壮,甚至有点糙,这样的话,他的表演风格和他的心理都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演员有时候需要一些外型上的帮助或心理暗示。

另外,为了还原现代人物的语境,作为导演,还需要根据在现场拍摄的一些表演状态,再做一些调整。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原版参考,但不能照着老版的表演方式,当年适合比较夸张,但放到现在,我希望更内敛一点。再加上他们自己的一些理解,在表演过程中找到那个人物分寸,就成了一个现代人。其实你要心里相信你就是那个人物,这个过程通常要大家磨合一段时间,找到了以后才能建立自信。

“新的改编:故事节奏、演员表演、影调呈现……”

故事

影视工业网:在剧本故事上有哪些新的改编?

丁晟:剧本是我和我的一个搭档一起写的,断断续续写了半年。这个故事大纲基本上和《英雄本色1》差不多,但因为要把它的背景移植到大陆来,就要有很多接大陆地气的东西。

除了人物关系和基本的大的几个故事的转折点,其他都是新的。身份上首先已经不是当年的香港黑帮了,现在是一个走私犯罪团伙,他们所有人的身份都往大陆这边做了一些落地。还有他们的犯罪性质也变了,当年是印假钞,但现在大家都不用现金了,印什么假钞。故事发生的地点也发生了改变,当年是香港和台湾的假钞交易,现在是中国的一个海滨城市(片中化名“琴岛”)和日本。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英雄本色2018》剧照

影调

影视工业网:在影像或色调的呈现上,一开始想要设计成怎样的风格?

丁晟:我的摄影师,也是我的长期搭档叫丁豫,我所有的片子都是他担任摄影。我们俩的审美很像,都喜欢硬气,有点厚重感,比较实的画面气质。这部片子仍然是延续我们之前的风格,影像就比较厚实。整个色调,我们一开始的构思是不管是朝霞还是晚霞,始终让天空有色彩的感觉,让整个画面的色彩稍微浓郁一点。

但实际拍摄的时候,有时天气好的话,我们就在黄昏拍外景;有时天气没有那么好,我们就需要后期来补充这样的颜色。这种色彩它代表一种情绪,在黄昏的时候,情绪可能会比较舒缓,或有点惆怅,有点小小的怀旧,所以整部片子我们一直追求这样的调子。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英雄本色2018》预告海报和剧照

动作戏

影视工业网:在动作戏上有哪一些新设计?

丁晟:有五六场戏跟老版比较像,但是,处理的方式不太一样。举两个例子,老版里有一场比较经典的戏是Mark(周润发饰)去台湾报仇,进了一个歌舞厅,大开杀戒。我们也有这场戏,但做得很不一样。马柯(王大陆饰)是去日本报仇,但是,他没有杀那么多人,因为我觉得这个角色,他没有那么大的恨意,面对无辜的人,不会狠心夺他的性命,他是只奔着一个目标去的。所以说这个角色是有点心软不是那么残忍的人,或者说不是那么崇尚暴力,这是做得不一样的地方。但这场同样的报仇戏,其实很激烈,我设计了好几个节奏点和起伏,这也跟老版不一样。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英雄本色2018》剧照

还有一场宋子豪(狄龙饰)在出狱以后和弟弟宋子杰(张国荣饰)在街头偶遇,当时是一场雨戏,子杰跟他哥有一场算是打斗戏吧,相互推搡着,最后滚在泥汤里。我认为这样的情绪是一个很好的宣泄,但是我不想在同样的环境里。我就把这个场景放在了一个吹大风的海边,完成这场戏。不同的是我将人物设置成并非偶遇,而是弟弟周超(马天宇饰)特意等着他哥哥周凯(王凯饰)出狱那天去找他,就是要揍他。

我认为这些戏都是原版的一些闪光点,所以也都保留在这部《英雄本色2018》里。在这部戏里,我并没有过分渲染动作场面,因为这还是一部剧情片,不是动作大片,加入一些动作场面只是为了让它的节奏加快,影像比较丰富,目的都是为了帮助讲故事。

节奏

影视工业网:节奏上是怎么设置的?

丁晟:我想表达男人之间比较细腻的情感。因为人物之间的交流,文戏的碰撞,是老版的一大特色。之前动作戏拍得多,这次我想把文戏抠得细腻一点。

我之前拍的片子很多情绪都是点到为止,不太往细了抠,因为想让情节速度加快。很多戏观众好像还在寄托在期待,想在氛围里再抒发一些,再引发一些共鸣,我没有太给别人留机会。所以这次把节奏稍微放慢了一点,把以前硬汉戏里有些克制的台词和情绪再放出来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台词特点、语言特点,或者说台词也是他性格的一部分。所以就会有人话多,有人话少,台词有不同倾向。比如说王大陆这个角色,他在说话的时候经常唱歌,其实唱歌也是他台词的一部分,性格的一部分。王凯这个角色,因为他是一个带有很大复杂度的人,很多时候有隐忍的部分,所以他的话就偏少。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英雄本色2018》剧照

影视工业网:这部片子涉及到在日本拍摄,整个剧组在转场,或者在境外拍摄的时候,有遇到什么难点?

丁晟:因为想要有一点跳跃感,以及想呈现稍大一点的枪战场面,在大陆不太现实。我就想到日本,感觉有日本黑帮的气质。

我们原计划在日本拍的东西更多,但后来,我们觉得跟日本合作方工作的节奏不像我们想得那么快。我们已经很习惯快节奏的工作,但他们准备得太细致导致整个拍摄节奏没有那么快,我们就想算了,把有些戏份拿到中国拍吧。另外,我们想在当地酒吧拍一场大型枪战,对酒吧会产生一些破坏,我们也在提交申请,可是当地的环境不允许,我们哪怕是有钱赔偿,那个酒吧都不干,他们不接待。其实那样实景拍摄的话我们还能省点钱,最多破坏一部分,但后来没办法,我们就把那个酒保的所有的细节记录下来,在国内搭了一个同样的场景,把它破坏,其实还花了更多的钱。

然后,我们本来要拍一个泡温泉的场景,但没有找到那么理想的,就决定在一个很有日本特点的环境里,在一个豪宅的院子内挖一个大池塘,但因为是私人地方,那边不许可。他们这种申报、许可的流程比想像得要慢,最后也没同意。后来我们只能在北京拍那场,做特效合成。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预告片截图

每一部电影都喜欢自己剪辑——“对我的电影来说我就是最好的剪辑师。”

影视工业网:为什么每一部片子都喜欢自己剪辑?

丁晟:《英雄本色2018》也是我自己剪的。我觉得很享受,很有意思,自己剪片子多好玩啊。因为我自己就是剪辑师,我在传媒大学教了很多届的剪辑本科生,现在在电影学院教导演进修班。我很喜欢剪辑师这项工作,比起来我都不喜欢我导演的工作。对我的电影来说我就是最好的剪辑师。(凭借《解救吾先生》拿下金马和金鸡最佳剪辑奖)

影视工业网:在前期拍摄的时候会考虑到后期剪辑的事吗?

丁晟:会,前期拍的很多时候我都会想,这个镜头跟下个镜头的剪接点。这已经成习惯了,让我不考虑都不行。有时摄影师都会问我,这是不是这场戏最后一个镜头,那下一场戏第一个镜头是什么样,这都是拍的时候要考虑的。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导演丁晟

影视工业网:这部戏在后期剪辑的时候会调整哪些节奏?

丁晟:调整挺大的。故事的节奏和人物表演都会调整。积累的素材组合方式有多种。故事的节奏上,基本每场戏都会做几个版本的试验,有的戏在后期调整时,前后位置关系也都做了改变。这是为了调整结构,或者让观众尽量能被这个故事吸引。

在表演上,主演们每个人的表演,都通过剪辑做了一些调整。因为表演的节奏在现场,没人能拿捏得那么准。不管是动作的点、表演的点,还是说话的点,它不见得是这个电影的节奏,整体放到一个电影里,这些点都是需要调整的。而剪辑可以辅助表演,每一个镜头,我都以帧算。有时候多放几帧,这个面部表情就是错的,但减掉几帧,这个表情就更属于这部电影,跟着整个节奏走。

此外前期有的地方台词不是很满意,后期发现有更好的词,我就需要去找合适的镜头把口型很接近的词替换进去,这种时候也需要调整。

专访导演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丁晟和三位主演的片场照

影视工业网:美术系毕业和拍广告的这两个职业对你之后做导演有什么样的技能训练?

丁晟:拍广告的第一个训练,是对整个拍摄周期的把控严格,这种拍摄方式效率会比较高。第一个优势就是熟练,或者对技巧的选择比较多。因为拍广告有不同的风格,你需要尝试不同的技巧,不管是剪辑技巧还是拍摄技巧。这点对电影是有用的。同样一场戏,我可以选择多种方式去讲故事,这是当年广告经验的一些变通。

但另一方面,拍广告对表演的理解和电影是完全不一样的。拍广告比较夸张,要求演员的表演在两秒钟之内完成,而且要让观众在电视那么一个小画面里,在很短的时间内看清并看懂你在表演什么。电影不是这样,所以慢慢觉得那些方式它在电影里的真正价值没有那么大。

这些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刚从广告转到电影导演的时候,我觉得广告给我了很多财富,它已经融到骨子里了,对于审美角度,会有一个下意识的判断。但现在就尽量忘了我以前做的广告和美术,因为这是两个行业。

影视工业网:对这部《英雄本色2018》有什么样的期待吗?

丁晟:我希望那些想骂我的,先去看看电影再来讨论。


本文为作者 霹雳无敌平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98293

霹雳无敌平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工业网编辑 我是宇宙霹雳无敌总是有99个问题的小小平 邮箱:502217478#qq.com 微信:502217478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