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剪辑论《过昭关》的失声及叙事视角转换

本文从文学思考和剪辑两块进行分析,虽三千言,但不足以描摹老者百年孤独的失声。

第二期导师:霍猛(第2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奖获得者)

平台:影视工业网“中国剪辑师社群”

作者:@社群会员淮河




往期文章推荐: https://107cine.com/stream/121381

《一名剪辑医生的成长之路》(上篇)——周新霞老师献给剪辑师的大实话

 

                       文学思考



《过昭关》是由霍猛自编自导,杨太义、李云虎、万众、聂栋才主演的剧情电影,于2019年5月20日在中国内地上映 。


简单来看,电影讲述:农村老人李福长骑着三轮车带着孙子跨越千里看望老友的故事 。


真的是这样的吗?


是的!


但这是故事的“显”。隐的东西需要观众有文化浩劫的代入感才能体会。“隐”的部分是《过昭关》得以被电影节青睐的缘故。

 

(爷孙第一次出行 车故障)


《过昭关》这部电影,我是分两次看。


第一次是跳着看,我只看了前面六分钟和后面结尾。第一次看,觉得这个故事没有吸引到我(恕本人不是文艺控)。作为剪辑,经常要思考的是这一刻的该给观众什么样的信息、观众是否能明确地接受到你所要传达给他们的信息。


本周末《过昭关》的导演霍猛会对本片进行创作分析。所以带着任务,第二次看的时候,完完整整看完了这部电影。


(我跟孙子讲伍子胥过昭关的事,主要还是想跟他说曾经的家族兴衰)


 “靠,这不就是我爷爷的故事嘛。”当我看到片中古稀之年的男主李福长露营时对孙子李云虎说了文化浩劫的事,我心里不经意震颤了一下。


 自己曾经年少不经事,认为世界的是非善恶是分明,直到成年之后父辈说起曾祖父作为中农被吊打而死(据父辈说曾祖父劳作勤恳、帮长工们成家,其实人蛮好),对是非观有了更深的思考,同时让我对爷爷的经常性的沉默不语产生了共情。《过昭关》里,李福长的父亲和我曾祖父的结局是一样的,也是被吊打而死。如果父辈没有跟我讲起曾祖父以及文化浩劫的事,想必我对此片无法有深的共情。(插一句,曾祖父的坟墓被盗挖,所以一直很讨厌《盗墓笔记》。挖人祖坟,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当然伍子胥也干过。)


典故:伍子胥掘墓鞭尸


当然,电影讲的不是掘墓,讲的是“伍子胥们”的过昭关。

(导演饰演戏中戏的伍子胥)

伍子胥过昭关是一个古老的中国民间传说故事。伍子胥乃楚国大夫伍奢次子。楚平王即位,奢任太师。后平王听信少师费无忌谗言,奢被杀。子胥逃走。楚平王下令画影图形,到处捉拿子胥。子胥先奔宋国,因宋国有乱,又投奔吴国,路过陈国,东行数日,便到昭关(今安徽省含山县北)。昭关在两山对峙之间,前面便是大江,形势险要,并有重兵把守,过关真是难于上青天。世传伍子胥过昭关,一夜急白了头便是此地。由于东皋公的巧妙安排,更衣换装,伍子胥便混过了昭关,到了吴国。该故事入选了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


电影里,李福长自比伍子胥。所以《过昭关》的片名得益于伍子胥的故事。

 

完整看完《过昭关》。第一印象,没有加音乐、没有过多的渲染、没有过多的制作技术凸显,没错,它就是以纪录片的质感还原了一个时代的缩影——伍子胥们的缩影。不像80后和90后,表达欲望强。“爷爷”这一代人,他们是失声的。


然后我就想,诶,它的故事也忒简单了吧。观众一般看不进去。后来我想到,这是专门冲着获奖去的。所以也就明白为什么不加音乐、反常规叙事。


本片是以李福长的视角介入叙事,他带着孙子去见病危的劳改场老友——主线呈线性叙事(主线中间另插叙了一段关于伍子胥的戏中戏),路上所遇到的人都是支线。如果是故事片,我是不喜欢这种流水账的,但是我还是思考导演为什么要这么处理。


导演根本没想讲一个“人在囧途”的故事,而是以“人在囧途”为显,让李福长讲出了一段秘事。途中,李福长还跟路上的人讲讲人生小智慧、讲情怀。所以你以为这是讲情怀的片子吗?

我以为是,但是后来我有推翻了我这个推论。我再往深挖掘。


(三位劳改场老友 这是最后一位尚存但是病危状态)

看一个人物的成长,需要从故事的开头和结尾的变化来分析。故事开头,李福长有邻居哑巴作伴(哑巴其实就是李福长的一个符号“莫言”)、三了劳改场老友死了两个(所以李福长才想着见最后一个的那一个病危的老友);

(最后这位老友也走了 世上再无懂“我”李福长的人了)


结尾,哑巴死了、三个老友都死了、儿孙不能长聚,李福长对着镜头唉声叹气唱戏曲《过昭关》。


你想到了什么结论?


我们再结合主线中的“隐”:李福长对孙子和盘托出心事。可以发现,李福长最大的问题是再也没有人懂他了。儿子从小被他打,不会懂他;孙子还小不会懂他;其他陌生人更不会懂他。片尾李福长虽然没死,其实等同于死亡。


我的结论是。这部电影最深层次是百年孤独。不是旅游、会友、讲人生情怀、讲文化浩劫。(我想到《寻梦环游记》,里面讲的“牌位”关系,即死的人需要有人铭记。《过昭关》是知心人死了,自己也就心死了。更像是俞伯牙和钟子期的高山流水。)

(“我”孙子,在片子的作用起到一个观众视角,有他在“我” 便能趁他年幼吐露心声,

他懂不懂是另一回事了,长大了应该就懂了吧)


身死、心哀,片中多次提及生死——鬼门关。生死、孤独,这是很深的哲学命题。李福长在里面表现出一些人生小智慧。虽然李福长旅途中安慰很多人,但是最后连个安慰他的人却没有,这是悲凉。

  • (结尾最后一个镜头 “我”心中悲凉 流水断高山)

鉴于他最后的悲观,定调这部戏为悲剧。伍子胥们的悲剧人生。无论是李福长、哑巴、还是文革劳改场的三位老友,都是“伍子胥”。他们心中有郁结,但是就是不能说——“莫言”(我觉得作家“莫言”的笔名是来自于文革的经历)。

 

(导演饰演戏中戏的伍子胥,潜台词:“为什么我的眼中总含泪水”)

                      剪辑思考

本片弱化技巧,便只分析三场,以管窥天。

(孙子暑假归来)

开端,李福长的儿子李运生把李福长的孙子李云虎送到李福长老宅留守。这场戏,“虚化”李运生这个人物。鉴于80后、90后对父亲外地打工而导致父子疏远,对父亲的概念其实更模糊。这是一个设定。


那么我们来看看导演是怎么虚化处理的——


 李运生从小屋走出来的时候一边说这话,镜头没有给到他,而是给了没有台词的李云虎的近景反应上。这同时也是叙事视角的一个转换:从开始的爷爷叙事视角转到孙子的叙事视角。



这个叙事视角的转换模式,我在后面的另一场戏也看到了这一点。

我们先来看看——

这场戏,剪辑上我比较喜欢。首先,是李福长的叙事视角,他看到孙子画画,但是紧接着,爷爷的视点镜头即孙子画画的镜头,只给了特写而没有给孙子的反应;后面是孙子的叙事视角,孙子看爷爷做小风车,但是紧接着,孙子的视点镜头即爷爷做风车的镜头,只给了特写而没有给爷爷反应。(最后从孙子的视角再落到爷爷视角上:爷爷近景看着孙子笑了笑。本片终归是爷爷当主角,孙子的表演以及在本片的发挥作用撑不起这部电影。)



这样的剪辑手法是一种叙事,觉得是作为规律可以遵循的。


(伍子胥过昭关前遇到贵人)


第三场戏是爷爷和孙子露营的时候,叙事手法采用戏曲伍子胥画面+李福长旁白对伍子胥的台词口型。这个手法在《蚁人1》里,男二对男一讲述一件事的过程所采用的手法。 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规律。


作为新人剪辑,其实更多地是总结规律。只有总结了,才能以后试图打破。这也是我未来会一直要做的,一边总结规律、一边实践,一边试图创新一些规律。乐此不彼。喜欢剪辑,喜欢逻辑。


那么《过昭关》里,导演也说情感是第一位的,逻辑退后。至于逻辑,可以讲一个点。我们先看一下片段——

群里的会员也说了,李福长旅途上帮忙卡车故障的卡车司机,为了报答,卡车司机帮李福长搬三路车到卡车上。

(众路人群演过来帮忙搬车)



本来李福长和卡车司机是搬不上去的,所以导演设计了四五个群演来帮主演搬三轮车。这一点确实可疑,我觉得这个情节点完全可以删掉、不表。


为什么呢?


因为导演又在后面交代了一个信息点,即卡车司机把卡车靠在土丘上然后一个人就能把三轮车卸下来。

(卸车)

我们先来看一个片段——

这也就意味着,把卡车搬上去也可以用这种方法。


所以我认为保留卸三轮车过程,搬三轮车过程不表。


曾经有一个合作过的导演说,剪辑的时候不要为了弥补一个问题而打补丁,不要让观众发现到这个补丁。


最后想说的是,片子的含金量是来自于文本的寓意。确切的说,是剧本的胜利。剪辑上只是辅助,并没有起到一个扭转局面的作用。当然,导演也兼了剪辑。这样的片子,剪辑发挥的余地还是有限。如果导演找一个剪辑,估计也只是找了一个操机员。当然,这只是我个人见解,不足为虑。

(电影开头 “我”卖瓜回来路上)



以前看过《小城之春》,写到这里觉得《过昭关》情绪和节奏上和《小城之春》很像。所以,《过昭关》第2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奖,也就不奇怪了。


很有底蕴的一位导演。期待霍猛导演的直播复盘以及新作品。

 

 

 

本文为作者 林淮河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1923
相关文章

中国剪辑师社群活动第④期

查看更多 >

中国剪辑师社群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