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对话走出《掩体》的郭勇

从《做茧》到《破茧》 再到今天的《掩体》 从韩凯到郭勇 从警察到罪犯 同一个演员,赋予不同角色的生命 他做得真切,做得从容! 爱默威对话郭勇扮演者孙易铖 爱默威:《掩体》剧本最打动你的是什么?(尽量不剧透) 铖:人生若只如初见—在这个团队一如初见,很和谐很舒服。在我还没有看到剧本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参演,主要是信任,对导演和团队的信任。除此之外,就剧本来说吸引我的主要是立意的新颖,我相信有欲望去创作的剧本才会收获好的结果。 爱默威:请问你如何评价郭勇这个人物,你觉得你与他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另外,能否跟我们谈谈表演过程中,你遇到的问题以及你的突破。 铖:“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郭勇这个角色是很有挑战性的。当第一次自我审视角色时,往往思路还较为清晰,可是真正进入角色之后就会有“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困惑。 剥离他的天生骄傲,留下了身后一地忧伤。郭勇正直、坚毅、果敢,内心对事物有极强的掌控欲望。每一个高傲的背后,都有着脆弱的支撑。他示予世人是翻江倒海一瞬间的豪放,其实内心只想着细水长流一百年的持重,这就是属于他的无奈。狄更斯在《雾都孤儿》中说:“极端恶劣的环境下,态度决定生死。”于是在那样一个封闭的环境下,郭勇给了世人一种高度,在我看来无法触及的高度,他是自己灵魂的捍卫者,这一点我有幸和他一起成长。 真。此刻词穷的我想不出比这更贴切的词汇了。郭勇这个角色决不能“演”,即不能有任何刻意或有意识的表演痕迹,这是我演绎这个人物时的真实感受,要求本我用最真诚的态度去体现且不容掺假。这倒是和我一直推崇的零度表演不谋而合,未曾身临其境有过那样感受的我想要有最真实的体现,难度可想而知。于是我借鉴了方法派演员的创作方法,反其道而行之让角色向我靠拢,并且使他归于我身上是合理的。 理想总是和平的,事实总是残酷的。审视郭勇,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孤独感,似乎与生俱来,陌生又熟悉。他一心坚持正义,结果却是让人无奈。“我累了吗?”是的,我累了。那我应该就是郭勇了。毕竟总是昂着头一定会感到疲倦,而低下头看到的才是自己的影子。 戏剧实现人类的梦。在当下甚嚣尘上、纷繁复杂的社会背景下,人们都很难很难实现自己口中常说的“纯”和“真”,这也许就是我和郭勇的差别吧。郭勇走向我,让我感受到了他的能量。我意识到了和他的距离,并全力的向他的方向奔去,虽然路很长,但却是值得的,何况我一直在路上从未放弃。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与其说是我塑造了郭勇不如说是郭勇成就了我。 爱默威:除郭勇外,你比较欣赏剧中哪个角色,为什么? 铖:于腾飞。 如果把郭勇比作是小提琴—激扬、气宇轩昂,那么于腾飞就是大提琴—持重、沉郁顿挫。两个人纵横交织共同谱写了关于男人的乐章。 作为男人,隐忍是难能可贵的。 有时候,不是看你表达了多少情感,而是看你压抑了多少。默默承受,是一种能力,或者可以说是一种魅力,至少对于腾飞来说它并不奢侈。 众生之常态对于腾飞而言都是不可触及的。他每天迫不及待的呼吸着专属于他的压抑的空气,似乎别人都无法嗅到。有时他静默地似乎有些病态,一个人径直的走着,不倾斜也不做作。想想现实生活中,多少男人为压力所压垮,能承担下来的本来就不多,真正还能接受的更是寥寥无几。 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如果你改变不了环境,那么就要去适应环境。对于男人而言,到你成功那天,回首经历的磨难,都将变成你的人生财富。与其抱怨,不如去接受并承担起来,毕竟大部分磨难是自己的必经之路。于腾飞比较大多数人的消极,他不卑不亢,甚至一如既往的享受着隐忍的孤独,这份担当实属不易。 爱默威:截至到目前,我们所完成的《掩体》和你所期待的《掩体》是否相仿或一致? 铖:“也许大家没有相同的艺术路线,但在一段时间内大家有着相同的艺术追求,才能达到各自的艺术理想。”我很喜欢的一段话,来自于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 窥一斑而见全豹,观滴水可知沧海。见微知著如果看过现场任何一个人的工作状态,那我没有理由不成为那个对《掩体》有信心的人。我想至少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整个剧组抱着相同的艺术追求,那就是众志成城做一个优秀的作品。以此而言,我很期待。在时下,这样一个新颖的题材,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她吸引着一群有着艺术梦想的孩子热情地投入其中,不仅仅因为她华丽美剧范儿的外衣,还有她对人性的深刻思考,让人沉静,让人疯狂,会创造历史。 抛开客观因素的限制,用心做出来的东西是不会差的。对于这样一个由大多数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一起完成一个作品的剧组,创作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每个人都沉浸其中,大家都为了自己心中的《掩体》倾注心血,最后呈现的作品总不会出人意料。 也许并非尽其华丽,但至少发人深省,我想这就是我心中的《掩体》。 爱默威:请客观地评价一下导演。 铖:导演和我是老相识了,《掩体》是我们的第三次合作。 《掩体》是导演创造了她,就像他自己的孩子,他用心的呵护,我们感受到了他的用心,遂拥之。 不疯魔,不成佛。他一如既往的认真,认真的甚至有些疯狂,而重要的是疯狂的人都是纯粹的单纯的。我是个容易被感染的人,可不仅是我大家都欣然其中。于是理所应当被他感染,我们疯狂地笑着,哭着,度过了一段痛并快乐着的日子甘之如饴。 他依旧是老样子,浑身充满着拼劲儿绝不服输,与其说路是他走出来的,不如说是他拼出来的。我们早已习惯他每天穿梭于现场的每一个部门,事无巨细的审核着每一个环节,这就是他。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他几乎是一个人扛着整个剧组前进,同时不断鼓励我们,给我们力量,温暖所有人。他的意志,就是《掩体》的存在。 花儿总在充满阳光的心里绽放。天道酬勤,他不会令人失望。 爱默威:拍摄过程中,哪些事情是你觉得比较难忘的? 铖:每一次拍戏都是一次邂逅,与戏里的她相知相恋,离开时如同诀别日月星辰。这次的感受更是如此。   要说难忘,好多事情映入脑海,萦绕于心。   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而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之所以不舍,是因为倾注了心血,而倾注心血则是因为在乎。越是进入角色,内心越是孤独。有没有想象过这样一个场景,一个人夜晚走在孤寂的道路上,天上繁星点点,这样的画面如此之美又让人安静。可是当真正进入角色时,每天面对的都是这样的场景,虽然很美但却孤寂,甚至会迷失。 这样的感觉,方下眉头又上心头。这也许就是演员的无奈,很多时候甚至混淆了自我与角色的位置,进入角色很难自拔,也经常将自己在人群中边缘化,好好享受属于自己的孤独。如此清晰地怀念自己的孤独,不曾想过年轻的我还能有如此的经历,自当好好珍惜。 对于在困难之时的援助之手,铭记于心。整个《掩体》剧组对我的关照,我心甚慰,尤其是对于在孤独的低谷中徘徊的我更是倍感珍惜,也许这就是在这个冬天未曾感到寒冷的原因。易铖深知,大家之力于我,犹如皓月比之萤火,倍感于心,未曾忘怀。 在这里要感谢剧组所有人员。 爱默威:《掩体》第一季虽然已经拍摄完成,但大家都知道第一季只是一个开始,。所以想问问你希望《掩体》的结局是怎样的? 铖:人心向善,自然希望所有角色都能有个美好的结局。而对于郭勇来说,磨难是一场修行,希望经历后能够直面自己,皈依本我。 我和郭勇进行了一场孤独的旅行,谈到结局,真的有些伤感。一个人的时候,我曾无数次想象结局的来临对郭勇意味着什么?会是美好或是其他。如心为恕,我希望能结束郭勇的孤独,那么也许只有两种方法,要么成全他要么毁灭他,不管如何都是一种解脱。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世俗之事,怎一个情字了得。凡夫俗子,自然免不了人谷之事。如果说真情体现在郭勇身上,那名字不会意外—张雪。也许只有在张雪面前,他才会意识到自己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也许只有张雪才能融化他那份孤独。其实作为易铖,我已然成了两人感情的看客,两人结局也不敢妄想,生怕惊动了内心的忧伤又成就了一段佳话,最关键的是,那些世间流传的佳话往往都不是真的。所以还是希望郭勇低着头吧,直至见到张雪的一刻抬头即可,只给一个拥抱,这样就好,感觉也来的最真实。 佛语有云:“无色无相,无嗔无狂。”说的是一种态度,也是是一种境界。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心如止水,自然看淡一切。郭勇的无奈无需多言,一路走来身上多了些尘埃,掸去灰尘若能在回忆和如今自由穿梭,这也许是我能想到最淡然的姿态。人生在世,求不得自然就放不下,生老病死虽无法避免,也别徒增些怨憎会苦。 看开些吧,毕竟结局还未来到,也多些时间的了无牵挂。 爱默威:如果让你选一位国际巨星来扮演郭勇,你觉得谁比较适合这个角色? 铖:在我心里,罗伯特德尼罗是不二人选。 他是我的偶像,曾无数次幻想有一天能成为他那样的演员。我在塑造郭勇这一角色时,时常将自己想象成他,想象他会如何塑造这一角色。他的表演干净、沉稳、分寸的当又充满力量,你根本无法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每个角色在他的演绎下总是满满的气场,这也是所有男演员梦寐以求的。 他真诚敬业的工作态度,让我钦佩,值得人们去膜拜。 爱默威:如果《掩体》点击率破亿,作为演员,你将如何回馈观众? 铖:易铖不才,一介书生,戏子而已,如若有此,自当感激涕零,心不胜怖惧之情。 惜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甚好。 我一直认为,作为演员去完成一个优秀的作品,是尽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不应被过分褒奖的。正所谓在其位,谋其政。食君之禄而忠君之事。演员会演戏,与厨师会做饭,士兵会打仗是一个道理的,是理所应当的。过分的褒奖,只怕会迷失自我,失去前进的动力。不论褒奖或贬低,带给自身与之相关的思考才更为重要,从中汲取营养,不断加强和完善自我。 在如此浮躁的今天,《掩体》带着诚意而来。作为我们刚上路的青年演员,不敢对评论妄加猜测,更不敢对名誉之事苦思冥想。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掩体》的成功,是归功于全体剧组的工作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对大家付出的回馈。我深知自身水平和能力都有限,还有很多地方要提高,在盛名之下更要冷静客观地分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如此最好。《掩体》第一季已然结束了所有拍摄,对于我个人来说,这是起点而不是终点。无论是哪方面,对所有人都是一种提高。 尽人事,听天命。作为演员唯有尽心尽力的塑造好每一个角色,至于身后之事,无论成功与否都是一种历练。付出努力不一定得到回报,但是不付出绝不会有回报。观众喜欢,是对演员的最大认可,只有继续本着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演戏的心态尽可能的为观众奉献好的作品,才是对观众最好的回报。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关键还是心态,自己的作品首先要对得起自己,能力也许不足,但态度定要端正,莫要在纷扰之中迷失自己。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 这次是我们跟易铖的第三次合作,从初次的见面到今天的对话,他给人留下的从未改变的就是那一个“真”! 感谢易铖,祝他一切顺利!
本文为作者 爱默威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59526

爱默威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点击了解更多
爱默威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前身为殷德义工作室,拥有全套独立的专业电影拍摄制作团队,投资拍摄了黑帮题材独立电影《做茧》,在一个月的点播期内,影片在国内各大主流视频媒体网站获得了过亿的点击量,在网络上掀起了一股黑帮电影热潮。2014年,爱默威投资拍摄了《做茧2:破茧》,时长83分钟。爱默威主要业务为:广告片拍摄;艺人经纪;电视、电影制作发行以及海报设计等
扫码关注
爱默威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