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环球开园看好莱坞文化入侵

9月2日 09:07

近来朋友圈最热闹的话题,当然是即将开园的环球影城


从上月初“一杯奶昔卖198”引热议,到月中官方邀请kol体验测试,再到两天前正式宣布9月20日开园。



话题炒了一个多月,加上这波疫情褪去,又恰逢出行需求暴增的中秋节,导致的结果就是,凡是跟这座主题乐园相关的配套设施、甚至产业,都水涨船高:8月的内测门票,已经被黄牛炒到5000元以上,9月的试运行门票也在3000元以上;



飞往北京的机票搜索量暴增11倍,紧邻北京东六环的民宿、停车场,也纷纷涨价。



总之吧,一个热点催生出的各种行业乱象都出来了;


经历过熬夜抢苹果手机、雇黄牛抢火车票、景区宰客大数据杀熟的大伙,也都见怪不怪了。


鲁迅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中青年中,自然也有不去凑热闹的。


偏偏有人把玩儿上升到意识形态出来贬损一番——


“键盘上文化自信,身体上都很诚实,再贵也都会去” 



特别是在眼前国际格局风云诡谲、中美关系的非蜜月期——


“去环球就是当汉奸”“以后打仗美国人的子弹就是你提供的”


这类言论也见缝插针,在爱国主义思潮的大风向下带了一波节奏。



所谓抵制外货,先抵制蠢货。


这个群体我们也见过太多,钓鱼岛事件后砸日本车的、乐天玛特事件中砸超市收银台的、以及新疆棉事件中对中国导购员重拳出击的,都是一批人。


而无可否认的是,抵制声音中有关“文化自信”“文化侵略”的字眼,还是戳到了很多人。


所谓文化自信,即某个特定群体,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对自身文化生命力的坚定信念。


姑且不说环球、迪士尼、马里奥等IP在全球版图、代际影响的号召力;


即便从好莱坞类型片作为意识形态工具的视角,也能将他国的文化入侵窥得一二。



前两天,碗哥重温了电影《特种部队》,作为一部2009年主打动作、场景、轻科幻的爆米花电影,如今看来已经是“过时”的产品了,但在影片中,编剧却安插了这样的细节:


为了阻止化学生物大杀器“纳罗麦”扩散向全世界,经过严苛训练、熟练操控新式武器的美国特种部队,在全球各个重要城市严密布控,最终依靠主角和队友缜密和顽强的反抗,最终解救世界于水火。


在影片中段经典的巴黎街头追逐戏中,“纳罗麦”被反派射出,瞬间吞噬、瓦解了纪念法国大革命胜利、存续一百多年的埃菲尔铁塔。



随后,仍旧是美国的尖兵英勇出击,在巴黎街头风驰电掣、狂轰滥炸,无视平民损伤,以达到追捕反派的目的,尽管最后反派还是逃之夭夭。



这应该是典型的「美国白人救世」的意识形态输出;


类似的桥段,我们能在大量的好莱坞类型片中捕捉到;


在《变形金刚》系列中,拯救地球危机的也不再是来自外太空的博派汽车人,而是被巧妙地转化为“美国人”;



在《星际穿越》中,地球遭遇粮食危机,也是美国派出的宇航员穿越虫洞,最终完成了拯救任务;



更不用说超级英雄电影中,钢铁侠飞身炸核弹、阿斯加德雷神跟美国女性谈恋爱这些潜移默化的渗透了。



用电影学者让·安热的话来说,好莱坞电影 “肩负着特殊的救世主的使命,成为人类文明守卫者和庇护者”


这些意识形态,在 “美国例外论”、“美国至上”和“个人主义”之间寻找到微妙的平衡。


能让观众收获私人回馈,也不至于给人以说教的反感。


正如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单方面宣布“这场战争是为了拯救人类文明本身”。



是粉饰还是掠夺,今天大家已经有了答案。


上一个十年是美国特殊论;


到了今天,议题就转移到了种族、移民、少数族、性向问题等


所以我们看到,请布丽拉尔森出演《惊奇队长》,片方一定考量过她在封后之作《房间》中自带的弱势、屈辱的女性滤镜;



《黑豹》中的瓦坎达,作为虚构的非洲部落也是有意为之,查德维克·博斯曼本身的肤色,就是美国种族意识的二次觉醒与抬头。



如果你把《X战警》中的角色们带入到LGBT群体,再联系那几年奥斯卡获奖电影题材,不能说这些全是巧合。



没人敢说都美竹和阿里女员工是ME TOO运动的一员,但可以确定,女性对抗强权的思潮,是被韦恩斯坦倒台事件推上浪尖的。


很多观众一听好莱坞,自带一种发自心底的轻蔑:套路、肤浅、没营养。


正是在这种轻蔑的态度中,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全世界的、一代代的观众集体无意识传播,反倒成了美国文化的传播者。



屏幕前正在读这篇文章的朋友们,现在环顾四周,恐怕多多少少都会有好莱坞元素。


办公室的桌子上,是《怪兽电力公司》的杯子;


身上的T恤,是星战和优衣库的联名款;


手机壳、手机壁纸,是彰显身份认同的漫威超英;


娃娃机里最抢手的,永远是各种侠;


看到黄红搭配,首先反应是麦当劳;


说到量子力学,钢铁侠铠甲会崩出脑海;


长久伏案长了肚皮,会用大白(●—●)自我调侃;


走在街头看到卡迈罗就想起大黄蜂,看到重卡就想着是不是擎天柱。



有的时候,我们也惊讶,明明没有刻意去铭记,潜意识却总能在第一时间给出这些反应。


这种影响力,打破地域、代际的隔膜,定义世界最主流的文化。


这样看来,环球影城开业期间这点吵闹,真算不上什么。


侏罗纪系列——


90年代《侏罗纪公园》以视觉奇观的方式,给70/80后的观众定义了逼真、特效、大片;如今70/80后有了娃,娃们跟着看《侏罗纪世界》;


试问,谁能拒绝与孩子一起看恐龙的诱惑呢?



小黄人系列——


同样是亲子家庭类IP,憨萌的造型、魔性的嗓音;


别看几部片子间隔挺长,但小黄人在日常生活中刷脸的频次却丝毫未减,便利店、共享单车,你想忘了它们都难。



变形金刚系列——


这个更不用多说,汽车人变身时周身齿轮的咬合感,霸天虎威震天battle时发出的钝重打斗声,几乎涤荡着每个对机械感兴趣的小朋友大朋友。



哈利波特系列——


即便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也很难不被其背后的魔法世界所感染。



速激系列——


香车狂飙、美女揽怀~



在全球范围内,好莱坞作为资本-文化符号已经深入人心。


记得《遥远的救世主》里面有句话:“精神拯救的暴利和毒品麻醉的暴利完全等同”


打个不算恰当的比方,以迪士尼、环球为代表的主题乐园,正像是一座教堂,将教义播撒向人间后,便等待着来自世界各国的信徒前来朝拜。



更糟糕的,可能是,当人们摆脱想要它的时候,其实却不停复制着它的模式,创造着仍旧是它的深层符号。


国内也不是没有主题乐园,但能叫上名字的,顶多也就是欢乐谷、长隆、华强方特。



2016年,《第一财经》曾做过本土主题乐园的调查报告。


10年间倒闭80%,给国内旅游业造成经济损失高达3000亿元。


一年兴、两年旺、三年平、四年下、五年关,这是中国的主题乐园打不破的魔咒。


国内外差距如此巨大,根源在于文化软实力的悬殊


比较一下中国本土主题公园,无论是欢乐谷、长隆、方特、世界之窗等,大多缺乏迪士尼和环球影城那样的内容基础,自然也就缺乏IP形象,本土业者也就难以开展衍生品业务,人们愿意为迪士尼、环球影城埋单是因为游客对虚拟人物有内心文化认同感。



游客期待环球影城时,更多的是在讨论“哈利·波特”“小黄人”这些IP,而非“过山车”“海盗船”等游乐设施。


你去环球,是看哈利波特、看擎天柱、看大恐龙的;


而去国内的游乐场,能期待看到什么呢?


去看熊大熊二喜羊羊?


对不起,别说我拉踩。


《熊出没》的东家华强方特和《喜羊羊》的东家原创动力,是玩具公司起家,主打儿童市场,内容产出绝非其核心驱动力;


内容软实力的缺失,预示着没有足够的认同感,周边衍生的利润,也就占不了大头了。


相较而言,一个被打上迪士尼形象的消费品价格可能是同类商品的3~5倍。



业内人士曾有预言:当门票成为唯一‘救命稻草’时,主题公园离关门也就不远了。


现在国内主题乐园的尴尬便在于:有能力做乐园的,没有支撑的文化根基;有文化根基的,又没有成长到做主题乐园的层级。


主题公园的竞争,根源上是IP的争夺


迪士尼虽说握有最多的数量,但一味地埋头在公主的梦幻里,也有被更成人化的环球赶超的危机。



如今,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票仓。


IP这个词,也已有八九年的历史,现象级作品没几部,口嗨“赶超迪士尼”的版权贩子倒有不少;究其原因,还是长线品牌意识缺失,赚快钱思维盛行,在浮躁的娱乐环境中过把瘾就死。


本文为作者 锐影Vanguard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39049

锐影Vanguard

点击了解更多
懂电影,更懂你。
扫码关注
锐影Vangu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