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Company 3做调色助理的那些事

7月31日 15:52 21

从调色助理成长为一个合格的调色师,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过程。


Aurora Shannon是一名国际顶尖的调色师,曾在Company 3,Double Negative等公司工作。在从业的10多年间,参与了包括《神奇女侠》《速度与激情》《死侍2》《哥斯拉》《毒液》《银翼杀手2049》等150多部好莱坞大片的调色工作。


在下面的文章中,Aurora Shannon讲述了自己的职业成长之路。


Aurora Shannon

 

我第一次接触电影创作是在暑期的一个课程上,我自编自导并用16mm胶片拍摄了一部名为《Noise》的短片。

 

刚毕业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做什么,然后我选择去了路易斯翰学院学习BTEC ND Media Moving Image以及在瑞文斯博学院广播后期制作专业学习设计与新闻。

 

在学校我会去加入很多青年电影拍摄小组和相关课程,在这过程中我逐渐开始尝试电影拍摄和动画制作。

 

对我来说,从前期过渡到后期非常自然,我发现数字工具拥有难以置信的创造力,似乎具有无限的可能性。

 

在瑞文斯博学院的时候,我接触到了老版本的Avid Symphony调色系统。虽然这个软件在那个时候只有很少的基础调色工具,饱和度、亮度等几个基础参数。

 

但看着它改变画面的色彩真的很让我很激动,在我学会如何进行键控和更改颜色后,我就彻底迷上调色了。

 

毕业前半年,我决定专注于调色,并且去到了Soho Images工作,因为这是伦敦唯一个拥有胶片处理实验室和影视调色冲洗以及数码中间片的地方。

 

刚到公司我做的是类似调色制片的工作,帮助帮助各方传递信息。但我会花尽可能多的时间与调色师Rob Pizzey待在一起,看他都做了什么,偶尔也会问一两个问题。


这些问题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让我留了下来,给了我每周四天在DI部门协助沟通的工作,这个公司叫Company 3 London。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我都在从事这项工作,所以,其实当我毕业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协助扫描和调色了。

《007:大破量子危机》(2008年)

这是我协助调色师Stephan Nakamura与

Rob Pizzey参与的第一部电影

 

几个月后,我被邀请去协助Stephan Nakamura,他是一位来自Company 3 LA的调色师,专程来到伦敦为《007:大破量子危机》做调色。

 

事实上我并没有帮上太多忙,是他一直在非常耐心地教我如何使用ColorTrace以及完成其他的基本任务!

 

这个项目结束之后,我继续做数字中间片调色助理,这让我有机会参与到一些顶级调色师的项目中去,其中包括Rob Pizzey / Adam Glasman / Stefan Sonnenfeld / Stephan Nakamura 和 Mitch Paulso 等等。


《Act of Memory: A Christmas Story》(2011年)

这是我与导演杰克·赖德(Jack Ryder)

一起调色的第一部短片

 

在我做助理期间,发生过一件特别尴尬的事情。

 

我在调色师不在的情况下,被安排去和我特别钦佩的一个电影摄影师做调色测试。但还好他会告诉我我需要做什么,这会相对来说会简单一点。


但是,每当他要求我做“将高光向品红偏移”之类的事情的时候,我总会偏移到完全相反的颜色,直到他最后放弃这个想法。

 

最后,我发现在DaVinci Resolve上有两种控制轨迹球的模式,rank和vector(DaVinci)。我习惯于使用vector(DaVinci)作为默认值,但这个调色师将他的项目设置为rank,这意味着一切都与我的习惯相反,所以从这时候开始我每次都会认真做检查。

《亚瑟·圣诞》(2011)是我与摄影师Corey Turner

合作完成的第一部3D电影

 

我参与的每个项目,都能让我自己的技艺不断提升和进步。最棒的一次是公司的一位客户对我说,如果我可以给她剪辑的短片调色的话,我们就可以在圣诞节那天和我的家人一起在Sky Arts上观看了。

 

这件事真的对我意义重大,它使我开始对自己的项目进行调色。

 

“Wonderful Pistachos-Get Crackin”(2012年)

这是我完成的第一个与《科学怪狗》电影相关的商业广告调色

 

还有一件特别遗憾的事情,当有导演看到我的一些作品后,让我给一部非常棒的纪录片调色,但我没能赶上他们的最后期限,最后不得不放弃了,结果这部纪录片获得了很多很多的奖项。

 

后面我在一家酒吧遇到了一个朋友的朋友,然后我给他的两条短片做了调色,并且在之后我也给他的第一部电影做了调色。

 

所以调色师也一定要抓住每一次机会。

 

从调色助理成长为一个初级的调色师真的非常困难,这是没有捷径的。从做调色师助理到可以给影片调色,这是个巨大的飞跃,我和我协助的调色师已经相处了超过十五年,积累了很多的经验。通过观看调色师工作方式,在闲暇时间去阅读相关书籍、学习这些工具的使用,我已学会了如何给短片调色。

《白雪公主与猎人》

(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2012)

是我在调色师Adam Glasman的指导下进行调色的第一部电影

 

当我的同事们看到我这样做时,他们开始给我一些简单的项目。我会问他们结果,有时他们会说“很满意” 。


慢慢地,我的自信心和他们对我能力的信任在三年的时间里逐渐建立起来,然后我开始正式做一些调色工作,大多是预告片和广告,中间还要负责更改剪辑点,替换新镜头等各种活儿,并为公司大型项目空出额外的调色时间。

 

“Dead Cat’”(2013),这是我与导演 Stefan Georgiou和摄影指导Jun Keung Cheung合作调色的影片


最后,由于客户的反响都很不错,我自己也已经准备好了,因此我被提拔为初级调色师。这项工作与我之前所做事情的类似,但是我最喜欢的调色工作大大增加了,连同我的人气也逐渐增加。


工作到现在,10多年过去,我成为了一名高级调色师,也完成了很多获得奥斯卡大奖的影片。

《Rush》(2013)

这是我与摄影指导Anthony Dod Mantle合作的电影

我为影片主要版本以及预告片都进行了调色


因此,对于任何想要从事后期制作的人来说,我的建议是在大学期间尽可能多地去工作,以便你可以准确地找到以后想要从事的事情,然后坚持下去,不断地从错误中吸取教训。

 

并且我想和所有人说,请耐心等待,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而且没有捷径可走!


原文链接:

https://networkninenews.com/2013/08/04/being-a-junior-colourist-by-aurora-shannon


HOMEBOY调色学院订阅会员众多新课程上线啦

干货内容多到让你学习停不下来

扫描下图二维码

⬇️

HOMEBOY调色会员给大家一个安心学习的购买策略,提供有价值的课程,形成多种授课讨论形式的知识叠加,还带给你线上一起奋进的小伙伴。






HOMEBOY电影数字洗印厂专注于DIT, 后期调色,以及专业的调色培训,用色彩让你的影片更动人。

调色制作/DIT/前期色彩管理联系:138-1038-0807

调色培训联系电话:187-0151-1590

调色培训微信号:homeboytspx05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路319-1号,艺术东区A


本文为作者 HomeBoy Cine Studio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9553

HomeBoy Cine Studio

点击了解更多
HOMEBOY 电影数字洗印厂是一家专注创意、品质、技术流程的后期调色公司,调色业务涵盖剧情片、广告、MV;前期DIT;最终合片、影院DCP打包。 更多作品及信息,请查看官网: http://colorgrading.cn
扫码关注
HomeBoy Cine Studio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