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后的具荷拉,沉默着的韩娱圈

2019-11-28 22:22

文|村花


继上次雪莉过世没多久,24号晚上,又一位韩国女明星具荷拉,在家中自杀身亡,年仅28岁。



25日,首尔地方警察厅厅长在记者座谈会上表示:“在客厅桌上发现了(具荷拉)手写的悲观纸条。昨天下午6时左右,家政服务人员发现(具荷拉)已经死亡。综合现场鉴定和遗属的陈述来看,到目前为止没有他杀嫌疑。”


一直以来,具荷拉在粉丝和熟知她的观众眼中,是一位形象可爱甜美的姑娘。最初通过顶级女团KARA出道被大家熟知。在团内具荷拉是最受关注的队员,不单有出色的外表,更因爽朗自信的性格让她成为人气最高的女爱豆



在韩娱圈中,咖位等级划分十分明显,最高级别的艺人就是电影演员,然后再是电视剧演员,接着才是歌手、偶像,排名最低的就是谐星。


那时还是偶像的具荷拉,随着人气和魅力的与日俱增,资源也好到起飞。


不单是各大热门综艺的常客,甚至还参演了当时热门电视剧《城市猎人》的拍摄。


参加《Running Man》的具荷拉


足以见得当初的具荷拉前途有多么顺畅璀璨。


人送外号“隐身富婆”的她,赚钱能力也不容小觑。记得当时某综艺节目就曾展现过她的豪宅。



资源飞天、年轻貌美、专业过硬、前途美好,仿佛一切美好的词汇用在具荷拉身上都不为过。但随着2018年的到来,具荷拉的人生开始进入漫长的黑暗期。


那时的她被前男友家暴又被用隐私视频所威胁。光鲜亮丽的女明星被渣男打得浑身伤痕累累,鼻青脸肿。背负外界的流言蜚语和恶毒攻击,以及前男友毁灭性的打击,具荷拉患上抑郁症



一直到今年5月,她在ins跟大家说“再见”,随后删除,又重新跟大家说“过你所爱的生活,爱上你的生活”。接着她就自杀了,但那次自杀她被警察救了回来。



今年7月,伤害具荷拉的前男友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3年,但是有关性暴力被认定无罪。具荷拉无法承受这次的判决,于是也发表了自己的不满意。



这样的审判结果,无疑也是给具荷拉的世界雪上添霜。根据具荷拉身边的好友表示,她因为与前男友的诉讼之事感到疲惫和痛苦。但即便很痛苦,她也在试图走出痛苦迎接新生活。


比如住院治疗,去日本复出,继续回到闪耀的舞台,从具荷拉最近的照片能看出来她的状态是OK的。



11月13号,她宣布在日本出道,19号她举办了个人首场演唱会。演唱会结束后,具荷拉在台上感谢粉丝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


看来一切都朝着光明在走,但10月14号,具荷拉的闺蜜雪莉的去世对她来说无疑也是个不小的打击。



那时的具荷拉在ins上和雪莉说“在那个世界,做你想做的吧”。在直播中,她一边哭一边表示,“会带着雪莉的那份努力,一起活下去。”还和粉丝说让大家别担心自己。


但她的努力也只坚持了40天。在离开之前,她在ins上又和大家说了“晚安”。这次她是真的能彻底睡个好觉了。



连续两个月,两个知名女爱豆的离去,留给这个人间无数遗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韩娱圈曝出匪夷所思之事的频率愈来愈高,让人不得不发出肺腑感慨:韩娱圈是坏掉了吗?


记得今年年初李胜利事件,让整个韩娱圈面临地震般的效果,在一系列黑暗被人们抬到面上时,在暴力、吸毒、赌博、性交易等罪行被揭发出来后,李胜利居然拿到了无罪人的身份



原本是爱豆歌手的郑俊英、崔钟勋、李宗泫等人,居然背地里是会玩弄女性,会偷拍女性的人渣。


不单单如此,在这之前,会性侵和进行性交易的朴有天也和大家见过面,今年他带着他的新作品《我和我的吸毒女友》又来了一波曝光,还狡辩自己没有吸毒,无奈最后被腿毛出卖。



来自IKON的金韩彬,和朴有天一样有作品傍身,但他的动静比朴有天更大,直接让所属公司YG的社长杨贤硕下位了。



和中国娱乐圈比起来,韩国娱乐圈吸毒的艺人比比皆是,除了吸毒,他们最爱的就是性侵。从张紫妍性侵案就能看出来,韩国不论是艺人还是财阀,都在真实上演接连不断的丑闻。


今年7月10号韩国警方紧急逮捕了演员姜志焕,警方表示姜志焕涉嫌性侵及性骚扰同公司的两位女职员。在事发当晚女职员报警,警方以涉嫌强奸罪逮捕他,并进行调查。消息传出之后,媒体和网友都炸开了锅。



“性丑闻”也撬动了特权阶层,让警界高官、政府官员被查行贿受贿。随着丑闻的持续不间断发酵,韩国娱乐公司市值不断下跌,同时,越来越多的事件和证据表明,丑闻依旧牵扯到韩国财阀。


娱乐行业作为韩国极为重要的支柱产业,其与商界、政界的复杂关系不是一般关注娱乐新闻的社畜们能够想象的。而盖住娱乐行业黑幕的正是这些与之纠缠不清的各界知名人士。


可以说,早从二战之后开始,韩国的财阀经济就已经被诟病无数。


“胜利门”后,因为艺人的吸毒、性侵、自杀、离婚等负面消息的增多,让韩国娱乐公司营业的热情似乎并不高涨,“恐慌”貌似成了韩国男女爱豆心中逐渐成形的标签。



到处都弥漫着欺骗的味道,在前辈一个个都垮台情况下,新人的情况也不好过。大家都知道,韩娱圈的残酷机制,繁重的工作量导致艺人身体被过度透支,激烈的竞争状况和欺凌让艺人在精神上不堪重负。


从2010年起,韩国众多娱乐公司在4年时间里,推出了102个偶像组合,但每个组合几乎都背负着“红不过三年”的魔咒,像东方神起、SJ这样的天团好像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面临如此高的淘汰率和渺茫的前途,新人还要忍受韩娱圈的欺凌现象。王嘉尔原来在综艺中爆料,自己去韩国的第一天就在卫生间被人扇巴掌。



如此强大的精神压力让很多艺人患上抑郁症。这些年来,也不乏有艺人走上绝路,哪怕是知名艺人,当然这背后的原因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


潜规则的大行其道,让各路艺人背负受人摆布的被动命运,陪酒陪睡融进娱乐圈,黑道资金也进入了娱乐圈。


而作为艺人,不单要面对来自财阀、公司、规则的压力,也要面对来自“私生饭”和“anti饭”的困扰。


私生饭是在粉丝群体中行为最疯狂,最丧失理智的一种,他们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财力去偷窥、干扰自己喜欢的明星的私生活,严重到彻底丧失理智的私生饭还会为了接近自己喜欢的明星干出一些不计后果的事情。


如果说私生饭接近偶像是因为喜欢,那么anti饭接近艺人纯属因为厌恶,会对艺人进行大量的辱骂、人身攻击,甚至去现实生活里对艺人进行直接伤害。


不得不说,在韩国娱乐圈生存的新老艺人们,犹如在地狱闯关,他们要面临魔幻的操作,和整个都很魔幻的韩国社会。


当然不止娱乐圈,包括普通民众自杀率在韩国也都偏高。韩国统计厅发布的资料显示,2018年自杀死亡人数为1.367万人,同比增加9.7%;2017年,韩国自杀死亡人数高达1.2463万名,远超于交通事故死亡人数(4185名),同年韩国在经济合作发展组织成员国中,自杀率位于立陶宛之后,排名第二。


面对韩娱圈的魔幻,我们会表示震惊会表示不可思议,面对韩国艺人接二连三的自杀,我们会表示惋惜会表示心痛。


但具荷拉和雪莉的沉默去世,能改变始终一边沉默一边魔幻抓马的韩娱圈吗?或许,并不太可能。


本文为作者 第一制片人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9527

第一制片人

点击了解更多
专注为影视创业者服务,权威 专业 高效。
扫码关注
第一制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