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时代“片荒”了吗?这部即将重映的电影值得安排!

7月7日 11:37

盲人和世界有一定距离

透过推拿

在心灵上可以走进



娄烨导演作品《推拿》为什么要重映?



2020年7月10日,由娄烨导演,马英力编剧,郭晓东、秦昊、张磊、梅婷、黄轩、黄璐主演的盲人题材电影《推拿》将在中国台湾重映。


《推拿》获得: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最佳影片(提名);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两岸华语电影(提名) ;第3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剪辑(提名) ;第51届金马奖最佳影片、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音效奖等荣誉。


距离《推拿》首映已过去五年多,为什么要重映?资深制片人、前景娱乐有限公司CEO黄茂昌分享了这样一段话:


“ 疫情下,《推拿》是合适的重映影片。“推拿”,是一种和陌生人身体接触的行为,它特别适合疫情‘隔离时代’的语境。这是向往与接触的开端。”


同时,影视工业网和《推拿》的录音指导富康聊了聊影片的声音制作,也和主演黄璐一起回忆了那些令人动容的幕后故事。



-影视工业网x 富康 独家专访-


“声音也是有感情的”



华语影坛著名录音指导- 富康 :与娄烨、管虎、陆川、王小帅、王兵等导演有着深度合作。代表作:《颐和园》《春风沉醉的夜晚》《推拿》《兰心大剧院》《可可西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地久天长》《八佰》《日照重庆》《花》《浮城谜事》《三姐妹》《闯入者》《后会无期》《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等。其作品多次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金马奖、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等。


正式专访前,富康和影视工业网提到关于此次《推拿》在中国台湾重映的幕后故事。


富康:这次重映,黄茂昌老师为什么会找到我呢?大概有这样的一个背景:《推拿》在2015年的时候已经大规模的上映,这次是在中国台湾地区的重映。两个原因,一个是由于疫情带来的现在全世界的“片荒”,很多制片公司、发行公司会拿出一些经典的有意义的电影来重映,以帮助电影院振兴。第二点,大家还是非常希望大家去电影院看《推拿》这部电影的。目前在网络上也有正版片源,但是如果不是在影院,观众的感知其实会被削弱很多。我们有时候会有比较简单的一个认知:是不是好莱坞制作的动作、大制作的效果类的电影适合在影院,而其他类型的比如说偏文艺类的剧情片就不适合在影院,其实可能并不是这样的。

图:富康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您是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毕业的。最初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对“录音”这个概念有基本的了解吗,还是说无意中做了这样的学习选择?从最开始接触这份工作到现在,大概有多久了?

 

富康:就我而言,是有这个概念的。在上大学之前,高中的时候,有机会去跟过一些电影、电视的拍摄、录制,也去过和音乐相关的录音棚,接触之后觉得很有意思,很感兴趣,再加上小时候有些关于音乐学习的拙浅经验和感受,后来直接就报考了电影学院的录音系。真正从事这份工作,从入行到现在有20多年。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我很担心自己存在很多误区,包括这也是很多行业初学者的误区。比如,录音师、声音设计师,关于声音这块的工作,它们有哪些区别呢,会有明显的划分?

 

富康:从工作类别来分,和拍摄相关联的话,会涉及到这几个方面:电影开拍之前,研读剧本,参与讨论,在拍摄前期作出所有的声音设计,类似于拟定一份拍摄的“蓝图”;电影拍摄期间,根据拍摄内容来进行声音采集,一方面采集和画面相符合的声音,另一方面是在没有画面的情况下会有一些特殊的录音方式;后期制作期,更多的涉及到音乐部门、剪辑部门等各个部门的协同工作。无论是声音设计还是录音,在电影制作过程中,都属于“声音”这个大部门,制作过程中也是需要和其他各个部门相互结合的。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关于本月将在中国台湾重映的《推拿》,是您担任录音指导的。还记得当时自己接到剧本时的感受吗?

 

富康:我和娄烨导演是很长时间的合作伙伴。刚开始接触到剧本的时候,我非常兴奋,之前我是没有看过这部小说的,马上就买了毕飞宇老师的原著,拿到手一口气读完。读完小说后,同样很兴奋,但和拿到剧本时的兴奋是不一样的,那个时候就带着更多的对原著的理解,对马英力老师改编剧本这样的现状有了更理性的感知。

 

实际上,总是有很多讨论吧,比如说:这讲的是盲人的故事,盲人是一些视觉有障碍的人士,所以《推拿》一定是部以声音为主、在听觉上占主导地位的电影。这个没错。但实际上这部电影是讨论“人”,只是这么一群人,只是在特定时期、特定环境下的,所谓有视觉障碍的这些人的故事,最终还是回到以“人”为主的生活状态,去理解和展现他们的故事。这些是我在读了原著小说和改编剧本后所持有的感受。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从声音角度来聊,有几个段落特别想再次和您分享下,非常想听听您当时在技术和艺术层面的声音设计与处理思路。比如开场段落,演绎的是小马小时候遭遇意外,不幸失明,到长大、到自杀,同时伴随盲人学校孩子唱歌的声面,一直到小马去盲校前,都有非常尖锐的音效声,很像手机或者电脑系统故障的声音。

 

富康:有一个理念,很早就被提出了,是老生常谈的一句话,那就是“音乐音响化、音响音乐化”,其实也就是模糊化音乐和音响之间的感知关系。之所以能带给你这样的感受,其实也是声音部门和音乐部门的默契合作。两个部门之间,通过对电影的理解,以不同的表现形式,带给观众这样一种非常具有创作者主观带动意识的感知。很难说,它们某一个是主体还是非主体的,它们都是结合在一体的。

 

关于这段,其实还是个“引子”吧。从医院开始,走了一些比较情绪化、内心化的制作方式。要一上来给观众的感受是“小马这个人物很不一样”。剧中小马的角色其实和原著中的角色还不太一样,它是有一个剧本改编的“再创作”的元素在里边,让小马这个人物更鲜活。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影片中有独白是常见的,不过这是我第一次在电影中听到以旁白的形式来读主创人员名单的,比如“娄烨导演作品,编剧马英力,摄影曾剑,录音富康,主要演员有黄璐黄轩……”这样的独白。我其实在看电影的时候,会有一种不是在看《推拿》的感觉,而是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在某个在学校广场上看电影那种很“古老”的场景。包括这样的独白,也会让我想到娄烨导演曾说过的那句话:希望这是部盲人也可以“看”的电影。这段其实是故意这样设计的对吧?可否具体聊下当时具体的想法。

 

富康:对的,这段其实是一个故意的构思和设计,包括你也说到一下子把你带回小时候的那些回忆。其实比较有特点的这种声音设计的方式,存在两个概念,这也是我们这么去构思设计的初衷:

 

第一个概念,部分电影院是会做盲人音轨的,有点像广播剧,但又不是广播剧,它是通过对语言和声响的描述,来帮助盲人理解影像传递的内容,有的时候也会用纯视觉上的文字来表现,以为在视觉上有一部分障碍的盲人提供帮助。

 

第二个是现在咱们的字幕组比较多了,但在我们上学的时候、年代再早些的时候,对字幕的翻译和技术很难达到很快和影像结合的程度,因为以前都是胶片的嘛,在放映上会有些很困难,包括在放映国外电影的时候,一直从50年、60年代,甚至到90年代,都会有“同声翻译”这样的方式和角色。我自己上大学的时候,拉片分析课上也会有这样的同声翻译,尤其是针对法语、德语、希腊语等的片子。这其实一个非常“电影化”的东西,因为电影不光是“制作”层面,在观影的时候,电影都有它这种独特的观影性质的魅力,这个也是我们设计制作这段旁白的初衷。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是的,是非常用心且有独特用意的设计。那关于影片中旁白的声音来源呢?一开始我以为可能是某位主创的声音,很多影片会是这样的设计。但直到我看完片子,发现并不是,且那个声音是几乎不带有任何感情的,是听似平淡无奇但却让人有听下去的欲望的声音。

 

富康:其实关于这个声音,所有的主创们都录过,盲人演员们也都录过,但最终从很多份录音小样中筛选出来的这个声音,其实是来自于娄烨导演工作室的一位财务工作人员的。这个声音很平易近人、很冷静、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化”“粉饰化”的特征,其实我们就是想要去掉这些特征,让这个“没有感情”的声音更加的不打扰到电影本身。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它不但没有打搅到影片本身,反而让观影变得更特别了。还有这样的一段,在王大夫家里,小孔和王大夫在卧室亲密。对于没有身体缺陷和障碍的感情深厚的伴侣来说,性爱其实是很幸福的事情,是更能够去被感知和看见的事情。小孔和王大夫的情感其实是十分丰富且深厚的,但那段戏让人感觉很悲凉,包括在声音的处理上,整个情绪都是非常低压的。

 

富康:你说的对,其实是这样。在他们内心,是多么的渴望“看到”,这其实也是贯穿整部电影中的一个思考:美,本身是什么东西?在他们心目中,美到底又是什么样的一个定义?以及对他们来说,关于美、性爱等这些正常人能够感知到的东西又是怎么样的一种彼此的互动?还有生活的压力、苦闷,在他们的身上如何体现?这个时候的整个声音空间感也会和人物的情感一样,是相对“复杂”的。

  图:《推拿》剧照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宿舍,小马无意间侵犯到了小孔。先是非常激烈的打闹声和环境音相互碰撞,当小马被侵犯到、她用力拒绝的那一刻,接着有几十秒到一分钟的时间,整个空间的声音感觉突然“一切都停下来”,被处理得非常干净,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微乎其微的床板摇晃的声音。

 

富康:在这个段落,实际上就是一种“凝固感”。咱们其实提到很多“这是讲盲人的生活和故事的”,但实际上这一段,无论是否为盲人,这种情况的发生都会让空气窒息,让人窒息,投射到盲人身上,这种窒息会愈加强烈。

 

首先他们主要靠的就是听觉来获取信息的,而这种情况的发生,这段声音的处理,在当时其实是所谓的“无声胜有声”的。突如其来的“凝固”也是在表达所有人都是想知道到底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实在这段的处理中,还有一些竹笛的音效,有一部分是凝固的,有一部分是刻意的干扰和打乱。这在影院观看的时候会更能更清晰的被感知到。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小马和小蛮在店里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有了亲密接触后,画面切换到一个雨天,有绿植,有乌龟,同时伴随滴答、哗啦的清脆雨声,会让人感受到强大的生命力。这样的处理是否在传递一种寓意:小马要开始新的有生命力的人生了?包括片中好几个经典场景,都铺垫了不同氛围的雨声。

 

富康:挺感谢你能读到这些的(笑)。其实雨水是带有“生命”“生命力”这样的一个含义在的,也贯穿在整部电影中,因为本身拍摄地是在南京,是在南方这样的一个多雨的地方,我们是塑造了很多带有所谓“生命力”的音效一直穿插在影片和故事中,有些是显性的,有些是隐形的,所凸显的也是一种感性与理性的相结合。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包括小孔给泰和的女朋友按摩,笑着聊天,随之哭了,再笑着打闹。那段也是雨声、哭声、打闹声相互交融,随之有了舒缓动听的钢琴伴奏音乐,以及画面中再出现沙复明的微笑、小马和小蛮的互动。

 

富康:那段其实也是由客观变为主观、再由主观到客观的手法。刚开始其实是客观的,后来淅淅沥沥的雨声逐渐来干扰她们之间的对话,实际上寓意的就是社会、家庭、歧视、平等、她们自己对生活的看法等去“干扰”她们。这种干扰,不仅仅是干扰到小孔她们俩的对话,也是在干扰观众和电影的关系。

 

之前有人问过我说“到底怎么帮助电影叙事”,其实这就是在帮助电影叙事,只不过是比较隐形的表现手法。显性的话,就比如说一个炸雷声等。这些声音的设计,其实都是需要看不同调性的影片,针对不同场景、不同需求而去融合和展现的。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影片末尾,一场小雪中,小马再次出现,这次是以“小马推拿室”的形式。音乐声起“妈妈,我爱上了一个人,我把青春都留进了她的身体里,可是我已经忘记了她的名字……”。这一段令人非常感动,好像在心里会有少许的悲痛,但是仿佛又觉得这是最好、最浪漫的结局。同时也是在这一段,影片中非常经典的镜头,小蛮在楼道洗头,两位少男少女在一段风铃声中靠近,小马笑了,这段的画面、声音氛围,是很多观众的泪点。

 

富康:这段来讲,我们其实是相对让它给人一种美好、浪漫的错觉。实际上对于小马的复明,我所理解的,他就是一种错觉,他以为自己复明了。所以在这段就是稍微给观众一段短暂的浪漫,浪漫都是短暂的,压抑和痛苦才是现实中更长久的。

 

从视听的创作手法上来讲,让这段不是那么的写实,让它超现实一点。从一个相对真实的空间,远处传来了好像存在于这个空间的声音,慢慢过度到小蛮和小马的会面,从客观的状况到了主观的情况,最后他们选择的是闭上眼睛不去打破,打破这种所谓盲人对于美的认知。

 图:《推拿》剧照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参与这部电影后,您对“盲人”这样的群体有了哪些新的认知?或者和我们聊下在影片拍摄过程中,盲人主创或是其他盲人工作者给您带来的触动。

 

富康:这部电影拍摄的时候,我也是和其他主创们一起进入到了盲校去体验、感知,包括所有在推拿中心等的拍摄都是实景拍摄。为什么是实景?其实也是出于对美学要求的认知。

 

不得不说的一句话是,“当给你关上了视觉这扇门的时候,听觉就会非常的敏锐、准确”,这个是一定性”的。

 

拍摄的时候,现场有大量的真实盲人演员参与,是我们从全国各地招募和筛选的。他们其实是完全没有过拍摄经验的,但拍摄现场又是实景的。

 

他们到了某个新的场景,都是需要对新场景有新的空间认知,比如要熟知沙宗琪推拿中心的休息室、按摩室等分别是什么样子,到底有几个房间,每个房间的大概构造是什么,甚至是细致到桌椅的摆放位置、桌子上有什么东西,都需要这些盲人演员去掌握。可能就是简简单单的几次摸索,他们就能非常熟知一切,就好像在那个地方生活了很多年似的。

 

他们所具备的这种能力是非常强大的,让人特别钦佩和感动。也因为他们的这种能力,这种卸下防备的对摄影组的信任,才让影片顺利完成。

  图:《推拿》剧照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您看来,这些盲人演员为什么会愿意来参与这部片子?

 

富康:所有演员我都接触过,都非常熟悉。我觉得他们内心里也都还是有表达的欲望吧。他们也都是阅读过我们特意制作的盲人版的剧本,以及也有对剧本的音译版(录音版)。比如像咱们俩这种正常对话的速度是1.0,他们所读的录音都是快到6倍、8倍、10倍的。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您本身在录音行业已经有20多年了,对于未来想要从事录音工作的后辈们,有没有哪些经验是一定想要和大家分享的?或者,可以谈谈对大家的“忠告”。

 

富康:关于这个问题,也是我经常和很多一起工作的人沟通过的。现在的录音工具都是比较丰富且相对先进的,有很多辅助、可视化的方式来帮助你,但我觉得最最重要的就一点就是:一定要听,用耳朵去听。只有这一点,才能帮助你达到你想要的声音状况。一定要在听的过程中,多积累,锻炼自己对声音的敏锐程度。并不是说做录音工作的人比不做录音工作的人听力要强多少,其实是在多年的实践中变得更敏锐而已。




-影视工业网 x 黄璐 独家专访-


“越来越自由,拍自己喜欢的电影”




国际著名演员-黄璐:主要作品满贯入围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作品《黄鸟》入围第69届戛纳电影节,作品《三伏天》入围第66届柏林电影节,作品 《推拿》入围第64届柏林电影节、第51届金马影展、亚洲电影大奖,作品 《盲山》 入围第60届戛纳电影节、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 ,作品《六欲天》入围第72届戛纳电影节,同时获得第8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女主角等荣誉。2020年,黄璐出演美剧《Little Fires Everywhere》,合作演员为奥斯卡影后瑞希·威瑟斯彭。

图:黄璐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推拿》即将在中国台湾重映,前两天看您特意在微博分享了《推拿》的剧照和幕后花絮照片,提到“想念”和“开心”。可否分享下,想念的是什么?提到这部作品,最开心的是什么?

 

黄璐:肯定是要想念才会开心嘛(笑)。

 

这是我第一次在内地的剧组中有这么宽松的氛围,每天就只拍10个小时,还有时间去健身、游泳、学习瑜伽。我们拍摄前,娄烨导演让主创们都去盲校体验一个多月,我自己也去洗头房体验了一周多。我觉得在这种节奏非常快、很多人都不能真实地去做角色体验的情况下,这种经历是非常难得的,这种艺术氛围也是极为可贵的。整个拍摄期间,我都觉得一切很单纯,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每天就是拍好自己的角色就可以了。

 

开心的话,是我从高中以来就喜欢看娄烨的电影。娄烨导演筹备《花》的时候有找过我,那会因为自己法语的学习可能还不太够,就错过了。《推拿》是特别突然找我的,那会我还在台湾,他们联系到我后就让我马上去南京,我就赶紧把小说又看了一遍就过去了。就感觉是突然“砸”到我的(笑)!之前都是看到别人在娄烨的电影里疯狂地“演”,这次也终于体验了一把,感觉特别好。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您看来,小蛮是怎样的一个角色?您当时为什么会答应出演这个角色?在小蛮身上,有什么样的东西是您最深受感触的?

 

黄璐:我一开始读小说的时候,觉得小蛮是很善良的人。虽然她的工作是“洗头妹”之类的,但她的内心比很多人都要单纯、善良。比如说有人问“你怎么就找个瞎子呢”,她会反击“你们才瞎呢”。她那句台词,我觉得很好。不管是否能看见,女人对爱情是看得见的。在我看小说前,其实角色已经定了。我是很相信娄烨导演的品味,所以还没有看小说就答应了。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真正扮演这个角色后,这个角色给您带来了怎样的惊喜?

 

黄璐:这个角色给我带来的最大惊喜是: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就好像生活在她的那个爱情世界里。之前看《苏州河》的时候,我特别羡慕电影里边有爱情。在拍摄《推拿》的时候,我有找到那种感觉就是过一段很甜蜜的时光。

 

剧本里最后那段,是小说里没有的。很多人都觉得那段很温暖,也都觉得那段和娄烨导演之前那种比较残酷的结尾是不太一样的。我觉得那段就像一种现实生活中的童话吧,两个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虽然不是王子和公主。其实我们拍的时候,拍了一段小蛮也知道小马能够看见的戏,但她选择假装不知道。但是后来导演可能觉得这样太复杂了,就剪掉了。

图:《推拿》剧照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也是和您分享的微博有关。其中有一条是“祝你幸福,我的小马,永远都笑得那么开心。我也要开始新的生活了”。您如何看待小蛮和小马这段关系?时隔几年再来看,是否有新的体会?

 

黄璐:我觉得他们就像两个互相取暖的小兽的感觉吧,那是激烈的、纯粹的爱情,是在现实生活中很难遇到的爱情。而且现实里,也不一定有黄轩那么帅的嘛!很多人也都不是完全像小蛮那样的(笑) 。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当时在洗头房体验的时候,对于里边的工作者,有什么新的认知吗?

 

黄璐:在那之前,对他们也都还是有刻板印象吧。了解之后,发现她们也是普普通通的人,她们也是需要照顾自己的家庭并因此努力工作赚钱的人,也都挺善良的。拍摄阶段,我们还一起去逛夜市,也就是影片中我和小马逛的夜市。

 

我至今都和其中一个女孩有微信呢,但我就是默默地看着她,不会打扰她,我也知道她不会打扰我,但这样的存在也是让人觉得很温暖的。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影片中的几位搭档给您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可否分享下相关的趣事?

 

黄璐:娄烨导演,我之前觉得他是个艺术家,对他是很崇敬的心理,但了解之后,就觉得他更像一个小孩。可能,能坐到很高位置的艺术家,心里都还是有很多很像小孩的、很纯粹的部分吧。在现场拍摄的时候,他都会经常说“好好好”之类的逗我和黄轩的玩笑话,很可爱。整个拍摄中,他基本上也是前期把人物定准了,真正拍摄的时候,不会说太多,都是给演员留很大的发展空间。我自己拍的时候,就好像是在生活中一样。他对演员也是很保护的,几乎从来不发火,唯一一次发火是因为有一次特效出来的妆不是他想要的。

 

摄影师曾剑,我觉得很厉害。后来有很多人都问他是不是专门的做“盲”视觉摄影的,其实没有,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我觉得算是摄影上的“创作发明”了吧,比如用玻璃和手指在镜头前不停地“点、点、点”,以此出相应的拍摄效果,好多人都以为是后期制作的。

 

黄轩,他也是非常认真的演员,那个时候他的压力可能也会比较大吧,那时候还没现在这么“红”嘛,我觉得他心里边是有一股“劲儿”,那股“劲儿”还挺适合小马的。关于他的趣事可能就是,他在拍激情戏之前要喝点酒(笑),他在剧组里藏着他的黄酒,每次拍激情戏之前都要喝一口(笑)。

图:《推拿》剧照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下次再选择剧本的时候,会更倾向于选择什么类型的?


黄璐:我自己也是比较喜欢喜剧的,但也不一定是说要选择喜剧。主要还是以女性为主的吧。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当演员这件事情,大概是在什么时候,让您觉得“我一定要去做的”,还是说,这是顺其自然的一个过程?

 

黄璐:高中的时候,还是出于影迷的心态吧,会去模仿、演绎一些自己喜欢的经典片段,会觉得能拍电影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儿吧。到后来上电影学院后,就好像觉得不完全是那么回事,就会对自己有所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当演员,甚至会因此有抑郁的时期。再到出去拍戏,真正深入表演的时候,又会逐渐找到自信和我擅长的部分。一直到现在,我就觉得好像越来越放松,也更加游刃有余。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您决定学习表演的道路上,有没有那么几个人,对您来说是至关重要是“极为关键”的?

 

黄璐:(笑)我说出来,你会惊讶,哈哈!我初中的时候喜欢伊能静,我是因为伊能静才走上这个道路的。那时候本来是想当歌手的,后来发现伊能静也演电影,我就觉得那我也要演电影。那个时候看了伊能静主演、侯孝贤导演的电影《好男好女》,其实对于初中生来说,基本上是不太能理解那部电影的。后来在戛纳电影节碰到侯孝贤,我就说我初中就看了《好男好女》,他都非常惊讶。

 

后来也不光是看伊能静的片子,也包括很多国外的片子,我都去看、去学习,也自己在家里练习,假设如果是我、我该怎么演。到高中的时候,我自己偷偷报了个考前班去学习,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打击(笑)。老师说我声音条件不行、形体不行、啥啥不行,说我不适合。我第一次考电影学院的时候没有考上,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我又选修了表演课,那会才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开窍了。原本毕业后是要出国学习的,也因此放弃了,重新报考并考上了电影学院。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演员才是真正的好演员?需具备哪些基本素质?

 

黄璐:好演员在我看来就是,在大家感到真实的基础上,还能够特别有激情地去发挥,让更多人能够感受到他(她)的感情,甚至是有一点疯狂的状态,但也不会让人觉得太夸张。关于基本素质,我觉得就是至少得“演啥像啥”吧,不会让别人想到你还是你,还要有一种“间谍”的功能,在舞台上、电影里会发光,平时就隐藏在人群中,不会被人发现。

 

 

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影片《推拿》在台湾重映当天(7月10日)也是您的生日。今年生日有什么新的愿望呢,可否和影视工业网的影迷们一起分享下?


黄璐:越来越自由,拍自己喜欢的电影。

图:黄璐


盲人和世界有一定距离,透过推拿,在心灵上可以走进。7月8日(周三)晚 21:30分,《推拿》录音指导富康和主演黄璐将做客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直播间,和大家近距离回顾影片制作的技术与艺术幕后故事,共同探寻“盲人”的情感与心灵世界!


本期直播由社群顶级会员制片人黄茂昌创办的前景娱乐公司与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共同主办。



本期直播仅电影节社群会员专享。会员免费、无限次观看社群所有直播。往期直播共17期视频回放均已上线,会员“放肆”看。



成为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全年近50场行业直播、优秀作者电影创作者同伴交流、电影制作全流程顶级人脉、国际电影节获奖者深度指引、零壁垒作品与才华展示平台、各类省钱的创作避坑指南等你专享。



I 点击此处 I 或扫码添加电影节社群助手,加入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现在报名,即享3折惠购。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小助手:小蜜)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8288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