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德义:关于《掩体》

从一个想法“拍个好看的电视剧开始”,我就进入一种逼迫自己的状态,甚至有些许使命感在身。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影视剧现状相比英剧美剧的水准,简直差之千里,我总感觉这种差距并不在于特效,演员,而是故事创意。因此,我要写一个中国绝无仅有的故事。这就是《掩体》诞生之前我最本真的想法。 我身边总是有很多热心的好兄弟。摄影师渭清,执行导演司宁,他们俩一直在我身边,一次次的谈一些可能的项目。他们都是89年出生的年轻人,甚至可以说是90后。在我眼里,他们缺少机会,缺少在中国影视圈游弋的油滑精明,但他们对影视的热爱,是毫不遮掩的。我这个在他们眼里叔叔辈的人,深刻的感受到他们海外归来后的迷惘。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只是我比他们年长一些而已。 我们拍摄完《做茧2:破茧》后,休息了一段时间,打算拍摄一部律政剧,最终因为合作方的问题,终止了。然后我又写了一个剧本,要做一部院线电影,资金也已经不是问题,但因为投资方的强势,让我不得不放弃。兄弟们对我的决定很是可惜。事实是投资方坚持我不能带着他们参与这个项目,必须使用他们指定的摄影师、灯光师等所有主创人员,除了我——可以做导演!为此我无法接受,最终我放弃了那次合作。 后来,我想做一部好看有趣的电视剧。 反观国内的电视剧,大爹大妈,叔叔婶婶,婆婆儿媳,客厅撕逼……实在无法忍受。我希望我们能拍一部剧情紧凑,格局宏大,配乐壮阔,科幻元素,极限困境,人性挣扎,生死抉择,记忆丧失,危险重重,反目成仇……的绝逼好看的科幻剧集。于是,我们开始了创作。 我写剧本,十集用了七天。在此之前,其实毁掉了四集。当时故事写完之后发给渭清和司宁,他们俩在我家里跟我聊这个故事。于是大家一起讨论了N个故事走向以及点子,我聊得兴奋,却忘记了自己已经写好的四集。因为对讨论的故事内容太认可,渭清说:“重新写吧!”于是,四集废了。丫说这话不是一次了,第一次是《做茧2:破茧》,我也是因为他一句话,重新写。我恨他! 并不是推崇他们有多牛逼,而是我和他们一样,都渴求好的故事创意。而且我尊重这些年轻人的看法、想法。要知道,在当前的圈子里,他们的声音,太少的人去倾听了。我愿意听,因为我尊重他们的知识,他们的专业。 《掩体》终于还是完成了,直到最后要出发的前一天,真正的锁定了剧本。不得不说的是,《掩体》作为一部科幻剧,对我这样一个影视编剧的菜鸟来说,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但我完成了她。因为有他们兄弟俩:毛渭清、司宁的帮助,让我的编剧工作格外的顺遂。 明天就要开始进行精剪了,希望《掩体》能够有所收获,让我能够带着这些年轻人,成就我们的梦想。 谢谢你们,所有参与《掩体》的兄弟姐妹!
本文为作者 爱默威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59256

爱默威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点击了解更多
爱默威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前身为殷德义工作室,拥有全套独立的专业电影拍摄制作团队,投资拍摄了黑帮题材独立电影《做茧》,在一个月的点播期内,影片在国内各大主流视频媒体网站获得了过亿的点击量,在网络上掀起了一股黑帮电影热潮。2014年,爱默威投资拍摄了《做茧2:破茧》,时长83分钟。爱默威主要业务为:广告片拍摄;艺人经纪;电视、电影制作发行以及海报设计等
扫码关注
爱默威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