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的第二步怎么迈?

2019-08-06 11:17

作者 / 白萝卜


《上海堡垒》即将上映,伴随着影片面世,关于中国科幻电影的讨论再次纷纷扬扬。

 

今年年初,“中国科幻元年”成为坊间热议,在经过太多希望和等待之后,《流浪地球》终于力扛“开年之作”这面大旗。但独木不成林,中国科幻电影发展需要的是一片繁茂的森林, 因此中国科幻电影的下一步会怎么样,大众的疑问与关心也自然而言落在《上海堡垒》身上。

 


其实相对于《流浪地球》来说,《上海堡垒》是又一部崭新的中国科幻电影,而在这部影片背后,又有怎样跋山涉水的艰难和百转千回的曲折? 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采访了影片联合出品人、总制片人、华视娱乐CEO王琛和影片发行总监、行政制片、中影股份发行分公司副总经理邓凌燕 ,试图从两位的介绍与分析中回溯《上海堡垒》的成型过程,以及这背后带给中国科幻电影发展的新启示。


 

中国团队挂帅的中国科幻

 

作为当下电影市场上创作难度最高、资金规模最大、耗费时间最长的一个电影类型,科幻电影无疑是诸多电影类型中最难的一个类型,尤其在中国电影市场上,这个类型领域此前几乎处于荒芜状态,也仅从今年年初《流浪地球》开始才真正带来第一道曙光。而作为中国科幻电影的一员, 《上海堡垒》的诞生也同样是一段六年“长征”。

 

《上海堡垒》是一部主打爱情、战争的科幻电影 ,改编自江南的同名小说,由滕华涛执导,鹿晗、舒淇、石凉、高以翔等主演。影片讲述了未来世界外星黑暗势力突袭地球,上海成为人类最后的希望。大学生江洋(鹿晗饰)追随女指挥官林澜(舒淇饰)进入了“上海堡垒”战区成为一名指挥员,共同迎战外星侵略者、保卫上海的故事。

 


早在2013年,华视娱乐就已经拿到《上海堡垒》的影视改编权并开始进行初期的剧本开发, 只前期剧本的初步开发就经历了大约两年时间 ,整个创作过程时间实际上更长,与此同时影片主创团队组建也同时进行,在基本盘码初具规模时,中影也携带资金及资源积极进入这个项目。 2015年《上海堡垒》正式建组筹备 ,前期概念设计以及建模、搭景等工作也开始进行。

 

从时间点来看, 《上海堡垒》几乎是与《流浪地球》同期进行的项目 ,一手筹划出《流浪地球》的中影其实也从一开始就关注到《上海堡垒》这部影片,影片发行总监、行政制片、中影股份发行分公司副总经理邓凌燕表示:“当时我们看到华视在做《上海堡垒》,一下就吸引了我们。 最开始还是因为这个故事和人物特别打动我们,其次是它的类型 ,2013年以前我们公司已经在布局科幻片,公司也有一些这方面的储备。之所以选择《上海堡垒》这个项目是因为这个科幻片有它独特的中国式情感,我们中国做科幻片,肯定是用中国人的精神和情感去表现这个故事;

 

第二个原因是《上海堡垒》在整个科幻片类型上来说,它的表现形式、风格等和《流浪地球》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也想通过在科幻类型当中的子类型开拓去发展科幻电影的征途。”

 


同时从小说内容层面来看,电影联合出品人、总制片人、华视娱乐CEO王琛也表达了她对于这部小说的青睐:“它很独特, 首先它的世界观设定是一个非常类型化的架构 ,比如空战、打外星人、一个城市即将陷落、我们要去挽救这个城市,这个大的科幻背景跟西方的英雄主义电影是及其相似的; 同时它又刻画了一个非常不同于西方的英雄,就是江洋这个人物,他内敛、羞涩, 他跟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让人能够感受到情感共鸣;

 

还有就是这个宏大的故事发生在上海 ,以前这些世界大事都发生在国外,我觉得也应该发生在我国的重要城市了,《上海堡垒》中有城市陆沉、最后整个城市又重建,非常值得去做电影改编。”

 

项目开始之初,滕华涛导演就加盟,并全程参与了开发过程。 众所周知《上海堡垒》的导演滕华涛此前以情感类电影作品最为出众,此次执导一部科幻电影也可谓导演生涯的大转弯,此前公布导演信息时还一度引发热议,但对于出品方来说,滕华涛从一开始就是他们的不二人选。

 

导演滕华涛

 

与滕华涛达成合作,在王琛和邓凌燕看来,这位导演有这样几个优势:第一,滕华涛作为一个已经在某个类型片领域颇有建树的导演愿意来挑战新的类型创作,而且一干就是六年, 他的这份精神足以打动人;

 

第二, 滕华涛始终拥有一颗少年的心 ,他对故事里每一个人物的情感都拿捏得非常准确,第一次聊影片的情感模式时,他对于江洋和林澜之间的感情用了一句话做总结——“大多数男孩儿的初恋都是我们自己觉得我们自己有一场初恋,人家女孩儿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话一下子就戳中了王琛的心;

 

第三点当然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点, 滕华涛是一位中国导演 ,中国科幻电影的真正崛起必须依靠中国电影人才的崛起,就像邓凌燕所说:“虽然这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尝试,但是我们必须迈出这一步,就是由我们真正的中国团队去挂帅,不管是制片上还是创作上。”

 

确定导演之后,鹿晗、舒淇等演员也陆续确定加入,《上海堡垒》项目正式启动,不过这一启动,谁也没想到就干了这么久,事后王琛和滕华涛聊过一次天,滕华涛原本的设想是三四年,结果这一个猛子扎下去就是六年。 可见中国科幻电影的打造远比想象中曲折,其中开拓者的付出和努力也远比我们常人所理解的更艰难。

 


纵有遗憾,绝不后悔

 

回看当下的科幻电影发展形势,年初《流浪地球》的大爆无疑为市场和观众对于中国科幻电影的认知与要求树立了新的标杆,珠玉在前,半年后上映的《上海堡垒》自然也因此受到更多的关注,在这关注中, 既有乘《流浪地球》之势的积极的市场环境,当然也免不了将两者对比所产生的种种疑虑。

 

就像邓凌燕所说: “《流浪 地球》最开始宣传策划的时候我们不敢提中国科幻,因为中国科幻大家不相信,后面点映过程中慢慢得到了非常好的反馈,才在宣传中敢于提中国科幻了。 现在《上海堡垒》起码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再遮遮掩掩,敢于说我们是国产科幻,这个就是《流浪地球》对我们最大的赐予。”

 

但与此同时,《上海堡垒》也面临着更多属于自己的挑战,《流浪地球》上映时面对的是“中国科幻”不行的质疑,而 《上海堡垒》现在面对的则是“你不是《流浪地球》”的侧目。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堡垒》和《流浪地球》的确是两部不一样的科幻电影,首先从文本层面来说, 两部电影的文本基础有别 ,《流浪地球》是基于刘慈欣的同名小说,主打“地球流浪寻找生命希望”这个宏大的概念,受众群体年龄层也更为成熟,而《上海堡垒》脱胎于江南的同名小说,故事主打少年江洋与林澜之间的暗恋情感,内容及受众也更年轻化;

 

其次从科幻表现和视效类型来看, 两部影片的制作过程也差异很大 ,《流浪地球》因为内容需要,基本上是在虚拟构建一个未来世界的形态,所以以合成特效为主,即绿幕拍摄加后期合成,而《上海堡垒》当中的故事背景设置在近未来时代,有真实的城市环境为底同时赋有未来科技气息,并且有大量外星人与实景和真人之间的交互, 所以这决定了《上海堡垒》的摄制使用的是交互 特效。

 


也正是两个项目不一样的内容需求决定了它们在制作上有不一样的规格、难度及管理方式, 所以《上海堡垒》面临的亦是一条全新的探 索之路。 而且此前中国科幻电影领域已寂静多年,几乎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方法,人才技术也稀缺,这对于华视和中影等带头人来说好像进入了一条漫长的黑暗隧道。

 


虽然道不同, 但《上海堡垒》和《流浪地球》遇到的困难从根本上来说也是一样的,困难有两个方面,一是没钱,二是没人没经验 ,邓凌燕表示:“我们都想用小的预算去达到高的水准。

 

原因之二就是经验不足,最开始在找人的时候是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我们希望在核心岗位上的核心人员是中国人,这样的话,我们的选择范围就少之又少了。 ”

 

看起来,做中国科幻电影就是一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士之路,而《流浪地球》和《上海堡垒》的接连出现,也真正实现了中国科幻电影从无到有的质变过程。

 


而如今,《流浪地球》大获成功,《上海堡垒》也顺利完成,王琛说他们的slogan是 “纵有遗憾,绝不后悔” ,邓凌燕也总结道: “我们为这个行业提供了两千名有经验的人,为中国科幻做了一个铺路石子该去做的事情,这是最大的价值。”

 

相信相信的力量

 

回看当代华语电影市场上的这一批科幻电影, 它们其实都不约而同地兴起于2013、2014年间 ,2012年中影购入《流浪地球》版权并在2014年决定启动影片拍摄计划,2013年华视娱乐完成《上海堡垒》的小说版权收购并开始剧本创作,还有遗憾尚未面世的《三体》电影版的首次公开亮相,也是在2014年游族影业的成立仪式上,因而由此看来,所谓“中国科幻元年”其实比我们表面上看到的到来的更早。

 

而中国科幻电影为何在这个时间段内集体发力,在王琛和邓凌燕看来,主要来自时代与市场的大发展,首先, “科幻元年”这个概念的提出是在国家综合实力提升基础之上的,特别是科技实力的跃进 ,电影艺术是现实生活的反射与升华,当老百姓在现实世界中相信国家实力的强大,自然也会相信电影中中国人可以拯救世界。

 


与此同时, 2013、2014年也是中国电影市场飞速发展的时间段 ,全年大盘成绩迅猛激增,银幕数也不断攀升,同时在单个电影表现方面,诸如《致青春》《心花路放》《中国合伙人》等影片不断突破类型天花板,让大家看到了电影市场的新希望所在,行业制作水准的提升和影片制片规模的拓展都为更大体量和拥有更广阔空间的影片出现提供了可能,因此,中国科幻电影不约而同从此刻发力,之后也经过了五六年漫长的蛰伏期,终于在今年耀眼爆发。

 

令人激动的是,我们看到多年前埋下的种子陆续开花结果、花香四溢,但不可否认的是, 中国科幻电影依然处于最原始的发展阶段 ,危机仍旧四伏,除了上文中提及的制作方面的困难外, 其实中国科幻电影发展最深层次的挑战是解决信任危机。

 

因为中国科幻电影领域荒芜已久,此前并无突出典范,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仅需要克服自身的种种挑战,更要面对来自外界的重重质疑,《流浪地球》爆红之后,郭帆曾说能够让人相信这是最大的困难,对于《上海堡垒》来说,信任的获取同样是最重要也是最难的一步。

 


其中的信任既有来自资本层面的信任,也有来自市场和观众的信任,邓凌燕表示,此前《流浪地球》选择与新导演合作,中影内部的领导就承担着极大的压力,而此次外界的质疑又瞄准了《上海堡垒》的主创,对于这个问题,邓凌燕也解释了作为出品方的考虑: “这种大体量、高成本的影片,我们在选择演员的时候一定是会选择那些有市场号召力的演员,去消解一部分的市场压力。 但是当时很多经纪人也向我们传达了一种担忧,就是中国科幻能行吗?靠谱吗?中国科幻是一个雷,这个雷不能碰。”

 

后来《上海堡垒》确定了与鹿晗的合作,尽管这次选角也惹得外界争议纷纷,但对于片方来说,鹿晗的加入让他们看到了一份信任——“对于我们这个项目来说,鹿晗就是第一拨相信我们的人。 而且在那个时候,我必须说我们这个项目需要他比他需要我们更甚 ,他不是没有想那么多,而是他想了之后选择了支持我们,”回忆起最初最困难的时候,王琛的讲述也颇为动情。

 


在《上海堡垒》内部一直有一个口号—— “相信相信的力量” ,也正是彼此信任,让大家相互扶持着走过了六年,在项目结束后,王琛和邓凌燕她们最大的感触是:“觉得拍出来就行,中间有多少次困难的时候,感觉看不到这个东西了,现在做出来了,觉得第一个小目标已经达成了。”

 

开拓的道路从来都充满崎岖坎坷,但也正因为这样,开拓者的存在也具备更宽广的意义,就像当初的《流浪地球》,也像今天的《上海堡垒》,尽管王琛和邓凌燕的讲述中充满艰辛,但仍然可以感觉她们内心的骄傲和激动,毕竟,在中国电影市场上做成了这事儿的人不多,而她们和她们背后的团队已经完成了这样的心愿,而我们能做的, 或许就是多给他们一份信任,让他们开拓的道路上减少一点辛苦。

 

对于中国科幻电影来说,《流浪地球》不是终点,《上海堡垒》也不是终点,眼下的一切都是刚刚起航,我们也同样相信,中国科幻的未来,远比我们可以想象的更精彩。



本文为作者 一起拍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729

一起拍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像“罗辑思维”一样组织一批有共同信仰、共同理念的人自由连接,聚集新一代思想的年轻人,大家“一起拍电影”。
扫码关注
一起拍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