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横店复工,是外行看热闹

采访、撰文/法兰西胶片


主题,横店。


横店的主题,复工。


横店影视城


本来这篇采访半个月前就要出手,临到关头,夜里差5分钟12点,大上级来了慰问,稿子就按兵不动13天,直到现在。


第一导演(ID:diyidy)坐立难安。


但那个巨型信息源,确实不太好提,不然,会要人家的命。


毕竟,疫情不平定,横店复工这事,一步错,毁全组,牵一发动全身。


一开始横店官宣13号要开始干的时候,网上已被屠过一轮,舆论毫无优势,领导只盼网友忘性大。


所以复工这事就内部“叫停”了。


但说是“停”,那也是“快”。什么事情,慢慢来,自然就比较快。


一个6666人的大集体(信息来源可靠,横店所有剧组登记人数为6666人),摸排观察十几天,确定好了没有发作迹象,复工大业就可行,于是,最近这些日子就悄悄地开始了。


那这6666的人群里,最多的工种是啥?


演员。


今天横店复工策划重组,我们采访了两名横漂演员,一女一男,一新人一老人,一科班一大众,一踌躇一轻松。


一个采访前吸溜着泡面,一个采访前跟邻居吃着火锅喝着酒。


化成两个字,活着。


横店,这家24年的中国影视老店,走到了它的生意最低谷,而它的低谷,也意味着中国电影开始透支它即将到来的追赶。


无论你认为这里是中国影视工业的启蒙,还是粗制滥造的摇篮。


如今在咱们这世道,梦想什么的,不都得,先丧,再上啊。



01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把那批想在这个行业混饭吃的沙子先筛出去了。”


罗梅(化名),横漂女演员

采访时间:2月13日,横店官方宣布复工当日

横漂年龄:1年

最近一次来横店:1月8日

停工时间:1月27日

复工时间:原本争取一周内,现在来看已破灭


 

我们家在河南郑州,大概初二,我这边有一个戏要弄。就想着,等过完年初五之后再回去,结果初五之后疫情就很严重了。


其实1月初来横店前,我还发烧了,那会儿是元旦跨年,跟我兄弟姐妹在一块。


开始就我自己烧,回去之后发现大家都烧了。当时还没有疫情这事,但确实那次发烧不一样,平常吃点退烧药就好了,那次就反复烧,烧了三天。


我本来就想着说,如果不好就退了去横店的票,总不能发着烧坐飞机。我也怀疑是什么事,要去医院抽血化验,结果第三天早上烧就退下来了,到现在一直没事。


到横店的时间大概是1月8号,等到十七八号的时候大家都知道疫情了,到二十几号那会儿就严重了。


我还在想,武汉离浙江不是还挺远么,后来丁香医生出了全国疫情实时地图,看到浙江这边变成第二大疫情区,它有时候是第三,有时候第二,就跟广东两个在赛跑。


2月26日疫情地图

 

这时候我还接着三、四个戏。我们演员进化妆间之前,都在这个组的酒店大门前用体温枪测一下,工作人员会提醒你戴好口罩,没口罩不让进的。演员在休息时间也可以戴,但是组里不发,就自己戴自己的,要是想要也可以管组里要。

 

其实现场拍戏戴口罩,平常就算没有疫情,如果去那种封闭式的比较脏的地方拍摄,工作人员也都戴着口罩,大家平时戴口罩的人也比较多,所以就算全部人戴口罩,也没有那么新奇。

 

直到27号那天,我上午十点钟,在化妆间接到通知,说今天停工。然后我衣服落在之前组里的服装车上了,我让他们家副导演拿回来,我就在那儿等他们嘛,结果看到好多人用车去旁边的超市买那个泡面啊、吃的什么的,一箱一箱往上搬啊。

 

当时就感觉,要在屋里呆着不能乱跑了。

 

 

那几天去买口罩,横店的药店都没了,买不到,别人之前买到的也是高价,基本上算下来两块钱一个,100块钱一盒。

 

我们现在买东西的话,刚出小区就要登记,在路口也要登记,进超市还要登记。小区也是只给出不给进,出去买个菜回来就不让进了,现在这几天给办通行证。前阵子还有路都封了,后来解封可以通车了。

 

吃饭的话就只能自己做,要不就吃泡面,饭店肯定是都关的。我住的这个小区也被封了,横店基本上所有老的小区,没有保安的,都这样,都被封,回不去。我现在住朋友的公寓里。

 

前段时间有一个群演去医院,说是疑似,当时传得沸沸扬扬,说正在调查,到现在没什么动静,好像是谣传,应该就是去医院查完之后没什么情况吧。


《我是路人甲》中的横店群演

 

停工前那时候,我也怕,已经接上的戏,人家下通告,不能不去,这个我做不了主了。之前有一个大组,我不能说是哪个组,还在保密,就说要从上海那边调几百号的模特演员过来,这样是有危险的,我就不太敢去那个组里了,后来听说下了停工令,就没从上海再调人了。

 

横店开的很多戏在没有正式宣传前都是保密拍摄,不会对外公布,你也不能发朋友圈,一旦发了被查到,按之前签的合同是会扣工资的。

 

《倚天屠龙记2》就是保密拍摄,那个都是香港的明星,听说还有古天乐呢。



我记得那会儿看新闻说停工一天至少损失50万。王晶古天乐这种大导演大明星,现在应该都不在横店了,早就回香港了。


因为接到停工消息后,他们要再不走,就只能在这儿困半个月,谁傻呀?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是还可以出横店的。于正好像是在横店有房子,他可以在这待。


我自己呢,就利用这段空闲的时间增加阅片量,我看还有朋友利用这段时间减肥,也不能跑步,就练练keep,少吃饭。


马上要复工了,复工之后我接下来的事可能会比较多,任务繁重,所以……我又不控制饮食,这样特别不好,我得控制控制。


罗梅的面

 

 

我今天刚去找房东开了一个“我一个月没有出过横店”的证明,每一个演员,每一个工作人员,想开工,都需要这个证明。

 

这几天又开始有各种通告出来,前两天组里的人还找我,问我在不在横店,随时准备开工。但这几天肯定还不行,2月13日通知复工,他们还要往上面一层一层报批,不知道还要多长时间,可能还要四五天才正式有组能开。

 

我很焦虑。

 

一是疫情持续时间太久了,就算复工,一下恢复到原来那个阶段,这个月肯定是不行。接下来这种繁琐的事会非常多,无论你去哪个组,都需要你的演员工会,或者让房东开证明,肯定会有这些手续


我们现在演员工会那边是每天要让我们报平安、报体温,每天都要上报,在横店的人他给拉了一个群。

 

然后是工作本身,像我们这种演员,不出工的话是没有工资的,那些戏是按场算钱的,去了才挣钱,现在这不就坐吃山空吗?

 

但我更焦虑的是,疫情这个事会让我觉得,影视行业很容易被社会上的这些新闻和政策所影响。

 

你看之前影视寒冬是因为政策各方面原因,已经被影响一波了,横店好多小公司都倒闭了,我不是制片,这不是我该担心的,但影视行业的每一件事,都跟每一个演员息息相关。


现在一下这样,戏开不了,到我们身上就是我们这边的戏肯定又要变少了,不知道哪一部分戏又要被砍掉。


我2018年6月科班毕业,涉足表演是从2017年8月,毕业之前就开始了。之前是在北京或别的地方工作,从去年5月份到现在,在横店有大半年的时间。


拍过女一的戏,也拍过普通的小角色,都是有台词的角色,从毕业前到现在进过几十个剧组了。明星里,和张亮演过对手戏,一个民国戏,还没拍完。还有韩承羽、许凯、吴佳怡,新生代的,比较小鲜肉那种,虽然我对他们明星也不是很了解。

 

所以我毕业的时候正好影视寒冬,我这次来横店,又是疫情,这是横店几年来混得最惨的时候。到现在,这里戏也不多,演员也跑得差不多,在横店就现在这情况,基本上就是那些网大、小电影,他找演员,演员都往上赶的那种,竞争也会变大。

 

如果说国家政策,也对,国家要发展高新产业,让那些大的资本往科技这方面流动,不往影视方面发展,也确实有助于国家发展,这是对的。但是……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每个行业都有春天冬天,最后活下来的都是一直坚持下去的人,怎么说?时势造英雄,越是这种时候,越是把那一批想在这个行业里混饭吃的沙子先筛出去了。

 

我最近可能要签个浙江的影视公司,跟腾讯合作一系列的剧,朋友介绍接触的,还没有谈好。如果签了的话,之后会一直拍他们公司的戏,要拍一年左右。

 

现在还有很多不了解横店的网友,骂横店复工,我没什么可和他们顶的,浪费时间,外行看热闹。


他们也只关注明星高价片酬,但明星只是影视行业里一小撮人,还有广大的影视行业从业者,很多部门的人,拿的都是和996一样工资,干着比996辛苦的活儿。


比如很多大组一开机,每天能睡4、5个小时都不错了,一干干一天,不能跑神,一年四季都是在外边,没空调没暖气,也不能让这些人一直失业呀!

 


02

“已经有开始复工的了,对我们横店很多‘老人’影响不大,但对刚来的新人影响大。”

 

孟波,资深老横漂

采访时间:2月24日,农历,龙抬头

横漂年龄:9年

最近一次来横店:N年来一直住在横店

停工时间:1月27日之前已杀青

复工时间:希望在3月,四川新戏开机


孟波 受访者供图

 

 

年前我有个戏刚拍完,当时票不太好买,没回成家,一直在横店。


过年的时候还好,突然有一天我住的这个地方警戒线一拉,专门有人看着。没过几天,整个区域全封闭了,帆布啊,铁架子啊,每一个小路口都封了。

 

停工当天我还真不知道,不在组里。有的是剧组正在现场拍着呢,直接通知就告诉人家停工,能回家的全放假,回不了的住在宾馆。当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一停要停到什么时候?

 

疫情对我生活影响不大,我还没结婚,一个人住,还跟以前一样,早上10点起床,家里备的米啊,菜都有,该怎么做饭怎么做饭。活动范围是受损失了,就方圆几百米,准备了一个循环使用的防毒面具,不戴口罩,走一走,走完之后回来泡泡茶,跟楼上楼下的朋友聊聊天。

 

我这人最不想看到谁得病,因为这个病而死亡,失去了父母、孩子,我不太看(得了)那些。


但是看到防疫期间有很多人不配合工作,真的挺气人,包括一些商场的视频,你不戴口罩本身就不对,人家不让你进也很正常的,你跟人闹什么?还有很多小区门口,让登记,不登记,非常时期,非常对待,你为什么不配合工作?都是中国人,都是公民。


这些人我现在一提起来都生气,我是没在现场,我要在都得扇他俩巴掌。

 

 

疫情对我工作来说(影响)还好,横店那些接戏少的群演,对他们来说影响会大一点。我自己在四川接了一个戏,还没开机,虽说合同没有签,但是总导演我们认识,特意给我定的角色,本来3月份开机,可能会延期。

 

现在横店有复工的,一个朋友他在组里干置景,昨天进的组,今天就开工了,这个剧要拍几个月。


据说这个月末吧,差不多就允许剧组拍戏,演员都到了。

 

只要说是复工,应该就是过年没回家的这些人,待时间久了,应该没问题的。


再一个,外地回来的,剧组也是管得很严,也是隔离,你复工可以出,回来之后宾馆也有保安看着,不让出去。吃什么东西,有朋友给你送过来,你下楼取,包括快递啊,什么快餐啊,但坚决不让你去外面。

 

疫情过去就比较快了,不像前一段时间那么紧张,因为现在我们这个地方可以来回出入,不像以前说规定两天一家只能出去一个人,反正今天我出去了两趟,家里没有煤气了。而且现在一出去也不像以前必须要登记,管的比较松了。


但是还是有人看着,外面人进不来的。

 

也有大组在这,于正的《传家》,应该是快拍完了,他还在筹备另一个戏,还没开机,也在横店。

 

《倚天屠龙记2》我还真不知道,这种大戏,我们很少能演上。我这么多年只演过一次,《狄仁杰之神都龙王》,跑个背景,价钱不低,都是800、1000一天。


徐克导演的监视器那一块儿,几米外都是用警戒线给拦上的,这导演挺专业,他每次给演员讲戏,都是自己演一遍,地上滚的那种,他长的就跟刘德华差不多,都是鹰勾鼻。


 

 

我是77年生人,黑龙江的。很多人都以为,我是不是看了成龙的《城市猎人》,就改成和他角色的名字做艺名,没有,我本名叫孟宪发,在老家十几岁上班的时候,觉得有点别嘴,正好周围朋友都是两个字的名,这个“军”啊,那个“利”啊,或者那个“波”啊,我想“波”还行,就改叫孟波,但身份证还是孟宪发。

 

我以前没有那种国家铁饭碗的正经工作,好早前在工厂上班,最后工厂不干了,就自己在深圳开一个卖袜子的小店,之后才接触影视圈的。


2010年,一个朋友介绍我去洪金宝大哥的《绝色武器》组里做群众演员,当时什么也不懂,让干什么干什么。


孟波与洪金宝 受访者供图


《绝色武器》这个戏不错,有很多大腕。


还有谢婷婷,就是谢霆峰他妹,还有伍允龙,武术指导是元奎,我们都一起合过影。第一次,小时候只是在电视上见过明星,没想到还见到真人了。


孟波与谢婷婷 受访者供图

 

这基本就算是转行了。

 

2011年3月份,我没回家,直接就从深圳来的横店,拍《绝色武器》的时候,认识一位老师叫田西平,他帮我先把房子租好,我就这么过来的。


也没和家里人说,在这里待了两、三个月,才跟家里人打电话。刚来这儿,换一个环境,谁都不认识。你也懂,做这工作,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了你。

 

那一年我就接到有台词的戏了,演一个编辑,两三句话,背了半宿。


《我是路人甲》那片我是有点没看懂具体要说什么,可能是我文化不行,但看到戏里的万国鹏,回想我2011年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那时候不如现在,演不好,导演就骂,谁找的人啊!会不会演戏啊!尤其香港导演,馁搞魅娃!会不会啊,不会滚蛋!还有就是在换衣服的时候,他们就会说,那个谁谁谁,过来过来,去服装车拿衣服去!


有时候拍完戏,大家就排好队,挨个把衣服交上去,感觉自己很不受尊重。

 

我在第二年离开了横店一年,给《康熙微服私访记》里演三德子的赵亮老师做了一年助理,也跟他学做戏,各方面大有提高。


2014年我回到横店,就接了长城公司的一个戏,演一个土匪胖子,200多场,片酬不高。但起码一到现场,老师,您稍等一会儿,休息一下,我把衣服给您拿来。

 

算上参演,跑群众的话,我从《绝色武器》到现在怎么也演了300、400部吧,演过农民、父亲、总经理、国民党参谋长。


受访者供图


前期接的很多,后期接的少,待的年头多了,跟一些副导演、导演也都认识,他们来横店做戏,或者去外地,我都会去,到后期就演一些有名有姓的角色。


我给组里介绍自己时,有一个PPT,串过什么戏,饰演谁,截出视频来,一个是《我的爱情撞上了战争》,我演冯有德,还有一个《鱼肠剑》,演一个员外。

 

凭良心说,横店一般起步都低,跟北京不一样,都是北电、北影出来的,一般大的院线来横店拍,基本就不会用我们,他们在北京直接就把演员定完了。

 

但横店有一些老人,为了证明自己有多牛,就说,这是我学生,这是我徒弟。我自己是不带徒弟的,但我经常说,演技是越演越好,没有谁是谁的老师,谁是谁的徒弟,相互学习。

 

要说这疫情过去之后未来怎么样,对我可能没太大影响。我不跟影视公司打交道,都是组里直接叫,直接去见导演,合适就定,定了之后再聊一些细节,就说老师多少钱合适你能来,需要找你多少时间。


对刚入行的影响会大一点,现在来横店的,大多数也都跟横店集团影视城,就那些小公司合作,都得通过他们或者工会找活,这些人就要靠影视公司吃饭了。

 

因为我们横店很多老人,有自己的人脉、人际关系,影视公司给的太低,公司在那儿养人,肯定要扣点费用,正常的,就像经纪公司,现在经纪人不也扣钱嘛。

 

按我个人想法,我挺喜欢这一行,想演戏,想一直演下去。现在有时候我妈还问我怎么样,我说你放心吧,都40多岁的人了。


受访者供图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2535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横店影视城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