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生猛”的女制片人,真是第一次见

2019-09-16 22:30

秦丽从未想过,2018年她会同时成为三个“孩子”的母亲。


生了一对龙凤胎,创作历时四年的《陆战之王》最后一集剧本终于定稿!


秦丽感慨终于“熬”出了头。过去的四年实在太难了,前后换了十几个编剧,啃了一块空白军事题材的硬骨头,作为制片人的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挺了过来。


演员


秦丽是演员出身,当年还在中戏读大三的她,饰演了《少年包青天3》中“小蛮”一角,前途无量,搁现在是押中了妥妥的“大IP”。


《少年包青天3》小蛮


就在最当红的时候,“小蛮”却消失了。一心想做艺术家的她,义无反顾地去了北京人艺排话剧,一待就是四年。


可当从人艺出来以后,却物是人非。


不仅四年前的资源全都没了,还要到处求人上戏,“我戏好,可以演”。市场所趋,找上门来的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女二号,最重要的是这些角色又不全都是她喜欢的。


秦丽很被动,因为自己已经不火了。


一天,秦丽的领导对她说,“你为什么不能自己掌握主动权?我给你投钱,你来做制作,这样岂不是更好?”


在此机缘下,秦丽从演员转行,做起了制片。



接连做了《爸爸快长大》《克拉恋人》《海上风云记》《天津大码头》《烽烟尽处》《中国仪仗兵》等多部作品之后,秦丽发现市场上能做的题材几乎都被做过了,很难再发现新鲜的故事。而和朋友的一次闲聊再次点醒了她。


“你家有资源,为什么不做军旅题材?”


回家后思索良久,秦丽发现市场上“坦克兵”题材还属于一片空白,于是,最初抱着一个较为简单的心态,秦丽开始孵化这个项目:《中国坦克兵》,后改名为《陆战之王》。


《陆战之王》


军旅题材是业内公认的剧本难度和拍摄难度很大的类型,剧本过审、装备借调、拍摄许可、最终审查每一项都困难重重。深谙此道的制片人一般不会轻易触碰这类题材。



秦丽对其中的酸甜苦辣,深有体会。


《陆战之王》剧本创作历时四年,前前后后一共换了十几位编剧。而每来一位新编剧,基本上都是颠覆性修改,相当于一遍遍地推翻重来。按每一集18000字算,4年时间的N稿反复创作,这一部剧她至少看了300多万字。


有的编剧阅历浅,驾驭不了大型题材;有的编剧想法很好,但是坚持不下来,改了一稿接受不了就走了;有的编剧一直拖稿,到最后找不到人;还有一个从项目开始就进入的编剧,孩子都出生了,项目还在推进过程中,秦丽非常理解他要挣钱养家的难处,只好将他放走。而庆幸的是,这位编剧在最后一稿剧本修改时回来了。


编剧换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只有秦丽孤军奋战。一直到之前和她有过默契合作的该剧第一编剧兼导演张寒冰的加入,才解了燃眉之急,在剧本创作后期,张寒冰索性住进了位于怀柔雁西湖的酒店,进行封闭式创作,最终磨出了最后一稿。


秦丽无奈感慨,剧本修改过程中,能遇到的有关编剧的所有状况几乎全都体验过了。

军旅题材的难点还在于要下部队,反复做调研


而最让她措手不及的是在剧本创作过程中遇到了“军改”,在之前的剧本中并没有涉及此内容,为了方便过审,秦丽只好带领着编剧推翻重写,增加军改内容。


最后,《陆战之王》以代表全军装甲兵改革方向的九旅切入,从“装甲九旅”变为“合成九旅”的前后过程,反映了新时代中国的军队建设,奠定了正能量的基调。


怀孕


时间被撕碎,秦丽经常过着白与昼强行颠倒的日子。

突然有一天,秦丽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个意外让事业处于上升期的她又喜又忧,喜的是终于当妈了,忧的是“一旦领导知道了,一定让我回家好好安胎,机会就没了,这个项目可能就跟我无关了”。


事实上,此时怀孕对已经35周岁的秦丽来说,已属高龄产妇,要比普通孕妇面临更多未知的风险。在怀孕两个多月时,高龄再加上每天早出晚归引起的过劳,凌晨两点钟,秦丽突然开始下体流血,疑似先兆性流产。


当被送到医院时,医生一句“死马当活马医”让她五雷轰顶,顿时迷茫了人生。病房外,家里人哭得稀里哗啦,更让她心惊胆战。


凌晨三点半,秦丽终于等来了做B超的医生,当医生通知“听见两个胎心,可以保胎”,压在心口的石头才算落了地,秦丽捂着被子哭了半天。


在医院病床上“挣扎”了三天,秦丽决定要向剧组所有人隐瞒怀孕的消息,她依然不想放弃!


在做项目过程中,有人跟秦丽喝酒,秦丽喝了一口红酒半天不敢说话,后来找借口到洗手间去吐掉。


因为是军旅题材,每次开会的男性编剧居多,没过一会儿,屋子里便烟雾缭绕,秦丽时不时地偷偷出门换口气,回来时像没事儿人一样接着聊剧本。


但险些流产的经历还是让秦丽心有余悸,她尽可能地把与演员等工作人员的见面地点约在了自己家楼下的咖啡厅,而老公也推掉了手头上的所有工作,专心照顾秦丽。


当聚齐了康洪雷、陈晓、王雷等实力班底之后,2017年11月18日《陆战之王》在南京顺利开机。


此时已怀孕近七个月的秦丽手捧鲜花,到火车站接康洪雷导演复景,上车后康导才发现秦丽是个孕妇,肚子已经很大了。



开机之后,剧组风平浪静,一切稳步进行,但秦丽还是每天坚持来片场看一看才安心,导演康洪雷忍不住劝秦丽:“姑奶奶,拜托你不要来现场了,回去好好休息。”


秦丽与导演康洪雷在监视器后


半个月之后,秦丽必须要回家安胎了,因为肚子个头太大,不仅开会坐不住,连睡觉都很困难。在孕晚期的夜间,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要被人搀扶着上一次厕所。


然而,在家不放心的秦丽依然用电话和微信,与主创团队随时沟通《陆战之王》的最新进展。2018年1月1号元旦,在听取了军方等各部门意见,修改了N稿之后,《陆战之王》最后一集的剧本终于完成。



1月2号凌晨两点,肚子中的哥哥提前踢破了羊水。在去医院的路上,秦丽给制片部门的每个人都发了很长的微信,拜托大家在她不在的日子里加油。


因为早产30多天,两个宝宝出生时只有四斤,像个小猫一样,其中儿子绕颈三周半,情况更加不容乐观。第二天,两个宝宝就办理了转院,直接住进了保温箱。


半个月没见到孩子的秦丽心里很恐慌。医生每天拍下的两个孩子的照片,是她唯一的精神动力。剩下的时间,秦丽只能通过工作来转移对孩子的想念和心里的不安。


坐完月子后,剧组面临杀青,秦丽又马上飞回剧组,完成了后续的扫尾工作。


《陆战之王》播出之后,秦丽并不轻松,反而更加忙碌,甚至连剪头发的时间都没有了,只好留起了长发,“剪头发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再加上来回的路程,四个小时就没了。”对秦丽而言,她不仅是孩子的母亲,还要对公司的员工负责,对得起像小黑一样跟着她打拼了九年的人。


如今,《陆战之王》的播出已接近尾声,网络上的声音褒贬不一,秦丽说:“无论好坏,我照单全收。但这是我的‘孩子’,哪有父母嫌自己的孩子不好的呢?”说完她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她坚信,未来路上,还会更好。


本文为作者 第一制片人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368

第一制片人

点击了解更多
专注为影视创业者服务,权威 专业 高效。
扫码关注
第一制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