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剧今晚上线全网“喜大普奔”,可新丽能“庆余年”吗?

2019-11-26 22:21


《庆余年》搭上2019年的末班车,背后或许也与新丽传媒的对赌协议有关。


11月26日消息,今日晚八点,《庆余年》在腾讯视频、爱奇艺上线,一周双更。定档信息经腾讯影业和爱奇艺发布后,话题冲进微博热搜前五。截止发稿时,#庆余年开播#话题阅读量已达1.9亿,讨论数也有超过20万。


或许是因为大IP,或许是因为高配的演员阵容,《庆余年》一直是卫视、平台追捧的对象。2018年招商会,它就出现在浙江卫视的招商名单中,随后,关于《庆余年》将播的消息屡屡传出。


但不论是平台还是官微,都未官宣确定的播出信息。而前不久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庆余年》再次出现在片单中,或许又给了观众以期待。


▲ 《庆余年》海报


加之2019年,古装剧市场虽跌宕起伏,但总体来看,剧集质量稳步上升,跨年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获得豆瓣7.6分,累计播放量达到134.4亿,暑期档的《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也成为圈层爆款,豆瓣8.2、8.3分,在整个古装剧市场也算可圈可点。


由此,观众对于大制作、大IP的古装剧热情不减。根据豆瓣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庆余年》的豆瓣想看人数达到2.2万人。


但目前为止,平台、剧集官方还算低调,除了官宣播出时间之外,还未有更多宣传、营销动作,这或许也与今年整个古装剧环境趋严且易生变化有关。而搭上2019年的末班车,背后或许也与新丽传媒的对赌协议有关。


 新丽对赌的关键一役? 


开播来得猝不及防,对于暑期档之后,需要一部制作精良、故事演技在线的古装剧的受众们来说,消息备受关注。


而对于出品方之一的新丽传媒来说,这或许是他们完成对赌协议压力的一场重要战役。


新丽传媒在2018年10月被阅文集团以155亿元的价格收购。同时,新丽传媒在被收购时也作出关于业绩的承诺:2018年到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得低于5亿元、7亿元、9亿元。


根据阅文集团在2018年业绩发布会上的消息,2018年新丽传媒的业绩低于之前承诺的5亿元,实际完成的却是3.24亿元。


进入2019年,新丽传媒拿出多部作品投入市场,从猫眼资料来看,截止到目前为止,新丽传媒仅有三部电影上映,其中较为卖座的还是《诛仙Ⅰ》,累计票房4.02亿。剧集方面,《庆余年》之前,今年就只有《芝麻胡同》《谍战深海之惊蛰》两部作品播出。


▲  《诛仙Ⅰ》海报


阅文集团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新丽传媒上半年取得收入为6.64亿元,净利润仅为9550万元。这显然与被收购时所承诺的7亿元相差甚远。也就是说,2019年下半年新丽传媒至少要实现6亿元以上的净利润。


但是下半年至今,仅有《诛仙Ⅰ》《谍战深海之惊蛰》两部作品上线,试图紧紧依靠两部作品实现如此大的利润收益,显然不太现实。如果对赌失败,那么阅文集团支付给新丽传媒的对价也将进行相应的扣减,2018年,阅文集团已经在新丽未完成净利润承诺时,调减了约8.5亿元的支付对价。


新丽传媒也曾手握大IP、大制作,但是《情圣2》的撤档,《渴望生活》上线无期,也对2019年的新丽产生了很大影响。如此,《庆余年》赶在2019年末上线,且在除了《鹤唳华亭》之外,大制作的古装剧缺席久矣之时,也许会产生不错的效果,至少会为新丽今年的收益,再多添一些砝码。


 被“突然撤档、定档”支配的2019古装剧 


2019年古装剧的关键词大抵离不开“突然定档”“撤档”。时逢重大时间节点,以及各种相关政策的引导,古装剧在今年“遇冷”明显,除了反映在备案剧数量、题材种类减少明显之外,跌宕的播出进程,也是其中之一。


《九州缥缈录》开播前紧急撤档,一个月之后又突然裸宣定档;《大宋少年志》顶档裸播,播出时甚至主演都不知开播消息,《鹤唳华亭》在11月12日零点悄然上线,作为双十一结束的惊喜,但是后续更新也难逃介质原因。


▲  《鹤唳华亭》海报


2019年关于古装剧的传言也不时传出。传言真实性有待考量,但是从近些年卫视的编排、播出策略,以及古装剧的播出情况可以看出,宫斗、权谋、伪历史剧等类型情况严峻。这或许也是导致不少大剧或低调上线,或进行调整的原因之一。


对于《庆余年》来说突然定档,裸宣上线,也不无好处,毕竟安全播出才是第一步。


本文为作者 综艺报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433

综艺报

点击了解更多
《综艺报》以独特视角透视国内外传媒娱乐产业热点,关注有实力和有潜力的公司及产业领袖,梳理产业脉络,发现产业趋势并提供可借鉴的案例!
扫码关注
综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