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流量的日子并不好过

2019-09-15 23:24

作者|景玉


前不久,GQ十周年人物盛典举行,这场“名利场”大趴体向人们上演了一出真人版《小时代》,这场透露着满满优越感的盛宴,不仅展现着娱乐圈的闪耀光环,也让大众感受到了流量不断更迭的残酷现实。


遥想2016年《智族GQ》年度人物盛典,接送鹿晗的车辆刚出机场就被10辆粉丝车紧紧跟随,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东拐西绕才得以甩脱。时隔三年,类似的故事仍在继续,但故事的主角,从鹿晗变成了李现、王一博、蔡徐坤、朱一龙。



初代的流量们的现状早已不复当年,鹿晗《上海堡垒》票房呈断崖式下跌,上映不到一个月提前撤档,杨洋今年唯一一部电视剧《全职高手》反响平平,一直立志于转型的李易峰已经很久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去年的《动物世界》在演技上虽受到一些认可,但这部电影过后他又开始呈现半消失状态。吴亦凡搭上《中国有嘻哈》这趟车转型做了音乐人,试图用才华获得大众认可,可大众对其业务能力一直存在质疑。



视线回到2014年,出道多年的李易峰突然爆红,粉丝因自家爱豆在《快乐大本营》镜头少涌进快本官微集体控诉,有着综艺之王的快本因舆论压力首次破例单独做了一期《古剑奇谭》专场。


同一年鹿晗和吴亦凡宣布与韩国SM公司解约,投入祖国母亲的怀抱引来很大轰动,鹿晗微博评论破亿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吴亦凡成为首位入驻杜莎夫人的90后艺人。杨洋与荣信达的解约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第二年也凭借《盗墓笔记》成功挤入流量行列。



这些自产自足的偶像弥补了国内“小鲜肉”市场的空白,也让内地偶像市场彻底崛起。不断更新的数据一次次刷新着人们的认知,影视、音乐、杂志、时尚活动等娱乐版面几乎都被流量明星们所占据,超高的人气也让他们商业价值飞速增长,各种代言接到手软,流量明星与大IP的结合也成为了爆款影视作品的固定公式。


然而三年的时间,这样的场景早已不复存在,从“流量潮”开始变成了“批判潮”,提到流量观众自动与烂片化为等号。杨洋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仅进账5.3亿,距离8亿的“保底线”相距甚远,吴亦凡在《原来你还在这里》中的台词如今依旧还会被人拿出来调侃,李易峰的《动物世界》口碑好但票房没达到预期,鹿晗《上海堡垒》则彻底印证了流量的失灵。



掌握着娱乐圈大部分的核心资源,却迟迟交不出满意的作品,让观众对流量彻底失望,而演技只是初代流量失灵其中一个原因。


从2016年到2019年娱乐圈也发生着很大的变化,选秀浪潮的来袭,影视作品的增多,每年都会有大量新鲜面孔出现,留给观众的选择性太多,而初代流量虽已开始考虑转型问题,却依旧脱离不了偶像光环,而新一代流量们早已有了危机意识,爆红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享受成功后的喜悦,而是意味着对待言行举止需要更加严谨,因为他们知道市场、粉丝、观众对流量有了更高的要求。


初代流量因长时间受到众星捧月般的优待,恃宠而骄的他们自身光环感很重,即使出现一些小错误他们依旧认为会得到观众的体谅,也才会有鹿晗在《上海堡垒》发布会上能轻描淡写的说出“大家还是多体谅体谅我”这种话,这也难怪凤凰网娱乐会直接回怼“对不起,观众没有义务等鹿晗成长”



很多时候从“流量”转型成为“演员”的路比起“新人”成为“演员”的路要难走得多。


演技始终成为流量跨不过去的坎,也渐渐让观众对于流量参与的影视作品产生排斥心理。老流量嘴上喊着要转型,大多数却依然存在侥幸心理,李易峰算是初代里面最先清醒的一个,《动物世界》演技的进步让外界看到了他的诚意。只能说《动物世界》遇上强劲对手《我不是药神》,时也命也。



“演技”这件事情,新流量似乎比老流量更占优势一些,新一届流量里面,李现与朱一龙都是科班出身,去年才考上中央戏剧学院的易洋千玺在《长安十二时辰》里与一群戏骨搭档也没有任何违和感,而即使这样,新流量对待演艺事业也依旧很谨慎,因为在这个人才辈出的娱乐圈,业务能力不是炫耀的资本,而是最基本的技能。


《亲爱的,热爱的》播出后让李现在短短一个月内拥有超过上亿的“现女友”,而理智告诉他必须摆正自己的心态。在凤凰网《非常道》节目中,他说到,现在有在尽量让自己减少曝光度,希望自己尽量维持一个平衡的生活状态,这样才能专注于创作。而面对演技出现质疑的问题,在《面谈》中的回答似乎显得有些紧张,他承认自己之前对哭戏的感知确实较少,对于出现的结果也表示非常惭愧。从李现的采访中可以看出,他对于每一个问题的回答都非常严谨,所有问题他都尽量强调是个人看法,减少个人生活问题谈论,而是多提及表演,传递正确价值观导向。



朱一龙的紧张显然要比李现更为严重,在今年春晚后台的媒体的访问中,虽然嘴上在认真回答问题,腿还是很诚实的在抖着。对于朱一龙而言成为流量压力要大过于惊喜,他一直强调自己不适合做流量,只想踏踏实实做个演员。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中他提到过,比起红来讲,他更着急的是自己的演技还不够好,他渴望达到真正的沉浸式表演状态。也正是因为对自己的不满,才使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应该更加努力。


同样默默努力的还有被群嘲的蔡徐坤,先出名,后学艺,遇到瓶颈,通过“回炉”的方式,解除困境,即使比同龄人经历更为丰富,蔡徐坤形容自己依旧一直活在危机感中。一直想在音乐上证明自己的他,也在默默地找专业音乐老师上声乐课,甚至在赶飞机的间隙依旧与自己声乐老师讨论音乐与唱法问题。


有观点说“新流量只不过是复制老流量的路而已”,其实,除了商业营销路可以复制外,其它一切都没办法复制。初代流量依靠人气确实可以换取一些资源,但时至今日,新流量的日子却那么好过了。


演员片酬的下降以及市场对流量明星存在的非议,让新一批流量拼命强调自己的演员属性,再加上一批演技过硬且具有一定知名度中年演员的崛起,让新流量如果没有拿得出手的后续作品支撑很难站稳脚跟。七月现男友到了八月、九月,热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蔡徐坤被一部分人视为是翻版吴亦凡,但至今都尚未达到吴亦凡的出圈能力。


商业资源有时比影视娱乐资源更加考验艺人价值所在,在品牌代言上,老流量手里都拥有高奢代言,吴亦凡前有Burberry,之后LV又向他抛出橄榄枝,鹿晗拥有Cartier代言,李易峰有Armani,杨洋有YSL。



观看新一代流量,只有蔡徐坤一人今年成功拿下了PRADA,李现代言的PUMA、味全每日C、KEEP等都是在爆红之前签下的,可谓是天上掉馅饼,近期“卡地亚”的活动还是当初壹心娱乐前艺人鹿晗大热时期趟出的资源。朱一龙目前手上时尚类代言只有一个TOM FORD,而新晋流量王一博在商业价值转化上似乎才刚刚开始接受考验。



可见老流量的商业价值是新流量目前还无法撼动的,而新流量在商业变现的路上显然还在接受品牌方的考核。


无论是在影视还是在商业价值上,新一代流量根本无法复制老流量的道路,每一代流量都有着自身的困境与烦恼,老流量在寻找转型同时,新流量也将面临如何在虚无的流量下找到自身价值所在,未来发展究竟如何,我们无法作出判断,但可以确定的是,想要在这行继续走下去需要不断修炼自身的业务能力,毕竟作品和实力才是市场话语权的掌控者。


本文为作者 第一制片人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260

第一制片人

点击了解更多
专注为影视创业者服务,权威 专业 高效。
扫码关注
第一制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