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麻烦和困难时,越发需要电影来陪伴!-导演娄烨

7月9日 19:25

全球疫情下,大部分电影院被迫“关门”,进入“睡眠”,有的甚至官宣不再会“醒”来。在这个特殊时期,已于2015年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过的娄烨导演作品《推拿》,在中国台湾地区低调地“重新开张”了!


时隔五年,《推拿》再次出现在大荧幕,触碰无数影迷的回忆,也像是一份重新送给各位电影工作者的特别礼物。正如导演娄烨所说:


“ 几个月前,我们还想像不到,今天看电影是一件麻烦和困难的事情。但是我相信,电影院会继续下去,电影会继续下去。因为往往在麻烦和困难的时候,我们越发需要电影来陪伴。”


[ 导演娄烨 ]


有人说,《推拿》特别适合疫情“隔离时代”的语境。推拿,大多是陌生人之间身体接触的行为。在“隔离时代”语境下,似乎寓意着:向往与接触的开端。


面对病毒,我们需要在保护彼此的前提下相互隔离。同时,也渴求在情感的支持、维系、碰撞、交融下,以崭新健康的生命体态相互靠近。


对电影、电影院也一样,它们承载了无数观众和影迷的喜怒哀乐,也沉淀了众多电影工作者的江心与深情。


《推拿》重新开张了,它带着新的生命力,将沙复明、王大夫、小孔、小马、小蛮等来自盲人世界勇敢、坚韧、温情、浪漫的各个鲜活角色和细腻故事呈现给守护在荧幕前的观众,仿佛在传递某个答案。



[ 《推拿》2020中国台湾重映 预告片 ]


就好像我们曾在影院抱着爆米花、可乐,努力挤进某部电影的院线首映礼现场,迫切希望与各位主创近距离互动。


此次《推拿》在中国台湾重映,也特意为观众准备了一期线上“见面会”,在前景娱乐公司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的合作下,以直播形式,邀请了本片主演黄璐和录音指导富康与国内外观众见面,共同分享《推拿》幕后制作故事。


国际著名演员-黄璐:主要作品满贯入围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作品《黄鸟》入围第69届戛纳电影节,作品《三伏天》入围第66届柏林电影节,作品 《推拿》入围第64届柏林电影节、第51届金马影展、亚洲电影大奖,作品 《盲山》 入围第60届戛纳电影节、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 ,作品《六欲天》入围第72届戛纳电影节,同时获得第8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女主角等荣誉。2020年,黄璐出演美剧《Little Fires Everywhere》,合作演员为奥斯卡影后瑞希·威瑟斯彭。



华语影坛著名录音指导- 富康 :与娄烨、管虎、陆川、王小帅、王兵等导演有着深度合作。代表作:《颐和园》《春风沉醉的夜晚》《推拿》《兰心大剧院》《可可西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地久天长》《八佰》《日照重庆》《花》《浮城谜事》《三姐妹》《闯入者》《后会无期》《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等。其作品多次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金马奖、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等。




-本期映后直播互动抢先看-


主持人:杨达敬 / 嘉宾:黄璐 富康


[ 杨达敬:台湾资深主持天王杨达敬Gordon,10多年来主持过无数华语娱乐圈盛事,合作过两岸上百位巨星人物,曾任第51-52届金马奖颁奖典礼星光大道、第50-55届金马奖入围酒会+红毯之夜。]


-1-


主持人:有请《推拿》的女主角黄璐以及《推拿》的录音指导富康老师!

 

黄璐:大家好,我现在正在片场,正在拍一部新的电影,叫《单枪匹马》。


富康:大家好,我在北京,很高兴和大家见面。

 

主持人:富康老师现在的具体地点是在?

 

富康:我正在我的混音棚,刚工作完。

 

黄璐:混音是世界上最安静的地方 (笑)。

 

富康:同时也可以是世界上最吵闹的地方(笑)。



-2-


主持人:两位是在《推拿》才第一次认识的吗?在片场有没有互动?

 

黄璐:对,通过《推拿》第一次认识。我记得有一次拍摄结束,富康老师叫我们去喝酒。

 

富康:都喝得挺多,大家都挺高兴,最后唱着歌回去的。



 -3-


主持人:先问下富康老师,2010年您以《春风沉醉的夜晚》入围过金马最佳音效,而2015年第51届金马奖您以《推拿》和《闯入者》包办2项最佳音效入围,最后风光以《推拿》抱回大奖,能分我们分享当初得知入围2项以及最终得奖的心情吗?

 

富康:当时的前几秒钟有点空白,后来就缓过神来了。因为之前也在颁奖现场经历过入围者不是自己的时候。当时有点“乱”,因为现场是两个剧组,我刚好是和《推拿》剧组坐在一起的。当主持人宣布的时候,《推拿》方阵的主创及工作人员都站起来了,我就缓过神来了。



 -4-


主持人:《推拿》对于两位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情感和意义?

 

富康:这部电影是六年左右前开始筹备的。我是之前有看过毕飞宇老师的其他作品,之后我就第一时间拿到《推拿》的原版小说,很快就一口气把它读完了。拿到剧本后,还是有不一样的感受,之后可能是五味杂谈的、可能就是“拧巴”了一下,再和导演去开后期的一些会。

 

黄璐:其实之前娄烨老师在拍《花》的时候有找过我,但是那部电影是全程要说法语,我自己还在学习阶段,就暂时错过了。筹备《推拿》的时候,我正好在台湾拍完《对面的女孩杀过来》,当时接到娄烨导演电话,我就第一时间从台北飞到了南京,在“洗头房”实习了一个星期,就上阵出演了。



 -5-


主持人:富康老师和娄烨导演有合作8次,《推拿》是第6次合作。璐璐是第一次合作。两位来聊聊,娄烨导演私底下是什么样的一位导演?

 

富康:他就是一个“纯粹的导演”,他就是为“导演”而存在的这样的一个人。他生活比较简单,工作起来不是那种24小时连轴转,但是会有规律地非常“拼”的这样的一个人。

 

黄璐:我觉得不能完全用“导演”来形容,他就是一位真正去描绘生活、想要把最真实的生活呈现出来的人,而他恰好是一位导演。

 


-6


主持人:富康老师和娄烨导演合作很多次,但也曾说《推拿》这部作品是从来没有过的拍戏经验,为什么?因为它是比较有挑战的吗?

 

富康:是的,是比较有挑战的一次经历。因为这是一个群戏,所以在拍摄的时候,不会规定演员的走位和台词。脚本是有的,但是没有分镜。在现场,都是规定一个相对的情景,让演员们在这个环境下相对自由的发挥,有点像一个命题作文一样来让你自由发挥。拍摄的时候非常具有随机性、不确定性,当然它的生命的魅力也在这里边了。

 

主持人:那这对录音老师就是很大的考验,您是如何应对娄烨导演给您留下的这些难题的?

 

富康:这个其实在我们创作会的时候就有讨论过。首先这个戏是群戏,从影像摄影的角度来说,采用的是“散点透视”的方式,相对而言就像是东方中国画的感觉,这样更像是一个舞台,是半开放式的表演状态。关于记录,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摄影部门做关于影像的记录,一个是声音部门来记录。对两大部门来说,都是带有一定挑战的,但这个挑战也是最有意思的,因为未知的永远都是更有趣的方式。

 

黄璐:我还记得富康老师的助理是一位女生,在现场来帮我们戴麦之类的,很细心。

 

富康:是的,这些其实都需要很细节性的动作,不是说把麦“啪”的一下戴上去就可以了。

 

主持人:那我想问问富康老师,有没有在心里呐喊过“导演你有完没完,这么就要给我这么多难题”?(笑)

 

富康:(笑)起初有,后来慢慢的,在我们更了解他之后,其实都会知道还会再“过分”,再“过分”,哈哈!(笑)

 

主持人:那这个时候其实就是要去适应他。

 

富康:(笑)是的,把这个变成自己的追求之一,然后比导演更“过分”,这个时候就很“磨合”了!

 

黄璐:可能有的演员是不适应的,但我还蛮适应的。现场拍摄的时候,很多时候导演都不喊停。比如我和黄轩演的时候,有的时候会演上一个小时,也没有听到导演喊“停”,我觉得还挺过瘾的。(笑)

 

主持人:这样的状态下不会觉得“高压”吗?

 

黄璐:其实不会。在现场的话,大家的表演都很纯粹。导演都会特意跟摄影组等工作人员说“不要影响演员的表演,让他们‘随意’地发挥,不要管灯光,不要管摄影师,不要管录音师“。(笑)经常我就看到摄影师跑向录音师,然后蹲下。

 

富康:对,还有卧倒,哈哈。

 

主持人:好想看到你们现场拍片的状态。

 

富康:(笑)的确是太有意思了!

 


-7-


主持人:富康老师有没有这样的状态,自己正在认真做录音工作的时候,在某个瞬间突然被演员的精湛表演所打动?

 

富康:当然会,经常会。比如拍摄《推拿》的时候,璐璐有几段和黄轩的表演,在结尾段落的时候,那些表演的“尺寸”都把控得非常精准,我觉得是非常动人的。

 

黄璐:节奏那段洗头的戏,真的好冷。洗头洗到头发就结冰了!因为那天是真的下了很大的雪,正好下雪。



-8-


主持人:那璐璐,小蛮这个角色,有哪部分是你觉得非演不可的?

 

黄璐:之前娄烨导演的作品中,我很羡慕《苏州河》当中的那种爱情。小蛮这个角色,我很信任导演能够把它塑造好。

 

主持人:当时为了这个演好这个角色,璐璐还专门去洗头房体验过,可不可以聊下这其中印象深刻的事情?

 

黄璐:我至今都和其中有的姑娘留有微信,但是不会相互打扰。

 

主持人:这是很温暖的事情。



-9-


主持人:那么富康老师,咱们再聊到声音的部分,很多人说《推拿》是一部听得见的好电影,片中声音的表现都非常突出且与众不同。您当初是如何建构起盲人的主观世界的?

 

富康:首先要了解他们。开拍之前,我也跟着剧组去了盲校以及沙宗琪推拿中心,去采集了一些声音。拍摄的时候,更多的保持一种如实记录的状况。到了后期阶段,运用一些技巧技术的方式、主观表达的东西,以及把很多想要观众感受的东西藏在里边。这是我大概的一个历程。

 

主持人:富康老师负责的是声音部门,但后期也会和剪辑部门、音乐部门协作。几个部门之间的合作,您觉得最重要的观点是什么?

 

富康:首先得有一个相对成熟的工作流程,这样才能保证在任何的细节上不出问题。合作的话,其实就是多沟通、交换彼此的想法,以及到某些程度的时候,多和大家共享一些创作想法的小样。

 

主持人:通常后期的时间充裕吗?

 

富康:通常,没有一部电影的制作时间是充裕的。(笑)其实大家都是尽可能想要做到更好。

 


-10-


主持人:璐璐这次和黄轩的结局,很多观众都觉得非常的浪漫。你作为小蛮,是怎么解读这个结局的?

 

黄璐:我觉得就是像个童话吧,但是是平民的公主和王子的感觉。有点像两个小小的野兽,互相依偎着取暖。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互动提问



Q 1 :请教富康老师,国内录音工艺水平相对于国外,您觉得是齐平的还是有很大的优化空间?

 

富康:肯定,还是有很多可优化的空间,这个主要还是才人的培养上。国内目前我们采用的硬件、软件,其实都还是不错的。

 


Q 2 :富康老师和娄烨导演合作过这么多作品,哪一部是您觉得做得最开心,最满意的?

 

富康:下一部。(笑)

 


Q 3 :富康老师曾说一定要去影院感受《推拿》这部电影,可否举一段您最期待观众关注的部分?

 

富康:我其实不太想具体举例某一段,因为我不太想去强加给观众,让观众对某一段的声音设计有特别突出的认知,这其实是破坏了对整个电影的欣赏过程。声音,它一定都跟情绪相连,都在创作的内容里。不管是哪个片段,观众有共鸣了,我觉得就完整了。

 


Q 4 :想请问黄璐老师,您的作品满贯欧洲三大电影节,走过的红毯无数,可否分享些去戛纳的感受?

 

黄璐:第一次去戛纳的时候,那会还小嘛,才上大学。我也不知道要走很多的红毯,还要参加很多的party,去的时候只带了一件礼服。当时好多人一看见那件衣服就知道是我。我那会也不知道礼服是可以赞助的,我自己的礼服是花了一万块钱买的,后来才知道竟然可以赞助。(笑)当时也碰到了侯孝贤导演,我跟他说“我初中的时候就看过了你的《好男好女》,他就很惊讶“初中就看?能看懂吗”,我都没好意思说那个时候是因为喜欢伊能静看的。(笑)



Q 5 :黄璐老师与李杨导演、娄烨导演等众多导演都有合作,可否分享下与每位导演的不同合作方式?

 

黄璐:李杨导演就是“管”得比较严,事无巨细。比如有的动作,如何抬头,头抬到哪里,都会给我规定,有的时候规定得我有点“不知所措”(笑)。娄烨导演就是“放养”(笑),基本都是让我自己放开去演。

 


此次《推拿》重映,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也全力满足会员需求,对录音指导富康、演员黄璐做了独家深度专访。点击文章标题即可查看《隔离时代“片荒”了吗?这部即将重映的电影值得安排!》



本期完整精彩版直播回看,仅限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专享。会员免费、无限次观看社群所有直播。往期直播共17期视频回放均已上线,会员“放肆”看。



沿用娄烨导演的话,“在麻烦和困难的时候,越发需要电影的陪伴”。



满足会员需求,是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的第一要务。在“麻烦和困难的时候”,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愿意做各位电影工作者、爱好者最忠实的陪伴!



成为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全年近50场行业直播、优秀作者电影创作者同伴交流、电影制作全流程顶级人脉、国际电影节获奖者深度指引、零壁垒作品与才华展示平台、各类省钱的创作避坑指南等你专享。



I 点击此处 I 或扫码添加电影节社群助手,加入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现在报名,即享3折惠购。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小助手:小蜜)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8495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