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魂|针里藏绵

1月23日 14:03

文 | 李清莉

编辑 | 赵普通


1月7日《缉魂》首映礼开始前,制片人李灵妍发了当天第一条朋友圈,“大概是一种要交作业的心情。”


虽然是铁幕真和导演程伟豪和的第二次合作,但《缉魂》在双方心中都有特殊的意义。这是铁幕真投拍电影第一次在内地上映,也是程伟豪的作品首次接受内地市场的评判。

​缉魂|针里藏绵

为了交出这份“作业”,他们做了哪些功课?毒眸与《缉魂》投资方铁幕真总经理华开天、制片人李灵妍、导演程伟豪一起聊了聊。


一部“针里藏绵”的电影


三年前上映的悬疑电影《目击者之追凶》,是铁幕真与程伟豪首次合作。影片上映后,提名了金马奖的五个奖项,还成为当年台湾地区华语电影票房前三甲。


程伟豪告诉毒眸:“最开始尝试悬疑类电影,是因为成本低、体量小,新人导演可以在其中展现自己的叙事能力。”逐渐的,在悬疑电影中拍出了心得后,程伟豪有了更大的野心,在筹备《缉魂》时,他希望能再加入一些元素创新。


“我们希望做一个软科幻和悬疑结合的类型片。”华开天告诉毒眸,“当时看了很多科幻类作品,我们觉得江波老师的《移魂有术》很适合改编成电影,它虽然是科幻题材,但其中的设定是软科幻,比较符合我们的需求。拿给程伟豪看的时候,他也觉得很合适。”


程伟豪和团队一致希望可以把它做成“东方科幻悬疑”类型的电影。华开天和我们分享了他的观察,“近些年,华语语境中除了《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记忆大师》,有关科幻的影视化是比较少的,看到的更多是西方的,好莱坞的,或者欧洲的。因此我们觉得既然是一个华语片,那就做一个带有中国色彩的。”


因此,在电影“灵魂转移”的情节设定之下,导演在电影前半段运用了“诅咒”、“六芒星阵法”等带有浓郁古老的东方色彩的手法,展现东方人对灵魂的理解。而影片中可以移植意识与记忆的“RNA”技术,又是西方的、科技化的代表。

​缉魂|针里藏绵

在首映礼上,原作者江波评价,“原著更像是一个智力游戏,但是《缉魂》改编后把原著中很多东西都生发出来, 加入了很浓的情感。”


从2017年开始,剧本经历了两年多的打磨。“在最初的版本里,梁文超检察官是没有患癌症的。”华开天告诉我们,但在改编剧本期间,导演程伟豪的父亲因为癌症去世。


家人离世后,程伟豪对生命与爱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可以通过“还魂”延续生命的方法,那么你会不会选择让爱的人永生,“所以第二版的时候,梁文超的人设中就有了这样一个设定。”


电影结束时,片尾会出现一行字幕:“谨以此片献给我的父母。”

​缉魂|针里藏绵

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演员


《缉魂》上映后,主创们反复提到那句:“为了爱,你能付出多少?”而在幕后,演员们也在“为爱发电”。


第一个确定的演员,是张震。程伟豪表示,创作剧本时,看到张震在电影《绣春刀》中犀利的眼神时,就认定他是梁文超的第一人选。


接下这部戏时,张震几乎没有犹豫的过程。按照他以往的习惯,接到剧本看完后会放一放,回头再看。但这个剧本张震看完后,又迅速看了第二遍,然后马上联系了导演见面。

​缉魂|针里藏绵

拍《一代宗师》学会了八极拳,拍《吴清源》将围棋练到可以压制专业三段。“演什么会什么”的张震,在得知要演一个癌末病人时,用三个月时间一口气瘦了24斤。同样,为了出演潇洒的检察官,张钧甯也剪掉了十几年的长发。

​缉魂|针里藏绵

在所有演员中,最艰难的敲定的是李燕的扮演者——这个在影片中,她需要饰演四个人格。


2019年6月,当其他准备事宜都接近尾声, 制片人李灵妍开始了“寻找李燕”的计划,开启了大规模的海选,“我们给所有候选人发了试镜片段,当时第一批筛选完后,还有100多位。”不仅是新人演员,几位知名女演员也对这个富有挑战性的角色很感兴趣。


选角进行到第二阶段,导演程伟豪飞到大陆,在停留的4天里安排了10位演员见面,孙安可是其中之一。在导演面前表演时,演员拿到的试演片段都是不完整的,并不知道哪段对应的是哪个人格。“你觉得这一段表演的是谁”,成为了试戏时最难回答的问题。

​缉魂|针里藏绵

历时三个月,李燕的演员才最终敲定下来,孙安可被告知,有其他女演员更接近这个角色。


“就算不选我,我也希望你能看到我是有空间的。”很快,孙安可就去养老院观摩,凌晨3点,又给李灵妍发去了新的试戏片段。在电影中,李燕需要用20岁的身体承载富豪王世聪50岁的“灵魂”,所以如何演出老态,也是演员需要攻克的难题。


机缘巧合,另一位演员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合作成功,运气和努力让孙安可得到了这个角色。


孙安可也没有辜负这个难得的机会,程伟豪毫不吝啬地夸赞她,是个很“疯”、很敢、很有天赋的演员,什么都愿意去尝试。


1月15日影片上映时,孙安可发了一篇微博长文,文中有这样一句话:“2019年冬,那一天阳光正很好,我接到进组通知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

​缉魂|针里藏绵孙安可微博长文

电影的另一种可能


提到选择与程伟豪合作,华开天说,“这是偶然行与必然性的结果。”铁幕真成立后,一直在发掘新导演,“我们更希望可以和更多的新导演合作,甚至是第一次拍长片的导演。所以当初《目击者》这个项目给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这是我们想要的。”


初次合作的成功,让铁幕真对程伟豪和台湾摄制组更加有信心。在李灵妍的形容里,台湾的拍摄团队给她的印象是安静、紧张、有序。


2016年1月底,李灵妍代表片方来到台湾,准备参加程伟豪导演的《目击者之追凶》剧组拍摄。进组那天,她和剧组约好4点一起出发,但赶上了十年难遇的寒流。因为台风,没有直飞台北的飞机,她通宵赶路,一天辗转澳门、台北、厦门、珠海四个城市,终于到达集合地点。“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像一场历险记。”

​缉魂|针里藏绵《目击者之追凶》剧照

“因为赶路弄得我很狼狈,状态没有调整好。但当我上了剧组车以后,大家紧张的秩序一下就会把你拉过来,所有人都在很认真对工作,没有人在聊天,没有人在说跟工作无关的东西。”在团队眼中,“你是谁”并不重要,只要来到片场就是工作人员。在这里没有片方、没有大咖演员,所有人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


对工业体系的快速适应,也是铁幕真选择程伟豪的原因。很多年轻导演在拍摄时,过于重视自我表达,在想法落地实现方面不是很可控。在他们看来,这是程伟豪和其他年轻导演最大的差别,“他很难得的一点是,清楚自己的想法是否可以落地,如果真的超出大家可实现的范围,他会做调整。”


“我很明确知道自己要做类型片,身为一个类型片的创作者,横竖都会面对如何创造娱乐性或者创造一个戏剧性的问题。”程伟豪说,通常他会把自己放在观众的位置,去思考观众希望看到什么样的影片,但除此以外,他也希望自己可以能向大众输出一些“混合类型的手法”。


电影《目击者》在台湾首映时,遇上了大火被迫中断,“当时我还在想,没关系,反正在内地还有一场。”李灵妍向我们回想起当时的心情。最终,《目击者》却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在大陆上映。


对于《缉魂》的最终成绩,铁幕真没有做过多预设,对他们来说,《缉魂》在内地上映,已经是非常让人开心的事情,也算是弥补了一个小遗憾。

​缉魂|针里藏绵

采访结束时,毒眸问导演程伟豪最想对观众说的一句话,他想了想,告诉我们,“我觉得电影有各种可能性,如果各位愿意再打开自己的三观,我觉得可以看到《缉魂》这部电影里各种关于灵魂、还有生死的论述。但我觉得不管怎样,更重要的是其中的情感,希望大家可以给这个电影更多的机会,去试着理解它想要表达的东西。”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3808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