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五年,把观众带回3700年前的巴比伦丨专访导演周楠

10月13日 21:55

在周杰伦的歌里,有一首比较特殊。


这位钟情于中国风的唱作人,一次逛博物馆时灵光乍现,顺着巴比伦王和妻子的故事,编曲了一首充满异域风情的流行歌。


俗话说,好的作品有长期的艺术生命力,但可能周杰伦自己都没想到,20年前发行的单曲,竟然成了当下热播剧的灵感来源。


敢从如此脍炙人口,又花样百出的歌里汲取灵感,想必不是等闲之辈。


确实,哪怕剧名再劝退、设定再奇幻,《我的巴比伦恋人》还是靠口碑一步步挤进了豆瓣和B站的热门。




网友的评价基本上是一水的“剧名劝退……嘿嘿真香”“无脑雷剧……嘿嘿真香”。


就是这么邪乎,为了把「距今已经三千七百多年」的巴比伦拍出来,剧组制景、到海外取景,还邀请北大教授给演员进行阿卡德语课培训。演员副导演甚至拉来了全中国几乎所有的混血女孩,只为了拍几个镜头。


如果说林奇的《穆赫兰道》是让观众睁着眼进入梦境,那《我的巴比伦恋人》似乎是希望观众能睁着眼站在原地,却身处梦境与远方。


更夸张的是,明明是12岁小女孩幻想爱情的奇幻、沙雕甜剧,《我的巴比伦恋人》偏偏拍出了严肃题材才有的人文关怀。用12岁未被世俗打扰的自己,治愈24岁的自己,算是把题材的优势拉满了。


最近几年,国剧精品化做得不错,但想象力和完成度如此高的作品还是屈指可数。所以国庆假期还没过,导演帮就邀请导演周楠聊了聊《我的巴比伦恋人》的创作始末。


从有这个想法,到最终实现,周楠用了五年。但看到有的观众被剧集治愈,有的能在忙碌中获得一丝愉悦,有的喊着「小糊剧」,实际却在各个平台充当自来水,他觉得所有的努力都值了。


左男主凤小岳,右导演周楠


5年时间,打磨剧本



2016年,周楠的老朋友翦以玟给他介绍了一个短剧的活儿,工夫影业出品,12集每集20分钟左右。身为编剧的翦以玟说这个项目想玩出点新花样,并且花不了太多时间,周楠就答应了。


虽然是新尝试,但为了把项目做好,创作第一稿剧本时,编剧很用心,周楠也和制片人去台湾找到了主演凤小岳,调动了他的积极性。


然而万事俱备,项目还是遇到了很多走不通的地方。此时,作为主控项目的「三驾马车」,制片人、导演、编剧看到主创短期内形成的默契,念及大家对项目的期待,都下定决心,决定重启项目,从剧本开始推倒重来。


导演周楠


周楠回忆:“当时没有剧本,确定的只有四个人物的设定、人物关系,以及由凤小岳出演异域王子。”


但新的问题出现了,异域王子如果全程讲外语,很容易脱离观众。说中文的话,凤小岳的台湾腔成了「问题」。怎么解释呢?一次开剧本会,周楠突然想起一个朋友:“她是周杰伦的迷妹,每首歌都会唱,连找工作的要求都是能不能和周杰伦合作。想到这里,周楠的脑海里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为之伴奏的,是一首周杰伦作曲、方文山作词的,关于古巴比伦的歌。


缘,妙不可言。正是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最终把项目救了。顺着歌词,周楠想到把异域王子的背景放到古巴比伦,角色名慕容杰伦、欧阳文山也是致敬而来。包括之后没有反派,导演都是从歌词里「挖出来」的古巴比伦王,最后歌、剧合一,剧本终于有了雏形。


到了真落笔,导演和编剧的默契太关键了,两人当时相识5年,创作时谁抛出一个点,对方都能接到。


譬如粉丝经常提到的经典台词「共赴巫山」,词义上是指男女之事。但周楠就想起了当时遍布北京的“巫山烤鱼”,也想起了宋玉笔下的“巫山云雨”,真的有这个地名,也真的有这个典故,所以共赴巫山就有了两重意思,含蓄又夸张,喜剧效果直接拉满。


有了这些碰撞出的细节,当时不说,但周楠还是能看出来,大家都踏实了不少。


《我的巴比伦恋人》剧照


核心创意过完,又是漫长的创作期,担心项目再有风险,创作时周楠和翦以玟都绷紧一根弦,推翻大纲更是常事。


期间,周楠除了参与头脑风暴,自己也在不停的思考。


因为一首歌联想到巴比伦,那怎么为它赋予现实意义,让故事有普世价值?


周楠想到,穿越剧也好、奇幻剧也罢,除了视觉奇观的冲击,还代表着想象力、诗意和远方:“把设定一杆子支到古巴比伦,支到三千七百年前的小亚细亚,意义就在于它对我们足够遥远,遥远到大家可以注入无限憧憬。所以追逐着这份诗意的远方,我们的创作轻松了很多。”


《我的巴比伦恋人》剧照


边想边写,一转眼距离第一次接触项目,已经过去了五年。


还原巴比伦,拢共分四步



剧本完成后,《我的巴比伦恋人》还没渡完劫。


「巴比伦」三个字敲在电脑里,只需要七个字母,但导演要呈现在观众面前难度就大了。


当下在影视行业,大家都在强调完成度,毕竟有一个想法不难,难的是落地。尤其是奇幻题材,本身靠的就是想象力,这就对身为导演的周楠提出了更高要求。


周楠用「沉重」来形容拍摄过程,并以复原巴比伦的过程举例。光是一个核心点,剧组创作时就分成了四步。


第一步:场景


古巴比伦不是紫禁城,去横店就拍了。如何复原、去哪拍都是问题。为了不让观众出戏,搭建场景前,导演组在卢浮宫购买了大量资料,又去日本买回大量画册,尽量让场景经得起考据。


钱也不能省,得到陈国富导演的支持后,《我的巴比伦恋人》还在摩洛哥拍摄了一部分外景,花大钱办大事。





剧组在摩洛哥取景


第二步:语言


有了场景之后,周楠的创作欲望「膨胀」了。他开始想象将语言和场景融合,全景展现当时古王国的盛况。


虽然当时国内的各个网站都没有相关资料,但周楠在You Tube上发现有人使用阿卡德语吟诵祭祀月神的诗。便立刻下载下来,发给陈国富导演和制片人。


以此为契机,剧组联系到了北大研究阿卡德语的教授,给演员培训语言,并为所有需要文字的地方进行写作。最终一部剧拍下来,每个演员都能背大段的阿卡德语。甚至国内研究小语种的团队都找到他们,半开玩笑地说,剧集的台词,都能⽤作听⼒训练了。


在周楠看来,既然想呈现陌生和遥远的文化,就要尽最大诚意做到严肃、认真、精益求精。这是创新,更是使命。


《我的巴比伦恋人》幕后照


第三步:演员和服装


除了说话,古巴比伦人还要做事。那他们是怎么样打招呼的?怎么表达敬意的?怎么待人接物的?周楠都想做到最好。


具体怎么实现呢?剧组从古巴比伦残存的雕塑中寻找细枝末节,把雕像中笨拙的动作拟人化,并且邀请中央舞蹈学院古典舞专业毕业的礼仪指导,对演员逐一进行长达40天的训练。


说到此周楠颇为感动,这个时代,愿意为了一部剧训练40天的演员不多,但偏偏《我的巴比伦恋人》的每位演员都做到了。


《我的巴比伦恋人》幕后图


到了服装这,又是一个大难题。


找到当初古巴比伦和赫梯人的着装后,周楠发现太原始了,根本没法用。老百姓穿的都是破麻,王子身上无非多两块铁片,视觉上比较尴尬。


于是服装上,剧集并没有还原原貌,而是引入两河流域文明后期的审美,进行了再创作,最终效果不仅避免了「朴素」的尴尬,还兼顾了巴比伦自身的美学风格。


第四步:细节


把一切大框架搭建好之后,一个从未在中国银幕上出现过的“古巴比伦”已初见模样。最后的工作就是把细节做好,为呈现结果增加血肉。


譬如有一个场景是古巴比伦少女在大殿写字。大殿的景在重庆,但少女从哪找是个问题。没想到,导演还没想出办法,副导演竟然从全国各地邀请了30多位12-14岁的混血女孩参与拍摄。


“副导演几乎把全中国符合要求的女孩儿都找来了。结果这帮姑娘有的说英语,有的说俄语,有的说法语,有的只会阿拉伯语。所以现场只能让语言相通的演员互相传达我的需求,很混乱也很有趣,就像小联合国一样。”周楠笑道。


但笑过之后,周楠严肃了起来:“那一幕呈现出来,无论对古巴比伦宫殿的还原,还是一众小群演,都超过了过往对国产剧的想象,这点我很感谢演员副导演,以及整个拍摄团队。”


《我的巴比伦恋人》幕后图


话虽如此,周楠自己对史料和语言的研究,绝对不可忽视。


这不,拍完《我的巴比伦恋人》之后,他和国内研究古埃及、古巴比伦、古亚述、玛雅文化的年轻人迅速打成了一片,还被拉进了名为“求求关注一下玛雅”的群。


群里,他会和大家分享拍摄时的趣事,也会为一些没做到最好的地方道歉。


而群友反馈给他的只有热情和真挚。周楠说,爱好者的认同,对于他也是巨大的激励和继续向前的力量。


用喜剧追求喜剧之外的意义



其实不仅在微信,微博、豆瓣等社交媒体与评分网站上,也有不少观众为《我的巴比伦恋人》发声。尤其在微博,剧粉最常用的字眼是「笑不活了」。


对于这样的评价,周楠并不意外,又格外珍惜。他说,喜剧是他和编剧的本能,更是二人多年的默契。所以《我的巴比伦恋人》的文本上天然就不缺喜感。而到了拍摄环节,基于演员们和主创们互相的信任,导演也可以尽情发挥自己在喜剧上的优势,把握节奏、运用视听、细抠表演,甚至加入了不少即兴创作,以至于剧中的喜剧桥段愈发密集,也愈发完整。


譬如剧中在陈美如家有一段连贯的主线剧情:姜蕙真为了给美如治病,并驱走「诡异」的慕容杰伦,买了大蒜和各种道具给美如「祈福」,还把美如的二舅请来。结果二舅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东拉西扯,劝美如接受慕容杰伦。


折腾来折腾去,美如最后还是只能独自在家躺着捂汗,没成想又被赶回的慕容绊倒,并最终导致肌腱拉伤住院。


《我的巴比伦恋人》剧照


这段故事本身就已经充满了编剧的奇思妙想,笑点满满。但在拍摄现场,周楠给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怎样让二舅的出场更显不凡,怎样让美如的摔倒更添喜感,又怎样让慕容的存在更为添乱。”


看着刚刚拍完慕容撬开地板钻木取火的拍摄现场,周楠想到道具师提到过的一个小妙招——用几根鱼线和化学药品就能遥控点火,再看着正在走戏的二舅,和之前祈福用的大蒜,周楠一下想通了。


他决定让二舅一出场,就用“意念”在慕容撬开的地板上点一把火,再用这把火为美如烤蒜,一片狼藉和只剩灰烬的地板会让美如被绊倒的事件更有趣——毕竟这是慕容杰伦当年钻木取火挖的坑,和第一集形成了巧妙的呼应。


一点即兴发挥,把这场戏的戏剧性和喜剧性拉高了,但周楠还不满足。他顺着蒜也能烤着吃的方向,让真真嘱咐美如吃蒜,结果美如吃成了满脸胡子的造型,又吓到了慕容杰伦,误以为美如邪气上头,便与美如发生争执,终于导致美如手指被夹,后退摔倒……


若不是导演揭示,很难想象这样行云流水和草蛇灰线的喜剧,竟然来自拍摄现场的一系列即兴创作。


周楠把这种创作状态形容是:“点了一盘沙拉,厨师已经配好菜了,足够优秀,但也许灵机一动撒了点黑胡椒。一下把整个东西的味觉变丰富了。”



不过尽管在喜剧方面投入了大量的创作力,但单纯的堆段子并不是导演的需求。他很感激编剧在写出喜剧的同时,用更多的笔墨书写了那么多真诚的、值得观众共情的细腻场面。更感谢编剧将巴比伦、童年和现代这三个时空编织成一个完整、荒诞、浪漫又感人的故事,让喜剧有处安放,却又不显得廉价。


“我觉得很幸运的是,我们的喜剧是「奢侈」的。正因为有着史诗般的故事,有着扎实的人物和逻辑,有着不妥协的制作,喜剧只是我们的一种元素和风格,而不是我们的卖弄。我喜欢的喜剧,向来是用生活中的荒诞,衬托人物在命运里的悲凉。观众会笑,但笑过之后,获得的不应该仅仅是优越感,而是共情,是感悟。最好的喜剧,应该追求喜剧之外的意义。”周楠动情地说。


感谢时代



采访最后,话题自然的落在导演本人身上。


从电影学院毕业后,周楠在短片、电影、网剧、动画片领域都有涉猎。由他和张弛、董越、田羽生、饶晓志共同执导,陈道明担任总策划,黄渤监制的抗疫电影《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也即将在大银幕和观众见面。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发布会/左一周楠


聊到在不同艺术形式上的尝试,周楠坦言其实一开始,他对电影之外的形式有过排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慢慢接受和拥抱新的形式,他意识到,在不同领域的尝试,反倒让他掌握了更多「语言」,也就让他掌握了更多的思考方式,学会了不同的表达方法。


更关键的是,周楠提到了时代对创作者的影响:“我们这代导演际遇特别好,甚至不必在电影和剧集中做职业选择。有更多机会去检验自己的所学,提高自己的技能,坚持自己的创作初心。而更好的际遇是,这次创作中,陈国富导演和制片人朱墨也给了我充分的空间和信任,不只是空谈电影质感,而是实实在在地为我们争取周期、预算,以品质为第一追求。”


诚然,从逐字逐句精炼剧本、不眠不休跟组创作的编剧翦以玟,到拥有俄罗斯和美国双重教育背景的摄影师宇明远,再到能进行「第三次创作」,让故事主线更清晰,结构更严密的剪辑师刘勇杰。


《我的巴比伦恋人》全组,都在有限的预算空间内,努力用电影的创作态度拍剧。甚至在开机前,演员们就提前40天进组训练,似乎也更像是一部优秀电影才能享受的礼遇。


《我的巴比伦恋人》幕后照


所以剧集所谓的电影质感,只是一句口号。创作者在每个细节上的琢磨,才是能实现野心的唯一方法。


这个时代,创作者机会更多,观众也不傻,能打动他们的只有一片真心。


周楠用了五年时间,获得了观众和相关人员的认可。时间很长,但如果重头再来,或者再有一次机会,周楠还是愿意这么做。


周楠说,感谢观众对这部剧的厚爱,也感谢观众对这部剧提出的批评和质疑。这部剧中还有很多的遗憾,五年之后回想,他知道很多地方已经可以拍得更好。但也许一切都是这个时代的最好安排,不论是五年前在现场的每一次抉择,还是五年后观众的每一份善意褒奖。他很感激,观众看见了主创团队们的细致与真诚,他也希望未来有更多的机会,用更多的影像和故事,回报观众,绝不掺假。


-FIN-



往期精选

13 October 2021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 #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文为作者 导演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40033

导演帮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导演聚合社群
扫码关注
导演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