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作者成长全记录 I 导演高鸣:我与电影的关系

8月21日 22:57

2020/08/21 星期五

原创 I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作者 I (直播自述内容来自高鸣)

本文编辑 I 河夏 

策划宣传 I Rachel


8月17日(周一)晚8:00,《排骨》《回南天》导演高鸣做客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直播畅聊《从“资深设计师”到“韩国全州国际电影节首奖影片导演”—电影作者的成长全记录》。本文将导演高鸣作为电影作者成长记录分享如下:


《回南天》入围:


第四十九届荷兰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光明未来”单元


韩国全州国际电影节国际竞赛单元、(并荣获国际竞赛首奖)


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新风单元


香港国际电影节新秀电影竞赛单元(华语)


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 主竞赛


北京国际电影节“北京展映”华语力量单元等。


《排骨》被称为“中国迷影史”最令人难忘的影像档案


2007年,被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评为该年年度十佳纪录片


2006年,入围香港亚洲电影节


2006年,入围加拿大HOTDOC电影节


2007年,入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


2008年,入围山形电影节东京站



[ 以下内容来自导演高鸣的直播自述 ]


一、我与电影的关系:我是谁


大学画油画,毕业做平面设计师,做过生意、开过餐厅,喜欢每天带着相机,把每张照片都看着日常的一帧的——导演。


二、我与电影的关系:我的设计作品


三、我与电影的关系:我的电影作品

(一)纪录长片《排骨》

(二)剧情短片《阿松》

(三)剧情长片《回南天》


四、我与电影的关系:童年 / 往事


1.小时候(画连环画、听戏、看露天电影)


70年代的孩子,都对露天电影有非常深的感受。坦白讲,那个时候看不太懂,但是对看露天电影这件事很感兴趣。


我通常坐在放映机旁边,反复观察放映机是怎么把电影放映出去的。一场放映中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看胶片在放映机上的转动。


那个时候经常看露天电影看得睡着了,很多次都是我哥哥姐姐在某个角落找到我,再把我背回去。我到现在都记得那种感觉。


2.高中(录春节晚会、写小品、排话剧)


小时候我会用录音机把整个春节联欢晚会都录下来,我也会去背小品。到高中的时候,开始写小品、话剧,都是体量比较小的,还会找同学去演出来。


当时我们县的文化馆还邀请我去做文化馆的编剧。我那个时候没答应,因为我自己喜欢美术,那会还心心念念着想成为画家。


以及,可能对于我们南方孩子来说,离北京、北京电影学院很远,附近也没有什么电影制片厂,不自觉都会觉得自己离电影是很远的。


3.大学-工作( 我的设计启蒙王粤飞老师 / 翡翠台 明珠930)


谈到和电影发生关系,有两件事是我不得不说的。第一个是我设计公司的老板王粤飞先生,他特别喜欢看好莱坞的电影。我们公司在深圳的华强北,是一个资源比较丰富的地方。那会工作结束、午休的时候,王老师就带我去淘碟。90年代初期,电影还是相对比较匮乏的。他带我去淘碟后,我因此接触了很多好莱坞七、八、九十年代的经典电影作品。1996年,我第一次看完《肖申克的救赎》,真的被震撼到了,突然觉得“电影竟然还能这样拍?” 非常触动。


那个时候,香港有个节目叫翡翠台,其中一个栏目是《明珠930》,每晚9:30开播,几乎每天都会放好莱坞的电影。我天天追这个节目。《阿甘正传》《低俗小说》《美丽人生》《美国丽人》《教父》《女人香》《现代启示录》《发条橙》《毕业生》《出租车司机》《雨人》《辛德勒名单》《美国往事》等片子,都是我从这个节目中去看到的。即便如此,可能也没有想着自己和电影真正的有具体的联系。


五、我与电影的关系:从《小武》到《东京物语》的两个故事


真正把我带入电影领域的,是关于《小武》和《东京物语》的两个小故事。

当时有位在国内非常著名的艺术家,叫欧宁,他在深圳建立了一个组织叫缘影会,会拿很多好作品来播放,我刚好是其中的会员。


2000年的某天周六下午,缘影会组织大家看《小武》。“小武”这个角色,本身是我非常向往去看的。那会在深圳也是非常难得有机会去看这样的片子。


刚好那天,有个我非常喜欢的球队比赛。(那会其实我还有其他爱好,我是个足球球迷。深圳有个球队叫平安队,其中的教练和球员都很厉害,这个球队也经历了从丙级队到甲A冠军的突破,在深圳的影响力很大。那天下午的比赛是冠军赛前的最后几场。)


当时我穿着球迷队的服装站在马路边,特别难以选择。看电影的方向和看球赛的方向,刚好是两个相反的方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张艺谋选演员的事情,他在不知道选巩俐还是史可的时候,用了抛硬币的方式。


我也想试下类似的选择,就想,把决定权交给上天吧,在路口,哪边的公共汽车先来,我就去哪边。有这个想法后没过多久,去往看电影方向的公共汽车就来了。我那会好像还不太情愿上车,但是又觉得可能就是天意吧。


当我达到《小武》播放地(何香凝美术馆),看完《小武》的时候,我当时就“傻”了。那会其实还有时间赶到球赛去看下半场,但我没去。

我坐在美术馆,很久没离开。我第一次觉得有一部电影让我感到如此亲切,感觉这拍的是自己身边的一个朋友。那种感受非常强烈,也是第一次让我觉得我和电影如此靠近。


看完《小武》之后,我开始了解和电影相关的东西。从了解贾樟柯开始,到了解侯孝贤及中国台湾、日本等的那些新电影,逐渐知道什么是意大利新现实主义,什么是法国新浪潮。我的习惯也由从看好莱坞电影慢慢转向看作者电影、艺术电影及电影节中的作品。

2003年,我刚在深圳买房,接我父母来居住。从我大学毕业来深圳后,陪伴父母的时间很少。人总在所谓的“追逐理想”的过程中忘记很多事情。


我父母在深圳那段时间,有的时候我会突然察觉到他们的很多行为动态并不是我想象中父母的样子,他们真的老了很多。我那一刻,第一次感受到“时间”。


刚好那会我买了个摄像机。有的时候和他们聊天,他们回忆些过去的事情,我都会用摄像机录下来。那会就像是家庭录像,也没有其他的目的。


那一年刚好特别巧,正是SARS病毒时期,大家都在家里出不去。有一天我就拿出《东京物语》的碟,那天下午坐在床边看完这张碟后,我心里特别特别难受,眼泪流了半个小时,完全止不住。可能因为片中的父母,联想到自己的父母,有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老觉得我们对于父母的情感很欠缺。


那个时候我也突然想到曾经一位一起在深圳的朋友。刚来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很紧密,后来因为各自要追求自己所谓的理想,有半年没有联系。我就因此感叹很多,去想过去一起相处的时间到底算什么呢?当时我也有些愧疚,甚至觉得自己很自私。


后来我就想要找到他。那会没有手机,只有BB机,我给他当时给我留的BB机打电话,但是停机了。也通过他之前给的家里的联系去找,但家里说没有这个人,我也觉得很纳闷。后来通过其他朋友去找,大家都说不知道。


再到最后找到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很惊讶的和我说“你不知道吗,听说他出事了,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在那一刻,我感受到自己突然遗失了非常熟悉的东西,心里边空空的。


在经历过《东京物语》和找寻朋友后,大概花了20多天的时间,我写了自己的第一个剧本《白墙》。


六、我与电影的关系(过程和感悟:我的第一个剧本《白墙》)


《白墙》是关于我和没有找寻到的这个朋友的故事,讲述了和那位朋友相处的半年时光。


那个时候的剧本还是用手写。我写完后,自己还是很喜欢的,给了自己的几个朋友看,其中有一位艺术家朋友,另一位是做设计的朋友。


做设计的朋友和我说“剧本挺好的,可以拍下来”。我告诉他“我没有拍过片子,也没有钱”。他说他愿意支持我,给我一些钱来拍,还问我需要多少钱。我告诉他“13万”。现在想起来,都忘了那13万到底是怎么算的,但那个朋友真的就支持了我13万。


七、我与电影的关系(过程和感悟:《白墙》拍摄、剪辑、看片)


这件事情,回忆起来有点荒唐。那会我连看别人拍电影都没有看过,就组了一个有十几个人的剧组拍电影,其中还有很多岗位是空缺的。


我们一共拍了28天,拍完之后觉得挺魔幻的。比如第一天拍摄时,摄影师问我“导演,这个镜头怎么走位”,我甚至都不知道“走位”到底是什么。第二天,摄影师问我“导演,这个镜头是正打还是反打”,我仍然困惑“什么叫正打、反打”。摄影师不断地跟我解释,整个拍摄过程就像是摄影师给我上课的过程。


《白墙》真正拍完、剪辑完后,我请了几位艺术家朋友看片。那也是我第一次在银幕上看自己的作品,但那个时候真的希望有个地洞让自己钻下去,那种感觉还特别强烈,就觉得“我怎么会拍这样的东西”?


我会发现自己片子中有很多很多问题。其实我当时并没有解决办法和答案,就想着先放一放。最后再思考的时候,我会发现这部片子中的所有场景都来自我的记忆。


那到底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还是我的写作出了问题,或者是拍照过程中出了问题?到底如何把有质感的生活放到生活里?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我想要找到这个答案。刚好那会我有摄像机,我就走到哪里,就把摄像机背到哪里、拍到哪里。等回家之后,我会再把今天所经历的记忆片段在脑海里全都梳理下,回忆完成后,我再去摄像机中看白天拍摄的实际生活的样子,去对比真正的生活和我想象中有什么不一样、写出来的东西到底和现实生活差距有多大。


我当时还给自己存素材的文件夹取名为“触摸生活”,在磁带的盒子上都标记“触摸生活1、触摸生活2”这样的标签。我觉得这段经历对我来说还挺有用的,让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生活和影像的关系。


期间,有个朋友看了我所有的素材,跟我说他也看过我之前拍的片子,觉得我片子给人的感觉挺好的,很多内容的电影感是在的。他也告诉我在拍摄的那些内容中,如果能够舍弃一些,是可以剪辑出更不错的作品的。


同时他也和我提到,如果喜欢艺术电影,可以去另一个卖碟的朋友那里买碟,可以看到很多艺术电影。他说那个卖碟的朋友就是排骨(人名)。第二天,我就真的去排骨那里找碟去了。


八、我与电影的关系(过程和感悟:《排骨》拍摄、剪辑、看片)

如果看过纪录片《排骨》的人,都知道排骨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我第一次去排骨店里,他在看马大帅(搞笑电视剧),根本不理我。我在那里选碟的时候,我们相互间都没有说话。


当我选了30多张碟递给他的时候,他才抬头看我,站起来走到买碟区域说“这张你也可以看,那张也可以”,这才开始和我交流。我觉得这个小伙子太厉害了,对所有的导演都如数家珍,我就特别有兴趣,开始和他聊天。


最开始都是聊一些比较闲的内容,后来我就问他“你有女朋友吗”,他说“有,不过大年三十刚分手”。(我当时去找排骨的时候,正是大年初十左右)我就问为什么,排骨说“我穷呗,没钱,她去找有钱的人了”,后来还主动补充了一句“挺好的。我第一次明白了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我分手当天就去打麻将,赢了1000多块钱”。听完这句话,我觉得这哥们儿太有意思了,他能把这么伤感的故事举重若轻的讲出来。


到后来我就问排骨“我可以拍你吗,拍一个纪录片”,他看了我一眼说“已经有一万多个导演说要拍我的,没有一个导演真正动手的”。我听完就立马把包里的摄像机掏了出来,就开始拍。他当时没有任何的反抗,我就估计这事应该能够顺利进行了。


第二天我又带着摄像机去了,排骨很惊讶,说“我还以为你昨天是拍着玩呢,没想到你当真了”。后来拍排骨拍摄了八个月。

《排骨》剧照


我觉得拍摄《排骨》的过程,是一个对电影的学习过程。首先我去理解我为什么拍他、他与我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我就会去想这个人的成长背景和所遭遇的事情。


虽然我和排骨职业不一样,但是我们来深圳的共同经历及成长背景(我和排骨都是江西人)、成长年代、各方面的家庭关系等,在很多东西都是很相似的。


在拍摄过程中,我也会发现排骨所遭遇的困境,情感困境或生存困境,也是我曾经历过的。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拍《排骨》就是拍我自己”,它讲述就是一个属于我们这一代深漂青年的青春故事。


我发现在想清楚这些事情后,对于我后期的剪辑等,都是非常有效的。


很多人看过《排骨》后,和我说“其实特别好,你没有把视角完全放在拍他怎么卖盗版碟这个故事上,而是讲述关于一个人的极富情感的故事。其中也呈现了人物的故乡和如今居住城市的关系,想回故乡,回不去了,生活在城市里,又不受待见。排骨也是在城市公共空间中所缺失的一个人,他都是从这个房子到那个房子”。我收到的这些别人对《排骨》的反馈,对我后期的创作来说,都是十分珍贵的。


《排骨》剪辑完成后,我请了我的一位艺术家朋友蒋志作为《排骨》的第一个观众。我给他看的是130分钟的版本。他看完《排骨》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高鸣,我觉得有一个作品就OK了”,让我刻10张碟给他,他会帮我交给北京的一些做电影的朋友。


当时,蒋志帮我让现象网的朱日坤看到了这部电影。《排骨》参加的第一个影展是合肥的中国纪录片交流周,也是我人生中参加的第一个那么正式的影展。当时有30多个导演参加,同时出席的还有行业内很多知名的电影人。当时给我的感觉是“那些我曾经在书里看到的人突然走出来了”,我看他们的时候,都觉得他们都是自带光环的。


那段经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让我看到中国非常多的优秀独立电影,也突然明白了电影所谓的创作和作者之间的关系。之后,在香港亚洲电影节中,这种感受会更加明显。


拍摄排骨时,我用的是家庭录像摄影机。我那个时候连白平衡都搞不清楚,其中有段特别重要的内容白平衡还设置错了,但是我又不想删掉,就直接把它用上去了。这种感觉像是做了一道卖相难看的菜,觉得对不起观众,心里特别愧疚。以至于在香港亚洲电影节中,电影放完后,现场问答环节,我上台去都不停给大家道歉说“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请大家见谅“。


问答环节后,很多人找排骨合影、签名。我看着好像没自己什么事儿,我就自己先出去了。


刚好在门口,我碰到一个外国人,他和他的翻译主动和我打招呼。我才得知他是一位知名电影节的主席,看完片子特意在电影院门口等我。


他说自己非常喜欢《排骨》,我也不停地对他表示歉意说“很抱歉让您看到这部不太成熟的电影”。当他知道当时我心中的顾虑,很认真的告诉我“这是你一个人的电影,我们不关注工业标准,我是看你的写作方式”。他跟我提到了“作者性”,这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清晰概念。和这位主席的交流,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 后记 ]


在纪录片《排骨》后,高鸣经历了“生意场上的6年、情绪低落的2年”。在人生低谷期,《回南天》诞生。以下为HELLO !全球电影节社群《从“资深设计师”到“韩国全州国际电影节首奖影片导演”—电影作者的成长全记录 》直播中,导演高鸣讲述《回南天》的幕后故事的部分PPT内容呈现。



本期文章仅呈现《从“资深设计师”到“韩国全州国际电影节首奖影片导演”—电影作者的成长全记录 》直播的部分内容。


完整内容,如《回南天》创作全程解析及更多有关导演高鸣的成长记录,欢迎 [ 点击此处 ] 进入社群回看直播。更有全年近50场直播任你免费无限次看,超多人脉、资源、惠购等你专享。


导演高鸣现已加入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社群顶级会员。加入社群,与导演高鸣及更多导演、制片、监制等领域的顶级会员们深度畅聊。


* 本文为影视工业网·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原创内容系列。如需转载,请通过文末二维码(电影节社群助手)联系授权,并在转载时标明出处。



[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会员权益 ] 



1、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专属身份

专属会员身份,参与影视工业网主办所有活动拥有专属特权、神秘好礼优先获取、抽奖权限。还有更多专属特权敬待解锁。


2、顶级会员知识分享

全年50场干货知识畅享。电影节评委、一线制片人、导演将在社群以专访、直播、线下讲座等方式分享作品创作历程、电影节申报及获奖策略、案例复盘、制片管理技能、电影项目开发思路、拍摄幕后等专业经验与知识攻略。


3、优质好片观影全年畅享

每月获赠欢喜首映独家提供经典佳片免费观影券,经典佳片免费看,更有映后专业拉片、主创见面会、主创幕后专业解析不定期举行。


4、获取行业前沿动态

电影节资讯、投递、选择、宣发攻略同步,电影节投递策略咨询。


5、精品定制线上线下活动

针对会员成长与需求,社群将不定期开展电影节模拟评审大赛、直播讲座、行业VIP小型酒会、观影交流、沙龙等线上线下精品定制活动,促进会员日常交流和结识良师益友。


6、技巧教程痛点定制

会员可以就特定主题发起教程需求,社群将全力满足并制定个性化方案;从被动学习变主动攻克,为你的职业成长、积蓄行业经验提供更直接的助力。


7、让好机会来找你

与顶级会员与大咖同群沟通,会员群日常交流,独享海量人脉及工作机会,会员社群专属系统海量资源。并通过优秀文章排行榜、优秀作品排行榜、活动参与排行榜等社群会员专属排名机制,提升你的影响力,让你的闪光点被看见。


8、专业媒体品牌价值背书及赋能

影视工业网作为行业独具影响力的专业媒体品牌,将通过推送优质创作者手记、邀请其成为直播嘉宾、接受资深主编专访等媒体手段,赋能优秀会员,提升你在行业中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


9、行业大咖点评作品

优质会员的社群比赛作品及个人商业项目,可以有机会获得行业内一线导演、制片人等电影人指点,为自身创作成长与发展汲取直接、有力的能量。目前,会员剧本/项目诊断服务正在进行中,欢迎大家一起成长。


10、商城购物尽享优惠

赠送99VIP设备社群会员身份,免费加入99VIP设备社群,免费参加线上好礼活动,购买设备器材再享尊贵折扣。




(扫码咨询或[ 点击此处 ]加入社群)

本文为作者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0158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

点击了解更多
HELLO!全球电影节社群为所有对电影节感兴趣、希望能参与到其中的泛视频爱好者、创作者会员提供有关电影节的知识、人脉、机会、购惠四大基础服务价值,通过专业媒体品牌力和产业资源整合力,赋能会员的个人品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