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摄影机构造​纸醉金迷,浮夸到家的华尔街?——ASC解析《华尔街之狼》拍摄

5月11日 19:29
华尔街“fuck”之狼,对话和内容的尺度都突破天际,导演和演员真的是豁了出去,什么都敢上!粗口、毒品、群P、酒精、豪车、直升飞机、私人游艇,这部电影的纸醉金迷直接甩其他导演几条街,让大家看看大师如何玩浮夸,小李子演技真的是飙到了一定地步,让他错过奥斯卡,真的是万分可惜!这是一部老马和小李子都发挥了超大能量的电影

ASC解析《华尔街之狼》拍摄,此篇非常值得一看!此片摄影指导是:拍摄了《断背山》,《色,戒》的罗德里戈·普瑞托,老马选用摄影师是怎么考虑的?他们如何摄影机构造这个纸醉金迷,浮夸到家的华尔街?如何拍好这个传记片的人物世界?从前期选择考虑,到后期执行操作,到具体案例应用分析,都讲解的十分具体,不管你是就八卦而看,而是抱着学习而来,此篇文章都不会让你失望!

来源:ASC杂志(此文是官方授权翻译,如需转载,请标明来源影视工业网,十分感谢)
作者:Michael Goldman                    翻译:吴晓晖

前期准备:
罗德里戈·普瑞托,这位ASC兼AMC会员回忆道,当他第一次跟马丁·斯科塞斯见面讨论《华尔街之狼》时,他感觉“很惊讶,很兴奋,但是也有点害怕”。《华尔街之狼》是由卖座小说改编的,讲述了华尔街经纪人乔丹·贝尔福特(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在1990年代的起起落落。贝尔福特沉迷于毒品,证券欺诈和洗钱,最终锒铛入狱。
因为长期合作的罗伯特·理查德森(ASC)没有档期,斯科塞斯便转而找来普瑞托。马丁一直很喜欢普瑞托的作品,特别是《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2005)和《色戒》(Lust, Caution,2007)。“从某种意义上,我认为罗德里戈的照明更加自然,他的摄影更为隐形。”这位导演与摄影助理通过电子邮件交流时如是说。“他的摄影对潜意识有着影响,能够创造一种能量,把观众往我们的预期方向轻轻推上一把。”

斯科塞斯之前和理查德森用阿莱Alexa拍过3D故事片《雨果》(Hugo, 2011),结果让他很满意。当普瑞托来到时,斯科塞斯决定这次也要用数字来拍摄《华尔街之狼》。然而,严格的前期测试过后,制片人却选择将胶片和数字混合起来。“当我们测试不同的数码相机和想法时,我也拍了胶片作为基准,好理解宽容度,颜色等方面的差异,”普瑞托回忆说。“我用胶片和数字拍摄相同的图像,而当我为斯科塞斯筛选样片时,他不停地指着胶片版本,说它们更好看,肤色更加丰富,有更多颜色上的细微差别。于是,我去找制片人讨论如果以拍摄胶片为主,并在低光照情况下使用数字拍摄的话对预算有什么影响。比较过成本后,制作团队同意把这两者混合使用。”

“我们确实要承担沿途携带相机的额外费用,”制片人Emma Tillinger Koskoff指出,“但最后,我们拍摄的是最好服务于外观的媒体形式。”

因此,斯科塞斯说,“我们利用了两个世界的优势,大部分用胶片拍摄,然后用Alexa拍摄夜景,进行快门速度实验,以及绿屏的视觉效果。”制片人基于后面的原因保留了Alexa,因为这个项目的预算是基于数字化工作流程的,视觉特效总监/第二单元总监罗伯特·莱加托(Rob Legato,ASC)已经为第二单元的工作和400多个视觉特效镜头设计了一种以Alexa为基础的方法。

莱加托与斯科塞斯合作过三部影片:《雨果》,《禁闭岛》(Shutter Island,2010)以及《飞行者》(The Aviator,2005)。他说从普瑞托那儿“接受了不同的方式,学习新的东西”,对他很有启发。“我跟鲍勃·理查森合作过很久,我的拍摄和照明感已经与鲍勃相当接近,但莱加托的照明风格却完全不同,”他说。“这给了我一个机会去适应新的工作方式和认识方式,我觉得很有趣。我在视觉效果和第二单元工作面临的挑战就是要牢牢跟上莱加托的的照明方式。”

电影是采用4齿孔超级35MM拍摄的,普瑞托选择ARRICAM Lite和柯达VISION3 250D 5207拍摄白天场景,500T 5219拍摄钨丝灯照明的场景。对于数字化工作,他选择了阿莱Alexa Studio和Plus系统,以ARRIRAW格式在Log C的宽色域记录。


策划分析
电影制作人面临的总挑战是要弄清楚如何在视觉上表现贝尔福特故事的不同阶段。“罗德里戈和我决定区分场景:分成乔丹心神不定,迷茫无助的时候;还有他心智清晰,明了方向的时候。”斯科塞斯说。

他们决定主要用不同的镜头,照明风格和配色方案来表现故事的不同阶段。用贝尔福特的心境作为引导,普瑞托在球形的阿莱Master定焦头和变形的Hawk V,V-Lite和V-Plus镜头之间交替,以达到不同程度的景深、角度和清晰度。斯科塞斯补充说,普瑞托也说服他为了加强贝尔福特的心境之间的反差,偶尔加上一些环境烟雾,使用负片拍摄。
“在贝尔福特的故事开始时,我们的画面较柔和,略带浑浊,”普瑞托说。“他还没有发现自己,他仍然对华尔街感到困惑和敬畏。我用很小的景深和浅层的变形镜头畸变来描绘他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阶段。”

在贝尔福特开始自己创业前,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LF Rothschild公司。这儿的主要光线是绿色和金色的灯光,让人想起“旧世界的财富,”斯科塞斯语。普瑞托补充道:“配色方案的灵感来自于一张照片,上面是20世纪80年代的一个股票交易公司。”公司的场景是用5207拍摄的,摄影师用钨平衡荧光灯和¼Tiffen Black Pro-Mist滤镜加在Hawk镜头之上。“对于办公空间的广角镜头,我们使用28mm和35mmV型Lite镜头,让框架的边缘弯曲了一下,增加了不稳定的感觉,”他说。“这儿看起来并不像贝尔福特后来的办公室那样清爽或干净,因为在那里我们用了很多白色。日光胶卷与钨丝灯照明让颜色偏近琥珀,我再把这些场景往前推1度,加上点颗粒和对比度。温暖的环境照明与所有台式电脑屏幕的绿色图像和办公室里的绿色LED股票交易显示带产生了对比。”

“当1987年的崩盘发生,LF Rothschild一败涂地,最终倒闭。贝尔福特发现自己失业了,”普瑞托继续。“他最终在一家投资中心当了普通员工,他讨厌这份工作。我只通过房间一侧的大窗户把光照进来,让人感觉办公室就像个山洞,一个让他陷入黑暗的地方。”

最终,贝尔福特绝地反击,创立了自己的经纪公司,获得了巨大成功——后来却也惨淡失败,令他失去了一切。“当他计算出如何赚很多钱,变成一个成功商人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个更清晰,更纯净的外观——一切看起来要更加清楚,”普瑞托说。“我们切换到球面Master定焦头,拍摄这一部分时也没有使用柔光镜。”

“然后,当他发现自己正在被调查,他的世界渐渐被揭开,我们设计了我称之为‘偏执感’的东西,”他继续说。“我们切换回Hawk变形镜头,这次使用较长的焦距,可创建被窥探的感觉。而对于一些场景,我们增加了一些环境烟雾使背景变得稍微乳白,具有浅景深。对于那些场景,我也使用胶片[5219和5207都有,根据场景而定],(洗印)强显一档以增加颗粒感和反差。”

实际操作,镜头选择和如何用光:
第一摄影助手Zoran Veselic把Hawk镜头戏称为“变形Master定焦镜头”,因为“它们有同样的锐利度,清晰度,但有轻微的变形衰减。我们喜欢它们的一致性。关于较长的定焦头,我们开始拍摄时用的是V-Lite 140mm,后来决定用更为锐利的V-Plus 135mm继续。”普瑞托还有使用V-Lite 45MM,55mm,65mm,80MM和110mm定焦头;V-Plus 45-90mm和80-180mm放大镜头;还有一只V系列180mm镜头。

普瑞托的做法是,每当贝尔福特的公司Stratton Oakmont有所成长,就营造出比较明显的视觉差异,把公司的三次转变区分开来。贝尔福特从翻新过的汽车店起步,后来搬到了更加合适的办公室,最后搬到了一处宽阔又华丽的办公空间。为了帮助区分摄制现场,普瑞托用不同的色温混合,并且使用了各种滤镜和漫射柔光镜。

当贝尔福特刚开始创业时,旧车店“比他后来的办公空间要更加黑暗,更加粗糙,”普瑞托说。“我也使用了胶卷,型号是5207和5219。我们用2k的Fresnel灯和一些冷白荧光的道具点亮了空间。此外,我们把[Kino Flo灯]Image 80搭在天花板上,以提高荧光补光,用2900°K的灯管拍摄夜景,5500°K的灯管拍摄日景。”

接着是贝尔福特的“成功感”,他的办公室变得更加华丽。斯科塞斯描述为“看起来清晰而简洁,广角,大景深,白光,丰富的反差,快速而确定的摄影机运动。”

贝尔福特的公司Stratton Oakmont III的最后形态是一个有着三面窗户的巨大玻璃墙的办公室。这在现实中是威彻斯特的一栋办公楼,而纽约的摄制团队是在十一月下旬开始拍摄这些序列,这意味着下午4:30左右就没太阳了。另外,这座大楼坐落在山边,它的三楼有近六层高,增加了控制太阳光以及在太阳下山后创建日光的难度。

“为了保持那里的日光,我们为现场的两端都做了灯箱,装上Kino Flo,把镇流器藏在天花板上,然后把箱子插进窗户,用垂直帘调整普通的白底淡出效果,”灯光师Bill O’Leary说。“在第三边,贝尔福特的办公室所在地,有一扇可以看到外部风景的窗。因为这扇窗在许多镜头都很重要,我们决定不让它空白,相反,我们给它加了一个靠背。我们使用集装箱建造[墙的框架],建成三层楼高的L形,把靠背[像帐篷一样]添加到了这个框架上。然后,我们在它上面放了个屋顶,以让它不受其他元素影响。我们用阿莱的X Light为靠背照明,把X Light绑在脚手架上,让灯正好位于窗户之下。然后,我们用一个Traveler桁架支架挂上50K SoftSun灯提供阳光,还有两个12K Par灯以备罗德里戈想在背景使用更暖的斑驳光。所以,我们最后把灯放在两个方向——背向我们的灯是为了提供背光,面朝我们的灯是为了照亮现场。这是无论时间或天气,我们可以维护日光一致的唯一途径。”

除了在贝尔福特的故事里为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指定外观,制片人也创造了一定的外观以勾起人物的情感和/或精神状态。例如,为了突出贝尔福特持续吸毒,普瑞托制定了“催眠感,”也就是在演员迷迷瞪瞪地说话的时候,摄影机要贴近莱昂纳多,跟他很亲密。“我使用Alexa配一个360度的快门,速度是12帧每秒,然后我们把每一帧都印刷了两次,这样速度就会回到实时24帧每秒,创造一种动态模糊的感觉,”普瑞托说。“图像有模糊的感觉,但也有流动感,给人一种非常松散的感觉。对于在夜总会的嗑药场景,我们也用Vantage Bethke效果滤镜增加混乱感。至于另一个迷幻的现场,我们使用了Probe II Plus[来自Innovision Optics],其上加装了一个20mm镜头,在莱奥纳多说话时非常接近他的眼睛和嘴巴。”

在贝尔福特的曼哈顿公寓,普瑞托用的是可调光的4英尺MacTech LED灯管。他将其安装在房间周边的墙壁和窗户的顶部,以从天花板反弹光线。他喜爱LED仪器,因为“我可以用它们来柔和地提供公寓内部的背光,因为它们是可调光的,我们可以把光调得很低,使城市的灯光通过夜间车窗射进来。我们拍夜景用的是Alexa Studio,而且Master定焦头的光圈也开得很大。”


具体场景分析:

在拉斯维加斯酒店套房狂欢后的场景有一个过头的镜头,要跟踪拍摄位置不同的参加派对的人。这是建造了一个场景拍的,但没有建侧面墙壁,因为相机要掠过这个套间的顶部,而套间有三个房间,合起来长50英尺。场务领班Tommy Prate 回忆说,柔软的窗户光是这么弄出来的——他们用了12英尺x12英尺的Full Grid Cloth框,在框上加了板条。“我们用阿莱T12透过这些框照明,”普瑞托说,“在大窗之外,你可以看到在镜头结尾的时候我们把24k灯绑在一个桁架上,后面是一块大大的绿幕,阳光就是这么来的。”这个追踪镜头是这么拍的:他们在10英尺高的平台上架了一个50英尺的Techocrane摇臂,于是摄像机就可以望向远处,而不用在拍摄时去调试移动。当拍摄结束时,相机在贝尔福特背后缓缓下降,俯瞰着窗外的城市景色。

这种工作就是为什么普瑞托将《华尔街之狼》称为“非常极端的电影”,因为它需要“捕获斯科塞斯想要的能量。”该片还设有数个精心制作的视觉特效序列,包括一个全CG的直升机在贝尔福特的后院坠毁的场景。毫无疑问,全部拍摄里最复杂的部分是这个序列——贝尔福特在因为毒品而神志不清,开着他的豪华游艇闯进大风暴之中,而几个人物在船桥挣扎求生。

风暴序列的实地拍摄是在布鲁克林的斯坦纳影棚建了个游艇场景拍的。他们必须创造逼真,黑暗又多暴风雨的日光外景,所以普瑞托决定在夜间拍摄,以更好控制照明。这座桥建在一个摇的很厉害的万向节上,因此轨道操作员必须绑住普瑞托和B摄影机/斯坦尼康操作员操作员Maceo Bishop,在他们拍摄动作时令他们保持直立。

O’Leary的团队如此创建柔和的环境光:为24K灯加上1/4 CTB灯光膜,再反射到20英尺x30英尺的UltraBounce反光布,还在万向节不好用时补上两个250K Lightning Strike。同时,特效团队用大水桶和水炮将水送到现场的桥梁以模拟最终压沉游轮的波浪。他们使用Chapman水下镜头拍摄远望桥的场景,让水可以真正向着相机倾倒。

对于游艇上的其他场景,美工部门在考夫曼道夫影城的摄影棚建造了船的上部甲板的复制品。在那里,在所有的演员和剧组人员周围,在游艇的甲板上,就是普瑞托所说的,用来打光和拍摄背景板的“一个巨大的前期支架”的成果。一块大约50英尺高,80英尺宽的半圆形绿幕被装配在现场,同时它被架设在某个轨道上,以便团队能进行滑动适应镜头,而不用为现场其他地方添加绿色补光。拍摄范围之外,挂在同一个桁架上的是一块巨大的白色窗帘,用于在摄像机背后创造柔和的补光。照明很复杂,因为游艇场景包括闪亮的镀铬,大量的白色,和低低的天花板,这让O’Leary的人员无法用吊空灯打造环境日光。

O’Leary回忆道,“游艇在很高的一个平台上,并没留给我们太多上空的空间,所以我们决定用Image 80布在尽可能高的地方铺上几层,然后在下面拉一块Full Grid布。这提供了宽阔而柔软的顶光。从这里,我们用两个50K SoftSun灯加上1/2 CTO灯光膜创建了背光用的阳光,把一个灯放在剪叉式升降机上,另外一个灯放在Condor平台上。幸运的是,设计游艇时特地在甲板中部上方做了个构架,这使我们能够将甲板的光与平台上的SoftSun灯光分开。于是我们便获得了较硬的,独特的阳光,可以将其作为3/4的背光。我们用DMX调光台控制了许多个单位,可以切换或关闭某些灯泡。”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方面是第二单元有使用佳能C500的原型机进行航拍。普瑞托本想测试C500能否用于更广泛用途,但由于其仍处于原型阶段,并有多台可用的Alexa摄影机,他觉得C500是不必要的。然而,莱加托发现C500对于航拍非常适合,因为它体积小,重量轻,很适应高空作业。他的团队把C500绑在一架远程控制的十爪机(无人控制自动飞机)鼻子上,飞跃长岛的海滨酒店(地方法规禁止在该地区使用正常尺寸的直升机)。“C500的重量约为7磅,图像质量非常好,即使只是原型机,”莱加托说。“十爪机使我们能够得到用正常的直升机拍不到的东西。”
在整个拍摄期间,Deluxe Laboratories负责加工负片和创造素材,以2K扫描负片并且使用Colorfront的On Set Dailies做调色,在P3的色彩空间处理Avid DNX115素材。素材调色师Steve Bodner将由EFILM创造的比对表应用到模拟柯达VISION 2383拍摄的Alexa材料上。为了与博德纳在拍摄过程中沟通他的创作意图,普瑞托回忆说,他“在现场用从EFILM拿到的比对表来为Alexa的画面做了一套基本色彩决定表(CDL),然后加上对底片拍摄的场景的指示。”这位摄影师通常在家观看蓝光素材,使用的是Deluxe提供的非常精细的监视器。

截至记者发稿时,普瑞托正准备在好莱坞的EFILM与调色师伊万·卢卡斯一起完成最终调色。EFILM纽约为本片的负片做了6K扫描,再由EFILM好莱坞将其最终输出为4K格式。

虽然早前为奥利弗·斯通拍摄过有点类似的《华尔街:金钱永不眠》(Wall Street:Money Never Sleeps for Oliver Stone,2010),但斯科塞斯的项目和方法对普瑞托是完全崭新的体验。“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普瑞托说。“我还牢记着马丁和第一摄影助理Adam Somner还有我第一次坐下来看镜头列表的时候。光听他解释为什么要在一个特定的地方使用静态相机,为什么在不同的场景中要使用移动摄像头,为什么要用一个比较大幅度的摇臂移动什么的,这些都非常有含金量。我觉得我是在某个惊人的研讨会,与一位伟大的教授在说话。能够在他的想法基础上建构起摄影是非常有趣的,我很高兴能与这么聪明的人共事。”
技术规格

宽高比:2.40:1
4片孔超35mm及数字捕获
ARRICAM Lite;阿莱Alexa Studio,Plus
阿莱Master定焦;Vantage Film Hawk V,V-Plus,V-Lite,Innovision Optics Probe II Plus
柯达VISION3 250D 5207,500T 5219
数字中间片
本文为作者 陈东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6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