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讽”剪辑技法该何时应用——李点石老师09期直播延伸

导语:2020年4月23日,“中国剪辑师社群”09期,李点石老师工作之余带病直播,合计3个小时左右。期间,李老师解析了《七月与安生》的两个段落,印象深刻。听完,脑海里蹦出《天狗》中天狗被村民打的的画面。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醒来,好像悟到了什么:两个案例都是使用了“反讽”剪法,但是我不可能全片都这么剪,这个剪法的契机是什么。怕忘了,及时将关键信息记录在手机备忘录,然后写将开来。所以,接下来探讨的话题是:“反讽”剪辑技法该何时应用。

 

反讽,又称反语,这是文学写作的技巧。比如《史记.屈贾列传》中有个“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典故。贾谊作为西汉一名杰出的政治家,但由于受到守旧派的诋毁,被贬为长沙王太傅。多年后,文帝求贤访臣,半夜虚心求教贾谊。贾谊本以为文帝询问的是国策,没料到文帝问是鬼神之事。预期与实际的巨大落差,让贾谊哭笑不得。 这里不过是举个例子,方便理解后文。

 

“反讽”应用到电影中,则变成视听语言。比如把涵义截然不同的两个情节揉在一起剪辑,然后创造一种新的戏剧冲突。所产生的效果必然、也必须是“1+1 >2”的效果。

 

首先还是先来看看李老师直播中提到的《七月与安生》的两个段落。

 



再来看看《天狗》的一个段落。


其实大家都可以看到这是什么效果。然后我又在想,是什么情况下,才更适合这种技巧。如果是人物间建立新的关系或关系的破灭,都可以做一下“反讽”的效果,企图制造更强烈的内心观感。实际上演员的表演还是那些,并没有变;变的是镜头的组接方式,变的是这种组接方式所产生的更强烈的观感。而这正是幕后创作者发挥的作用。

 

这种“反讽”技法,按周新霞老师直播的说法,是剪辑的“延伸”;按屠亦然老师直播的说法,这是“让情感更饱满”。其实每个人都会用自己习惯的词汇去理解。就像“蒙太奇”,也可以管它叫“镜头组接”。只要好理解,你管它叫什么名字都可以。


不过李点石老师也强调,挪用其他场戏的戏份,需要在保证片子大局的情况下。如果因为挪用其他场戏的戏导致被挪用的场戏前后的戏份逻辑出现问题,这时候是需要慎重的。(每个片子都是全新的创作,无法一而概论。只能活学活用了。)

 

听看李老师剪辑直播,会发现李老师更专注人物以及人物的内心。这样的话,剪辑的时候更容易代入到各个人物当下的情境。这是剪辑师“感性”的一面。至于剪辑技巧和剪辑逻辑,则是剪辑师的“理性”。


剪辑应该是一个可以逻辑贯通的体系,要学习和总结的还有很多。关于“反讽”技巧的理解,就写到这里。更多精彩,请看三个小时的剪辑直播课。



本文为作者 林淮河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5118
相关文章

中国剪辑师社群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