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掉有色眼镜,去你的三·八妇女节——女性影视从业者

2018-03-08 19:08
女性一直被看作“弱势群体”——“干不了重活,又总是很麻烦”,这些言论总是在各个行业里被放大和污化。尤其是作为女性影视从业者,在以男性为主导的行业里,所处环境和生存范围始终有所局限。

好莱坞有诸多针对女性的平权运动,保障女性权益,但在国内,男权社会的历史体系下,女性的话语权还没有站上更大的舞台。各个幕后岗位的女性从业人员都隐匿在背后,在这个两性世界里不断证明着自己的实力。

在今天(3月8日)特别针对女性设立的节日里,我们专门采访了部分女性影视从业人员,试图在这些言语问答中诠释她们的真实境况,倾听她们的自我表达。

以下从这些不同职业的女性影视从业者口中,虽然不公平的现象总是有所发生,但我们还没有听到想象中的那些令人张大嘴巴、惊掉下巴的现象,反倒有些岗位还会因为女性的性格优势而有所加分。剪辑师朱琳认为很多女剪辑师,有时候比男性更犀利更有韧性。纪录片导演甘露也觉得女性应该把天生性格亲和力的优势带到工作中,这比男性有更大的竞争力。女性未必就是“弱势”,这些女性在各个岗位上为我们证明她们的力量。

纪录片导演甘露

摘掉有色眼镜,去你的三·八妇女节——女性影视从业者

她在20岁的时候就开始跟拍张艺谋,曾拍摄电影《十面埋伏》、《幸福时光》的纪录片,2002年,《英雄》的纪录片《缘起》是中国第一部独立于电影之外发行的电影纪录片。

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的甘露,在接触到纪录片,发现自己在影像方面比对平面更感兴趣,一不发不可收拾地开始了自己长达20年的纪录片拍摄事业。曾扛着摄像机为《英雄》《十面埋伏》《功夫之王》《赤壁》《建军大业》《狄仁杰1,2》《智取威虎山》等大片拍摄过纪录片。

作为记录者,她从1999年就开始拍摄关注普通民众生存状态系列纪录片《世纪的面孔》,至今已拍摄十年,仍在跟拍中。像这种十年磨一剑的作品,还有《我们在跳舞》、《门》、《张艺谋和他的电影》等等。这么多年甘露和她的缘起英雄纪录电影工作室独家拍摄了近20部不同题材的系列纪录片,可谓非常资深的纪录片导演。在看待女性从业人员在这个行业里的种种问题,甘露认为事情都有两面性,女性天生的弱势境况和假扮弱者的行为之间都只有一线之隔。

如何看待所处行业女性从业人员的所处环境和发展现状?

甘露:拍《英雄》纪录片的时候女孩还很少,尤其是主创这块。现在女孩越来越多。现在是机会很多的时候,电影变成热门的行业,但鱼龙混杂,有专业的也有不专业的,但我始终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很多人说自己缺少机遇,但也是自己的选择的问题。不要把自己当成女孩,可能对待这个职业就是另一种态度,但要是想走捷径,那又是另一种选择。最重要的还是要让自己更职业化,内心更强大。不是要把女人磨成男人,但不是推崇影视圈没有性别之分。女性有天生的亲和力,反而会帮助工作。用自己的优势应该是这样的状态。

长时间的工作如何兼顾个人生活?家人支持你的选择吗?

甘露:这两方面没有多大的冲突。从纪录片里感受的东西也会影响你对生活的态度。我平衡得比较好,一年最多可能接一部电影,并没有很频繁按照流水线式去做,希望可以做留下来的作品,从时间上来说,生活和工作反而是可以协调的。

爸妈都很open,不会过多干涉女儿的选择。还有我的老公也是一直引领我走入这行的人,在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他一直欣赏和认为女性要独立。

在创作上,对你影响最深的人是谁?影响了哪些方面?

甘露:在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会被影响。很多人都对我的创作都形成影响。譬如张艺谋、徐克、刘伟强,他们在很多方面,尤其是态度方面都潜移默化影响了我。其他的比如我拍摄的人,他们身上的某一点或他们的生活也影响我很多。我一只坚信你的每一步都不是白走的。比如我小时候学习书法,到后来自己拍纪录片。我几乎不用三脚架、稳定器,都是靠手持。他们都以为我力气很大,后来想想可能跟学书法有关系,知道怎么用力,怎么用巧劲。

导演黄真真(香港)

摘掉有色眼镜,去你的三·八妇女节——女性影视从业者

在2000年的时候入行,那时候拍了一部纪录片《女儿那话儿》,后来开始执导电影《六楼后座》、《分手说爱你》、《被偷走的那五年》、《闺蜜1,2》等。

黄真真一开始是在香港演艺学院戏剧系学表演的。但当她毕业的时候才突然想到,自己的小个子身形当演员不一定是最适合,甚至很多主角的角色对她来说会比较吃亏。所以后来转做了广播DJ,那个时候看了很多电影就爱上了电影,发现自己不单单喜欢演戏和戏剧,也喜欢写剧本,然后就决定去美国纽约大学读电影系。

“我每天放学之后都和同学一起去公园,大家一边喝啤酒一边聊剧本。每天从天亮聊到天黑,我的生活变得非常满足,非常开心。那个时候我发现,我终于找到了我人生的那条路。”

入行之后,有因为性别原因遭受过不公平对待吗?

黄真真:不一定是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而是受到不一样的对待。比方说,有一些电影投资公司,如果他们想拍爱情、情感类、女性题材的影片,他们会觉得找一个女导演是最好的。但如果是其他的题材,比如动作、科幻、喜剧、悬疑类型的电影,他们可能认为男导演会比较好。所以这对我们女性导演来说会有一个限制,除非自己很努力地去一步步证明給投资人看,你是可以的。

同样我也听过一些男导演说他们也很想拍爱情片,但是偏偏电影公司更希望他们去多拍点动作、警匪片等,所以我觉得男导演女导演他们其实遇到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只是影片类型的方向刚好是相反的。

如何看待所处行业女性从业人员的所处环境和发展现状?

黄真真:我自己在电影圈已经十几年,我觉得在现下这个年代,这个时期,女性加入电影行业是最好的。因为我不觉得男性现在对女性有太多偏见了,只有一些典型的看法。我看到过去两年,好莱坞的《Wonder Woman》(神奇女侠)以及《Atomic Blonde》(极寒之城)这两个女英雄的电影都很受欢迎,证明现在女英雄的电影已经被大众接受,女导演拍摄动作电影也被接受,那个是给我们女性导演打开了新的方向,是很好的信息,所以一步步让我感觉,女性导演现在进入电影行业是最好的时机。

当然了,我觉得女导演还是需要努力,独立,很坚定地去表达自己可以去做的事。因为女性进电影圈还是需要先去证明自己,不是一进去就能让别人完全相信你的实力。

在创作上,对你影响最深的人是谁?影响了哪些方面?

黄真真:个人来讲,我非常欣赏张艾嘉导演。因为她已经结婚也有小孩,但是这么多年她都沒有放弃做电影、当导演跟演员。我觉得她分配时间的能力确实很棒,当然我想她的丈夫跟孩子肯定是非常支持她做电影的。所以我觉得女人事业和家庭是可以兼顾的,但需要你的伴侣的支持,而且欣赏你做这件事才行。如果你的丈夫根本不想你出去拍电影,希望你留在家里打理家务的话,那就会影响做导演的那条路。

男导演就沒有这个问题。在我们社会里,作为男性无论你是否结婚,事业都应该是你最重要的事。所以这方面当然是不公平,但没办法我们的传统就是这样。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去改变,而是我们女性要去做一个更坚定的选择。

摄影师潘雪雪

摘掉有色眼镜,去你的三·八妇女节——女性影视从业者

潘雪雪在2010年毕业于纽约长岛大学电视传媒艺术系,2012—2014年又在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进修电影摄影。从小她就是美剧迷电影迷,喜欢收集漂亮的图片,后来慢慢从平面摄影师到电视最后拍电影。参与拍摄过《重生之名流巨星》(网剧),《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院线电影),《洋嫁》(电视剧),《何以笙箫默》(院线电影)。

潘雪雪年纪不大,但从拍广告、网剧、网大到院线电影,经验丰富,作为一名女性摄影师,她刚从国外的生活回到国内,正在经历模式切换。

入行之后,有因为性别原因遭受过不公平对待吗?

潘雪雪:隐性的肯定有,一般都是在不认识不了解你的情况下的觉得没有男摄影靠谱之类的吧。还有在某些类型的电影方面比较吃亏,例如武侠、战争、车、枪、打斗戏这些方面基本是绝缘体。不过在浪漫言情都市喜剧方面还是挺有优势。

长时间的工作如何兼顾个人生活?家人支持你的选择吗?

潘雪雪:家人是支持的,因为一直做自由职业者,基本上已经习惯了几个月不见人,一见就几个月。
个人生活和工作直接已经熟练练就了模式切换。工作的时候超级低调,一身黑衣鸭舌帽;生活的时候画个妆穿个裙子也是经常的。

在创作上,对你影响最深的人是谁?影响了哪些方面?

潘雪雪:其实很多ASC的美国摄影师对我都有各方面的影响,最深的还是Emmanuel Lubezki吧,有几年工作不太顺利心情也比较低落的时候有机会听他讲了自己的奋斗史和对电影摄影的理解,不敢说影响了我的拍摄风格(这个学不来),但是在摄影这条路上要放弃的时候有种鼓励。

声音设计师赵颖

摘掉有色眼镜,去你的三·八妇女节——女性影视从业者

从事声音工作十七年,从事电影的声音工作十五年,做过声音编辑,录音师,声音设计,混录师,声音监制,声音指导。参与过的部分作品有:电影《手机》《天下无贼》《夜宴》《无极》《太阳照常升起》《风声》《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厨子戏子痞子》《非诚勿扰2》《宫锁沉香》《我想和你好好的》《少年班》《一句顶一万句》《摆渡人》《捉迷藏》《无问西东》等。

赵颖进电影这行是父亲是一名电影放映员,从小就可以看很多电影,她对电影有一种深厚感情,对于声音,更是发自内心的喜爱。

如何看待所处行业女性从业人员的所处环境和发展现状?

赵颖:在录音行业里,比较有意思,相对前期的录音师群体内,女性不多,相对后期的声音编辑设计群体内,女性优秀工作者不少。现状是大家协作工作,性别并没有完全局限我们的工作环境,到给了大家相互协作和各自施展所长的合作机会。发展来说,我觉得无论性别,相互技能和创作上的配合比较重要。

长时间的工作如何兼顾个人生活?家人支持你的选择吗?

赵颖:说到这个我就很惭愧了,因为工作确实要取舍一些个人生活。我觉得这方面无论男性女性好像都有类似的取舍。家人确实给到我的支持很大。

您在工作中,最喜欢的有效的一条工作方法是什么?为什么?

赵颖:我个人认为最有效的工作方法就是一句话:准备工作不要惜力,要尽量精细。
读剧本就是做现场录音方案的准备工作,现场录音就是为后期声音制作的准备工作,后期整理同期就是声音编辑的准备工作,精细的声音编辑就是混录的准备工作。所以就是每个环节都要尽量精细。

剪辑指导朱琳

摘掉有色眼镜,去你的三·八妇女节——女性影视从业者

2007年进入影视圈,入行超过十年。前几年做学徒,2011年左右开始独立剪片,第一部片是陈国星导演的《冰雪11天》,后来基本是一年剪两三部。后来的作品有《推拿》《无问西东》,以及接下来还有娄烨导演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文牧野导演的《中国药神》。另外跟女导演刘娟导演、杨亦舒导演也有合作,现阶段片子还在保密期。

入行之后,有因为性别原因遭受过不公平对待吗?

朱琳:刚开始的时候这种情况会多一点,因为经常需要熬夜,领导们会怀疑,你一个小姑娘行吗。可能心里比较好强吧,那我就多做工作,让他们信服,逐渐地这种不同对待的情况就变少了。

后来我遇到的合作者都很尊重女性,有时候会很照顾你的感受。而且在工作状态下,会忘记这个女性身份,大家只是纯粹的工作伙伴,没有性别之分。我相信很多女剪辑师,有时候比男性更犀利更有韧性。所以这个情况,在现在的环境下,应该不成问题了。

如何看待所处行业女性从业人员的所处环境和发展现状?

朱琳:我们这一辈女性剪辑师,相比我的师父辈是优越太多了,我们不用去洗印车间剪胶片,不用操控笨重的机器设备,不用搬运贵重而沉甸甸的样片……

所以如果在其他行业男女比例可能有所失衡,至少在剪辑师这块是不存在的,而且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剪辑师的。而且现在的环境不断变好,更多专业的导演和制片人,一切从作品出发,不再因为你的性别身份而忐忑不安。
女人特有的韧性和沟通方式,更容易让合作者信服。女性独有的细腻和敏感也是非常宝贵的,有时候反而是种优势。

长时间的工作如何兼顾个人生活?家人支持你的选择吗?

朱琳:很多人担忧女性生育或者家庭带来的影响,导致工作的不顺畅。这些年我们很多女性剪辑师也在讨论和思考最佳的方式,其实这一切都取决于你本人的均衡。

比如说我自己,我希望保持良性的创作热情,那么就不去过度消耗,认真挑选剧本,选喜欢的项目去做,不让自己过劳,不同时接戏等等。让生活和电影一样重要,而不是必须为了电影舍弃生活,这样的想法是不健康的。

家人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选项,因为他们确实无法理解你的工作具体在做什么,有时候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事情不能放到明天去完成。

比较幸运的一点,就是从小我的家人都是支持我的,他们相信我,而且希望我可以去过我想要的生活。也可能是我天天给他们洗脑,鼓励家人也多去做喜欢的事情,互相支持和鼓励吧。

在创作上,对你影响最深的人是谁?影响了哪些方面?

朱琳:很难说是谁影响最深,因为每一位我遇到的老师或者导演,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影响都是不一样的。最重要的是我的两位师父,巧合的是她们都是很优秀的女剪辑师,一位是剪过《三峡好人》的孔劲蕾老师,另一位是《功夫》的香港剪辑师林安儿。

孔老师对我最大的影响是在于对人物的处理上,要学会挑表演,通过剪辑附加给人物什么样的情绪等等。林安儿老师告诉我们“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其中的学问很大,我对助手要求极其严格的,这方面受她影响较多。

摄影师张杨珉鸣

摘掉有色眼镜,去你的三·八妇女节——女性影视从业者

高中毕业的时候张杨珉鸣没有考上美术学院误打误撞的进入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发现这条路意外适合。她认为美术创作是把自己的潜意识展示给观众,而电影摄影是在故事讲述的过程中用视觉语言与观众的潜意识对话。二者有很多共通之处,而电影摄影对她来说是一个更充满挑战和惊喜的工作。如今作为摄影师入行已经有6年时间,去年完成了自己独立作为摄影指导参与创作的故事长片《海边十日》。

入行之后,有因为性别原因遭受过不公平对待吗?

张杨珉鸣: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在摄影圈里有一个话是: 所有人天然认为摄影师应该是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这也是为什么英文里只有camera man 而没有camera woman。而当一个女性站在摄影师的位置,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证明自己比一个男人更专业。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经历过一些,从一些制片方直接拒绝一个女摄影师,到剧组里的闲言碎语。你没办法改变别人的眼光,但是你可以选择自怨自艾,或是把这些负能量转化成让自己变得更强的动力。

如何看待所处行业女性从业人员的所处环境和发展现状?

张杨珉鸣: 以前的人会说,当一个女摄影师出现在片场,所有人都会思考,她有什么背景。这恰恰说明在他们所处的时代,一个女性即使有能力,没有所谓的“背景”,也很难得到工作机会。

而现在随着行业风气的变化,整个行业年轻、有想法、敢于突破和创造的导演越来越多。对于女摄影师来说也有了更多的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从大的格局来看,电影行业还是一个“男性社会”。女摄影师在工作中同样要面对,如何以一个女性角色,和形形色色的男同事合作和沟通,如何做好创作和执行的平衡。当然这些这些问题男摄影师也要面对。

我觉得如果电影行业的女性能够更团结一些,多一些像男性之间那种“哥们儿”仗义的情谊,我们能够更快地瓦解电影行业男性从业人员占绝大多数的局面。

长时间的工作如何兼顾个人生活?家人支持你的选择吗?

张杨珉鸣:如果是在拍摄期间,长时间的工作很难兼顾个人生活,我会坚持早上起来跑步,或者收工开完会之后锻炼,在转场的时候进行一些简单的阅读,其他的就很难了。结束一段长时间的工作之后我会给给自己比较长的休息时候,重新寻回新鲜感,也做一些积累。

Rachel Morrison的自我介绍写着:一位母亲,一位妻子,一位摄影师。我相信对她来说在平衡这几种身份会有很有趣的故事。我很幸运的是我现在的身份还比较单一,不会有来自家庭的压力。只是父母有时候会担心这份工作会不会过于辛苦,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我从小就喜欢挑战“困难模式”。

我觉得在未来的有一天,结婚生子之后我也不会放弃我的工作,首先对于我来说,这是和母亲,妻子一样重要的个人身份。对于下一代来说,在成长过程中有独立,勤奋的女性形象陪伴也是非常重要的“性别平等”教育。

在创作上,对你影响最深的人是谁?影响了哪些方面?

张杨珉鸣: 在影像方面,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天堂的日子》的摄影师—Nestor Almendros. 他的创作经历,创作中对自然光线的运用,批判性思维的运用,都给了我很多启发。

还有我的研究生导师穆徳远老师,他对我的影响在更实际的方面。起初我不太擅长和我的创作伙伴沟通,他告诉了我很多平衡之道。他也常常说,“电影摄影师要记住,不要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

当时听来有点云里雾里,但是随着经历了更多的拍摄,也越来越明白老师早就把其中诀窍教给你了。

视效师高枫

摘掉有色眼镜,去你的三·八妇女节——女性影视从业者

在视效行业工作了10年的高枫,是个常年游走在国内和国外,不停切换工作模式的女生。参与制作的项目以国外居多,《神奇动物在哪里1》《碟中谍5》《但丁密码》《星际迷航2,3》《权利的游戏》《饥饿游戏》《鲛珠传》……

当时的学习背景是工科专业,只是因为父亲是摄影师,所以接触了艺术,喜欢上了摄影和画画。后来不想在自己的工程行业里再深造,就决定去尝试动漫行业,在这个情况下,慢慢就做到了电影。她在国内外的行业对比上有自己非常鲜明的体会。

如何看待所处行业女性从业人员的所处环境和发展现状?

高枫:所处的环境,分两块。国外的环境会比较人性一些,大家的发展现状非常平稳,发达国家工作环境之间没有太大区别,偶尔会加个班,但也不会特别长。

在国内合成师女生特别多,而我当时在国外的那个团队的合成师居然都是男的,女生只有我们两个,让我非常惊吓。但国外每年都有推进这件事,会有很多平权组织。

国内就相对艰难一些。“中国速度”社会压力和发展速度造成了行业的现状。虽然有很多女生在这个行业里,但做的出成绩的真的不像国外那么多,整体现状还是更导向男性。女生的发展方向和引导性来说其实相对比较弱,因为这个行业压力比较大,所以对生理上是会有一定影响,所以在发展上的话,大家觉得女生一旦要照顾家庭或小孩之后,精力和体力会有所减弱。在中国的情况,女性在工作到一定时间之后,会慢慢导向管理或行政方面的工作。

长时间的工作如何兼顾个人生活?家人支持你的选择吗?

高枫:在国内工作的话,经常会出现生活不能自理的状况。项目的节奏很快,后来还会出现项目并行的情况,在这个情况下就没办法照顾自己。

早期的时候家人会比较抗拒,因为加班太久,时长太长,跟收入不太成正比,但我已经从业十年,要改行比较困难,所以家人现在还是会以尊重为主,提醒好好照顾自己比较多,要早睡要吃饭。

在国外的话,兼顾个人生活,他们的计划和生活逻辑会相对合理一点,所以基本能照顾好自己也能照顾好家庭。所以国外的女性,不管是结婚还是怀孕,她们的工作都完成得非常优秀,也没有受到太多的阻碍。

最后,是这些女性影视从业者们送给大家的一些建议:

在这个行业,机会越来越多,但还是要尽量去看清楚,自己期望要什么。不用好高骛远、欲望太强,在这个过程中就会懂得保护自己;然后把自己的专业能力加强,不要老是觉得自己是弱者,会很难在这行立足。

张曼玉跟我说过,她喜欢在剧组看起来像个小男生,希望自己不要老是被用性别去界定。当然我也见过剧组的女孩不尊重别人的,很势利的表现,别人也都不会尊重你,凡事都有两面性,我不会偏向某一方。
——纪录片导演甘露

我们做为女人,一定要坚定,不要让旁边的人影响你。要有信心要独立,一定要比男人努力几倍。因为如果有人对你有所怀疑的话,这是正常的,不要介意。

比方说我当导演时,我在现场根本不会记得或在意我是女人还是男人,重点是我要集中精力把我的工作做好。因为我太集中,就算有人是看不起我,或是对我有怀疑,我根本都不会有时间去理他,工作可以证明你的能力。结果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作为一个导演。尤其是一个女导演,重点是你要把电影拍好,那什么都不用说了,作品自己会为你说话。

——导演黄真真

喜欢这个行业是基础。这个行业并不光鲜亮丽,我们是幕后工作者,我们的价值是创作出来的作品,不是宣传自己。如果你想出名,不是发自内心喜欢这个行业,就别干这行。因为这个行业里有它自身的乏味、寂寞。

不过如果你真的喜欢这个行业,就坚持做下来。至少我是越干越喜欢。我很庆幸自己干着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声音指导赵颖

如果你真正热爱剪辑,那么要尊重每一份工作,把每一次机会都发挥的淋淋尽致不留遗憾。

如果你真正热爱电影,那么热爱生活和锻炼身体尤为重要,只有你健康并充满激情,才能与电影永相伴。

——剪辑指导朱琳

跟大家分享一些在我自己觉得犹豫的时候用来规劝自己的话。

很多女孩喜欢给自己贴标签:年轻,经验不足,女性。对,这些都是事实,与其对抗这些,不如把这些变成优点。因为年轻和缺少经验,你往往会有更多的激情、冲劲和专注。因为你是女性,你往往有和男性不同细腻的视角,更易于沟通的行为模式。

珍惜自己的初心和对影像的激情。更多的经验,更大的项目,更多的荣誉和金钱,只要你好好干,这一切都会来,但是初心和激情一旦失去了,永不再来。

——摄影师张杨珉鸣

对我来说男女无差,视效这个行业都是女生当男生用,建议的话,作为女生,可以用更柔韧的身段去征服这个行业。还有少熬夜,会老得快。
——视效师高枫

注意养身,随缘拍摄。切勿执着,见好就收。
——摄影师潘雪雪

以及,去你的三·八妇女节!
本文为作者 霹雳无敌平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99210

霹雳无敌平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工业网编辑 我是宇宙霹雳无敌总是有99个问题的小小平 邮箱:502217478#qq.com 微信:502217478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