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万美元他拍了一部科幻片,还拿下了大奖

3月2日 10:35

我制作了部3万美元的科幻片,在电影节获了奖,出售给了发行商,影片将在电影院有限上映以及全球数字发行。



作者:Aleem Hossain,也就是本片的导演。

原文:https://nofilmschool.com/after-we-leave-30k-sci-fi-feature


本文并不是要诉说我以3万美元预算制作了部像是耗资一亿美元的电影,也不是想说,我认为出奇制胜的低预算电影能与好莱坞大片抗衡。通过本文我想分享的是我在创意生成、世界构建、制作、VFX工作流程和发行等方面克服的障碍,我希望借此你能更容易制作出一部微成本科幻电影。


但我也要提出一个论点,那就是我们应该首先要重新思考为什么要制作独立电影,特别是独立科幻和投机性电影。我认为我们甚至不应该尝试与好莱坞竞争。我们应该努力制作与大预算电影截然不同的电影。

 

独立电影和科幻是天然的合作伙伴


在四年的时间里,我凑了大约12,000美元,并撰写和执导了一部名为《我们走后》( After We Leave)的科幻故事片。我在一个很小但非常敬业的演员团队和摄制组的帮助下,在夜晚和周末拍摄了本片。做了粗剪后,我们又众筹了16,000美元,并在2019年完成了后期制作(团队付出更多努力,更多的夜晚和周末)。


《我们走后》是一部荒凉的科幻犯罪片。故事背景是不久将来的洛杉矶受到气候变化和衰退的影响。影片讲述了杰克·钱尼(Jack Chaney)的故事,他获得了从地球移民到地球以外的殖民地过上更好的生活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他能找到与他疏远的妻子并说服她一起。这部电影获得了伦敦科幻电影节的最佳影片,柏林科幻电影节的最佳导演,以及Other World的最佳摄影和最佳群戏。Gravitas刚刚买下了该片,将于2月21日在洛杉矶和纽约影院开始上映,并以数字形式在Apple和亚马逊上放映。


《我们走后》预告片


无论你是喜欢还是讨厌漫威和星球大战电影,或者介于两者之间,不可否认的是好莱坞科幻片和漫改电影已经变得相当单一,基本是投机性的动作喜剧片,每部电影基本都包含感情、笑料和惊悚等三要素。


但是科幻片不止于此,且成本可以更低


#1、头脑风暴阶段:科幻和独立电影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当我开始为一部微预算科幻电影构思时,我发现很快撞了南墙。我一直沉浸在一些伟大的史诗级科幻电影中(《银翼杀手》,《2001太空漫游》,《绝地归来》,《盗梦空间》,《黑客帝国》,《人类的之子》等等)。


我一直在想如何以较少的预算拍出那样的大制作。但这意味着我一直在构思类似的电影,并由于经费不足而丢弃许多精彩的镜头(比如大量群演,视觉特效等)。如果我没有想到另一部我深爱的科幻电影《命运之门》,那么我此时可能还在苦恼。


我们谈论了很多关于《初始者》的预算有多低,但我们忽略这样一个事实:这部片本就不需要更高的预算。当然,电影史上也有大成本的时空旅行电影,但《初始者》并不是好莱坞小成本史诗科幻创意。从美学上讲,这是一部完全不同的电影。什恩·卡鲁斯并不是想要节俭地制作一部标准影片。他只是向主流的故事讲述方式发起一场电影上的挑战,那就是影片质量不应是由预算堆起来的。


独立电影并不是为了精简主流大片的技术或对其进行艺术模仿而发明的。


所以我转而开始思考为什么我同时爱上了独立电影和科幻片。


独立电影并不是为了精简主流大片的技术或对其进行艺术模仿而发明的。当我想到《落水狗》或《贱民》或《大人物拿破仑》时,让我兴奋的是他们多么有别于主流。


好莱坞非常擅长制作好莱坞式电影。为什么我们要用更少的预算和他们竞争呢?在我看来,制作一部独立故事片的唯一原因就是要制作一部非你莫属的电影,是一部如果你不存在,就不会存在的电影。



我认为独立电影可以在风格、基调、主题、表现形式和观影体验方面提供新的方向。它们可以在艺术、政治和叙事上挑战主流。


幸运的是,这也是科幻的起源。它不是为了创造奇观而发明的……它是为了提问、激发、探索世界和人类状况而发明的。


换句话说:独立电影和科幻电影是天然的合作伙伴。在头脑风暴的过程中,我认为你应该记住这点。


开始思考和感受。现在世界上有什么事情让你感到担心吗?带着这个担忧想象未来的趋势-扩大,推断,扭转,拉开帷幕,然后讲述一个关于恐惧或希望的故事。



你是否想在银幕上看到更多视觉风格,特定的电影语言,或基调?你是否想看到更多不同类型的人物、故事或想法?深入研究,并将其放入独立电影中。


一遍又一遍地这样做头脑风暴,不要担心这些想法好不好或者逻辑上是否可行,现在还为时过早。我知道,我知道…罗伯特·罗德里格兹是从他手头就有的东西开始的,一个吉他盒和一辆公共汽车(指电影《杀手悲歌》,罗伯特·罗德里格兹成名作。)…我并不是在反对这个方法。我只是想说,相反的方法也能奏效。不要拘束你的思想,直到你有十几二十个想法在没有任何判断的情况下冒出来之前,请不要束缚您的想法。


考虑到你的具体情况,名单上是否有两三个想法打动你?显然排除那些世界构建或其他方面似乎遥不可及的地方。但要保持开放的心态:你真的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得比你想象的更多吗?在这个阶段会由于经费问题而抛弃很多想法。


我想讲一个关于签证配额和合法移民的故事。我想表达我对城市未来在气候变化、水资源短缺和经济崩溃方面的担忧。当我意识到我可以制作一部像《冬天的骨头》这样的科幻电影的时候,这种世界构建和逻辑就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这就给我带来了一些在小预算的基础上构建世界的挑战。



#2.构建世界的成本未必很高

 

稍后我将讨论VFX,但我想把世界构建和视觉特效的概念分开。在好莱坞大片中,主要是通过大量视觉特效镜头建立起的行星、城市景观、CG角色和先进技术来构建世界。


但关于世界构建有一点是无需任何费用的:一杯水(我借了杯子,无需付水费)。


在影片中,我所想象的未来的洛杉矶水资源严重短缺。这杯水是全片中唯一干净的水。其他时候,片中人物喝的都是脏水或水以外的其它东西。片中没有任何巨大空水库的镜头,也没有无人机从云中“挖掘”水的镜头。只有电影中最强大最富有的角色提供的一杯清澈的水……我的主角把它喝了下去。这一分钱没花,但这也是在构建世界。如果拍的是一部好莱坞语言、风格和叙事手法的电影,一杯水会让人觉得像个骗子。但在Debra Granik或巴里·詹金斯的电影中,一杯水可能是完全正确的。


我很快意识到,每次我建立这个世界的细节使用诸如这杯水之类的东西,我就腾出了拍摄VFX镜头所需的时间和精力,并且可以将这些VFX时间花在另一个故事点上,希望能丰富故事和世界。


 

#3.电影制作的标准模式不利于艺术冒险

 

几年前,我拍摄了一部网剧,卖给了一个发行商,并获得了一些奖项。我周围的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成功,但我总回想起我在片场的第一天。我出现在片场,所有镜头和故事板都已安排好,以便我可以在指定时间内有力执行我的拍摄行程。当我们准备好拍第一个镜头时时,我感到无比平静。这一天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我能看到拍到的镜头,我知道一切将会顺利。一切都按计划进行,一天都按部就班,我回到家后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不是在用我的生命做这件疯狂的事,搬到洛杉矶,投身于一个充满变化无常的艺术形式和事业,在规定的时间内有能力地执行拍摄清单,拍一部好片。


我这么做是因为我爱惨了电影,我想冒险,开拓新的道路,至少要尝试做一些崇高的东西。我读过柯南·奥布莱恩的采访,他说如果他20%的开场白笑话没有失败的话,那么他和编剧们冒的险还不够。那天晚上,我才恍然大悟。


他们之所以愿意投入大量时间在《我们走后》上的原因是:我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去尝试他们一般无法尝试的东西。


我向自己保证,从那时起,我将一直努力,具有冒险精神。我保证当我出现在片场时我是斗志昂扬的。


但是,正如你们中的许多人所知,传统电影制作的中心原则是“按时完成”。


导演在片场经常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超酷但需冒风险,另一种是还不错并且能保证工作并按时完成任务。体制总是告诉我们要安全行事。

 

行程安排


当我制作《我们走后》时,我尽可能尝试各种可能会失败的疯狂想法。所以我决定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拍摄这部电影。


受很多低成本拍片文章所启发,我们买了一部佳能单反,两个定焦镜头和一些ND滤镜,拍摄了整部电影。我们从那次购买中得到的最重要的不是什么技术性的东西,而是它摆脱了电影制作的标准模式。



我们一点点地拍摄,四年时间里,总是东奔西跑。在筹款的间隙时间拍摄。我们买了相机和音响设备,这样就不必每天或每周租赁了。


我们可以选择在日出的时候尝试一个疯狂的复杂镜头,然后各自去上班。如果这条不行,隔天早上再试一次。除了我们的时间之外,没有什么缺点……而且因为我们把它融入到我们现有的工作和生活中,所以也不会太花时间。


事实上,这种工作方式说服了合作者(新老朋友)来拍摄这部电影。他们的日常工作工资都比我高。他们之所以愿意投入大量时间在《After We Leave》上的原因是:我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去尝试他们一般无法尝试的东西,以一种他们一般接触不到的方式去接触事物。


解放演员


在这四年的拍摄中,两位主要合作者DP朱莉·基尔伍德和男主角布莱恩·西尔弗曼(他们都是影片的制片人)每时每刻都和我在一起。老实说,让我们继续前进的是以这种全新的、开放的、实验性的方式创造出来的纯粹的快乐。


我们对每天的拍摄进度做了限制,这样我就有时间改进表演,让演员即兴发挥。有些独立电影在7天内演员只拍了一两条take的情况下就拍摄出了精彩的表演镜头。这有可能。但是如果能拍摄更多条镜头,影片中的表演都很精彩的机率也就随之提高了,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那些让人意外的镜头出现的机会也会提高。


世界上一些最优秀的演员出现在今天的大片中。因此,在精心构建的对话和情节的出色执行上,独立电影似乎很难与好莱坞竞争。但是去看一部简·坎皮恩或约翰·卡萨维茨的电影,你会发现只有当你为他们腾出空间时,才会出现顶尖而奇妙的表演镜头。



解放DP


我还将这种整体方法应用到了视觉上。我们 DP朱莉(《无间炼狱》,《莱姆镇》)喜欢自然光拍摄。我意识到灵活的拍摄方法意味着我们可以拍摄一部几乎没有灯光的美丽电影,因为我们可以花时间去寻找拍摄每一个地点和探索拍摄镜头画面的最佳时机。


这样下来,我知道了赶密度拍摄有多痛苦,但后来我意识到我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一天只能拍摄45分钟,连续拍摄几天没有问题……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几天内日落后分散拍摄一个场景,总共能获得三四个小时的“日落后45分钟”的黄昏光。



场地


对摒弃传统制作模式价值的最后思考。独立电影最大的牺牲之一是拍摄地点。作为游击电影制作人,我们消磨许多时间在传感器和镜头上,但也有使用iphone拍摄的电影由于场地和自然光线的关系,效果非常棒。


但要租赁场地的费用太贵了,以至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类型:单一场景的独立电影。这种类型的电影有一些杰作,但也有太多的电影是在导演的公寓里拍摄的。


我想创造一件视觉艺术品。在不久的将来传达一种对洛杉矶的真实感受。我想在外面,在街上,拍摄许多不同的场景。所以我在谷歌街景上“搜索”了几个小时,寻找美丽的地点……然后在每个场所都拍摄几个小场景。


以下是一些我们的一些拍摄地:


如你所见,我们在洛杉矶到处拍摄。我们没有申请许可证。我们不需要这样做,因为我们不在乎是否被赶出去……这不会影响我们的日程安排,也不会因此删减场景或浪费一大笔钱。只不过下周再换个地点拍摄。事实上,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三个人一组,带着单反、录音机和麦克风,外加一两个演员。

 

我们在洛杉矶25个外景地拍摄,期间有一次警察问话,两次私人保安问话。在这三次中的两次,他们没有要求我们停止拍摄……他们是在确保在他们认为危险的地点我们的安全。



#4. VFX成本未必高,只是花时间。

 

最后,我的故事中也有一部分需要充分的视觉效果。


但我也见过我的朋友贷款与好莱坞视觉特效公司合作为其电影做特效。也许对我来说更可怕的是,用VFX制作一部电影会限制我的运镜,演员的即兴表演。

对金钱和VFX扼杀即兴创作的方式的担忧已经过时了,我们不能再这样想了。

我的哥哥布莱斯·侯赛是自学的特效师,他在台式电脑上独自完成了我电影中的80个VFX镜头。他花了几乎两年的时间断断续续地工作(就是没活的时候)。所有设计和合成都是在After Effects中完成的。他用Cinema4D做3D工作。


低成本电影,高质量VFX

 

我们需要把VFX和大预算看作是电影的两个不同方面。可以有高质量VFX的低成本电影!


对我来说,起点是向我哥哥学习在After effects可以做多少事情。我建议花点时间去学习After effects或者找个学习过这个软件的人。寻找一个刚刚起步的人或在视觉特效流水线里通常只能做其中一个步骤的有经验的人。如果你给提供尝试新事物的机会,他们往往会愿意低薪一试。他们不需要住在你附近。你可以通过互联网轻松地来回发文件。


我学到的重要一课是,仅做自己认为可以做的好事情,并选择一个可以利用这一点的故事。


你会注意到我没有说相应地调整现有的故事。回到我之前的话,我想如果我们用传统的好莱坞模式拍摄一部电影,打算拍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降落在前院的镜头……我们尝试“屏幕外的声音”的老“独立电影技巧”……如果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聪明的解决方案,那我们就是在自欺欺人。观众会感到上当受骗了。


但如果我们拍摄一部极度幽闭恐怖的电影…像《橡皮头》…那部电影的DNA就会要求学会藏。这里不适合使用大量展示型视觉特效镜头,这是我们作为独立科幻创作者的最佳选择。



抠像和运动跟踪


我讨厌绿幕。它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场景的真实性。当我哥知道我讨厌它时,他让我了解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


在过去的10年里,Adobe套件中的抠像和运动跟踪已经变得更好了(特别是自从Mocha Pro被添加到AE中以来),而且它们在Nuke和其他高端但商用的软件中也非常出色。抠像和运动跟踪使我得以克服我担心VFX流程的所有问题。


对于那些不知道的人来说,抠像是逐帧(主要是手动)切出素材的各个部分,以创建空间在前景项目和背景项目之间插入VFX。


你可以看看下图地平线镜头的抠像例子:



抠像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但是最近几年软件的改进意味着您可以比以前更轻松地进行拍摄。它不花钱,只需要时间。如果你依赖绿幕,你需要有足够的空间和装备来打光,而且如果你带着即使是一个小小的绿幕走在洛杉矶的街道上,你很难成为一个隐形的游击电影人。


抠像可以绕过这些限制。抠像意味着演员可以随心所欲地移动。如果你在拍摄现场,对VFX元素的放置位置有了更好的了解,你通常可以这样做,因为你不受绿幕的大小或形状所限。


第二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因素是,现在Adobe套件中的基本运动跟踪很出色。我会扔一些胶带来标记(比绿幕更不容易分散注意力),然后就可以自由地用手持设备拍摄了。我的演员有时会即兴表演。如果他们站起来,掌机员做调整,我不需要担心背景VFX元素被搞砸。



下面是一个例子,我们在After Effects中对一个镜头进行了抠像和跟踪(以及设计、合成和动画)。你可以在原始录像中看到墙上的胶带痕迹。


对于任何二维的,甚至是三维的,但视差变化不大的东西,都可以在Adobe中完成。在After Effects中,要进行3D处理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要在其中移动相机并且将VFX元素扩展到拍摄的深度,但是像Nuke这样的更先进的软件可以出色地处理这一问题。


#5。当你进入发行阶段时,低预算实际上具有巨大的优势。


大多数人都熟悉发行阶段低预算电影的缺点


当我完成这部电影时,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我没有流量型的主演,也没有营销资金。


寻找观众似乎充满挑战,这让我不知所措。我甚至考虑过把这部电影免费放在网上看看会发生什么。


提交给电影节


最后,我唯一真正知道要做的就是提交给电影节。


我从大电影节的开始。我参加了圣丹斯和其他五大电影节。我一直在推特上推荐这部电影,突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发行商提出用一笔可观的预付款购买这部电影。不过,这部电影只会在一个不知名的视频点播平台上映,而且只会在美国上映。


在那一刻,我意识到在分销阶段配置超低预算是有好处的。我无需像其他电影一样期待高回报。


知道这很明显,但是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当再次面临风险与安全之间的取舍时,我可以冒险。当面对短期现金与长期受众建立/声誉/收入之间的权衡时,我可以选择后者。我有拒绝该提议的自由。


相反,我一直在等待,并不断申请参加更多电影节。在连续被22个电影节拒绝后,我收到了一封来自伦敦科幻电影公司的电子邮件,信中对我的电影大加赞扬。我给他们进行了全球首映,在那儿《我们走后》获得了最佳影片奖,一切开始改变。我们接着参加了柏林科幻,OtherWorlds,波士顿科幻,并获得了许多奖项和好评。


我在类型电影节巡回演出中的成功引起了几家发行商的注意。A24甚至有人看了这部电影(他们没有买它…嘿嘿,即使是表现出一点兴趣,感觉也像成功了一样)。我接受了Gravitas伸出的橄榄枝,这部电影将在少数电影院上映和全球数字发行。



这部电影的转折点是受到了这些电影节策划者和类型电影节上少数但热情观众的欢迎。我知道,从问答和对话中,我开始在科幻电影节上获得成功的原因是我拍的不是一部模仿主流科幻的电影。不止一位电影节导演告诉我,他们是多么渴望展示一种不同的科幻电影。而我拍了一部艺术性很强的科幻犯罪片。


讽刺的是,为了避免模仿试图吸引大众的那些电影,却让我创造了一部能引起观众共鸣的电影。《我们走后》虽然永远无法与《星球大战 9》的观众人数抗衡,但就每花钱赚的关注度来看,我们将会做得很好。


以上就是我想说的。现在去看(或回顾)《初始者》、《逆流的色彩》、《美国宇航员》、《永不褪色》、《死亡幻觉》甚至更大的电影,如《发条橙》或《机械姬》。


做我之前提到的关于头脑风暴的那种深刻的个人思考。


然后,无论如何,都可以使用您所拥有的去制作一部独一无二的科幻电影。

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这些电影。


期盼看到这些新作!

因此,让我们开始吧!


所以,对于一位电影人来说,懂创作和技术是非常重要的。不管你是导演还是其他创作者,本周五的直播,对你来说都会有很大的帮助,超级建议你观看。


中国剪辑师社群汇聚了国内顶尖的剪辑师,还有许多导演、摄影、制片人在内,你在这里可以找到许多志同道合且专业的伙伴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电影节或创投,可以加入Hello!全球电影节

觉得本文不错,点“在看”,并转发到朋友圈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2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