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棚中的幻景!LED墙及那些支持欧美电视剧大制作的“虚拟制作技术”

11月22日 19:24

本期内容为《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的专栏文章,超级详细的带你到拍摄现场,下载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 APP,免费阅读完整的中文版《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加入【中国摄影师社群】,免费获取《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原版杂志。


现在,采用LED墙、追踪摄影机和实时图像渲染技术的虚拟制作技术,越发受到影视专业制作机构的青睐!


《星际迷航:发现者号》第四季的LED棚


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用摄影机在单个影棚拍摄无限多种互动环境已经成为一个相当具有吸引力的概念。此类虚拟制作技术对旅行的要求较低,并且与远程控制设备和工作流结合时,满足了电视剧拍摄所需的安全条件,使其额外获得关键优势。


虽然新冠疫情终于有所缓和,但这种拍摄方式的吸引力似乎还将持续——特别是对拍摄电视剧集而言,其影响将不断增强。例如,LED墙的设置扩大了长篇叙事潜在的地理范围,而对后期制作的工作流而言,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变化或使得成本增加。


对于那些拍摄场景不多的剧集,打造一些高度细节化的3D环境的成本可在一整季或多季中分摊。此外,鉴于拍摄现场基本可能只有相关演员和一位掌机——其他工作人员都远程工作——电影制作者们可以选择与特定搭档合作,无论对方身在何处。我们将在以下概述中介绍一些已经采用LED墙虚拟制作的电视剧。


“摄影机和数据的发展非常快,今天的拍摄方式可能会在六个月后被完全不同的东西取代。”

 

虚拟下的:现实实景

关键词:LED墙、实时捕捉系统


尽管包括Disney+打造的《星球大战》在内的系列剧集,都是在LED棚——又称“ 混合现实”或“XR”影棚——中拍摄而成。随着这种拍摄方式的进一步普及,其他电视剧的视觉特效工作纷纷转向LED墙。


美国广播公司制作的电视剧《19号消防局》通过星门工作室的LED墙及视觉制作系统,运用摄影机内特效拍摄驾驶戏。


美国广播公司(ABC)制作的《19号消防局》(Station 19)是一档关于消防救援行动的电视剧,它将现场跟拍消防车的驾驶戏份换成用LED墙和后置投影驾驶背景板进行拍摄。ASC成员戴伦·欧卡达(Daryn Okada)是该剧的制片、导演兼摄影师,他从2020年5月开始考察这种新的拍摄式。 “对于这部剧集,我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便是思考如何在安全协议的范围内拍摄,让它最终看上去并没有受到这些限制的影响。”欧卡达说。


ASC成员戴伦·欧卡达(Daryn Okada)


“虚拟制作一直在我的脑海中,但它归根结底要解决空间问题;我们找不到大型影棚来做固定布景,因为这类影棚全都被预订或正在使用。但我们在西雅图拍摄场地有几块背景板,可以改造成更合适我们的LED墙,并使用它们来拍摄驾驶戏。”


从《19号消防局》拍摄现场的车内看,外面的LED墙上显示出一条虚拟街道。



《19号消防局》的拍摄团队与ASC成员山姆·尼科尔森(Sam

Nicholson)合作,并使用他的星门工作室(Stargate Studios)中的设备在洛杉矶打造了一个安全的影棚环境。[尼科尔森去年为HBO的电视剧《逃》(Run)提供了类似的服务。]“我们的主显示屏大约12英尺宽, 还是模块化的,所以我们可以用它从任何角度轻松拍摄消防车的驾驶戏”,欧卡达说,“我们也会移入三个大OLED显示器,无论我们想看后视镜、侧视镜或引擎盖上那些反射处。


ASC协会成员山姆·尼克尔森


我们有四个背景板同时运作,与时间码同步,星门工作人员准确追踪我们拍摄的每个镜头位置。因此,若我们想在某个场景中补拍一个新的镜头,便可以直接跳到拍摄时背景板的那部分,这样我们的全景镜头就可以和分镜头匹配。这种高效的方法对拍摄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星门的“穿梭式全景”(ThruView)实时系统将捕捉驾驶戏背景板的2D镜头转换为虚幻引擎中的3D场景,它们因此可以通过追踪与影棚摄影机互动。“我们要么用MoSys系统由内向外追踪,要么用OptiTrack系统进行由外向内追踪,”


尼科尔森说。“我们还能用一个可以平移、俯仰、翻转和重复动作的云台来追踪摄影机的运动轨迹。将2D图像重新映射到3D环境中,为摄影机提供了2.5D的景深错觉,而沉浸式动态布光则是我们拍摄“穿梭式全景”过程的关键。”


虚拟下的:太空迷航

关键词:LED墙、动作捕捉系统


“新冠疫情时期,能够在不离开影棚的条件下拍摄大量外景实在太棒了,”两部《星际迷航》系列的首席视效总监杰森·齐默曼(Jason Zimmerman)说,“LED墙非常适合用来打造不同的环境,在《星际迷航》系列中,到不同世界航行无疑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事情。”


《星际迷航:发现者号》第一季剧照


“我们用Roe的黑珍珠BP2 2.8毫米LED板做墙,用Carbon系列CB5 5.77毫米的背景板来做天花板,”Pixomondo多伦多工作室视效总监马哈茂德·拉纳马(Mahmoud Rahnama)说,“天花板完全可以定制,所以我们要么把那些背景板拿出来,在棚上挂些实景灯具,要么只用天花板上的LED灯来布光。我们有60多台OptiTrack动作捕捉摄影机,用来同时追踪两台摄影机——(它们)分别被安装在Technocrane摇臂、斯坦尼康、滑轨等设备上。”


齐默曼指出,“很多电视剧都把这种拍摄方式看作促进影视 制作发展的机会。镜头内当天拍摄的内容在许多方面都比用绿幕拍摄的效果好得多。(在工作流方面)这种拍摄方式的不同之处主要在于它需要制作设计和美术部门更早地参与进来,因为他们必须提前做好要拍摄的内容,而不是等到拍摄之后。”


《星际迷航:发现者号》第三季剧照


他补充道:“要不是由于新冠疫情,我应该会在多伦多呆几个月,帮忙引进新的影棚。不过幸运的是,我们在那里的团队非常出色。我可以用(Nebtek的)QTake(视频辅助系统),远程登录并观察他们的拍摄情况。但凡遇到任何问题,导演或执行总监都能联系我,我可以看到他们当下在讨论什么。我们进行远程视效制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新冠疫情发生时,我们在办公室很快便适应了。除了因为洛杉矶和多伦多之间的时差而不得不早点起床外,其他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已养成习惯。”



虚拟下的:太空与大海

关键词:3D投影技术、电视剧虚拟制作标准化的制定


今年年末将推出的《波巴·费特之书》(The Book of Boba Fett)以及预计2022年播出的《欧比旺·克诺比》(Obi-Wan Kenobi),两部都属于从一开始就计划利用摄影机内特效制作的电视剧。


《波巴·费特之书》(The Book of Boba Fett)


均使用StageCraft实时3D投影技术拍摄,并使用工业光魔公司(ILM)用于LED棚的实时动画流程。这两部系列剧都将使用最初在加州曼哈顿海滩为拍摄《曼达洛人》(The Mandalorian)而建造的同一个影棚。《星球大战》系列的更多剧集,包括《安道尔》(Andor),都正在英国的松林制片厂制作,工业光魔在那里建造了另一个StageCraft大型影棚。《曼达洛人》第三季目前正在制作中。


《曼达洛人》第二季海报


与此同时,在虚拟制作总监吉里什·巴拉科瑞斯南(Girish Balakrishnan)的领导下,奈飞(Netflix)整体上对最佳制作方式投入了大量研发。其目标是制定标准化方式,是的创作者们可以不断的在不同国家复刻这样的流程,从而更好的创作自己的原创内容。


流媒体服务第一批XR影棚刚开始主要制作的剧集之一便是《1899》。该剧由扬特耶·弗里泽(Jantje Friese)和巴伦·博·欧达尔(Baran bo Odar)创作,故事背景发生在世纪之交的一艘从驶向美国的移民船上。该剧原本打算在欧洲各地拍摄外景,后来改为在德国的巴贝尔斯贝格工作室(Studio Babelsberg)进行影棚拍摄,整个制作重新调整,该影棚的大小约为75x23英尺。



“很多电视剧都把这种拍摄方式看作促进影视制作发展的机会。”



虚拟制作下的:扬帆起航

关键词:拍摄内容与LED墙的匹配


另一部以虚拟制作为主的电视剧是HBO Max的《我们的旗帜意味着死亡》(Our Flag Means Death)。塔伊加·维迪提(Taika Waititi)执导这部海盗题材的喜剧,每集时长半小时,他还在其中扮演了臭名昭著的黑胡子。


电影摄影指导尼古劳斯·苏梅勒(Nikolaus Summerer,左四) 和同事在奈飞电视剧《1899》的拍摄现场。该剧在德国的Dark Bay虚拟工作室中用了LED棚,该工作室是与Arri 解决方案团队共同打造。


该剧的虚拟制作策略要求以巨大的LED棚围绕着一艘全尺寸的海盗船,以模拟辽阔大海的效果。作为虚拟制作总监,尼科尔森为《我们的旗帜意味着死亡》这部剧提供了很多专业意见。


他需要使用BMD Ursa Mini Pro 12K和Pocket Cinema 6K两款摄影机,搭配适马Art镜头,在波多黎各沿海拍摄背景板。“我们打造了一个稳定的360度全景平台,用8台Pocket 6K摄影机围成环形,把每台拍摄的内容都传到4TB的闪迪固态硬盘上,”尼科尔森说,“随后,我们用5台12K的BMD Ursa摄影机,在Black Unicorn(远程)云台上安装稳定器。多机位全景云台意味着要进行真正的数据管理,我们最终拼接好的图像的分辨率高达60K。”


对于每个背景板的拍摄,尼科尔森的背景板团队捕捉了200TB以上的镜头。“每台摄影机拍摄5分钟,再乘以8,这样我们每次拍摄的数据就有40分钟。”他说。“我们还想看看样片,所以会把拍摄的所有内容全都输入BMD Atem Extreme ISO切换台中,于是得到了1080p的八路分割画面,我们可以每天与拍摄现场同步讨论。


最终,我们的沉浸式背景板实现了稳定化、去颗粒化和拼接,因此每个场景都可以通过达芬奇剪辑软件(DaVinci Resolve)回放到Epic的虚幻引擎中。而最终的图像通过多个BMD 8K 采集(卡)分布到14个4K象限,再映射到NEP Sweetwater的大LED棚上。”


尼科尔森想方设法使背景板拍摄既保持高质量又能节省成本。“人们往往不会记得目前的LED棚是10位彩色,分辨率相对较低,”他说,“因此,从一开始便有必要将你的摄影机和最终拍摄的内容与LED显示屏相匹配。我们现在使用多个高质量的摄影机、镜头、内存、存储和回放,成本还不及几年前的一半。摄影机和数据的发展非常快,今天的拍摄方式可能会在六个月后被完全不同的东西取代。”


本文作者:诺亚·卡德纳 (Noah Kadner)



篇末预告:


各位【中国摄影师社群】会员,在上个月社群中“最想听的课题”投票中,很多同学提到了虚拟拍摄技术LED模拟屏技术电影视效制作技术课题。


针对会员同学们的上述需求,我们【中国摄影师社群】将于明日(11月23日)19点,邀请刚刚上映的院线大片电影《铁道英雄》的视效总监李全胜老师(视效指导,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教授,硕士生导师)来做影片视效创作分享。


在与李全胜老师商讨本次直播主题时,李老师就表示:在电影《铁道英雄》中运用了大量的视效处理镜头。如何让观众能“查而不觉”,本次电影制作中的一大关键。

那么,我们中国电影人,是如何在《铁道英雄》这部院线大片中做到“润物至无形”的呢,让我们共同期待明晚李全胜老师的直播解密吧!


【中国摄影师社群】年度新会员团购优惠活动进行中,欢迎添加管理员微信,了解活动详情。



本文为作者 幕后英雄—薄荷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41010