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纳粹封杀后的60年后,这部影史杰作终于重见天日

2019-08-23 01:49

 


《大幻影》

La Grande Illusion

(1937)


几年前在巴黎,我跟几个朋友走进一家艺术电影院,随便选了一部电影看。看完出来后我们都赞不绝口,想说这部电影怎么没人听说过,于是到网上去查资料。这才发现,原来这部叫《内陆惊魂》的澳大利亚电影入选了1971年戛纳电影节,后来胶片意外遗失,40年后才得以寻回后并终于重见天日。

▲ 《内陆惊魂》


其实世界电影史充斥着消失的电影,它们都是长时间被遗失甚至被遗忘,但幸运的是,其中一些总算得以寻回,并重新在影史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遍布全世界的电影资料馆和档案馆常年致力于寻找以及修复这些被影史遗忘的电影,通过各种历史资料和修复技术让这些电影重见天日。其中比较有名的一部就是法国导演让·雷诺阿在1937年拍摄的《大幻影》。

▲ 《大幻影》


1944年德国纳粹抢走了《大幻影》的原版胶片,影片在之后的几十年中都处于“失踪”状态,直到90年代初,《大幻影》的胶片才出现在法国图卢兹的电影资料馆。


1937年于法国公映,让·雷诺阿的《大幻影》立马成为了当年最成功的电影之一,影片在1939年成为历史上第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外语片。


影片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背景,讲述三名法国俘虏在德国集中营越狱的故事。 三名法国飞行员在一次任务执行中被德军击落,波迪奥、迈克和罗森塔尔三人被带到战俘集中营。

▲ 剧照·《大幻影》


波迪奥与德军监狱长罗芬斯坦都是贵族出身,有着共同的政治见解,二人在狱中成为朋友。三人随后发现狱友正进行越狱计划,他们挖出一条逃跑的通道。迈克和罗森塔尔也加入了挖掘行动。


最后他们集体越狱,德军全力追捕,在逃亡中,波迪奥被罗芬斯坦击倒,两名法国俘虏迈克和罗森塔尔逃到一个德国农妇家中,在她的帮助下,二人经过种种波折逃到瑞士。 


本片是最早的越狱片之一,被评为最伟大的“越狱电影”之一,同时也是导演让·雷诺阿反战以及反民族主义的杰作。

▲ 让·雷诺阿在片场


入选1937年威尼斯电影节并夺得评委会大奖的《大幻影》被纳粹划定为禁片。在1940年德军占领巴黎后,接到命令收刮储藏在巴黎各地的电影胶片并寄回柏林。当时所有的电影胶片拥有者都必须向德军报备,除了《大幻影》还有G·W·帕布斯特的《女博士》等片也被德军“收缴”,全都被寄送到位于柏林的德国电影档案馆。


▲ 《女博士》


但在当时,没人知道这些胶片被寄去了哪里,就连让·雷诺阿都以为《大幻影》的胶片在1942年的圣莫里斯大轰炸中被摧毁。而到了1945年,苏联红军攻占柏林,德国电影档案馆被划分在了苏联区域,可能就在那时,《大幻影》的胶片被送往莫斯科档案馆。


1946年后,完全不知道原版胶片在哪儿的让·雷诺阿只能基于手上仅剩零碎片段的胶片版本开始多年的重建和找寻工作,直到1956年,让·雷诺阿几乎绝望,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于是让·雷诺阿只能重新补拍,和重拍,尽量还原1937年原版《大幻影》的模样。


九年后,也就是1965年,图卢兹电影资料馆的创办人Raymond Borde当选为国际电影档案资料协会的会长。他在任职期间认识了Victor Privato,莫斯科电影资料馆的总监,两人成为了朋友,频繁沟通交流互通有无。图卢兹和莫斯科两地的电影资料馆也因此进行了多年的文化交流活动,莫斯科给图卢兹寄送了大量电影资料和胶片,储存于图卢兹电影资料馆的档案室里。


▲剧照·《大幻影》


1979年二月,让·雷诺阿逝世。


1980年初,图卢兹电影资料馆在档案室里莫斯科寄来的成堆资料和电影胶片中,找到了《大幻影》。最终由影片的剪辑师Renée Lichtig到场确认,这的确是1937年原版胶片。


但一直到90年代初,准确来说是1992年,法国国家视听局才从图卢兹电影资料馆取走《大幻影》的原版胶片并开始着手漫长的修复工作。当时受损最严重的是声音,修复团队用了数码技术去除声音上所有的杂质。


直到1997年,在图卢兹电影资料馆新址开馆仪式上,忠于让·雷诺阿创作初衷的《大幻影》修复版才终于重见天日。


自首次公映到重见天日,整整60年时间,《大幻影》不仅本身是一部让·雷诺阿的电影杰作,它更是影史和历史的见证者。得益于法国对自己电影文化遗产的重视,《大幻影》也终于重新找到了自己在影史上的重要位置。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710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