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剪辑师社群活动第④期#中国剪辑师社群拉片手记——霍猛《过昭关》

本文作者:宋明泽,中国剪辑师社群会员。2000年出生于河北沧州,2017年参加业余影视培训。2018年考入河北美术学院传媒学院,正式踏上影视创作道路。进而学习策划、剧本写作、拍摄、剪辑、视效等知识。代表作:纪录片《沧海狮吼》。

 

在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App关注我,合作交流。

 

近日看了霍猛导演自编自导的电影《过昭关》。


初看电影名称,或许你理解到的东西并不多,以为是过一次难关,或者一次重大的事件,但是当我们坐下来静静的去观看这部电影时,我们就能从中悟到不少东西。


详细拉片前,先放几张电影的海报。

该部影片是根据导演自身的经历改编而成的,导演的爷爷在世的时候曾提到过曾经接到某个人的电话,并非常想去看他,但是那时候自己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去成。几年后,爷爷去世了,导演思考如果那时候爷爷真的去了,现在又会怎么样呢,这件事在导演的脑海中琢磨了4、5年,后来,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写完了剧本。

 

影片全长1:33:01


摘自百度百科对《过昭关》的故事简介:暑假七岁的宁宁被送回乡下,由七十多岁的爷爷李福长照顾。李福长偶然间得到了一个老朋友的联系方式,得知老友身体中风,时日无多。他决定骑摩托三轮车,带着孙子跨越千里看望老友。为抵达目的地见到自己思念的老友,李福长与孙子一路跋山涉水、马不停蹄,每天迎着朝阳出发,伴着夜幕入睡,一面在匆忙的旅途中感受社会百态与人情冷暖,一面又在磕绊的境遇中体验人生、思考生命 。

 

下面开始正式拉片

 

--------------------------------------------------------------分割线----------------------------------------------------------


故事的开头,便将我们带入到了质朴的农村,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全景镜头将故事的开场场地交代明白,发生在中国某地的农村,随着镜头的进一步深入,我们的主角人物李福长扛着一个梯子出场。


至于梯子是做什么用的,导演很快就做出了回答。


李福长将梯子竖起来后,爬了上去。


原来是房屋顶子上的瓦片松动了,老人准备去修,如果大家还没有看过这部电影,可以留意一下这个场景,因为在后面的剧情发展中,还会涉及到这个场景。


继续跟进剧情的发展,我们看到了主角李翊宁的出场,一个小孩子,背着一个书包,稚气未脱的坐在车里,似乎很不愿意下车的样子。


经过简单的对话我们明了,这两位主角属于爷孙关系,正处于放暑假时期,爸爸把李翊宁送到了乡下的爷爷家中。


爷爷为刚坐车来、风尘仆仆的小孙子洗脸。


在这个镜头中我们不难发现,场景的设置相当质朴,很现实的重现了当代农村的环境,在凌乱中却又能找出电影的质感。


洗完脸之后,爷爷拿了左手边第一个灰色毛巾准备给小孙子擦脸,被李翊宁拒绝了,说太脏了,要用那个红毛巾。剧情发展至此,加之前面的简单勾勒,我们看出此时的李翊宁并不太喜欢这个乡下的新环境。


后来李福长在一次卖西瓜的过程中,偶然得知了自己曾经的一位好朋友韩玉堂还在世,但是其身处三门峡市,于是一次寻友之旅就此促成。


在0:14:10的时候,片名正式的出现。


随着手电的灯光,老人在微弱的光亮中,走到了相框前,拿起了一支记号笔,将两个人圈了起来,以示这两个人已经去世了,此时照片上还剩两个人,也就是李福长和韩玉堂。这也更加坚定了老人要去寻找朋友的决心。


次日一早,爷爷便带着孙子踏上了旅途,温暖的阳光,阵阵蝉鸣,一切都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质朴,或许这种感觉,深深的烙印在导演的心中,成为导演对于爷爷的回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夜晚,爷爷给孙子讲了伍子胥的故事,导演用情景再现的方式,讲故事表演了出来,值得关注的是,影片中伍子胥正是由霍猛导演本人亲自出演的。


次日早晨,依旧是温暖的场景,雾气朦胧,晨光依旧。


当老人和孩子走到河边时,遇到了他们的“第一个路人”。


老人在与小伙子的谈心中,了解到,小伙子因为做生意被骗,赔掉了自己借来的大笔资金,前不久,他的合伙人也上吊自杀,他自感无脸去见家乡父老,便漂泊在外,孤独一人。


老人坐下来,和小伙子认真谈心,给予小伙子诸多启发与开导。


在继续行进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第二个路人”。


这位中年人是一个货车司机,因为货车皮带断了,所以车抛锚了,在路边招手求助,车辆视而不见,老人经过时,这位中年人并没有在意老人,而老人主动去找了这位中年人,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他的吗,于是中年人说出了他的诉求。


在看片的过程中,我也十分担心,就是老人和孩子都属于弱势群体,两人独自在外奔波,不由自主的害怕会不会二人在遇到伤害,但在看片的过程中,慢慢的,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影片中给予人们的,在主角身边发生的,是一个美好的世界,人们都是善良的,这或许也是导演的一种诉求,表达出对于美好生活的憧憬。


在后来老人与货车司机的交流中,我们可以得知,货车司机认为这个世界是充满坏人的世界,没有人会乐于帮助他人,处处充满危险,而老人则认为,换一种角度思考问题,或许这个世界就没有那么的糟糕。


不久,他们又遇到了“第三个路人”。


哭丧妇女在路边不时哭泣,这是真实事情还是团伙诈骗,我们放一边暂且不说,司机却被老人的善良与质朴深深的打动了。


在偶然走错路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第四个路人”。


蜂农的嗓子不好,孤身一人在此卖蜜,却还热心招待了爷孙二人。


在第二天临走的时候,蜂农送给了老人一瓶蜂蜜,两人相互告别后,爷孙二人继续出发。


经过长途跋涉,老人终于到达了三门峡市,并且成功的找到了友人韩玉堂,韩玉堂见到李福长后十分激动,不敢相信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李福长。


李福长在临走之时,将那罐蜂蜜送给了韩玉堂。


到楼下准备走出医院时,李福长听到有人在喊他,抬头一看是楼上有人在叫自己,韩玉堂用微弱的声音嘱托病友,告诉李福长路上小心,病友也都一一在窗子中告诉了李福长。


刚一进村,老人发现哑巴老人过世了,孙子再一次的遇到了死亡,并天真的问爷爷,死是咋回事呀,爷爷也童趣的回答了他。


回到家中,这个场景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只不过这一次不只是老人一人了,而是有许多晚辈给老人帮忙,为老人修缮屋顶。


房子修好了,小孙子却被爸爸接走了,当这个镜头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心中一种酸楚油然而生 。


前面老人对小孙子的喜爱大家都能看见,带小孙子到处游玩,陪小孙子睡觉,陪小孙子一起捕鱼,而到了现在,小孙子回城了,农村又只剩下了爷爷孤身一人,我的心里难受了。不能想象爷爷接下来的生活是喜是忧,但至少不会是又孙子在的时候那种愉悦。


不久,老人接到了韩玉堂晚辈的电话,告知韩玉堂已经去世了,老人一时不敢相信。

身边曾经的人,一个一个的消失了,老人的生活,也一天一天的冷清了。


老人回到屋子中,用记号笔默默的在韩玉堂老人的照片上画上了圆圈,以示去世,此时照片中,只剩下李福长一个人了。


在一个挂着风雪的天里,老人站了起来,准备走向门外,仔细看,我们可以看到老人胸前别着一枚党徽,由此可以推测老人曾经是一名党员,由此也能看出导演对于人物身上的道具设置之细心。


风雪交加的日子里,老人独坐门前,又唱起了老人最爱的《过昭关》。

 

-------------------------------------------------------------全剧终-----------------------------------------------------------



通过对影片的整体把握,我自身感觉老人的角色更像是一位摆渡人,老人与孙子在匆忙的旅途中感受社会百态与人情冷暖,在磕绊的境遇中体验人生、思考生命,老人用看淡一切的眼光,为自己的小孙子,几位路人精心开导,在质朴的话语中,思考自己曾经的人生,也为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做好准备。

 

文章简要分析了该部影片,由于自身能力有限,还请大家多多关注原始影片,关注霍猛导演的精彩解读。

本文为作者 宋明泽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1806
相关文章

中国剪辑师社群活动第④期

查看更多 >

中国剪辑师社群

查看更多 >

过昭关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